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528 小較量

謝海逸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鼻青臉腫。掛了電話之后,憤懣的把手機砸到門上,“操。”
  李落元剛給他打了電話。陸景說了,要他明天中午在金頂俱樂部擺一桌酒,當著圈子里面人的面向唐悅、沈雪華、張媛道歉。明天早上八點之前必須作出答復,否則后果自負。
  聽到這樣的條件,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謝海璐推開門進來,飛來的手機砸到門上發出“嘭”的一聲響,將她嚇了一跳。看到弟弟滿臉猙獰之色,皺眉說道:“這是怎么了?還疼不疼?”
  “姐,爸怎么說?”謝海逸期待的問道。
  “能怎么說?他正在書房生氣。”謝海璐不滿的坐到沙發上,“罵你不成器的話我就不轉述了。和李落元溝通的怎么樣?”
  謝海逸泄氣的低頭道:“那邊堅持要我道歉…”
  謝海璐火了,提著謝海逸的衣領,罵道:“你看你什么樣子?像個男人樣不?他陸景說道歉,你就道歉。你心虛什么?那小丫頭罵你,你才打人的,有什么不對…”
  謝海璐恨鐵不成鋼的將謝海逸丟在沙發上。怒目圓睜,余怒未消。打部委司局干部的女兒幾耳光是很大的問題嗎?
  謝海逸辯解道:“姐,我…”說著,垂頭喪氣的低下頭。父親不管他的話,他實在沒有實力和勇氣和陸景對抗。
  “走,跟我去找你姐夫。我就不信,在京城他陸家還能一手遮天。”謝海璐將謝海逸拉著出門。
  謝海逸臉色恢復了些。心里又升起了一股希望。是啊,姐夫他們家的權勢比陸家大。
  “你懂個屁。”西月區南匯路。楊家的別墅里,楊修誠指著媳婦罵道。“豬腦子。張家是紅色家族你知不知道?上面有人關照的。”
  說著,又瞪著小舅子,“你就是大sb。精蟲上腦。沒見過女人吶?好好的一門親事給你攪合。有多遠給勞資滾多遠。”
  謝海逸被罵懵了。呆坐在椅子上不敢說話。
  謝海璐卻是不怕丈夫,氣道:“管老張家什么事?現在是陸景要我弟弟給他表哥道歉。你管不管,不管我找大哥去,我就不信你楊家丟得起這個臉。”
  楊修誠氣急敗壞的道:“屁話連篇。謝海璐,你真不懂,假不懂?”指著謝海逸道:“這臭小子一耳光扇在姓沈的臉上和扇在張媛臉上有多大區別?”
  謝海璐氣勢微泄,說道:“張家那里我們可以去道歉。小孩子間有意氣鬧起來,可以商量解決。陸景參合進來算什么?”
  楊修誠冷淡的道:“這種解釋你信?”說著,不理妻子,對謝海逸不爽道:“說你是sb都是夸你。那么好的老丈人被你狗日的弄得雞飛蛋打。”
  這事一出,和張家的聯姻自然告吹。楊家的一步好棋被徹底的破壞。
  謝海璐炸毛了,喝道:“你行了吧你,我帶我弟來找你幫忙的,不是來聽你說教的。”
  楊濟方從別墅二樓緩步走下來,皺著眉頭。冷聲道:“吵什么?”見兒子和兒媳不吭聲,訓斥道:“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他剛才在樓上都聽得清清楚楚。謝家那小子就是爛泥糊不上墻。楊家這樣的新貴與紅色家族相比,少了那種幾代經營的人脈和一些頗有分量老同志的支持。一句話,少了底蘊。
  而和張家聯姻。就是打算逐步彌補這個先天不足,不想竟出現這樣的事情。
  謝海璐看到公公背著手去后面的花園,小聲問道:“爸怎么在家里。”
  楊修誠沒解釋。微嘆一口氣,說道:“走吧。你跟我去湖山路,我哥回京城了。”
  生氣歸生氣。家里人的面子還是要維護。
  謝海逸茫然的站起來。他現在算是知道,有比丟面子更難受的事情。坐在這里,他度日如年。還不如擺桌酒道歉來得痛快。他有些后悔把事情告訴他姐了。
  湖山路81號。楊修武默默的聽完弟弟和弟媳的轉述,抽著煙。氣氛很凝重。
  謝海璐心里忽得一慌。一向揮灑自如的大哥面對這件事突然的慎重起來。這讓她感覺到一股壓力。
  楊修武抽了半支煙,對弟弟楊修誠慢慢的道:“大伯那里很難。你們回去別吵架。家和萬事興。我有點累了。”
  遼北的事情正在博弈。現在還不是與陸派力量交惡的時候。江南系現在盡量不要發出“嘈雜”的聲音。
  至于張家那里,也需要安撫一二。
  出了別墅,謝海璐看到清冷而莊重的湖山路,突然明白那股壓力從何而來——陸字頭的壓力。
  陸家真的不如楊家嗎?謝海璐心里一個聲音冒起來。
  “走吧!”丈夫的提醒將她從沉思中驚醒過來。她突然覺得自己說向陸家道歉是丟楊家的面子這樣的話很可笑。很幼稚!
  …….
  金頂俱樂部奢華的6號包間。灰色的帷幕挽起,陽光從寬大的落地玻璃窗透進來。窗明幾凈。
  灰紋長沙發上,凌雪月拿著一杯雪白的咖啡杯微笑著喝了一口,“你不過去看看?”
  陸景抽著煙,笑著擺擺手,“我就不去湊熱鬧了。”
  毫無意外,謝海逸乖乖的今天在金頂俱樂部擺酒道歉。準備的后手自然也就用不上了。至于昨晚謝海逸托了那些關系,經歷了什么樣的心路歷程,他卻是不管的。
  凌雪月笑著道:“小謝這桌認輸酒一擺,你陸二少的名頭可就要響徹京城的紈绔圈子了。”
  陸景笑道:“那可不是好事。身名累人。”
  凌雪月咯咯嬌笑,“你倒看得明白。陸景,你現在少說也有200多億的身家了吧?景華通信要是打算吸納新股東。你一定要跟我說一聲。”
  凌雪月眉眼如月,年近40。保養的極為得體,看起來約三十許的麗人。嬌笑之下。倒有種芳華綻放的感覺。
  陸景就笑:“凌姐倒是看好景華。我要是有這個計劃,一定會通知凌姐的。”
  說著話,陸景的手機響起來。陸景看是唐悅的電話,笑說道:“改天再聊。我去金華廳吃午飯。”
  凌雪月笑著打個手勢示意陸景自便。四年不到的功夫,就攢起偌大的身家。那些所謂的優秀青年在陸景面前真的是大為失色。
  金華廳是金頂俱樂部里華貴的餐廳之一。裝修華麗的餐廳里,桌臺整潔。唐悅和兩個女孩已經等在餐廳中。
  一名女孩嬌小可人,穿著粉色的棉衣,顯得娟秀婉約。另外一名女孩穿著藍色的大衣,身材中等。氣質文靜。
  唐悅微笑著介紹道:“這位是沈雪華。這位是張媛。”
  陸景打量了幾眼嬌小可人的沈雪華。唐悅怕是對這個女孩有點好感,否則的話,他應該先介紹張媛。這位才是事主。
  當即,笑道:“剛才沒吃好吧?我也沒吃午飯。一起吃點。”說著,打個手勢,示意大家坐下。
  唐悅笑呵呵的道:“雖然是賠禮飯,但是吃得不痛快。”想起剛才謝海逸強撐著吃了幾口菜,敬了酒,灰頭灰臉的離開。心里就爽得很。
  沈雪華看著這個氣度不凡的青年,不知道他用了什么辦法讓謝海逸屈服。第二天就能勒令謝海逸道歉。想起那些頂級圈子的傳說,心里不免有些拘謹,又有些神往。
  張媛禮貌的道:“陸景。謝謝你。”她對陸景所知甚少,但是就從他處理這件事來看,無疑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
  陸景就笑:“不用客氣。易哥給我打了電話。況且這事是唐悅的手尾。我出面是應該的。”說著,通知服務生上菜。
  張媛算不上美女。真不知道謝海逸腦子里那根弦搭錯了,居然搞出個強吻事件。不過。張媛文靜、細聲細語說話的模樣到很容易給人好感。
  他今天來金頂俱樂部請他們幾人吃飯,大半原因是想和張媛接觸一下。她父親,張副省長的未來可是很光明的。
  夕陽斜墜,燕子湖上金光燦燦。陸景穿著白色的睡袍斜倚在7樓客廳窗戶處的方塊沙發上。浴室里水聲嘩嘩的響著,惹人遐想。
  正愜意的抽著事后煙,放在茶幾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走過去接了電話。是李慕清的電話。看來李副書記決定了。
  李副書記就算知道他借助陸家的力量去遼北可能會讓家里不滿,但是他能拒絕仕途上升的誘惑嗎?顯然不可能。
  “陸景,我爸讓我給傳個話,他要見你。”
  陸景驚訝的道:“李書記怎么想見我?”
  電話里李慕清不客氣的道:“老娘哪里知道?不管聽我爸的語氣,好像是挺高興的。建業的事談完了。我后天回京城,到時候聯系。”
  陸景想了想,雖然李副書記要見他,有些出乎意料,但還得答應下來,“行吧。我等你電話。”
  李慕清又嬌笑道:“陸景,你是不是拿住了時方傳媒老板的把柄,連省初對我可是巴結的很,拼命的說你的好話。”
  陸景笑了笑,“我有那么差勁嗎?偶爾幫了連省初一把。”
  掛了電話,陸景沉思著李副書記見他的原因。
  “想什么?”香風襲來,葉妍站著陸景面前,柔聲的問道。仿佛像被雨水滋潤過的花朵般,此刻她嬌艷欲滴,柔媚動人。縱然是剛剛洗浴過,臉上依舊殘留著**之后的嬌艷之色。
  葉妍穿著米白色的睡袍。一頭烏黑地秀披在圓潤地肩頭,漂亮的大眼睛里有一股媚意。雪白赤足踩在地毯上,極盡魅惑,令人心動。
  “遼北的事。”陸景微笑著招手,“來,我抱抱。”
  葉妍卻是趴在沙發扶手邊,吻了陸景一口,嬌媚的道:“吃不消呢。我剛才洗澡時差點暈倒了。”
  陸景抱著她肯定不會老實。她又哪里經得起他的挑逗。只是,她實在不堪征伐了。
  這話怎么聽得這么勾人。陸景微笑著在她臉蛋上吻了一口。這幾天著實好好的和她恩愛了幾次,享受著她迷人的少婦風情。
  “陸景,匯海大酒店和大唐雨景具體的改造方案做好了,你晚上要不要來看看?”下午五點四十分,吳璇打來電話。
  陸景笑道:“你拿主意就好。”
  匯海大酒店將會由十四層擴建至四十二層。大唐雨景的部分土地會劃作酒店的休閑區。構建一座度假酒店。新建成的匯海大酒店將會成為京城權貴的新聚集地。
  大唐雨景的管理團隊將會全部予以保留。大唐雨景將會改變經營思路,改為經營一座莊園式的俱樂部。
  以前的經營項目將會轉移至匯海大酒店名下。大唐雨景的會員卡在匯海大酒店依舊有效。
  吳璇笑道:“你說的啊,建成個四不像,不和你的心思可別怪我。”
  陸景笑著揉揉葉妍睡袍下豐翹的白乳,“我們倆審美風格沒那么大差異吧?”
  說笑幾句掛了電話。躺在陸景腿上的葉妍慵懶的說道:“你和吳璇說話摸我干什么?”
  陸景還沒說話。葉妍嬌笑著坐起來,在陸景耳邊說道:“吳璇剛才是想和你吃晚飯,你不知道啊?”
  “你挺聰明的啊。我晚上有事情。”陸景笑著撫摸她渾圓的大腿,溫涼的肌膚,彈力十足,不由的想起下午這雙美腿用力的夾在腰間那美妙滋味。
  葉妍跪坐在沙發上,雙手擱在陸景肩頭,精致的頭顱擱在手背上,輕聲道:“陸景,吳璇可是在春節前大老遠的從江州到京城來的。你不明白她的意思?”
  陸景無奈的一笑,摟著葉妍的腰。明白又能怎么樣?女人太多,生活會一團糟的。
  葉妍柔柔的一嘆,沒繼續說。腦子里不由得浮起方琴那張明艷照人的臉。
  華燈初上。入夜之后冬日的嚴寒愈發明顯。位于南匯路上文化部的一處家屬樓院落里空曠寂靜,樹梢抖動,篩下碎月光。
  李慕清在院子門口接了陸景,帶陸景往家里走。十二層樓高的樓房,白瓷青瓦。夜里看得不是很分明。
  李慕清穿著黑色的棉衣,寶藍色的牛仔藍,身材修長,凸凹有致。上樓時,貼著牛仔褲豐挺渾圓的臀部曲線蕩漾。昏黃的燈光之下有說不清的誘惑感。
  “看什么?”李慕清突然回頭,狠狠的剜了陸景一眼。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這樓道挺窄的,兩個人并肩而走,不太方便。是以,李慕清領先一步在前面帶路。
  看到陸景一副語塞的模樣,李慕清又撲哧一笑,“還有一層就到家了。再便宜你一會。”
  說著,在前面帶路。
  陸景點點頭跟在后面。目光自然毫不客氣的落在李慕清上翹緊致的臀部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