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521 圖窮匕見

凱撒翡麗的包廂里,一名白皙秀美的女孩正在唱著港臺最新的情歌。一邊唱還一邊很有范兒的搖著身子。做翩翩起舞狀。
  陸景和楊四兒在沙發上喝酒。小飛在一旁和一個穿著裙子的女孩劃拳。
  “最近生意怎么樣?”陸景問道。
  “還過得去。”楊四兒滿不在乎的和陸景喝了一杯。又笑道:“景少,聽說你把饒左能給…”楊四兒舉起手做了一個咔嚓的手勢。
  陸景笑著瞇起眼睛,“怎么這件事傳到我身上來了?”
  葉景堂的事情,饒左能的妻子柳丹倩牽扯其中,饒左能的政治生涯必定結束。只是看以何種方式解釋。但是,這種事他絕不可能去承認。善戰者無赫赫之功。出這種風頭對他來說不是好事。
  楊四兒嘿嘿一笑:“你和饒左能的恩怨,建業不少人都知道。”雖然陸景不承認,但是他認定這事和陸景絕對脫不了干系。
  牛人啊。沒用家里的力量,直接就把饒左能給干掉。饒左能現在估計毀得腸子都青了吧。他也不掂量下自己有幾斤幾兩。
  陸景笑了笑,拿起酒杯,“不說這個,喝酒。”
  楊四兒哈哈一笑,和陸景干了一杯。正推杯換盞的時候,外面外面突然傳來警笛聲。
  楊四兒皺眉道:“怎么回事?老烏這里怎么可能出事。市局的老何發飆了?”
  小飛站起來道:“四少,我去看看。”
  陸景從果盤里拿起一枚開心果,放在手心掂了掂,所有所思。
  不大會,樓下響起一片尖叫聲。跟著急匆匆的腳步聲響起。包廂里幾名陪酒的女孩臉上變得卡白。預感到即將要發生的事情。
  小飛臉色不好的推開門進來,“景少,四少,市公|安局的大行動,好像要封了這里。還有市臺的記者隨行。我們從后面走。”
  “靠。”楊四兒郁悶的站起來,對陸景道:“景少,不好意思。碰到這種事了。改天我再請你喝酒賠罪。”
  陸景擺擺手,“這事又不能怪你。走吧。”說著,從手包里拿出一疊錢,拿給包廂里的一名女孩。“你們自己分吧。”
  十分鐘后,三人坐車離開。市局的警戒看到是軍區的車牌,予以放行。
  小飛將車停在馬路邊。此時,天空中下了一天的雪已經停了。羅馬風格建筑的凱撒翡麗里燈火通明。里面估計已經亂成一團。
  楊四兒郁悶的抽著煙,“走吧。真是晦氣。差點被堵在里面,要是曝光。我老頭子肯定要打斷我的腿。”
  在十字路口,陸景下車,坐到周興動的車里,返回南山別墅。這件事絕沒有這么簡單。楊四兒不知道凱撒翡麗的老板和朱然節的關系,但是他知道。
  看來是楊修武出手了。能驅使市局查封凱撒翡麗的人不是他還有誰?他這是想和朱然節談判?
  …
  第二天中午,趙久柱約了陸景見面吃午飯。飯局定在湖云路上的長青飯店。長青飯店的酸筍老鴨鍋仔、鹽水鴨、蘇式熏魚、百合南瓜小炒味道很地道。
  “滋-!”趙久柱神情郁郁的喝光酒,低聲嘆道:“朱書記上午找我去談話了。葉景堂的事情到此為止。”
  市公|安局的劉局長牽扯到葉景堂的身上去。再深挖下去一定有猛料。他預計常務副局長高局長絕對沾了邊。可惜上面不讓查了。
  陸景眼神一凝,繼而點點頭,“現有的證據饒左能也要下臺。我這邊沒什么意見。”他在趙久柱面前,并不掩飾對饒左能的惡感。
  趙久柱郁悶的吃著菜,“就怕柳市長那里要我繼續查下去。”
  他現在的狀況是好處沒撈著,反而要考慮萬一柳市長和朱書記意見不統一,他該怎么站隊的問題。早知道如此,他不該答應陸景捅出葉景堂的事情。
  陸景大有深意的看了趙久柱一眼。趙久柱這話里有責怪他的意思。當即,微微一笑,說道:“柳市長那兒我會去溝通。保證不會讓趙局長難做。”
  趙久柱臉色一喜。舉杯敬陸景,“那多謝景少了。”
  陸景笑著和他碰了一杯。朱然節斗不過楊修武看來是有原因的,從用人就可以看的出來。趙久柱做事有些瞻前顧后,沒有果決的勇氣和機敏的判斷。
  他敢應承去說服柳市長自有他的想法。只要朱然節指示趙久柱不再查葉景堂的案子這件事傳出去。以柳建林的政治智慧,肯定不會強求趙久柱徹查。因為徹查這件案子并不會進一步打擊到常務副市長姚元煥。
  既然戰果不能擴大。柳建林自然會建好就收。真要把建業整到一批干部,對他而言并非好事。他一到建業,建業就出問題,上面會怎么看他?自然是年輕,不穩重,到處點火等等負面印象。
  真正高明的政治斗爭都是無聲無息展開的。悄然間改旗易幟。斗的太激烈,只會兩敗俱傷。
  以陸景和柳建林的接觸難看,這位新市長并非一個簡單的人。
  吃過飯后,陸景返回南山別墅。在書房里處理一會郵件,放在書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好嗎,笑著接起來,“吳璇,有事找我?”
  吳璇在電話里氣憤的道:“我好不容易清閑一點,你就給我找點事做。看不得我休息幾天啊。”
  兼管京城匯海大酒店會增加她的工作量。并且匯海大酒店還需要翻新等等工作,說不定她明年還需要去京城一段時間。
  吳璇抱怨一陣后,說道:“是我去建業和你談,還是讓你回來江州和我談。我最近很忙的。”
  陸景就笑:“年底有沒有計劃去京城玩幾天。要不我們在京城見面吧。酒店業務也時候整合起來了。”
  他年底并沒有回江州的打算。建業事畢,他就會返回京城。
  吳璇不滿的說道:“去京城就是被你當牲口使喚。那里有時間游玩?”
  “別說的那么凄慘。你不是正好要熟悉酒店業務嗎?麗都酒店大把的管理人才,你帶個團隊到京城來,你能有多少事務?光明正大的休假啊。另外。我是以朋友的身份請你幫忙。”陸景笑著喝了口涼下來的咖啡。
  吳璇輕笑道:“攤上你這么個朋友,算我倒霉。你這個法子不錯。我同意了。只是,陸景,你和葉妍什么關系?真的只是朋友關系?”
  陸景微征,沒說話。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吳璇幽幽的嘆口氣。“掛了啊。年前在京城見面再詳談。”
  掛了電話,陸景微微抿了口咖啡,將心里一些莫名的心緒甩開,沉思了一下,看看時間,拿起手機打給林清秋。
  “林市長。我有個消息和你說一聲。”
  林清秋笑道:“什么消息,這么正式的口吻。”
  “今天上午省里的朱書記和市公|安局的趙局長談過,葉景堂的案子到此為止。”
  “啊?”林清秋極為奇怪。正是追擊擴大戰果的時候,怎么朱然節會有這樣的想法?
  陸景微笑道:“你可以關注下最近市局的大動作。”
  “行。我明白了。”林清秋放下電話,秀眉蹙起。過了一會,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打了幾個電話,才知道昨天晚上市公|安局查封了凱撒翡麗。
  想了想,林清秋拿起旅游業相關的文件往柳市長辦公室而去。
  ……
  南都大廈,陸景的辦公室內。辦公桌上放在一副建業市的地圖。楊玉立抽著煙,問道:“景少,我們真的要追加在建業的投資?”
  立豐地產拿下了鐘霞區北牧山附近的一塊土地,準備運作旅游地產。但是他心里仍有些疑慮。最近建業市里貌似不太平靜。
  陸景抽著煙,坐到椅子上,手指輕輕的點著大腿,“陵平縣的投資項目啟動了嗎?”
  柳建林同意啟動修建高速公路的計劃,陵平縣自然就具備投資價值。而衛東陽坐鎮陵平,立豐地產進入其中也會享受到許多便利。
  “開始了,預計先修建一個溫泉度假山莊。打造一個集餐飲、溫泉、住宿、娛樂為一體的度假山莊。”
  陸景點點頭,輕聲說道:“建業市目前的局勢看似混亂,實際上已經逐步明朗。柳建林具備和楊修武對抗的資本。我們加大投入,問題不會太大。”
  雖然。建業聯和院線的案子還沒完。但是從各方的反應看,這件事的大致結果已經出來。
  葉景堂自不必說,走司法程序。饒左能可能會安排病退。給了他一個體面的結束方式。建業市常務副市長姚元煥巋然不動。建業市公|安局會有一定的洗牌。
  饒左能倒臺,葉景堂進去。陸景已經達成最開始的目的。但是楊修武釋放了一張底牌,讓他的收獲變少。
  不過朱然節椅子下的隱形炸彈被拆除。以后也是一大助力。
  姚元煥在建業市政府的聲音越發的弱起來。被搞得灰頭灰臉的他。無法阻止柳建林在建業施展其抱負。姚元煥想要重新抗衡柳建林勢必需要等建業聯和院線的案子影響消退才行。
  柳建林打開局面后,景華在建業的投資自然無需太過擔心。
  見陸景給了肯定的答復,楊玉立說道:“那行,我馬上安排。”他自然在政治的把握上不如陸景。當即,也放下心中的顧慮。
  和楊玉立聊著地產的事情。突然,手機音樂聲響起。林清秋淡雅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陸景,柳市長想請你吃個飯。”(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