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19 破局(二)

輕云若浮絲。木枝葉在寒風中飄舞著,縱然是隔著玻璃也能感受到那股嚴冬的寒意。
  陸景在窗戶邊拿著潔白的骨瓷咖啡杯,偶爾喝一口,注視著窗外的景色。下午時分,馬路上穿著厚厚棉衣的行人往來不止。寒冬臘月,空氣里的年味卻是有些濃了。
  聽林清秋說昨天市zhèngfǔ周一的例會上,柳建林吃了個憋。宋里朋匯報棲口區石化工業園的想法讓柳建林的經濟發展綱要又向前推動了一步,具備進一步落實的可能性。
  但隨即,姚元煥就拿出一份材料,批評了市旅游局和市交通局的工作不扎實,搞得柳建林灰頭灰臉——最近這兩個局里的一些干部和柳進林走得近。
  發展旅游業和建設通往陵平縣的高速公路是柳建林執政建業的開篇之作。上來就被姚市長挑了刺。柳建林心里怎么想的可想而知。
  陸景嘴角浮起一絲微笑。其實他沒料到對抗會來的如此之快。想了想,拿出電話打給趙久柱,寒暄幾句,約好晚上一起吃飯。
  “咚-咚-”敲門聲響起。陸景回頭看到葉妍穿著一件駝色的皮草外套走進來。狐貍毛的V領,風格簡潔優雅。她盤著貴婦發髻,閃亮的耳墜讓她平添幾絲嫵媚。優雅的頸脖處露出的肌膚粉膩誘人,一條鉆石項鏈若隱若現。
  “熙然,剛剛給我打來電話,問你晚上有沒有時間和她爸一起吃飯。”葉妍走到窗前,雙手環著陸景的腰,頭輕輕的靠在他胸口。
  每次見到這個男人,心里總能有一股安寧的感覺。讓她情不自禁的想要親近他。
  陸景哭笑不得的捏捏葉妍的瓊鼻,“事情都沒說完整就把我抱著啊。我又不是取暖器。”
  葉妍嫵媚的撩了陸景一眼,“我就當你是取暖器。我怎么沒說完整呢?”
  陸景微笑把咖啡杯子放在窗臺上,撫摸著她滑膩的臉蛋,“梅棠鳴請我在那兒吃飯啊?沒說要和我談什么事情?”
  “哦,忘了問。”葉妍一臉恍然的說道。
  陸景笑著拍拍葉妍的俏臀,隔著毛褲依舊能感受到那份誘人的彈性。“你這個助理當的太不合格了。”
  葉妍定是找到這個可以進他辦公室的理由,迅速的掛了電話,就溜進來了。中午吃過飯后,她就一直膩在他辦公室里。直到一個半小時前翟伯慎來匯報工作她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俏臀被襲,葉妍嬌呼了一聲,不好意思的抬頭道:“不要緊吧?”
  看著她那雙媚的要滴水的大眼睛,陸景低頭在她嬌嫩的紅唇上吻了一口,笑道:“明知故問。我想了想,匯海大酒店那兒你估計還是管不來,我請人順便照看下吧。”
  吳璇最近精力都放在麗都酒店上面。景和電子的事情都丟給她的助手易姍姍。京城匯海大酒店改建的事情可以請她代管一二。景華系的酒店最好還是成立一家公司來統一管理。這樣在資源調配上會有優勢。
  葉妍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知道陸景又當她是花瓶呢。“那我不是又沒事干?”
  “你以前不是想著要搞個游艇俱樂部。年后你可以去黃海試試。黃海那里有條件搞這個。”陸景伸手摟著葉妍,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
  他的心思何等細膩,當然能感覺到葉妍的不滿。以前說她是“花瓶”當然有輕視的意味,后來是朋友間的玩笑話,現在自然不會這樣笑她。
  葉妍微愣,旋即抱住陸景,柔聲道:“那么久的事情你還記得啊?我那時候就是一個念頭。”
  “我記憶力好著。”陸景低頭,和葉妍臉挨著臉,鼓勵道:“試試看。感興趣的事情一般都能做好。”
  “那我試試。”葉妍點頭,答應下來。手,抱的陸景更緊。
  突然,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來。陸景溫柔的拍拍葉妍的背,放開她,走到辦公桌邊,接起電話。姬紅俊在電話里道:“景少,下周三下午,市商行有個酒會想要邀請你參加。”
  “我知道了,到時候看情況吧。”陸景答應下來。
  吳山天下的餐廳里,華麗的大吊燈與暗紅色的方形餐巾,交織出奢華貴氣。陸景和趙久柱坐在“丁”字形餐廳的一角,邊吃邊聊著。
  看到陸景身邊一位國色天香的美女姿態優雅的用餐,充滿了美感,趙久柱贊道:“葉小姐一看就受過良好的禮儀訓練。我原來參加一次外賓的接待任務。那王妃也比不上葉小姐的姿態。”
  看陸景和葉妍的親密神態。拍拍他的女伴,效果自然比拍陸景本人好。
  “謝謝!”葉妍微笑。眼睛瞟了陸景一眼。
  陸景肚子里暗笑。趙久柱明顯是恭維之詞,你還當真了。嘴上卻是笑道:“趙局長眼光很高明。葉妍以前確實接觸過類似的訓練。”
  吃過飯,陸景和趙久柱去包間里談事情。葉妍自己在“吳山天下”里休閑。
  “昨天市zhèngfǔ會議上的事情你知道了吧?”陸景笑著問道。
  趙久柱點點頭。他有所而聞。其實,今天陸景請他吃飯的用意,他很清楚。葉景堂的一些事情,他暗中查出了一些。但是沒有十足的把握能掀翻葉景堂的姐夫饒左能。陸景和饒左能的恩怨,他自然清楚。
  陸景喝著茶杯中的碧螺春,微笑道:“趙局長知道建業聯和院線這家公司吧?姚市長的夫人在里面有干股。”
  趙久柱有些吃驚。他暗中調查,像干股這種事他自然查不出來。立刻,他有些感興趣。
  他在官場上一路搏殺到現在的位置,很多事情看得清楚。顯然建業正在經歷一個站隊的過程。這是每一輪政治洗牌后的必然。
  雖然他有朱書記這個“組織”,在建業市公|安局副局長的位置上很穩。但是,如果事情涉及到建業市公|安局。他需要往那邊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他的那位老領導對楊書記可是不滿的很。他隱約知道老領導是被楊書記擠走的。哪有高升到省里的副書記,在原來城市的影響力急劇下降呢?
  所以與其日后被動站隊,不如現在在柳市長那兒賣個好價錢。
  趙久柱點了一支煙,心思電轉。建業市里柳市長出于弱勢地位。他固然不愿意為柳市長沖鋒陷陣。但是這個消息如果由他透露給柳市長,基本上就可以算得上是一份投名狀。所得的回報是巨大的。
  查姚市長的問題和查葉景堂的問題,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猶豫半響,趙久柱對陸景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陸景把這個消息告訴他,顯然是要換取他徹查葉景堂的問題。但是他心里仍舊有些顧慮,這個交換他吃虧吃大發了。
  陸景就笑,“聽說饒左能和姚市長私交很好,兩人曾經是黨校同學。葉景堂應該涉黑了。”
  “哦?”趙久柱沉吟了一下,臉上露出笑容,“我明白了。”姚市長和饒左能有關系,他能推測的到。因為葉景堂就是靠近姚市長的一位副局長安排復職的。
  但是,沒有想到里面有這么一層關系。結合到建業聯和院線的干股分布情況,這件事恐怕會是他更進一步的機會。
  陸景笑著點點頭,拿起茶杯道:“以茶代酒,祝趙局長日后步步高升。”
  趙久柱忙滅了煙,舉杯說道,“那就借景少吉言。”
  …
  一連幾天,陸景都在觀察著建業市官場的動態。他放下“籌碼”,趙久柱果然動心。干股的消息自然是齊儒來告訴他的。
  一月十三日,柳建林在市經濟工作會議上,突然強調干部家屬經商的問題。
  “有的黨員干部,故意歪曲中央的文件精神,以拿暗股、干股,就可以逃避懲罰。這是癡心妄想…”
  柳建林疾言厲色的批評像一股旋風讓建業市政壇風聲驟緊。大大小小的干部都在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市里的動態。有些人緊張無比。
  四天后,省里的聯合調查組和市里部分干部談話,隱約才有風聲傳出來,好像是常務副市長姚市長的妻子參股了一家電影院公司。里面可能涉及到一些利益的交換。
  餐廳里傳來低迷的小提琴樂聲,餐廳的內角舞臺,小提琴手穿著暗紅鍛子的晚禮服裙,姿態優雅而迷人。
  陸景剛剛和幾個蘇江省的商界人士寒暄之后,拿了一杯酒和葉文俊交談著。
  今天下午,建業市商業銀行在建業皇冠酒店舉行金融產品研討的酒會。參會的基本都是建業市商行的股東和蘇江省、建業市的金融界人士。
  “我聽觀之說,你打算增發近億市商行的股份,使得市商行的總股本達到24億?”葉文俊低聲問道。
  他穿著一身儒雅的灰色西服,往日強硬的作風似乎都消失不見。
  陸景微笑著點頭,拿起酒杯沖遠處的林清秋示意。今天林清秋作為建業市zhèngfǔ的代表參加這次酒宴。藉此表明柳市長對建業市商業銀行的支持。
  “景少覺得蘇江萬華能拿下多少股份?”葉文俊毫不掩飾他的想法。
  陸景搖搖酒杯,對葉文俊笑道:“三千萬或者五千萬股都行。”增發到24億股,景華依舊擁有控股地位。
  葉文俊嘴角浮出一絲微笑,舉杯道:“合作愉快。”
  陸景卻是微微一笑,“我額外有個條件,希望葉先生答應。”
  葉文俊錯愕的看著陸景。他不知道他有什么東西是陸景看得上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