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523 飯局增多

窗外雪花飛舞。建業市入冬以來的第二場大雪不期而至。建業市委市政府大樓里,五樓小會議室。正前方黨旗鮮紅。
  楊修武不緊不慢的喝著水,默默的觀察各位常委的表現。雖說如今建業市已經有5名副書記,但是常委會業已成為政治生活中一個重要的部分。
  今年的春節很早。二月四日就是除夕夜。相應的,建業市月底的常委會也稍稍提前。按理說,春節前的會議一般都是一團和氣。但,市里因為葉景堂的案子,氣氛有些緊張。
  副書記陽勝潮花了十五分鐘委婉的批評了市公|安局的工作,要求繼續深挖葉景堂案。懲前毖后,治病救人。要總結措施,防患于未然。
  柳建林放下茶杯,接著陽勝潮的話頭說道:“不僅是政法戰線,我們經濟戰線有沒有問題呢?我看問題不少。前些天,姚元煥同志就在市政府工作會議上給我提了個醒。旅游局和交通局就有不少蛀蟲。對于這樣的事情,我的意見是調整問題干部的工作。元煥同志,你說呢?”
  柳市長這是要報市政府工作會議上被姚元煥打臉之仇。表現出極為強勢的姿態。
  姚元煥嘴角動了動,半響才道:“我同意。”
  陽勝潮低頭喝水。心里曬笑。姚元煥六神無主。省里突然傳出聲音要雙|規饒左能,徹查其**問題,是否充當黑勢力的保護傘。和饒左能牽扯甚深的姚元煥此刻惶恐的很。
  其實,楊書記和柳市長根本不會讓這件事影響到市里。人事調整最多局限在市公|安局一批涉案的干部身上。
  楊修武淡然的放下茶杯,“還有沒有人要補充的?”環視一圈。然后說道:“市公|安局的人事調整,陽書記你負責報個名單上來。市里的經濟大局。還是要穩中求進。市長,你覺得呢?”
  柳建林微微一笑。“我同意。”
  楊修武這個人水平很高。“穩中求進”這個詞說的很到位。楊修武要穩,他當然同意。同時,換來的則是他的“進”。這會是他們兩人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的默契。
  楊修武見柳建林“識趣”,點點頭,“那進行下一個議題。”
  姚元煥喉嚨動了動。干澀的發苦。好在楊書記保了他。只要饒左能不牽扯到他,他就無憂。
  柳建林不好惹啊!
  散會后,楊修武回了辦公室,“小鐘,先幫我把事情都推一推。”
  “好的。書記。”鐘秋華忙答應下來。
  楊修武坐到椅子上。點了一支煙,猛的抽了一口。徹查饒左能是袁省長的意思。誰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或許有敲打朱然節的意思在內,也或許是想和成書記再搬搬手腕。
  建業市里如今的局勢也很復雜。陽勝潮這個人有點“陰險”,需要注意。
  突然,手機響起來。楊修武眉頭悄然皺了一下,然后舒展開。接了電話。“楊書記,省人行和銀監會已經批準建業市商業銀行增發新股的計劃…”
  結束通話,楊修武點了點煙灰。市商行和柳建林越走越近。看情況,景華這是要在建業生根發芽。
  楊修武手指頭輕輕的敲了敲桌面。這是他心里對某件事不滿意的表現。
  上午和蘇江省國投公司的董事長秦行夕談完市商行的股份問題后,陸景親自開車前往建業機場。
  省國投公司將會吃下此次新增發股份中的3千萬股。倒不是省國投不愿意多拿,而是高達9元每股的溢價。讓省國投一時間也拿不出那么多資金。
  “老娘在橫溪呆得好好的,叫我過來建業做什么?”白色的阿斯頓馬丁平穩的駛離建業機場。車內,副駕駛座上容顏精致的李慕清不滿的抱怨著。她這小半年在橫溪忙著打理天辰娛樂公司的事情。
  陸景剛剛在機場接到李慕清一行三人。同行的兩名助手在后面的車中。
  十字路口。紅燈120秒。陸景停下車,微笑道:“送你發財的機會你不要?”
  “哦?”李慕清單手托腮。電眼撩向陸景,“說說看。”對陸景的能力。她倒不懷疑。相反,倒是佩服的很,否則陸景那能一個電話就把她從橫溪召到建業來。
  陸景笑著看向車前方,“別亂放電啊。外面下雪呢。出了交通事故你負全責。”
  別看李慕清一副男人婆的性格,更是蕾絲邊。但是論外貌、身材對男人還是很有殺傷力的。
  李慕清咯咯嬌笑,“對我有想法了?可惜我對男人沒興趣啊。”
  陸景笑著搖頭,發動汽車往酒店而去。他腦子抽風才會對李慕清有想法。“詳細情況去酒店說吧。”
  建業聯和院線的案子了解。建業聯和院線公司名下的資產將會被沒收拍賣。辛苦一場總要拿些好處。他希望天辰娛樂能拿下對建業聯和院線名下的電影院。
  天辰娛樂最終的利潤點必定是電影市場。這個時候涉足電影院線并不算早。
  世紀之交,票房過億的電影已經逐步增多。這倒不是好電影越來越多,而是走進電影院的消費者越來越多。不過相比于十年后的電影市場份額,此時仍是小巫見大巫。
  希爾頓酒店的豪華套房內,陸景和李慕清單獨聊天。李慕清的兩名助手在樓下和景華投資的一名職員談細節。他剛剛已經大致的和李慕清說過建業聯和院線公司的情況。
  “500萬買下6座電影院總計將近3500萬元的資產,還是挺合算的。”李慕清喝著咖啡,輕笑著,“這么說你在建業很有點收獲。我聽唐悅說你布局整下了一名副廳長。要我說,你費那么大勁兒干啥?直接讓你老頭子出面,別說副廳長,省長都可以拿掉吧?”
  “你不懂。”陸景哭笑不得。李慕清話說得霸氣,但是,政治游戲不是那么玩的。
  “我明天晚上要和時方傳媒的董事長連省初吃飯,回頭介紹你們認識。天辰娛樂可以時方傳媒展開合作。”
  李慕清疑惑的看了陸景一眼,“能合作什么?天辰娛樂手里現在沒什么東西。”
  陸景就笑,“你先談著。要資金的話,我回頭讓人和你聯系。”
  天辰娛樂發展至今才3000萬的規模,確實小了一些。陸景打算推動其發展。李慕清的管理才能還是不錯,2年時間讓天辰娛樂的資產翻了3倍。現在除了藝人經紀業務,還有唱片和娛樂營銷業務。
  “這還差不多。”李慕清笑著拍拍手,滿意的笑著,然后問道:“哦,這么說,我還要在建業多呆幾天?”
  陸景笑道:“聽馮逸風說你沒打算回京城過年,在建業這兒多呆幾天不剛剛好?”
  “你倒是會抓壯丁。”李慕清不滿的撇撇嘴,“我不回家過年,年前總要回家見我爸媽的。”
  她在李家不受老爺子待見,過年大家族聚會能躲則躲。
  說完,李慕清一臉八卦的問陸景,“聽說你在建業有個情人長得國色天香,什么時候介紹老娘認識認識?反正,你過年要回京城。讓她陪我在建業解解悶。”
  陸景無語,低頭喝著咖啡,半響才說道:“別擺一副女流氓的樣子了。我知道你其實不是蕾絲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