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530 正月

包廂里氣氛有些沉默。李菲菲喝著果汁,視線落在墻壁的一副出云圖上。
  陸景很清楚李落元的意思,李落元希望創造一個他和李菲菲單獨呆在一起的環境。心里雖然很反感李落元這種行為,但,未嘗就沒有一絲期許。
  他幾乎沒有和李菲菲單獨呆在一起過。如果把上小學的事情算上,這次單獨相對是第三次吧。
  “你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李落元幫忙?”陸景輕出一口氣,問道。以李菲菲的驕傲,若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她斷然不會幫李落元在自己面前關說。
  李菲菲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不知道他的心思何時變得這么敏銳。旋即又覺得理所當然。陸景以二十一歲的年紀創建一家國內手機行業的龍頭企業,沒有獨到之處反而不正常。
  “我打算在斯坦福讀研究生。這件事需要李落元幫我游說我爸媽同意。”
  陸景點點頭。李菲菲今年就要大四畢業結束本科學業了。“研究生畢業后會回國嗎?”
  李菲菲吸著果汁道:“看情況吧。有時候覺得國內太悶,有時會又覺得在美國太空閑。”
  陸景理解的笑了笑,“美國地廣人稀。異國他鄉,有落寞之感很正常。”
  李菲菲就著看了陸景一眼,“陸景,你的變化改變很大。以前這些話你說不來吧?”
  陸景就笑,拿起面前的清茶喝著。
  李菲菲看了陸景兩眼。要不是他明朗的面孔沒有太大的變化,真是難以讓人相信眼前坐的是往日那個紈绔子弟陸二少是同一人。
  “聽說你訂婚了?”
  陸景道:“恩。年前的事兒。”
  “祝福你們。”李菲菲輕聲說道。
  陸景放下茶杯,認真的看著李菲菲的眼睛。“你真這么想?”
  李菲菲點點頭。
  陸景不置可否的一笑,拿出手機打給李落元。“李少,進來吧。”
  李落元接了陸景的電話,心情大好的從休息室里走進包廂。他和陸景不投緣,但是偏偏有事求陸景。在陸景面前總是無法揮灑自如。
  要知道他李少三十多歲的人,在京城也是響當當、威風赫赫的角色。
  陸景喝著茶,說道:“你把工廠設在嶺南吧,我給你與將工廠設置在江州的公司同等優惠條件。”
  李落元笑道:“好。多謝,多謝。等著啊,我去拿酒。為咱們達成合作干一杯。”說著,轉身離開包廂。
  聽到陸景的話,李菲菲微愣,“陸景,你不是因為我的緣故答應李落元吧?沒必要的。”
  其實,當年陸景對她說出“李菲菲,收起你的好奇心”這句話時,兩人的關系就已經決裂。
  只是,為什么他還會為了她放棄商業利益?從她了解的情況看。陸景這句話至少讓利了一個億以上的利潤給李落元。所以李落元才會大喜過望的要去拿酒慶祝。
  陸景自嘲的笑了笑,“看來你不太了解初戀對象在男人心中的地位。”
  李菲菲愣神,低頭吸著果汁。突然覺得有些難言滋味涌上心頭。
  陸景就笑,“不用有欠債的感覺。我有要求的。”
  李菲菲抬頭。輕聲道:“你說。”
  陸景道:“下次去硅谷,如果打電話給你讓你請我在星巴克喝杯咖啡會不會被拒絕?”
  他自然不會用幫李菲菲這事要求她做什么。但是,不提要求。李菲菲恐怕會越發的不待見他。施大恩如結大仇。人情世故,大底就是這樣一些東西。
  李菲菲嘴角瀉出一絲笑意。“那要看實際情況吧。或許湊巧我沒空。”
  陸景微微一笑,“我就當你答應了。”
  李菲菲嘴角揚起來。似乎又回到了初中的時光——那些斑駁的墻壁走道,校園里放著英文歌的黃昏。那時候和陸景的對話多半如此。他會把拒絕當同意。
  只是,這一次不同的,她只是矜持一下而已。
  和李落元小喝了一杯,陸景坐車返回錦園別墅。剛過大門崗哨,一輛黑色的奧迪從左邊拐了過來。奧迪車慢慢停下,一名中年男子從副駕駛座上下來。
  陸景吩咐道:“曾姐,停車。”下車的中年男子是共和國財政部副部長汪墨智的秘書小張。
  “張秘書,新年好。”陸景下車,笑著和他打招呼。
  張秘書笑道:“新年好!”又笑道:“部長在車里。”
  陸景笑著點頭,發了一支煙給張秘書,拉開奧迪車門,坐到車里。
  張秘書暗自點頭,這么年輕沒有一絲傲氣。怪不得汪部長很看重他。張秘書并沒有上車,而是在路邊的寒風中點了火,抽起煙。
  汪墨智斯斯文文像個學者,說話聊天,都很和氣,笑著拍拍陸景的手背,“剛從陸老那里出來,呵呵,你這幾天有空去我那兒坐坐。”
  “行啊。去汪叔叔那兒沾沾財運。”陸景笑著答應下來。汪墨智是江南系的中間派。上次他去金山辦事就是托得汪墨智的關系,從浙東省里轉了一道,最后落到金山的仇市長身上。
  汪墨智笑呵呵的道:“你還用沾我的財運?景華搞得很好哇!我看今年信產部統計電子百強榜要頭疼痛了。”
  又笑道:“雖說當仁不讓,不過,你可別真把第一給搶過去了。數據上要適當的瘦身。不然,有些人要給你小鞋穿。我聽說計委里對民營企業很有些不同的聲音。”
  陸景微笑道:“我會處理好的。”
  汪墨智笑著點點頭。他自然知道陸景會處理好。這么提醒陸景,是顯得親厚的一種手段。
  聊了片刻,汪墨智離開。陸景看到車窗外經冬稀疏的樹林心里想著汪墨智來家里的用意。
  遼北省的省委1號和省府1號兩個位置已經確定都會空缺出來。隨即會有一系列的人事調整。汪墨智恐怕也想動動吧。
  而圍繞這兩個位置肯定會有若驚濤駭浪般的較量。想想那兩個遮天蔽日的集團,其力量可讓任何一股政治力量膽寒。
  陸家要如何才能火中取栗,發出自己的聲音呢?
  ……
  陰雨綿綿的傍晚,早春夜雨蕭蕭,很有些冷意。衛東陽臉上帶笑意的推開家門。看到妹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吃蘋果,笑道:“婉儀也在呢。沒和陸景約會去?他還在京城吧?”
  衛婉儀淡淡的道:“我怎么知道。你自己不會打電話問他啊?”
  衛東陽哈哈一笑,也不管妹妹是否真的生氣,“爸,回來沒?”
  “在書房里喝茶。”
  衛東陽就笑,“婉儀,你可是立了一功,”說著,往樓上書房而去。
  衛婉儀心里覺得有些奇怪,嘀咕道:“莫名其妙。”
  家里最近似乎有些喜氣洋洋。但是,肯定和她訂婚的事情沒關系。那她哥說她立功是什么意思?
  書房里的光線昏暗。窗戶開著,傍晚的幽光讓衛國梁臉色看不太清楚。他一口一口的喝著茶,有滋有味。獨自品嘗著勝利的甘甜。
  衛東陽走進來,正要開燈。
  衛國梁道:“不開燈。”黑暗才能讓一個人更好的認識自己的內心。
  衛東陽哦了一聲,給他爸敬煙,然后坐到沙發上,舒服的道:“爸,我剛去爺爺那兒了。聽說前幾天林忠學去12號別墅談了很久。”
  衛國梁微笑著點點頭,“遼北的位置牽動人心吶。”
  衛東陽就笑,“爸,你的事應該定了吧?”前些天有風聲傳出來。遼北省委書記的備選人選加上了他爸的名字。本來這個位置正在難產中,這個時候突然有新名字進入高層視線,意味著什么可想而知。
  所謂,黑馬大抵如此。
  衛國梁喝著茶,看向窗外,有些神往的說道:“遼北,現在應該很冷吧!”
  衛東陽嘿嘿一笑。進入仕途幾年,云里霧里的話聽了不少。他爸的意思是定下來了。
  現如今中央對干部任職年齡卡得很嚴。對省委書記、省長的任職規定:62可新(升)任,63可連任。
  他爸今年快要滿六十歲,能搶在后年換屆之前擔任遼北省委書記,意味快要終結的政治生涯出現極大的轉機。
  否則的話,再干一屆省長就得退了。
  “爸,你的新女婿可是福星啊。張家那里怎么安排?”
  衛國梁看了衛東陽一眼,訓斥道:“得意忘形。你要好好反思下。”
  這次,他得以提名是張志傳的人脈發揮了作用。起因卻是一件極小的事情:陸景幫他女兒張媛出頭,狠狠的抽了謝家一耳光。據說,只隔了一晚上,陸景就辦妥了這件事。京城年輕一代的玩兒們都知道,張家不可欺。
  爾后,衛家的力量順水推舟。遼北的事情由秦系和學院派聯手而動。他坐上遼北1號的位置也是順理成章。不知道和他搭班子的是哪位?學院派很有幾位強力人物。
  衛東陽不以為意的笑了笑。被他爸訓斥這種事,從小到大,哪一天少過?
  衛國梁沉默了幾分鐘,回答了兒子的問題,“張省長會調任黔州省省委副書記。”
  衛東陽微微一笑,明白過來。投桃報李嘛!那張省長幫他爸說話的目的也沒那么單純啊。由南方某省常務副省長升任黔州省省委副書記,可是著實向前邁了一步。
  政治上果然是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