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520 籌碼

“我希望葉妍能夠擁有葉家家族基金5%的投票權。價格好商量。”陸景輕描淡寫的說出自己的要求。
  葉妍內心里希望重歸葉家的想法,陸景很清楚。以前作為朋友自然是懶得管她這種無聊的想法。現在卻要為她謀劃一二。
  當然,所謂的重歸并不是什么參加“族祭”之類的,而是重新讓她在葉家獲得一定的話語權,不至于被排斥在整個葉家體系之外。至于她和葉文俊、葉文斌等人的關系,看情況也不像有修復的可能。
  葉文俊臉色一僵,苦笑道:“景少這個要求恐怕有點難辦。”自從他知道陸景說動袁省長為市商行說話后,再見到陸景不自覺得就換了稱呼。
  陸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喝著紅酒,等待葉文俊的解釋。
  葉文俊沉吟了一下,坦率的道:“我和葉文斌關系不佳的事情,你是知道的。葉家的家族基金早就分拆了。剩下的是個空殼,沒有實際意義。”
  “哦?”陸景有些吃驚,葉家分家的消息他倒不清楚。想了想,說道:“那讓葉妍持有恒躍集團5%的股份如何?恒躍集團還在你的控制下吧?”
  恒躍集團是葉家的核心企業,涉足電子、保健品、房地產開發、造紙幾大業務。
  葉文俊琢磨了一下,點頭同意,“可以。”
  恒躍集團除了電子業務被葉文斌分走,其他業務還在。雖然葉家也有幾名生意伙伴,但是恒躍集團的70%的股權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小四也不算外人。分她5%的股權不影響他對恒躍集團的控制。
  建業市商業銀行發行近億新股。此前每股8元,這次多半能將發行價提高到9元。短短的一年不到的時間,就有一家十幾億資產的銀行發展成為過百億的銀行,可見其發展的潛力。這樣一筆優質資產的投資,他不想錯過。
  陸景欣然的對葉文俊舉杯。“合作愉快!”
  葉文俊笑著舉杯,“合作愉快!”透漏了葉家的實情,他笑容里多少有些無奈。
  閑聊兩句,葉文俊拿著酒杯轉開。林清秋走過來微笑道:“陸景,市委席秘書長想見你。”
  陸景微微有些詫異,詢問的看向林清秋。
  林清秋最近和陸景見面比較多。和他逐漸的熟起來,輕笑道:“聽說你和楊書記都見過面,難道見席秘書長還發怵。”
  林清秋穿著中性的黑色西服,嚴厲肅靜的裝扮。但是麗色難掩。容貌秀麗、身材修長,曼妙多姿。此時,忽而收斂刻意裝扮出來的嚴厲感。輕笑之下有幽蘭綻放般的俏麗感。
  陸景心里暗贊一聲,將酒杯放到一個路過的侍者托盤中,微笑道:“你知道我不是問這個。帶我過去吧。”
  其實,以景華在建業市所能掌握的資本總值,邏輯上應該是席長通過來見他。但是他和席長通不是一個圈子的人,對方不給他禮遇也很正常。
  看來,席秘書長對他很有些怨氣啊!
  席長通四十多歲。白白凈凈,帶著眼鏡,客氣的和陸景握手,“早就想和你見面了。沒想到拖到現在。”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
  席長通見陸景一副謹慎的樣子,微笑著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說道:“我聽說你和省財政廳的饒廳長有些誤會。湖云路上的長青飯店有幾道招牌菜不錯,有沒有興趣去嘗嘗。”
  陸景笑著道:“我前些天去吃過。下次吧。”
  席長通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淡去,深深的看了陸景一眼,點點頭。“那就下次吧。”
  等席長通離開,林清秋有些詫異的看著陸景,低聲道:“你怎么拒絕席秘書長?”
  雖然陸景說他和饒左能過節很深,但是有建業市委常委的調解也不行?
  陸景微微一笑,輕淡的道:“有些過節沒那么容易揭過。”
  饒左能的嗅覺很靈敏嘛。市局剛剛徹查建業聯和院線。他就嗅出味道了。不過,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招架的住又是一回事。
  …
  51街夜|總會的一間單獨的包間里劇烈的喘息聲不止。手機鈴聲很突兀的響起來。
  “操。”葉景堂大罵一聲,從一個美貌的女按摩師身上起來,拿起手機,有些疑惑的接通,“小羅,什么事?”小羅是所里的副所長。
  “葉所,趕緊回來。分局張局長來了。還有市局的人。所里的胡政委正在召集所里的人員。”
  葉景堂心里一驚,聲音不自覺的低了幾分,“出事了?”但立刻有很爽的吐出一口氣。卻是女技師趴過來幫他吞吐著。
  “張局長的臉色很嚴肅。葉所,好像和聯和院線的事有關。”
  “什么?”葉景堂腦子里轟了一聲。他嫂子在聯和院線有股份的事情,他自然知道。市局最近一直在調查這件事,他大舅子不是說沒事嗎?這件事怎么牽扯到他了,難道那件事被發現了?
  “噢--!”女技師痛叫一聲,客人的手機落下來砸到她背上了。等她把手機拿開,回頭看到那東西變成了鼻涕蟲。
  葉景堂足足呆了兩三分鐘才反應過來,拿起手機,瘋狂的大力按著他大舅子——饒左能的私人手機號碼。他的手不由自主的顫抖著,連續撥了三次,才按對號碼。
  “哥,救我…”
  ……..
  夜色沉靜。一輛黑色的奔馳駛進市委常委大院中。不片刻,車至市委別墅的4號樓前。
  陽黎新臉色陰沉的走進院子里。客廳中,一名中年婦人開了門,陽黎新勉強笑道:“嬸,我叔叔在吧?”
  “在書房里等你。”中年婦人笑著拿了鞋套給侄兒。看了眼客廳的掛鐘——九點過兩分,問道:“吃晚飯了沒有?”
  “吃過了。”陽黎新應了一聲,熟門熟路的往書房而去。
  “進來!”書房里響起陽勝潮渾厚的聲音。
  看到侄兒臉色不好,陽勝潮卻是笑了笑,“怎么。情況很復雜?你臉色這么難看。”
  陽黎新坐到椅子上,從書桌上的煙盒里拿出一支煙點了火抽了幾口,才沉聲道:“葉景堂扛不住壓力交代了。他在聯和電影院強|奸多名女性。證據確鑿。趙久柱找到當事人。市局劉局長被牽扯進去了。”
  劉局長和陽家靠的很近。指不定還有什么人要被牽扯進去。
  陽勝潮臉色一沉,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嘭-!”茶水四濺。
  陽黎新默然不語。空氣有些壓抑。
  陽勝潮沉聲道:“你和這葉景堂有牽連?”
  “沒有。我怎么可能接觸到葉景堂那種低層次的人。”陽黎新忙說道:“我是擔心其他人。”
  陽勝潮眼睛里精芒一閃,一揮手,“不管。這件事要徹查到底。”
  陽黎新點頭。對他叔叔決議沒有異議。半響。說道:“叔叔,陸景這個人…”
  陽勝潮卻是笑呵呵的喝茶,“怎么,你現在知道許云策、遲聲朝怎么都載到他手上了?”
  陽黎新無奈的一笑。這件事的事件脈絡很清晰。建業市公安局副局長趙久柱突然向市長柳建林匯報建業聯和院線的事情。姚市長牽扯到這件事中,引得省里調查組調查。在這件事上完全喪失了話語權。據說饒左能的妻子在建業聯和院線公司里面也股份。
  但是,誰也沒想到。趙久柱突然挖出葉景堂這么個人物。葉景堂是饒左能的妹夫。這下子很多人要被炸飛了。
  圖窮匕見。有心人就會發現,陸景這幾天分別和趙久柱、宋里朋見過面。再想想他和饒左能的恩怨。陰森森的讓人心里發毛啊!要說這件事背后沒有陸景的影子,誰信?
  據說饒左能還托市委秘書長席長通和陸景說和。饒左能八成以為陸景是想查他妻子,估計沒料到他妹夫給他捅了這么大一個簍子。
  陸景作為建業市官場的局外人,他能因勢利導的拿“布袋子”將饒左能不聲不響的裝進去。這種布局的手段讓人心寒吶。
  陽黎新自問沒這樣的手段。國內的事,犯錯不是問題,查了才有問題。誰能料到本來是查建業聯和院線。矛頭直指姚市長,怎么又牽出了饒左能。這種詭異的變化,讓他心里有些涼颼颼的。幸好,陽家和陸景和解了。
  看著侄兒的苦笑,陽勝潮微微一笑,“行了。事情我知道了,早點回去休息。”
  建業市的政局怕是要動動了。他也要撈取些好處才是。
  ……
  “唉。”白武酒店的包間里,楊修武站在窗臺邊,悠悠的嘆口氣。窗外不知道何時下起了小雪。饒左能剛才給他打了電話,但是他沒有接。建業市公安局的事情自然不可能瞞過他。
  想了想。楊修武拿出手機,打給市公安局的何局長。
  何局長正在辦公室里有滋有味的喝著茶。任你東西南北風,我自巋然不動。看到手機上的號碼,臉色頓時一變,站起來。恭敬的接通手機,“書記。”
  “老何,凱撒翡麗那里好好查查。”
  “好的。”何局長心里疑惑,但是嘴上卻絲毫不慢的答應下來。
  掛了電話,楊修武輕嘆一口氣。老饒,能幫你的就這么多了。
  他和饒左能私交不錯。當初還想著運作饒左能來市里擔任副書記。老饒這人能力不錯,只是最近一年盡走背運。
  官場中人,命理一說,大有市場。他雖然不信,但是很顯然,老饒運交華蓋,陸景是罪魁禍首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