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529 陸字頭的壓力

李慕清的家是兩室一廳。不大的房間,布局很雅致。家具的色調內斂。李慕清的父親李遠高是一名頭花白地老人,五十多歲,但精神奕奕,和陸景握手時也很有力。
  “坐吧。早就想見見你。小清很推崇你。”
  李慕清母親張阿姨是一名慈祥的中年婦女,微笑著給陸景倒了杯茶。
  聽到李遠高的話,陸景卻是差點驚訝的沒把茶杯丟掉。推崇?他沒聽錯吧?李慕清在他面前那里表現出來過。
  但是,像李遠高這樣的副省干部說話,用詞是很考究的。斷然又不會說錯。
  李慕清拿了瓣桔子,陪張阿姨去了臥室聊天,將客廳留給父親和陸景。
  李遠高微笑著喝口茶,“很奇怪?景華8個億建業市商業銀行,但是通過發行3億新股一舉募得25億資金,迅速的盤活局面。現在每股溢價到9塊錢。你這個運作是很高明的。”
  陸景謙虛的道:“李叔叔過獎了。
  李遠高笑著點點頭,說道:“知道我為什么要和你見面嗎?”
  陸景微微搖頭。他確實猜不透李遠高的用意。
  李遠高道:“我和陸派力量一向沒什么聯系。陸江突然要和我見面,是你推薦的吧?”
  陸景微怔。
  李遠高又是一笑,道:“想和我談遼北的事情?”
  陸景點點頭。心里極為震驚。李遠高表現的太厲害了。但是,前世里為什么他老老實實的窩在肅州呢?這份洞察力足以讓他在仕途上走的更遠。
  李遠高笑了笑,說道:“你出于什么理由覺得我可以勝任遼北的職務。要知道我姓李。”
  李家是屬于學院派的圈子。就算是陸家推他去遼北,他也不可能和陸系的圈子走近。
  陸景抿了抿茶水,有些燙。他明白李遠高的意思。家族榮辱興衰,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血緣關系是很難替代的。李遠高不可能融入陸系的圈子。
  “我和李慕清是朋友。”陸景給出了答案。
  李遠高愣了楞,指著陸景笑起來,“你這是跟著感覺走。”陸景的答案太出乎他的意料,但是卻又合乎情理。政治用人,用人唯親是王道。
  李遠高丟了一支煙給陸景,笑道:“和你哥說一聲,年后初七的晚上,我們見面聊聊。”
  一般到初五初六京城里面禮節上的走動基本就會結束。事關他的前途,自然是第一時間就要和陸江談談。
  陸景接了煙,起身幫李遠高點了火。雖然,他進門開始,李遠高就是平等相待。但是,丟煙無疑是一種很親厚的舉動。表明李遠高心里認可他。
  談了約半個小時后,陸景告辭離開。
  ……
  臘月二十八,空氣里的年味越來越濃。陸景在關寧家吃了午飯,和關海山殺一盤象棋。然后開車載著關寧去京城大劇院。王燦拿到幾張賀歲大片首映式的門票。請他和關寧看電影。
  他們倒不是來看明星。一般而言,首映的帶子,在聲效、畫面等方面比拷貝之后放映要好上許多。
  電影結束后,夏思雨接到家里的電話,王燦送她回去。陸景則是和關寧找地方吃晚飯。
  車內放著舒緩的音樂。關寧笑道:“陸小景同學,你怎么像沒訂婚一樣的?到我家里吃飯不說,王燦還邀請我出來看電影。”
  陸景就笑:“人心所向嘛!你也不看看我們倆站在一起多般配。**不夸了我好幾句。”
  關寧抿嘴笑道:“你最近哄女孩子的水平上升了呢。我媽要知道你將來不和我結婚,你看她讓你進屋不?”
  手機鈴聲響起來。陸景溫柔的拍拍關寧的手背。關寧的父親隱約知道他的一些事情。今天吃飯時,欲言又止,但終究是沒說什么。
  陸景接了電話,是運營部程建楓的電話。匯報景華低端手機營銷宣傳的事宜。
  見陸景結束通話,關寧抿嘴笑道:“你好像心情不錯?”
  “景華的低端手機可以上市銷售了。又是一筆大收入。我心情能差嗎?”陸景笑著打著方向盤。
  關寧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顧左言他。她又不是問這件事。
  陸景卻是被關寧那風情萬種的一眼迷得有些發暈。真想停下車,好好的把她“吃掉”。
  ……
  一年已過,辭舊迎新。正月里前幾天陸景跟著大哥一起跑了跑京城里幾家親近的叔伯家。
  到初八的時候,陸景專程去民大拜訪趙教授。開門的是小丫頭趙清芷,穿著可愛的粉色棉衣,長發及腰,清純無敵的美少女裝扮,笑兮兮的道:“二哥,我專門在家等你的。推了一個同學集會呢。”
  陸景笑道:“那我可是受寵若驚。”說著,從衣兜里拿出一個精致的禮品盒,“給你的禮物,新年快樂!”
  “謝謝!”趙清芷笑得眉眼如月。
  趙清芷的母親張阿姨忙道:“你這孩子,帶了禮品又送小芷禮物。”
  陸景就笑,“張阿姨,我當小芷是妹妹,過年送禮物給她也是應該的。”
  張阿姨笑著搖搖頭。平常的禮物她倒不會專門說一聲。問題是陸景出手很大方。禮物都是幾萬的東西。不言語一聲又說不過去。
  “老趙在書房里。他最近心情不好,你開導開導他。我給你們做飯去。”
  陸景點點頭。趙教授恐怕還是憂慮遼北的事件對胡家的影響。
  書房里,趙教授帶著眼鏡正在讀書。厚厚的大部頭。不時的坐下筆記。見陸景進來,摘下老花鏡,微笑道:“你來了。坐吧。”
  陸景依言坐下,笑問道:“老師最近讀什么書?”
  “馬基雅維利的《君主論》。”趙教授喝著茶,微笑著看了陸景一眼,“前人的智慧很具有借鑒意義。唉,權術之道,韓非子集大成之后再無名家。”
  陸景道:“近代的厚黑學也算吧?”
  趙教授搖搖頭,“小道難登大雅之堂。厚黑二字又豈能盡道權術精妙。比儒家‘內王外圣’之道也差得遠。”
  說著,又笑,“我跟你討論這些干嘛?入世的事情關注沒有?企業要準備迎接國際挑戰。”
  陸景笑著點頭,“景華一直是國際視野。”
  趙教授輕拍著桌子笑起來,“改天我去給你當經濟學院院長。你收不收?”
  陸景笑道:“我是求之不得,就怕老師大材小用。”
  趙教授學識淵博,除了在政治經濟學有研究之外,對法學、權術都有獨到的見解。他有時候并不僅僅是扮演經濟智囊的角色。
  其實,就謀士而言,絕非都是老者形象。縱觀中華文明史,王佐之才大多是盛年輔佐君王登基。
  和趙教授海闊天空的聊著,不知不覺到了吃飯時間。飯后,慣例是趙清芷送陸景下樓。
  陸景默默的下著樓。雖然今天一句話都沒提遼北的事。但是他有些明白,胡家可能有些不大妙。
  “二哥,你心情不好?”趙清芷問道。
  陸景笑著摸摸她的長發,“沒心沒肺的小丫頭。”
  趙清芷紅著臉,嘟囔道:“我怎么沒心沒肺了?我知道我爸最近心情不好呢。二哥,你好色。”
  陸景哭笑不得的道,“摸你頭發就是**啊。”
  趙清芷卻是認真的點點頭。下樓沿著校內的馬路走了一會,趙清芷看到丁靈穿著厚厚的毛衣等在路盡頭,嘟嘴道:“二哥,我不送你了。丁靈姐在前面等你呢。”
  “行啊!就到這兒。”陸景說道,“來,小丫頭,笑一個。咱們說bye-bye!”
  趙清芷跺腳,翻個白眼,“二哥,我煩死你了。”
  老把我當小孩呢。我已經長大了啊!
  “小丫頭片子!”陸景哈哈大笑,心情稍好,轉身離去。
  …
  正月十三,電視新聞里用長篇幅度報道了XXX同志的生平。直播的畫面中,追悼會現場氣氛凝重。規格很高。此后連續幾天,全國發起悼念XXX同志的活動。
  天下著小雨,陸景從老頭子那里坐車前往湖東的盛世俱樂部。奢華的包間里,李落元穿著黑色的大衣等在奢華的包廂里。
  “陸景,吃過飯沒?”李落元熱情的招呼道。
  “吃過了。”陸景笑著點點頭,視線卻是落在李落元身邊的李菲菲身上。白色的大衣穿著她身上十分亮麗,長發披肩,與她姣好的容顏相得益彰。
  陸景有些疑惑,李菲菲現在怎么在京城。她現在應該在美國才對。想歸想,禮貌的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李菲菲能感覺到陸景不自然的狀態,指著李落元道,“陸景,他有事要找你幫忙。”
  她有點事情要李落元幫忙,不得不過來幫他說句話。
  陸景皺眉。有些反感李落元的做派。不過前幾天還和李落元溝通謝海逸的事情,倒也不好馬上和他翻臉。
  “李少有事和我談就直接說吧。不用專門拉上李菲菲。”
  李落元心說,不拉上李菲菲,你小子不得坑死我。“景華正在銷售二千元的低端手機,我想和你談談手機組件的事情。”
  現在領先一段時間拿到手機組件,自然能在市場上占得優勢。
  “你派人去江州談吧。手機組件我不會設置門檻。不過還是老規矩,工廠設置在江州的公司,供貨價格上享受一定的優惠。”
  李落元心里就是一聲哀嘆。眼睛看了下李菲菲。
  李菲菲視而不見,低頭吸著果汁。能幫李落元在陸景面前說句話已經是極限了,再說下去不是求陸景么?陸景憑什么為她放棄商業利益?兩人的那點關系早就煙消云散了。
  李落元還是想爭取一下。想了想,說道:“那行吧,我去打個電話問一聲。一會再談。”說著,離開包廂。將空間留給兩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