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531 立了一功

早春嚴寒,夜色沉靜。雅致的餐廳內,三兩個小菜,一瓶茅臺。楊修武與好友羅舒名相對而坐。
  楊修武默然的問:“定了?”
  羅舒名道:“定了。肅州省委副書記李遠高去遼北。”這個人物突然冒頭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接著,微嘆一口氣,“汪墨智去湘南。”
  派系的凝聚力怎么形成的?就是在與各個圈子碰撞中形成的。旗標人物自然而然的會產生。
  而汪墨智去湘南卻是陸家運作的結果。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楊家在派系內的地位。日后,靠近陸系圈子的干部會增多。這不是一個好現象。
  楊修武和羅舒名干了一杯,略微笑了一下,“很意外。”
  羅舒名點點頭。安慰的話,到他們這個位置就不用再提了。政壇,果然是翻云覆雨不可預知之地。
  …
  二月底,遼北的人事任命塵埃落定。沒有傳說中的中組部部長壓陣,衛國梁一行在中組部副部長羅舒名陪同下,輕車簡從的上任。
  二月底,新任遼北省省長李遠高在中組部另外一名副部長的陪同下赴任。
  緊接著部委進行了小范圍的人事調整。最讓人為矚目的是共和國財政部副部長汪墨智出任湘南省省長。
  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人事變動中,不是局內人很難看明白其中的意味。
  酒吧內夜燈朦朧,飄揚著若有若無的薩克斯曲,木柱綠藤,點綴的整個酒吧寧靜悠然。
  “胡哥,我們走一個。”陸景和胡紅軍碰了一杯。胡紅軍大半月不見,臉上都是滄桑之色。
  他涉及到邱尚斌的案子被雙開,判處有期徒刑2年,緩期3年執行。邱尚斌的結局自然不好。遼北某市的干部倒了一批又一批。
  胡紅軍舉起酒杯和陸景干了一杯,笑道:“你小子不走仕途真是可惜了。我當初就是沒聽你的。”
  “我耐不住性子。走仕途就我這個年紀不知道還在那個角落里熬著。哪有現在痛快。”陸景有些歉然的給胡紅軍倒酒。
  或許,當初他勸得再堅決一點,胡紅軍不至于如此。但,忠言逆耳,結果如何卻是不好說。
  至于事發之后,那結局就不是他所能影響的。
  胡紅軍拍了拍陸景的手腕,制止他繼續倒酒,“行了,就這么多。我最近心情不好,喝醉了容易誤事。”
  陸景點點頭,放下酒瓶,“胡哥,有沒有做生意的想法?”
  胡紅軍擺了擺手,“不談這個。我會休息幾年吧。陪陪我爸。”他有自己的尊嚴。陸景這個小老弟很本事,但也不能靠他吃飯。
  只要陸家不倒,他胡紅軍在京城圈子里始終就是個角色。
  陸景默默的舉杯。政治家族的榮辱興衰真是旦夕之間!他不由得想起前世里陸家的命運。好在,他擁有了重來一次的機會。
  …
  一輛白色的沃爾沃輕快的行駛在馬路上。陸景看著駕駛座上熟練的駕駛著汽車的方琴。齊耳短發,粉臉明目,身材曼妙。水藍色的修身羊毛外套,白色的鉛筆褲。職業套裝打扮,明快的都市麗人氣質里有著成熟的女人風情。
  “心情不好需要運動。一會陪我打羽毛球。”方琴溫婉的笑道。
  陸景點頭,“問道:“琴姐,你什么時候買的車,我怎么不知道?”
  方琴打著方向盤,將車倒進羽毛球館的停車場,微笑道:“去年秋天買的。你平常不給我打電話,哪里知道。”
  陸景嘿然一笑,感覺這事是有些不應該。
  羽毛球館有8塊場地。室內場館,木質地板。中間間隔的很開。說話偶爾還會有些回音。
  換了黃色運動短裝的方琴,身材豐滿,明艷動人。不少在場邊休息的人都看了過來。
  趁著一個撿球的當兒,陸景低聲笑道:“琴姐,緊張不,全場目光都在關注你。”他本來想說,今天下午全場你最漂亮。想想感覺還是太輕浮,沒說出口。
  方琴就笑,“不緊張。我上課時,近百人的目光都落在我身上。早練出來了。”
  兩個小時的羽毛球打下來,出了一身的汗。陸景心情開朗許多。
  回到燕湖家園,洗過澡,打電話讓酒店送了餐過來。裝修風格略帶浪漫的餐廳里,陸景大口吃著飯,這段時間的郁結一掃而空。
  “琴姐,有興趣辦學校不?”飯后,陸景喝著方琴泡的清茶優哉游哉的坐在沙發上。
  今天已經是三月初,他還沒返回江州。葉妍早就返回建業。而張漓還在交州度假。看樣子,她不陪足張阿姨2個月,是不肯開始新的一年工作了。
  陸景嘴角忍不住翹起來。
  “怎么說?”方琴穿著香檳色的綢緞睡衣,腿卷縮在沙發上,斜斜的靠在沙發上。聽到這話,看向陸景。
  陸景道:“我打算在江州辦一所私立學校。用于解決景華公司歸國的科技人才子女教育問題。打算下設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幾個部分。我需要有人來幫我照看這一攤子事。琴姐,以你的水平,當個校長綽綽有余。”
  方琴笑著白了陸景一眼,“言不由衷啊。要我做事就夸我。”
  陸景微笑著抗議,“我平常倒是想夸你來著,就怕你說我油嘴滑舌。”
  方琴掩嘴嬌笑,輕柔的橫了陸景一眼,“你不怕我做不好,我沒意見。”
  陸景笑道,“琴姐,我可是你教出來的學生。對你的教學水平我很有信心。”
  方琴抱著沙發抱枕問道:“當校長負責什么?我不太喜歡應酬的。”
  陸景揉揉眉心,“那就在董事會掛個職務,擔任學校的副校長,負責教學的事務。校長我改天再物色一個人選。”
  校長代表一個學校的形象,確實有許多需要交際和應酬的地方。
  方琴笑著點點頭。
  陸景正要說話,手機鈴聲響起來。陸景看到是李慕清的號碼,接了電話,里面傳來一陣悠揚的音樂聲,李慕清“惡狠狠”的聲音傳來,“陸景,老娘愛死你了。”
  陸景驚的全身出白毛汗,苦笑道:“大姐,你說話說清楚點啊?”
  “哈哈!”電話里李慕清似乎很開心,笑道:“我爸的事謝謝你了。出來陪我喝酒,我在粉紅佳人酒吧里等你。”
  說著,不由分說的掛了電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