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34 產業聯盟

“真那么重要?”麗都酒店明快大氣的總經理辦公室里,吳璇好奇的問道。
  她今天上午約了陸景來談酒店合并的事情。準備將匯海大酒店、麗都酒店、麗華酒店、江州的興華大酒店、白云賓館全部置入一家公司名下。事情談完后,和陸景閑聊時,陸景說起創辦景華國際學校的事情。
  陸景點點頭,輕嘆道:“現代電子企業,科技是第一生產力。所以科研人才都是寶。國內頂尖的電子人才很缺乏。必須從國外引進。載好金梧桐才能引鳳凰。為他們解決子女的教育問題很有必要。”
  硅谷evf那邊已經啟動手機基帶芯片研究項目。涉及其他技術領域的華人科學家可以適當的交流部分回國。另外,景華在東南亞也會有一個人才引進計劃。
  所以時間還是有些緊。不過,學校的選址已經敲定,建設進度也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就在于缺乏一個辦學的靈魂人物。
  吳璇抿著咖啡笑道:“陸景,你說話怎么老是給人一種老氣橫秋的感覺?”
  陸景就笑,“有嗎?你有合適的人選幫我留意下。”
  “行啊。我會留意的。”吳璇輕輕的笑起來,略沉吟了一下,“要不我幫你處理學校的事情?信得過我不?”
  陸景笑著擺擺手,“你們手上都是一堆事情。哪里忙得過來。”昨天晚上陳笑也是主動請纓。他沒答應。
  “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資本家也學會體諒人了呢!”吳璇嬌笑著說道。
  陸景無語的拿起杯子喝咖啡。看著她如花的笑靨,緊迫的心情也莫名的放松起來。
  江州的聯科大廈已經很久沒有公司的重量級人物到訪了。負責內勤的李經理忙前忙后的跑著。看到那位和葉強文一個模樣般的中年人,他便知道,定然是公司的董事長葉文斌到了。
  而葉董身邊一名胖胖的中年人,氣度不凡。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稍稍落后半步跟在他身邊。顯然也是頗有地位的人物。
  李經理正琢磨著,最近公司在江州好像也沒什么大事。突然聽到葉董問話,“小李,那邊那棟建筑好氣派。是哪家公司的總部嗎?”
  此時,幾人正有走廊處前往辦公室。透過泛藍的玻璃可以看到漢北區市中心新起的地標建筑——遠大大廈。李經理忙恭敬的道:“葉董,那是遠大集團的總部。是江州目前最高的建筑。”
  “遠大集團?”葉文斌有些疑惑。
  葉強文笑著解釋道:“爸,就是蘇遠的公司。他把名下的幾家公司合并成集團公司了。主要業務是手機連鎖門店、房地產開發、電腦代工。遠大大廈是江州觀景的最佳地方。”
  對遠大大廈修建的內幕他略知道一點,好像是蘇遠應江州新任市委書記胡聯營的想法而建。
  “哦?”葉文斌身邊的中年人笑道,“那可要去看看。我三年前來過江州一次,現在感覺完全變了樣。是得好好看看。”
  “宋總有興趣?”葉文斌笑了笑,“遠大公司是聯科的大股東。我讓強文去安排。”
  他身邊這位是聯信公司總經理宋選鋒。聯信公司去年在國內手機市場占有8%的份額,又是部委直接領導的國企。要不是出了景華這個怪胎,聯信是當之無愧的國產手機廠商領頭人。這次手機產業聯盟牽頭的三家公司,聯信的話語權無疑是最重的。
  但,正值數字手機產業聯盟組建的關鍵時期,宋選鋒卻希望來江州看看,這其中的意味真是耐人尋味。因為前幾天景華拒絕加入手機產業聯盟的事情嗎?葉文斌心里默默的想著。
  一行人說笑著往葉強文的總經理辦公室而去。
  景華總部的總經理級別會議結束時已經是傍晚時分。代表景和電子參會的易姍姍是一名漂亮的女孩,她此前是吳璇的助理,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剪著俏麗的短發,人顯得很干練,洋溢的笑容下難掩疲倦,大概是因為工作辛苦所致。
  景華系的公司因為有他提拔陳笑、何夢瑤的先例在,年齡并不是工作崗位優先考核的指標,是以景華很多崗位都是能力突出的年輕人。但,年輕就意味著需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累,那是必須的。
  收拾著手邊資料的周志龍喊住了要離開的陸景,“景少,下個月景華成立四周年,我琢磨著咱們是不是搞個酒會慶祝一下。”
  正在關筆記本電腦的楊顯一愣,笑道:“呃,老周,這是好主意啊。”說著,對陸景道:“景少,馬飛、劉一平他們去了香港一年也難得回一趟,要不借這個機會聚聚。”
  吳璇笑道:“敢情你是想要休假吶。”
  陸景琢磨了一下,說道:“行啊,那就聚聚。”說完,對陳笑道:“笑笑,你負責組織。”
  “行啊。”陳笑笑著答應下來。
  吃過飯,陳笑開車載陸景和吳璇回景華公寓。陳笑的別墅布置的很溫馨。雖然空間很大,但布局合理,到沒有覺得空蕩蕩的。
  陸景拿著清茶,在休息室里看陳笑和吳璇在別墅里打著桌球。吳璇拿架桿,姿態曼妙的俯身擊球。俏臀拱出一個姓感的曲線,極為迷人。
  吳璇打完一桿后,邊擦著殼粉邊說道,“陸景,葉美人的匯海大酒店估價22億。幾家酒店合在一起,按資產比例算,葉美人會成為控股股東。
  但是匯海大酒店曰后又不會擴張。新酒店集團最終會以麗都酒店的名義開拓市場。感覺有些頭重腳輕。我建議引進新的投資者。”
  陸景微笑著喝著清茶,“你怎么和笑笑一個口氣?”陳笑私下里和他開玩笑時喜歡稱呼葉妍為葉美人。
  正在擊球的陳笑嬌媚的白了陸景一眼,“我怎么了?”說著話,一桿就歪了。大好局面頓時被吳璇扳回。
  陳笑郁悶不已,“吳璇,你這是請外援。”
  吳璇咯咯嬌笑,“你自己要找你男人撒嬌的,關我什么事?”說著,將桌球全部清空。
  陸景看著兩人笑鬧,搖搖頭,說道:“吳璇,你是想要資金發展新酒店集團的業務吧?”
  酒店合并并不能憑空產生資金。吳璇要擴張,自然要找資金。新投資者就是出錢的人。
  吳璇靠在臺球桌邊,粉色毛衣下酥胸高聳,黑色的鉛筆褲將修長美腿繃得軟彈盈溢,姓感靚麗。清淺的笑道:“你挺明白的啊。景華業績這么好,也該做點貢獻吧?”
  陸景笑著擺擺手,“我讓瑞豐公司投一部分資金。”景華的資金是用來供血研發體系的。暫時不能抽調到酒店業中。酒店業雖然業績穩定,但是投資收回的時間會很長。
  正說著話,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江州經濟區區委書記張藝俊的電話。
  “景少,聯信的總經理宋總在江州。他想和你見面聊聊。聽說,聯信和楊總那兒接觸過…”
  陸景笑了笑,“張書記,我最近有點忙,請你幫我向宋總轉達下歉意。”
  剛才開會時,楊顯已經向他匯報了拒絕聯信接觸的事宜。
  聯信拿捏景華的時候架子十足,口出狂言。他現在不拿捏一下聯信,聯信那里知道厲害。
  想捏我就捏我,想與我和好就與我和好,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況且,聯信想要和他談什么,他大致心里有數,估計是和手機產業聯盟有關。
  景華現在國內市場占有率有20%,超過其余所有國產手機廠商之和,他沒必要委屈自己到手機產業聯盟中去給人當小弟。
  “這…”張藝俊沉吟了一下,說道:“那好吧。我會轉達的。”他沒想到陸景不賣他的面子。但,以景華如今在江州的地位,他卻是得罪不起的。他和景華起了沖突,市里第一反應肯定是調整他的工作。
  陳笑晚上要留吳璇住宿。陸景和兩個嬌俏的女人喝了一杯紅酒,方才告辭,回到自己的別墅里。書房里亮著燈。陸景推開門時,方琴正在伏案寫著籌備環球雅思的計劃。
  方琴抬頭,溫婉的笑道:“你回來了?”
  陸景笑著點點頭,將手里的咖啡放到桌子上,“和秋蘭姐見過面沒?”
  方琴微微靠在椅背上。她洗過澡,身上穿著絲質的睡裙。這個姿態讓睡裙貼著她豐翹碩大地乳峰,很好的貼顯出完美的乳形。
  “見過了。中午她請我在南陽街吃了飯。”說著,微笑著瞪了陸景一眼,“你真是壞透了。”她又如何能不知道邵秋蘭和陸景的關系。
  陸景笑著道:“你來江州不和以前的同事吃飯哪說得過去?”
  方琴拿起陸景的咖啡杯子喝了一口,笑道:“那你說說,邵秋蘭為什么考研偏偏要考江州師范大學的研究生。雖然江州師范不比京城師范差,但是邵秋蘭考她的母校會有諸多便利吧?”
  陸景道,“江州物價比京城低。”
  “撲哧!”方琴一口咖啡全噴出來,嬌嗔的看陸景。這什么理由!
  “不用這么夸張吧。”陸景笑著把紙巾遞給方琴,眼睛瞄了瞄她睡衣里那對晃蕩的豐挺白乳。
  方琴白了陸景一眼,臉上有些發熱的拿紙巾擦著文件上和地板上的咖啡水漬。收拾完,也沒好意思坐到椅子上繼續給陸景看,站著說話,“學校的事情還沒找著人,要不還是讓我試試?”
  陸景輕輕的環著方琴纖細的腰肢,浴后清香的味道傳到鼻子里,微笑道“再等等吧。不過,琴姐,我覺得最終那些小屁孩還得你去管。嚴師出高徒嘛。”
  方琴道:“幼兒園和小學生我可管不來。中學生可以試試。”景華國際學校的課程里面英語肯定是少不了的。她在英語教學上還是很有特長。這點她有自信。
  陸景點點頭。和方琴溫存了一會,返回臥室。他需要思考一些東西。和聯信的交鋒只是與劉勇志交鋒的繼續。他需要從根子上解決問題。從這幾天匯總的情況來看,時機已經漸漸成熟。
  陸景看看時間,拿起手機撥了京城的一個號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