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524 暗斗和小好處

李慕清似笑非笑的斜看了陸景一眼,喝著茶,不以為然的道:“你憑什么這么說?”
  陸景抿了口濃郁香甜的咖啡,然后笑道:“你照照鏡子就知道。你身上女性化的痕跡很濃。別跟我說你是個‘受’。”
  聽到這么個理由,李慕清松了口氣,不屑的白了陸景一眼,反駁道:“我本來就是女人,好不好?”
  陸景笑著搖頭,“你這是死鴨子嘴硬。”說著,將咖啡放下,站起來走到窗邊。
  “你今天身上噴了香水。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tiffany香水。這款香水是優雅的歐洲風格,以茉莉與玫瑰香味為主。前味是芬芳花香,中味是紫羅蘭香系列,以鳶尾根、紫羅蘭葉、鈴蘭為主。你身上有著玫瑰的香味。”
  李慕清微愣,然后笑著翹起二郎腿,“你鼻子屬狗的啊?這你都聞得出來。我在歐洲上學時用慣了這款香水。這說明不了什么。”
  陸景笑了笑。這份聞香水的功夫自然是他前世里當紈绔廝混時學來的本事。
  他自然不會再和李慕清爭辯什么。一個下意識將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人要是真正的蕾絲邊那就奇怪了。很多事情有環境的因素。聽聞當年,李慕清不愿意被家族當做聯姻的棋子,打了相親對象一頓,然后自稱是同性戀。
  李慕清看到陸景一副認定的樣子,不忿的說道:“陸景,你這是自以為是。”心里卻是沒來由的一慌。感覺一直以來帶著嚴嚴實實的面具被人揭開一角。
  聽著她欲蓋彌彰的話語,陸景微笑著轉了話題。“算是吧。晚上去湖云路上的長青飯店吃飯,那里有幾道招牌菜不錯。我讓姬紅俊招待你們。我晚上有個重要的飯局。”
  ……
  大雪紛飛。遠處稍矮的樓房屋頂上都被遮掩住。道路兩旁的樹枝上堆著雪。銀裝素裹。
  車到白武酒店。柳建林的秘書范曉發已經等在門口,“陸先生,你好。”
  陸景笑著同他握手,“范處長,你好。”
  按照慣例,領導的秘書一般比領導低兩級。稱呼范曉發的職務,更顯得尊重他。
  3樓豪華的小宴客廳里,陸景見到了柳建林。
  柳建林微笑著邀請陸景坐下,朗聲笑道:“今天要和你聊個透徹。聊個痛快。”說著,對范曉發吩咐道:“小范,通知他們上菜。”
  穿著旗袍的女服務員很快就送上來六道菜。金陵鹽水鴨、煮干絲、清蒸獅子頭、清炒小白菜、韭菜雞蛋、丸子湯。熱氣騰騰,香氣四溢。
  品嘗著菜肴,柳建林笑問道:“市商行這次發行近億的股份,股價溢價到9塊,發行順利嗎?”
  市商行總股本24億,以9塊錢來計算,估值216億。這顯然是超過了市商行的總資產。
  陸景點點頭。微笑道:“市商行資產規模大約40億。差不多溢價5倍,相比于市商行的前景,投資者能接受這個價格。”
  柳建林就笑,“你這筆投資做的不錯。饒左能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姚元煥因為聯和院線被打壓得噤聲。從而使得查葉景堂的阻力小了很多。而查葉景堂的問題。又把饒左能帶了進去。陸景的手法相當高明,深諳官場三味。
  陸景笑著點點頭。聽說袁省長提議徹查饒左能。袁省長怎么想的,他不得而知。他基本目標已經達成。蘇江省里的博弈關他何事?
  柳建林喝了口湯。微笑著道,“建業市原來對優秀企業保護的不夠啊。以市商行為例。五年之內變成一家資產過千億的銀行不是問題吧?這么一家實力強勁的銀行,可以為建業經濟發展提供多少助力?”
  看似感嘆。實則是表態。他現階段要借重建業市商業銀行的地方還很多。
  陸景舉著酒杯敬柳建林,干杯之后,笑道:“市商行扎根于建業。建業市經濟發展與市商行的發展,是相輔相成,合作共贏的關系。”
  市商行和建業市的合作共贏就是陸景和柳建林的合作共贏。
  柳建林滿意的點點頭,夾了塊鹽水鴨,咀嚼著吃下,慢慢的道:“你對建業市的經濟發展綱要怎么看。”
  默契達成后自然要和陸景聊城市發展的問題。畢竟那份經濟發展綱要是在陸景的啟發下形成的。
  陸景斟酌了一下,這個時候也不是藏拙的時候,獲取柳建林的認同是建立良好私人關系的第一步。當即從容的闡述自己的觀點。
  用過餐,略坐了一會,范曉發送陸景離開白武酒店。雪已經停了。夜色里有白蒙蒙的幽光。陸景坐到車里,對周興動道:“周哥,回南山別墅。”
  和柳建林達成“合作共贏”的默契之后,他此次建業之行算是圓滿了。可以考慮返回京城的事情。實際上離訂婚的日子也沒幾天了。
  車剛剛到南山腳下。手機音樂響起來。接了電話,林清秋淡雅的聲音傳來,“陸景,見過柳市長了吧。現在有時間出來喝杯茶嗎?”
  陸景看看表,才九點不到,笑著答應下來,“行啊。你說地方。”
  林清秋微笑道:“建業財經大學附近有家盛安茶館。環境清幽。我們在那兒見面吧。”
  放下電話,陸景讓周興動調轉車頭前往財大。
  今天柳建林沒有讓林清秋作陪,實際上是一種親近的表現。溝通無需多一個橋梁嘛!不過,林清秋大概是想加固一下她和自己的關系吧。
  盛安茶館位于財大東邊的安吳路上。門面不大,裝修的極為清雅。晚間時也沒什么客人。服務員將陸景領到二樓臨窗的雅座。
  林清秋穿著淡藍色的呢子大衣,盤著風情嫵媚的少婦發髻。俏麗迷人,淺笑著請陸景坐下。“我平常都是住在附近的楓藍雅苑。云翠園那里住的少。”
  陸景笑著點頭。作為市長助理,林清秋要是在住址登記上寫著云翠園這樣建業市內有名的高檔別墅。只怕立刻就會引起巨大的非議。
  茶香裊裊。林清秋微笑道:“春節將近,我怕你馬上就要離開建業。所以現在約你出來聊聊。”
  她解釋了一句晚上約陸景見面的原因。
  陸景笑道:“那你可猜準了,我打算后天回京城。”說著,喝口茶,“你年后應該就會升副市長。到時候要請客。”
  林清秋沒理會陸景的調侃,奇怪的笑問道:“咦,你晚上和柳市長談到這個了?”
  陸景喝著茶輕笑道:“晚上主要談建業市經濟規劃的事情。不過,如今市政府內柳市長聲音越發的響亮,你提副市長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林清秋嘴角泛起一絲笑意。大有深意的問道:“你和柳市長談的怎么樣?”
  陸景輕吐一口氣,輕聲道:“合作共贏。”
  林清秋點頭,“比我想的要好。”她以為柳市長會和陸景達成“從屬”的默契。
  陸景笑著喝茶,明白林清秋的意思。柳建林是很有政治智慧的。很顯然,強求市商行服從市里的經濟大局,聽說建業市政府的行政命令,他是不會同意的。
  他不可能將市商行的前途和柳建林的政治前途幫在一起。
  和林清秋隨意的閑聊著建業市里的情況。葉景堂的事情著實牽扯出不少干部。很多位置都需要調整。圍繞這些位置,建業市里的各路神仙都在各使神通。不過這都和他無關。
  靜夜里聽著林清秋淡雅的聲音娓娓而談,都沒覺察到時間的流逝。看看表。已經是十點多,陸景告辭離開。
  ……
  北牧山賓館位于建業的名山北牧山山腰上,古樸雅致的民國建筑風格。一路行來,道路兩側的樹林里白雪皚皚。倍添冬日的景致。
  “陸先生。你好!”時方傳媒的董事長連省初瘦高個,一身黑西裝,有那么股子帥氣。等在大廳里。見到陸景后熱情的握著手。
  陸景笑著和他握手,“連總。你好。路上賞雪,來晚了一點。”其實。時間剛好是約定的7點鐘。但是一般而言,比約定時間稍微早到幾分鐘是一種禮節。當然,遲到是領導的權力。
  “剛剛好。”連省初忙客氣的道。看著陸景身邊容光煥發的絕色美女,笑道:“這位是葉小姐吧。我和葉文斌先生合作過幾次。”
  葉妍微笑著和他打了個招呼。
  連省初又笑著介紹身后的一個臉蛋白皙,漂亮迷人的女子,“這是我的助手,許非煙。”
  許非煙大大方方的和陸景握手。心里偷偷的想著這是哪個大人物。
  剛才連總在大廳里面不停的看表,明明焦急萬分,但是卻不敢打電話,只能是一遍有一遍問她時間。似乎很擔心眼前這位青年不來赴宴。
  連省初在龍鳳廳訂了一桌。當即,引著陸景上樓。屏風錦繡山河,將大廳隔開成一個個雅座。餐廳爆滿,卻沒有中餐廳常見的喧鬧。一股安然的閑適感。用餐氛圍極佳。
  北牧山賓館始建于1984年。當時主要用于師級以上的退休干部療養。到九十年代末,需要收支平衡,部分區域對民間開放。蘇江省的富商趨之若鶩。
  席間吃飯,連省初自然又是感激萬分,連敬了陸景三杯。
  陸景笑道:“連總不用太客氣。我正好有事需要連總幫忙。”
  連省初愉快的笑起來,“這個忙我一定要幫咯。”有來有往,這才是商場上互動的原則。陸景顯然深知這一點。看來,景華能發展到偌大的地步,不是沒有原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