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33 老娘二十七

春雨淅淅瀝瀝,夜色中偶爾可聽見馬路上汽車鳴笛的聲音。雨滴敲在玻璃窗上,給人春寒陣陣的感覺。
  劉小山喝著茶,等著劉勇志開口。因為遼北的事情,近來京城人事變動很大。劉勇志約他到金頂俱樂部吃飯,怕是有些想法。這不,飯后劉勇志留他喝茶,卻把他那位美艷的情人打發到咖啡廳里喝咖啡。
  劉勇志笑瞇瞇的道:“最近工作還順利吧?”
  劉小山笑道:“還行。”他二月底趁著部委小范圍人事變動的東風,順利的提拔為科室的副科長。
  劉勇志點點頭,斟酌了一下,說道:“計委的人事變動你知道吧?”
  劉小山心里微微一動,說道:“不是很清楚。”
  劉勇志就笑,“吳主任去了遼西。大家可都是盯著他空出來的位置。”
  劉小山明白過來。計委8名副主任,有3位的級別是正部。外放的那位吳主任就是正部大員。劉主任是想進步了。當即笑道:“我這周末會回家和爺爺吃飯。”
  都是明白人,話不用點的那么透。
  劉勇志愉快的笑起來。劉小山這是答應幫他關說。“胡家衰敗是斷了那邊一臂。政治啊,不為最先,不恥最后。”
  劉小山沉著點點頭,說道:“好處也不能都讓陸家全占了。”這輪人事調整中,陸家好像撈了些便宜。據說,江南的干部有不少人發出聲音支持陸江上位。但是,陸江的妻族衰落。相比較而言恐怕勢力整體是消退的。
  “劉主任,景華最近出了一個低端手機。聽說賣得很火。我看聯信的業績今年要被景華甩開一大截。”
  劉勇志微微一笑,“還是要扶持國有企業發展嘛!”他明白。這是劉小山開出價碼了——讓他在職權范圍內打壓景華。這個自然沒問題。他給外界的形象就是維護國有企業利益的干部。
  從金頂俱樂部出來。夜色中劉小山目送劉勇志離開。劉勇志那位美艷的情人劉怡秋給了他及其深刻的印象。
  她今晚精心打扮過,美俏艷麗,長長睫毛下的杏眼涂著淡淡的紫色眼影,顧盼生姿。而在餐廳吃飯時,她將外套脫下,露出緊色的緊身絨線衣,腰間系綴水鉆的褐色腰帶,豐滿的胸脯像山峰一樣聳立著。
  剛才她坐進車里時,緊身的彈力褲更是將屁股繃得圓滾滾的。叫所有男人看了會眼饞。
  “瑪德。”劉小山心里暗罵一句,感覺小腹里有一股火熱。這樣的女人不用沾就知道是個尤物。問題是,這是計委副主任劉勇志的女人,他沒法沾手。
  坐到車里,劉小山吩咐道:“去漢宮廷。”他要消消火。
  等張漓返回京城后,陸景和她小聚了幾天就返回江州。而方琴要等到將手頭事務交接后才能脫開身來江州開辦環球雅思的分校。
  三月中旬。聯信公司得到計委一個大型數字手機研發項目的支持。據說,科研經費會十分充裕。
  師大的圖書館里,陽光從玻璃窗透進來落到書架上。下午的時光有著安靜的閑適感。陸景將手中挑選好的書放到邵秋蘭手中,接起了褲兜里震動不停的手機。
  電話里傳來楊顯的聲音。“景少,聯信南方公司總經理沈自輝剛給我打電話,要我們以800元的價格向聯信南方公司提供i201的手機組件。”
  陸景聽的一樂,“他口氣倒是大的很。我們有事求他們嗎?”景華提供給江州的手機廠商價格是1100元一支手機板。位于江州之外的廠商。都是1200-1500左右的價格。
  楊顯苦笑道:“恐怕真的有。計委的高新技術產業司陳副司長在建業的一次經濟論壇上提到因為國內手機市場蓬勃發展,建議各手機公司分享專利技術。實現分工合作,大力快速的推進我國手機產業發展。我們景華在會上被點了名。說我們搞技術壟斷。
  據說。過段時間會在信產部和計委聯合執導下,由聯信、東興、聯訊三家公司牽頭組建一個手機產業聯盟。我聽口風。我們景華要在這個手機產業聯盟中拿到話語權可能是要開放一部分核心技術。”
  景華i201正在以2000元的低價正在橫掃國內手機市場。諸多位于江州的貼牌廠商和手機廠商因為能拿到這款手機的組件獲利不菲,出貨量猛增。位于江州之外的一些手機廠商恐怕是極為不滿。
  陸景冷冷一笑。“我們的技術又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他們嘴巴一張就要技術。想的到挺美的。這個產業聯盟,景華不加入。”
  吳司長只是前臺人物。計委里和他不對頭的只有劉勇志。這事十有**又是劉勇志在搞鬼。
  雖然說全國的電子產業都歸信產部管理。但有小國務院之稱的計委顯然在產業政策上有很大的話語權。他是想從產業政策上掐住景華的脖子。
  問題是,已經在江州成型的手機產業鏈規模巨大。景華作為這條產業鏈上的靈魂企業,你掐得住嗎?低端手機一出,這個規模會成倍的增加。你劉勇志別把瘦胳膊給折斷了。
  見陸景掛了電話,邵秋蘭問道:“公司的事情?”剛才通話到后面,陸景的語氣有些嚴厲。
  陸景對邵秋蘭笑了笑,從她懷里拿過剛才的書。書本上似乎還有些她的體溫,淡淡的清香縈繞著。邵秋蘭穿著淺藍色的棉衣,里面是卡其色的羊絨衫。雙峰秀挺飽滿。青黑色的緊身褲包裹著勻稱的雙腿,俏臀曲線迷人。
  “恩。有人要給我小鞋穿。他也不怕我把鞋子給撐破了。”
  “哦。”邵秋蘭嘴角揚起一絲微笑。明媚動人。鼻梁上的精致眼鏡為她平添幾分知性風采。
  “我們吃飯去吧。”陸景凝視著她眼鏡后烏黑晶瑩的眸子,有種想沉溺在她迷人風情中的想法。算上過年的時間,又是幾個月沒見她了。
  “恩。”邵秋蘭點點頭,輕輕的將手放到陸景的手掌中,和他牽手離開圖書館。
  南陽街一家火鍋城里,從京城來到江州的方琴宴請定海四中在江州讀書的學生。陸景那一屆的學生除了在江州大學的幾人外,在楚北大學等幾所學校還有幾人。學生中的活躍分子童佳容,將所有人都聯系上了。
  二樓的包間,鏤花玻璃鋼和走廊相隔,紅木的餐桌餐椅,白綠相間地餐桌布。餐桌上擺著一盤盤各種肉、海鮮以及蔬菜,堆得滿滿的。鴛鴦鍋底,火鍋滾水,冒著白氣。
  初春之時吃著火鍋,喝點啤酒,實在愜意至極。說著往日高中時的趣事。席間大家更是頻頻向方老師敬酒。
  陸景剛吃下片肥牛,手機響起來。陸景告罪一聲,去包廂外面接電話。是王燦的電話。
  電話里,王燦笑道:“陸景,查清楚了。劉勇志正在上跳下竄爭取在計委副主任的排名里面再進幾步。他是想要把級別上升一格。”
  陸景就笑,“他也挺敢想的。”
  他就知道劉勇志不會沒事找景華的麻煩。肯定是有原因的。
  副部到正部多大的差距啊,劉勇志想著在計委內部就進步,真是能想。不過,政治從來都是變幻莫測,說不定就給他運作成功了。
  這事必須給他攪黃了。
  和王燦閑聊幾句。陸景掛了電話,返回包廂里。
  奔馳飛速的穿過湖心路,往請動鎮的景華公寓而去。夜色中,景華科技園三期工程——楓葉園主體已經完工。一顆顆楓樹在夜風中輕搖著。宛若情人的嬌語。
  “綠化挺好的。”方琴坐直身體正看著窗外景華科技園的夜景,扭頭說道。一棟棟高樓遮掩在綠樹叢中。她知道,這個科技園凝聚了陸景無數的心血。是他最為得意的一筆。
  “是嗎?白天看或許效果好些。”陸景笑著看她紅撲撲的臉蛋在路燈光透到車里幽暗的環境中有著嬌柔的美感。晚上她喝了不少酒。
  車到景華公寓東北角的別墅里。陸景送方琴到他的別墅里。方琴的行李下午就已經送了過來。
  客廳里,陸景溫柔的吻了吻方琴,“琴姐,洗了澡,早點休息。”
  “我會的。”方琴溫婉的說道,將頭輕輕的靠在陸景的肩膀上。真有些舍不得松開手讓他離開。
  “我明天介紹景華的人給你認識,讓他們幫你跑下手續,你主要是負責籌備學校就行。”
  “恩。我聽你安排。”方琴柔柔的說道。
  陸景笑著拍拍她的豐臀,低頭用鼻子理了理她額前的碎發,輕聲道:“過兩天我陪你在江州好好的轉轉。”
  方琴輕微的點點頭,目送陸景離開,幽怨的嘆了口氣。
  陸景并沒有直接離開景華公寓。隔壁陳笑的別墅里亮著燈。陸景笑著輸入密碼,電子門打開。陸景走進院子,在房間門口按響門鈴。
  陳笑穿著粉色的睡衣笑兮兮的開了門,打趣道:“我以為至少還得半個小時呢。”
  陸景笑著抱住她,揉揉她的小俏臀,“小調皮。”擁著陳笑坐到沙發上。屋子里開了空調,陸景順手脫了大衣,說道:“我本來是想讓琴姐過來籌備景華國際學校的事情。不過,現在我還得另外物色人選。獵頭公司那里有消息嗎?”
  “還沒有。”陳笑大眼睛眨了眨。
  陸景揉揉眉心。學校的籌辦人選確實讓人頭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