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25 達成默契

“我有個朋友經營娛樂公司的,主要是涉足藝人經紀、唱片等業務。時方傳媒旗下有電視業務吧?我介紹她和連總你認識。看看有沒有可以合作的地方。”陸景喝著酒,微笑著說道。
  連省初沉吟一下,說道:“沒問題。我回頭和你那位朋友談談具體的事宜。傳媒、娛樂不分家嘛。總有能合作的地方。”
  陸景就笑著點點頭。和連省初約了明天中午在希爾頓酒店吃午飯。
  飯后,連省初邀請道:“陸先生,北牧山賓館里有人工溫泉,要不要泡泡。冬天泡溫泉很合適。”
  陸景笑道:“改天吧。”他沒有和陌生人一起泡溫泉的習慣。
  “那行。改天。”連省初遺憾的說道。
  下了二樓。大廳里,連省初作為地主,送陸景離開,“陸先生,那咱們明天見。”
  陸景微笑著和連省初握手,“明天見。”說著,卻沒有離開,而是和大堂服務臺的服務員說道:“你好,我訂了7號別墅。麻煩你們派人帶我們過去。”
  一旁的連省初聽得大吃一驚。
  要知道,北牧山賓館的別墅區是不對外開放的。現在還承擔著療養別墅的職責。
  現在的北牧山賓館實際上是以前的食堂和隨行人員的住處改造而成的賓館。
  時方傳媒二十幾億資產,他都沒辦法進去見識別墅區是何等模樣。現在陸景居然大模大樣的要在這里住一晚。連省初縱然是混跡商海多年,還是沒法掩飾住臉上驚訝的表情。
  陸景和服務員確認好,看到連省初驚訝的神色。想必連省初知道北牧山賓館別墅區的傳聞。
  笑著散了一支煙給他。說了聲再見,和葉妍一起往后面走去。
  連省初低頭沉思。他還是低估了陸景的層次。能入住北牧山賓館別墅代表了一定的社會地位。那可不是有錢就能辦到的。
  看來明天見到陸景的朋友。一定要達成合作協議,必須要達成合作協議。這個老柳。有些事情就是不肯明說。陸景的背景,他應該知道一些吧。
  連省初心里苦笑一聲。
  許非煙低聲喊道:“連總,小劉那兒?”
  連省初恍然驚覺,擺了擺手,“你通知她回去吧。答應她的條件不變。”陸景少年早發,早就應該想到他身邊肯定是美女環繞。準備的節目,多此一舉了。
  許非煙點點頭。與剛才陸景身邊那個典雅的大美女相比,小劉這個電視臺主播在容貌和氣質上明顯差了一個檔次。
  ……
  “也不怎么樣啊。還沒家里的設施好。”葉妍從廚房里轉了出來,說著自己的感受。
  別墅房間的硬件設施大約和五星級酒店的客房差不多。面積大概有200平方米。配有兩米大床、鋼琴、浴室和全套廚房設備。另外備有三間客房。
  陸景靠在沙發上發短信,聽到這話,笑道,“你還挑三揀四啊。我托楊四兒打聽到有空著的別墅才住進來的。”
  北牧山賓館主要是用著軍隊老干部療養。楊四兒自然有門路搞到空置別墅的入住權。
  “哦。”葉妍笑吟吟的關了窗戶,打開空調。室內溫度逐漸的升高,除了空調輕微的響聲。仿佛整個世界就剩下她和陸景兩個人。
  葉妍趴在沙發扶手上,單手托腮,凝視著陸景的側臉。
  陸景把手機放在茶幾上,看著葉妍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輕佻的伸出食指挑起葉妍圓潤的下頷,調笑道:“小妞,看什么?”
  葉妍嬌嗔著打掉陸景的手,嫵媚的橫了陸景一眼。“你最喜歡破壞氣氛。”
  陸景哈哈一笑。想起下午和葉妍在她的梅園賞雪的情形。
  白雪覆蓋下的梅園有淡淡的香氣若有若無的飄來。
  “漂亮不?”葉妍穿著白色的狐貍毛大衣,頭靠在陸景的胸口,嘴角有著迷人的微笑。
  陸景無奈的揉揉眉頭。“可以說實話嗎?”
  葉妍抬頭,美眸笑意漣漣的看向陸景。她期待著陸景的贊許。
  “好冷。”陸景輕笑道。寒冬臘月佇立梅園賞雪。他實在沒有那份浪漫的藝術情懷。
  葉妍將她心靈最后一塊凈土向他展示,他怎么會不知道。只是忍不住出言調戲她。
  想到這兒。陸景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葉妍當時可是嬌嗔不已,恨恨的捶了他幾下。
  葉妍白了陸景一眼,她知道陸景在想什么。站起來,說道:“我燒水去,喝咖啡還是喝茶?”
  陸景笑著拍拍沙發的扶手,“不用。我們去泡會溫泉。”
  葉妍微微一笑,“我說你通知我帶泳衣干什么呢?你剛才不是和連省初說改天嗎?”
  “和他一起泡溫泉自然是改天。”陸景不以為意的說著,站起來伸個懶腰,輕笑道:“你不想和我一起泡溫泉嗎?”
  葉妍臉上飛起紅霞,這叫她怎么回答。說不想是假的,但是說“想”多難為情呢。
  北牧山賓館別墅區的室內溫泉舒適程度自然比開放的部分要高一個檔次。
  陸景要了一個單獨的溫泉室。換過衣服后,陸景愜意的躺在溫泉池子里抽著煙。
  葉妍穿著性感的粉色比基尼泳衣從換衣間里出來。修長白皙的雙腿,繃緊的小腹,均都散發著一股致命吸引力。而那光滑如玉的潔白肌膚,玉潔的面容,更是讓這**一絲缺陷全無。
  葉妍看到陸景灼熱的目光,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羞澀與自信并存。緩緩的入水,將美麗絕倫的景象遮掩住了大半。
  柔軟的嬌軀入懷。陸景在水中撫摸著葉妍的小腹,美腿。縱然那天將她研出了蜜汁,實則還沒有好好欣賞這具絕美的嬌軀。
  “想什么?”陸景在葉妍臉蛋上啄了一口。
  葉妍正閉著雙眸。享受著陸景的愛撫,聞言。睜開眼睛,低頭伏在陸景的脖子上。甜蜜的低聲道:“想我們認識以來的事情。我們認識有4年了。”
  從第一次見面的不歡而散,再到方老師說動他幫自己開了一家美容院,然后和他成為朋友,被他取笑為花瓶,在香港回味往昔失落的青春,幫他照看丁靈。
  投資時代在線大獲成功,將自己從日常所需的瑣碎中解脫。而他深夜送自己去醫院看病,更是闖入自己的心里。突然的闖進來。就像他破門而入的那樣。
  在慈善晚宴上溫情的鼓勵自己不要怕,在彌敦道上的輕佻撩撥。背景是迷人的維多利亞港灣璀璨的夜景。電影院里的親昵,他色瞇瞇的看自己的大腿。
  為自己制定去黃海的計劃,幫自己重返葉家,這些細膩到人心里的溫柔讓人沉醉。所以在書房里對他敞開身心,任他輕薄。所以帶他去梅園里看雪,傾心相許。
  葉妍嘴角露出一個動人的微笑,“陸景,你有時候蠻可恨的。”
  陸景溫柔的撫摸著她的長發,笑道:“說我可恨就要咬牙切齒的說。你這樣子我可是當你夸我呢。”
  葉妍坐起來身子。風情嫵媚的橫了陸景一眼,“厚臉皮的男人。”說完,雙手溫柔的撫摸著陸景的臉頰,有些消瘦。迷人但不算英俊的臉龐。多少次在夢里出現啊,現在近在咫尺。
  葉妍動情的俯下身吻陸景。茂密的長發流水般的泄下來,陸景感覺視線被阻。
  溫軟的紅唇觸碰著。一條香軟地舌頭就香酥滑膩的伸了進來,在自己口腔內攪動。陸景毫不客氣的含住那香軟的小舌頭,用力吸允起來。
  陸景托了托葉妍的屁股。俏臀在水下更添了滑膩感。讓她跨坐在他的腿上。看著她迷離嬌媚的美眸,陸景伸手解開她的胸衣,讓那一雙飽滿豐翹的白乳貼在胸膛上,感受著那份旖旎的香艷。
  “陸景。”
  “恩?”
  “我要你。”葉妍放下了矜持,在陸景的耳邊嬌柔的說道。
  陸景伸手劃過她迷人肥凸的私處,又拿著她的手按住已經勃發的根物,強忍著在這里要了她的想法,“我們回房間。溫泉只能泡十幾分鐘。”
  小手感受著那份粗壯和堅硬,葉妍嬌羞的咬著陸景的耳垂。
  陸景吃痛,捏捏她的俏臀,柔聲道:“來吧。我們還有一個晚上的時間。”
  簡單的洗浴之后,陸景和葉妍返回7號別墅。剛剛進門,兩人便擁吻在一起。剛才的停頓并未消退已經點燃的激情。
  衣物紛飛,凌亂了一地。窗簾已經拉上,屋子里有著清幽的光。室內開著空調,縱然是冬天也沒覺得太冷。
  幽光下,白生生地身體透著成熟的嬌美。陸景將葉妍的身體輕輕地展開在沙發上,從修長的頸脖吻到耳垂,手撫著那對嫩膩如玉的雪白豐乳。擠壓揉捏。米粒豎起來在手掌心里酥麻的摩挲著。
  左手探進葉妍的兩腿之間。已經濕潤一片。陸景心里了然。分開葉妍圓潤筆直的雙腿,緩緩的進去,伸及底端,這具完美的身體劇烈的一顫,只聽見葉妍舌尖輕顫著呻吟,雙手雙腿就纏了上來。
  “都以為要死了。”葉妍滿臉潤紅,烏發紛亂,都堆在陸景的胸口。嬌美的身子像軟玉般靠在陸景的懷里。此時,兩人已經到臥室里。葉妍玉潔的面容殘留著歡愉之后的嫣紅,蜷在陸景懷里,身上蓋著被子,小半片豐乳露在外面。
  “冷不冷?”
  葉妍滿足的搖搖頭,慵懶的抱緊陸景。感覺像在夢里一般。
  陸景笑著拍拍她的俏臀,讓她趴自己身上來,感覺胯下緊頂著葉妍的密處,往前一頂,油潤潤的就擠了進去。
  “你…”葉妍驚呼。
  輕曼的妙歌到天明時才稍歇。和熙的陽光透過窗簾灑到地板上,陸景一覺醒來,神清氣爽。這具二十一歲的身體,果然不是他以前酒色淘空之后的身體所能比擬的。
  之前像這樣纏綿一夜,非得要飽睡一整天不可。
  葉妍纏著他的身體熟睡。呼吸悠長,光滑如玉的面容有著典雅嫵媚的美感。一只美乳擠在兩人胸前,鮮嫩豐潤,又高聳挺拔,紅色的米粒飽滿挺立著。
  陸景安靜的看著這美景。心里有著淡淡的滿足感。她現在是自己的女人了。葉妍身世坎坷,命途多舛,惹人憐惜。現在,過往的種種自然會煙消云散。自己會好好愛惜她的。
  陸景下床去客廳里拿了手機回來,葉妍已經睡眼惺忪的醒來,“有人找你?”
  “我看下時間。”陸景笑著捏捏她的豐乳,惹得葉妍嬌嗔幾句。欣賞著她慵懶無力的嫵媚姿態,陸景將她抱到懷里,單手撫摸著她光滑如玉的身子。觸感極佳。讓心愛的女人享受到極致的歡愉,也足夠男人自豪的。
  葉妍舒服的呻吟一聲,感覺有東西頂著大腿,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你還沒夠啊,都快被你弄死。”
  陸景聽得興致勃發,五指稍稍用力,握住她柔軟的臀肉,感受著那份驚人的彈性,“等會再來收拾你這只妖精。”
  葉妍嬌媚的說道:“我真不行了。你別惹我呢。”
  陸景笑著開機,翻著未接電話,有王燦的電話。王燦今天和夏思雨訂婚。不過這次和訂婚和夏慶平的訂婚不同,只是簡單的吃個飯。
  所以他也不用去參加,不過今天晚上到京城肯定要陪王燦喝酒慶祝,就是不知道王燦能不能脫開身。
  回了王燦一個電話。陸景抱著葉妍,雙手在她身上游走。葉妍典雅嫵媚,國色天香。身上有著迷人的古典風情。
  葉妍感覺身子暖洋洋的,電流過后的那種感覺,也就興不起拒絕他的想法,輕聲道“陸景,我這算不算偷了小漓的東西?”
  陸景搖頭,微笑道:“我對小漓的情感還是如往昔一樣。”說著,擁著葉妍熱吻,“你現在后悔也晚了。我是不會允許你離開的。”
  葉妍嬌媚的看著陸景,美眸里水汪汪的,“霸道的男人。”
  陸景嘿然一笑,將被子掀開。準備懲罰葉美人胡思亂想。
  葉妍粉白的翹臀露出,有極致柔美的弧形曲線與白嫩的大腿銜接起來,兩腿中間是鮮艷潮潤的嫣紅,在光亮里耀得人眼睛發疼。
  雖然昨晚和她做了很久,但還是看到此刻的美景,還是越發的硬起來。
  葉妍感覺身子被陸景翻過來,嬌軟無力的驚呼道:“你中午不是要請連省初吃飯嗎,你還不走?”
  葉妍成熟嬌美的身體趴在色調柔和的床單上,從香肩到柔軟的細腰是一道美妙的曲線。俏臀豐翹柔美,和圓潤筆直的美腿相連。嬌嫩美艷不可方物。
  “吃了你再走不遲。”陸景邪笑著拍拍她翹起的俏臀,貼著她柔美的俏臀刺了進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