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522 局面打開

下班時間,永寧路上車水馬龍。陸景和林清秋約定明天晚上與柳建林一起吃飯,今天晚上卻是要赴朱然節的宴席。楊玉立自有姬紅俊招待。
  同巷漁村的包廂里,朱然節興致頗高的為陸景介紹道:“蘇菜擅長燉、燜、蒸、炒。重視調湯,保持原汁。風味清鮮,濃而不膩,淡而不薄。
  除日常飲食和各類筵席講究菜式搭配外,還有“三筵”具有獨到之處。其一為船宴;其二為齋席;其三為全席,如全魚席、全鴨席、鱔魚席、全蟹席等等。同巷漁村的全魚席在建業可為一絕。”
  陸景笑道:“朱書記學識淵博。這番介紹點出特點,又道出了淵源,讓人食欲大增。”
  朱然節呵呵一笑,頗為受用陸景這幾句話,喝著魚湯,問道:“凱撒翡麗的事情你知道吧?”
  陸景就笑,“我那天正好在里面和朋友喝酒,差點被堵住。聽說是楊書記發飆了。”
  查封凱撒翡麗是建業聯和院線案子的繼續。朱然節語焉不詳,他自然不會去說明白。
  朱然節點頭笑道,“你的消息還是蠻靈通的。查封凱撒翡麗這樣的銷金窟我是贊同的。經濟發展后難免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滋生,需要及時處理,以正社會風氣。”
  陸景心里一笑:老朱嘴上說得大義凜然,實際上卻是凱撒翡麗常客,甚至是其保護傘。不過,看他揮灑自如的樣子,大約。已經暗地里解決掉凱撒翡麗這個隱患。
  剛回到南山別墅里,陸景意外的接到梅棠鳴的電話。“景少。我是梅棠鳴。”
  陸景換了拖鞋,看到葉妍坐在客廳里看電視。沖她點點頭,對梅棠鳴說道:“梅書記有事找我?”
  梅棠鳴笑呵呵的道:“我想請景少吃頓飯,念叨幾句棲口區經濟的情況。”
  他想靠上陸景這顆大樹。當日,楊四兒對陸景的恭敬給了他很深刻的印象。并且,最近建業市的風向似乎轉向了。柳市長對景華頗有些關照。
  陸景笑著婉拒,“梅書記這可是為難我了。我對區域性的經濟并無太多的研究。”說著,笑道:“改天吧。改天有時間我們再聊聊。”
  區委書記相邀,他也不能拒絕得太生硬。
  梅棠鳴略微有些失望的放下手機。第一次請葉妍轉達請陸景吃飯的要求被推掉,這一次主動打電話還是被推掉。有些船果然不是那么好上的。
  陸景將手機丟在沙發上。笑著搖搖頭。似乎,突然間他變成了香餑餑,請他吃飯的重量級人物逐漸多起來。這倒是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如今景華在建業的狀況。
  “唔,好重的酒味。”葉妍淺笑著接過陸景脫下來的大衣外套,幫他掛到客廳一角的落地衣架上。
  “晚上吃飯喝酒了。”陸景解釋道,“和恒躍集團董事會的成員吃過飯了?”
  葉文俊的動作很迅速。那天在酒會上和他談過之后,幾天時間就辦完了股權交接手續。葉妍以2千萬美元的價格拿下恒躍集團5%的股份,進入恒躍集團董事會擔任董事。
  算是為葉妍了了一樁心愿。
  葉妍點點頭,“我大伯安排今天晚上非正式的碰了下頭。”說著。輕聲喊道:“陸景…”
  她沒想到陸景會幫她運作這件事,了卻一直以來的夙愿。這份含而不露的溫柔,細細品味之下,讓她沉醉而不能自已。
  陸景正好走到臺階上。回頭笑道:“我去洗個澡,一會聊。“
  他自然能聽得出來葉妍那一聲呼喊里的情意。不過,他先得去洗掉渾身的酒氣才行。
  洗過澡。陸景穿著睡袍出來。看到葉妍正抱著沙發抱枕雙腿卷縮在沙發上嘴角帶笑的看著電視劇,忍不住笑起來。“電視劇有那么好看嗎?喝咖啡還是喝茶?”
  對電視劇這種東西他已經毫無感覺。
  葉妍按了靜音,微笑著看向陸景。“你又體會不到追電視劇的樂趣。我想喝紅酒。”
  聽著她類似撒嬌的語氣,陸景笑著搖頭,去酒柜里拿了酒,倒了兩杯紅酒放到茶幾上。正要說話,手機響起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陸景微微皺眉,見葉妍要按靜音,打個手勢道:“你看你的,我去書房接電話。”
  陸景接通電話,幾步進了書房。電話里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陸先生,我是時方傳媒的連省初。真是謝謝你啊。”
  陸景莫名其妙,打個哈哈,“不客氣。”
  連省初就笑,“陸先生,明天晚上有沒有時間,我請陸先生吃飯。”
  陸景無語的一笑,又是一個請吃飯的電話,“我明天晚上有事情。”
  “那后天晚上行嗎?我在北牧山賓館恭候大駕。請你務必賞臉。”連省初再次邀請道。
  陸景琢磨了一下,答應下來,“行。我會準時到的。”
  放下電話,陸景有些迷惑,想了想,打電話給姬紅俊。景華在建業的資本由姬紅俊負責。他應該知道點什么。
  電話接通后,陸景說了說情況。
  姬紅俊笑道:“呵呵,景少。時方傳媒的資金鏈快要斷了。今天市商行決定貸款1個億給時方傳媒。連省初理所當然的要感激你。”
  陸景笑了笑。他最近都沒過問市商行的具體事務。這人情收的莫名其妙。不過接觸一下連省初倒也沒什么壞處。聽說,連省初和柳市長私交甚篤。
  掛了電話,陸景靠在椅子上,揉著眉心慢慢的思考。
  葉妍臉頰緋紅,略帶醉意的推開書房門。陸景的沉思被打斷,這才發現他書房里思考了2個多小時。
  “咦,你洗澡了。”陸景看到葉妍穿著粉色的棉質睡衣,長發寫意的披在肩頭。
  “是啊。你一個電話打了2個多小時呢。我一個人把紅酒給喝了大半。”葉妍走到陸景身邊,斜倚在書桌上。
  “想事情去了。”陸景微笑著解釋,伸手將她抱到懷里。把她一個人丟在客廳,是有些不像話。剛才一下子想入了神。
  吻了吻葉妍柔嫩的唇。陸景靠在椅子上,說道:“下午林清秋打電話給我,明天柳建林要請我吃飯。我在思考見面的情況。”
  這次來建業的收獲大小,就要看這次見面的成果。前面一系列的接觸和動作都只是鋪墊。景華要想在建業打開局面,就必須要得到楊修武反對力量的支持。
  不管是林清秋,還是宋里朋,都不具備抗衡楊修武的實力。唯有柳建林這位建業市的市長才有這樣的實力。
  所以,他需要和柳建林達成某種默契。這其中的利益交換,收獲與付出,他需要反復的推敲。
  感覺到陸景的手正在撫摸著自己的屁股和大腿,葉妍心里醞釀的情緒不可抑制的爆發,柔聲的道:“想完了嗎?”
  陸景笑著吻她,“你這樣子,我必須是想完了。”一個國色天香的美女微醉的嬌媚模樣真是讓人上火。他和葉妍的關系到現在已經是水到渠成。他并不介意今天晚上和這個美人完成最后一步,水乳交融。
  書房里空調開的很大。陸景細細品嘗著葉妍的香津嫩舌。一手伸到她的睡衣里撫摸著那對雪白豐乳。
  “沒帶那個。”陸景吻著她雪白修長的脖子,低聲問道。
  “天氣冷,沒帶。唔--!”葉妍嬌吟一聲,卻是睡褲被陸景拉下,俏臀被他的大手撫摸著,有一股電流竄向心里。全身突然就像要沒了力氣一般,癢得難受。
  曼妙的小腰微微扭著,陸景將她的睡衣脫下,含舔著敏感的地方。耐不住這樣的刺激,葉妍的身子禁不住像蛇一樣扭動著。
  嫩膩如玉的雪白豐乳,彈膩的俏臀。一雙雪白美腿盡頭的窄小的黑色內褲,崩得太緊,蜜壺形狀若隱若現。這樣的美景刺激的人想發狂。
  陸景伸手在她雪白地大腿內側細細地摩挲著,這一處的肌膚最是嬌嫩。時不時隔著層棉布壓向葉妍的密處。
  葉妍面頰緋紅不退,面若桃花,讓陸景的手觸摸著,雖然極力壓制著,嘴里還時不時地泄出一兩聲嬰兒般的嬌啼。
  忽而,陸景的手指被夾住。壓抑的情感一旦爆發出來,也會讓極致的體驗來得格外洶涌。好一會后,那雙白膩的美腿才放松下來。手指沾著油一樣膩潤的液體。
  陸景再看葉妍時,她一雙嫵媚的大眼睛正迷離的看著他。看到陸景壞笑著要將蜜汁抹到她嘴唇上,葉妍羞的伏在陸景的懷里,扭動著半裸的身子,“不行。不然我咬你。”
  陸景笑著撫摸著她俏臀,順手將她腿彎處的睡褲褪下。俏臀在揉捏擠壓之間,彈性充盈在手掌處。
  “滴-滴-!”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鈴聲響起。來短信了。陸景拿起手機看了眼,微微愣住。
  葉妍湊過來,看到屏幕上顯示著張漓的短信:小景,睡了嗎?什么時候來京城?我要回交州了。
  陸景歉意的吻了吻葉妍香滑的臉蛋,輕聲道:“我給小漓回個電話。”
  葉妍嬌媚的咬著陸景的耳垂,呢喃道:“你這個壞蛋。”不滿的語氣里又帶著嬌柔婉轉。端的是魅惑至極。
  陸景吃痛,無奈的一笑。抱著葉妍去了臥室。然后撥通了張漓的手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