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52 內心的期望

九六年的時候,會開車就是一項生活技能。
  高大壯臉色有些發灰,“我脾氣不好,和老板,同事處得不好。幾份工作都辭了。”
  陸景搖了搖頭,超市里肯定需要一些干體力活的職工,那些大袋的米,肉,需要有人扛,嬌滴滴的女孩肯定做不來。
  但是不聽指揮的人,他不愿意要。
  “非常感謝你過來面試,但我還是很遺憾的通知你,你沒能通過。”陸景在白紙上打了個叉,站起來與高大壯握了下手。
  高大壯眼睛里的光芒越發的黯淡,嘴唇動了動,沒有再說什么,轉身離開了。
  一上午陸陸續續來了幾位面試者,陸景圈了幾個人選下來,然后立刻就簽了合同。留了一個女孩子接替余志成當接線員,其余的三人都丟到余華偉的手下去幫忙。
  余志成在有人接替他的工作后,就回了四中上課。他對超市里這些瑣碎的雜務沒有絲毫的興趣。臨走時,陸景讓他問一下,最近學校廣播里邊發生了什么事。
  余志成答應了下來,他差不多有兩個星期沒有去上課,四中里面近期的消息,他也不知道。
  …..
  關寧打了一支青花遮陽傘,等在巷子門口。正午炙熱的陽光把巷子口的木牌都照得沒有一絲影子。
  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關寧看向路面上來往的車輛,想著那輛會是陸景坐的車。陸景今天和她約好了來她家里吃飯,剛才還打電話來問了地方。她爸趕緊催著她出來接一下。
  陸景剛下車就看到了穿著銹紅色T恤的關寧,笑道:“等了一會車,走吧。”說著,打量了一下這條巷子,青瓦紅墻,隔幾米就有高大的老槐樹,標準的京城胡同。
  關寧與陸景并肩走著,笑問道:“你怎么穿成這樣?我感覺你的打扮越來越像辦公室里面的人呢。”
  陸景穿著短袖白襯衣和休閑褲,腳下是一雙皮鞋。白色襯衣扎在休閑褲里,看起來確實不像學生,倒是像一個標準的都市白領打扮。
  陸景幫她舉著青花傘,“我剛面試別人出來,穿得稍微正式一點也是對面試者的尊重。呵,你今天沒去上課?”
  關寧指了一下左邊的路口,示意左拐,抿嘴笑道:“去了,我回得比較早。我可不像你,天天逃課。對了,你文理科選好了嗎?”
  巷子口吹來一陣清風,將關寧的頭發吹動,陸景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笑道:“我這成績,文科理科都一樣。我看哪里好混就去那里。”
  “那你的超市開得怎么樣了?”關寧笑著將發絲掠到粉嫩的耳朵后面,“我看你那天吃飯時語氣肯定,信心十足。你這些商業觀念是從那兒學的呀?”
  “超市還在籌備,過幾天才開業,那時候估計你高考都考完了,你要有興趣,到時候邀請你過去玩。商業觀念多看看書就行,關鍵得看這里。”陸景微笑著用右手指點點自己的頭。
  關寧莞爾一笑。
  一輛自行車從后面超了過來,上面有個中年男子,車龍頭處掛著一小袋青菜。他路過時按了幾聲車鈴。
  “陳伯伯好!”關寧清脆的喊了一聲
  “小寧,帶男朋友回家了啊。”
  “沒有,我同學,來家里做客。”關寧的臉頰有些發紅。
  “哦。明白,明白。”中年男子笑哈哈的騎車走了。關寧有些心虛的側臉看了一眼陸景。
  胡同里有著夏日獨有的安靜,偶爾經過的行人更顯得胡同里的靜謐。看著陸景高挺的鼻梁,黑色明亮的眼珠子正在望著自己,關寧突然就有些心安的感覺。
  “你在看什么?”
  陸景把手上的青花遮陽傘轉了個圈,“我在想,你要是穿旗袍會不會顛倒眾生,傾城傾國。”
  剛才關寧嬌俏的羞澀,無端的嫵媚讓人砰然心動。她身材修長,只比陸景矮了七八厘米,若是穿上旗袍,怕是能將她清純氣質下隱藏的嫵媚散發得淋漓盡致。
  “哪有你說的那么好。”關寧嘴角翹了起來,轉過身向前走著,馬尾辮,T恤衫,牛仔褲,平底鞋,宛如鄰家女孩的清新,讓胡同里的古槐樹,四合院,石板路都失了顏色。
  陸景笑著摸摸鼻子,覺得自己把大好時光都消磨在超市的籌備上簡直是自虐加腦殘,回頭就給占哥兒打電話叫人過來幫忙面試。笑了笑,追上了幾步,用手中的遮陽傘幫關寧遮住了陽光。
  …..
  關海山臉上有了些肉,精神頭很足,見到陸景第一句話就是,“陸同學,太感謝了。”雙手握住陸景的手用力的搖著,嘴里繼續說著感激的話。
  陸景笑道:“關叔叔,你要再感謝我,我都不好意思上門了。”寧柔從廚房里走出來,圍著圍裙,和上次看到不一樣,她步履輕松,人看起來很愉快,“小陸,坐啊。阿姨還在燒菜,一會就好。”說著,從冰箱里拿出一個冰鎮西瓜,去廚房切了又端到客廳里來。
  陸景說了聲謝謝,眼睛看向院子里。寬敞明亮的院子里葡萄藤蜿蜒爬在架子,關寧穿著牛仔褲站在梯子上拿了一個剪刀剪葡萄,身體誘人的曲線展露無余。
  “還沒熟透,嘗個鮮吧。”關寧將洗干凈的葡萄放在茶幾的白色磁盤里。她隨手摘了幾粒,然后去廚房幫忙。
  關海山笑道:“這孩子,客人都還動手吃呢。”陸景擺手道:“沒關系。”青青的葡萄沾著水,晶瑩剔透,散發著一股清香。陸景一看就知道很酸。
  “陸同學,現在還在團委當干事?快高考了吧?”關海山笑呵呵的問道,眼睛看著陸景。
  陸景腰坐得筆直,很淡然的笑道:“我還在讀高二,明年高考。我的興趣不在學習上面。目前主要的精力是放在自主創業上面。”
  “呵呵,自主創業好吶,現在這個時代,不是說非要高文化才能掙錢。大把的機會,就看你能不能抓住。只是你不讀書的話,你父母同意嗎?”
  “我爸媽都同意吧,我和他們說過。”陸景拿著塊西瓜,慢慢的吃著,堂屋的清風吹過來,十分涼爽。
  關海山拿著茶水喝了一口,“你爸媽了不起啊。我讀書那會兒正好是到處搞運動。想讀也讀不了。春和路西段那里呀有很多那時候的東西,紅寶書,勛章都有。你哪天有時間,我帶你過去轉轉,挺有意思的。”
  陸景拿出紙巾將嘴巴擦干凈,笑道:“呵呵,那里侃爺能人都多,我一個人都不敢進去,要是關叔叔帶我進去轉轉,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關海山一邊和陸景聊著,一邊觀察著他。見他打扮和坐姿無疑都是受過良好家教的。舉止當中的細節,顯示出他良好的生活習慣,十分講究,看起來是非富即貴的人物。再想到他給自家幫忙時的能量,一個電話就把鴻華集團拿捏住,十有八九是高官子弟。
  “關叔叔最近生意怎么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