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18 千禧夜

暮色濃郁如墨,交通晚高峰還沒有過去。陸景坐在車里抽著煙,看著車窗外高聳入云的大廈。五光十色的燈光點綴著建業冬夜的街頭。有著現代都市固有的喧鬧繁華。他今天中午抵達建業。略作休息之后,和林清秋約好晚上見面。
  首先要了解到建業市官場的大致情況,才好做決定。相比于宋里朋的若即若離,他更信任林清秋。
  車到清云湖湖畔的云翠園已經是7點半。事先和林清秋約過時間,別墅的保姆將陸景請到客廳落坐。
  一個小時后,林清秋俏臉微紅的回來。換了鞋,拿熱毛巾搽過臉,坐到沙發上,歉然的道:“不好意思,我回來晚了。晚上市里舉辦一個招待投資商的酒會。我剛剛脫身。”
  陸景笑著擺手,“林市長太客氣了。我也沒等一會。”
  他自然不能說等了一個小時。讓主人有歉意并不能營造一個良好的談話氛圍。
  林清秋微微一笑,接過保姆遞來的溫茶,秀氣的抿了一口,“市里的情況有些微妙。姚市長剛從嶺南引進一筆2億的投資。柳市長目前還沒有打開局面。”
  陸景在電話并沒有說具體什么事找她。但是她既然決意投靠陸景,自然要主動一些。顯而易見,陸景是找她了解建業市的官場動態。
  陸景微微點頭。看樣子,常務副市長姚元煥目前占據著上風。姚元煥保了葉景堂,在這樣的情況下趙久柱能否把葉景堂的案子捅出來就是個問題。
  要知道,在官場上趨利避害是本能。建業現在擺明了情況是“書記黨”比“市長派”強勢。趙久柱腦子犯抽才會頂在最前面為柳建林沖鋒陷陣。
  不過,有朱然節那層關系在。想來該做的調查趙久柱還是會做。至于他會不會把事情抖出來那就兩說。
  所以陸景到建業根本就沒和趙久柱聯系。仿佛像不知道葉景堂復職這件事一樣。
  “柳市長什么打算?”
  林清秋微笑道:“柳市長正在準備相關的資料。總體是思路以四大傳統行業為基礎。以四大服務行業為新的增長點,全面推動建業市經濟發展。首先推動的是建業市的旅游業。我已經和陵平縣負責旅游的同志開過幾次會。”
  說完。看了陸景一眼,眼眸里有些贊許的神色。這個思路框架基本上陸景提供的。
  陸景心里微微一動,琢磨了一下,笑道:“看來林市長以后會分管旅游。其實信息產業區很不錯。”
  林清秋現在還是市長助理,但是等柳建林提出他自己的經濟思路之后,作為他的嫡系,林清秋勢必會升為副市長。現在一個市有**名副市長實屬正常。楊修武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為難柳建林。
  林清秋詫異的看向陸景。陸景是在建議她主動辭掉分管旅游的工作。轉而要求分管信息產業區的工作。信息產業區并非不好,但是陸景已經判斷泡沫要破滅,這時候進去不是自找不痛快?
  陸景微笑著喝了口茶。“6月份吧,互聯網科技浪潮就會開始退潮。”
  看著陸景嘴角一絲大有深意的微笑,林清秋沉思著,漸漸的有些明白了,展顏笑道:“你這次到建業來有事情吧?要不要最近安排你見見柳市長。”
  陸景并沒有打算現在去見柳建林,說道:“是有點事情。我暫時還沒有見柳市長的想法。”
  林清秋笑著點點頭。想來,以陸景的人脈關系,在建業辦事并非只有柳市長這一個途徑。聽說他和副市長宋里朋關系不錯。信息產業區就是歸宋里朋分管。
  就算信息產業區在互聯網泡沫中遭受很大的損失,但是宋里朋也不會愿意無緣無故的將手里這塊分管的工作讓出。難道陸景有辦法說服他?
  林清秋心里又升起一絲疑惑。
  再閑聊幾句后。陸景告辭離開。林清秋也沒挽留,笑著將他送到門口。
  ……
  建業市委市政府大樓里,楊修武在辦公室里批閱著文件。朱然節升到省里后,這間辦公室就歸他所有。一尺高的文件飛快的減少著。
  秘書鐘秋華推門進來。小聲道:“書記,姚市長來了。”
  “請他進來。”楊修武放下鋼筆,清朗的說道。
  鐘秋華應聲而出。沒一會引領著姚元煥進來。
  將姚元煥讓到待客沙發上,鐘秋華上了茶。楊修武丟了一支煙給姚元煥。微笑道:“你這次在嶺南招商引資表現不錯。”
  這個丟煙的動作透著親近。姚元煥自然知道這一點,給了火。謙虛著笑道:“是市委領導有方。我只是干了一點具體的工作。”
  楊修武嘆道:“能干具體的工作也是本事。就怕有些人連具體的事都干不了。”
  姚元煥眼神一凝。最近柳建林在搞他的那個新經濟計劃,看來書記不滿了。看來,回頭在市政府的工作會議上他要給出明確的反對信號。
  “我明白了。”
  楊修武就笑,姚元煥未必明白他的意思,抽口煙道:“時方傳媒和省日報集團的官司結束了?”
  姚元煥心里一驚,楊書記怕是知道些什么。當即點點頭,“是的。”
  楊修武微微一笑,“做的不錯。”
  姚元煥微征,這才算是真明白楊書記的意思了。
  宋里朋背著雙手在辦公室里來回踱著步子。剛剛召開的市政府日常工作會議上,柳市長的幾個提議全部通過。特別是柳市長改變了楊書記定下的經濟策略,提出‘四主四輔,穩基礎、重增長’的方案得到通過。
  因為實行流官制,每一任政府主官都有自己的施政想法。這一點都不奇怪。奇怪就奇怪在常務副市長姚元煥居然沒有反對。
  要知道。楊書記并沒有離開建業,他的經濟策略被否認。他心里要是能痛快那就有鬼。但是,為什么一向是自詡為楊書記心腹的姚元煥不反對呢?
  “看來是打算陽奉陰違了。”宋里朋心道。
  有楊書記這么一位大班長在,市里面有多干部會執行柳建林的新經濟政策要打個問號。
  想明白問題的宋里朋心里微嘆一口氣。他之前之所以能獨善其身,沒有卷入朱然節和楊修武的斗爭中,是因為楊修武是強勢市長。他在市政府的陣營里面干工作自然不用表態。
  但是,現在柳建林擺明實力不濟。毫無疑問,柳建林第一步是要統一市政府班子成員的“認識”。他要保持中立可得花費一番心事啊。
  “接下來,姚元煥怕是要狠狠的給柳市長一個難堪,打擊他的威信。”
  宋里朋看看表,不知不覺就到了下班時間。拿了包。離開市委市政府大樓。坐到車里,吩咐道:“去建業皇冠酒店。”陸景今天約了和他見面。
  包廂里陸景已然在坐。宋里朋笑著同陸景握手。寒暄之后,宋里朋斟酌了一下說道:“景少,葉景堂的事情是姚市長親自過問的,我恐怕…”
  他無意與景華惡化關系,這件事還是主動提出來為好。別看他現在在建業倚重景華的地方比較少。但是難保他那天不出任一方呢?到時候景華的投資給他捧場,那時候價值就顯現出來了。
  陸景微笑道:“假設宋市長有能力之后呢?”
  宋里朋心里一愣,這是在暗示什么?嘴里卻是順口應道:“那當然要管管。破壞投資環境是給我們建業摸黑嘛。”
  陸景打個手勢道:“我們邊吃邊談。”
  宋里朋是和姬紅俊結交,陸景強勢一點。主導談話節奏,實屬正常。
  精美的菜肴流水般送上來。陸景笑著和宋里碰干了幾杯,然后不經意的問道:“宋市長對柳市長那個經濟發展綱要怎么看?”
  宋里朋琢磨了一下,說道:“這個關鍵是要看楊書記和姚市長怎么看。”
  這話就說的比較透徹了。顯示出他結交陸景的誠意。
  陸景微微一笑。舉杯和宋里朋喝了一杯,笑道:“宋市長,如果在棲口區搞一個石化工業園。你看有幾分成功的把握?”
  宋里朋飛速的琢磨著這個想法,奇怪的問道:“景華打算涉足石化行業?”
  石化行業一直是國家主導的行業。還沒對民營企業開放。所以他覺得很奇怪。
  “景華不會涉足石化行業。”陸景笑了笑,夾了一筷子菜。“我是想假設把幾家石化企業聚集到棲口區,整合建業市的石化行業資源,是不是能更好的推動建業石化行業的發展。”
  宋里朋眼睛里微微一亮。石化行業屬于工業的范疇。投資、建設、產出都是大手筆。
  并且由于石化工廠的危險性,各企業在市區內也難以擴大產能,統一集中到位于市郊區的棲口區也有利于企業發展。他好歹當了幾年副市長,馬太效應還是知道的。
  假設他能把這個計劃抓到手里,那可是實實在在的一筆政績。日后高升有望。
  但是,推動這件事,必須要強有力的支持。他一個副市長的分量還是有些輕。
  “原來是這樣。“宋里朋明白過來。這個計劃明顯是契合柳市長的經濟發展綱要。陸景這是在建議他站隊。很顯然,陸景剛才說”要是他有能力“的話,暗指常務副市長的位置。
  問題是,柳市長能否抗衡楊書記呢?至少,他是不看好柳市長。
  看到宋里朋猶豫不決,陸景舀了口雞湯,輕笑道:“宋市長不會以為柳市長在省里沒有人支持吧?”
  宋里朋嘴角泛起一絲苦笑,他當然不會有這么幼稚的想法。他甚至知道柳市長和前任市委書記朱然節那個圈子走得比較近。
  陸景大有深意的說道:“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宋里朋心里微怔,笑道:“景少放在古代一定是一流的縱橫家。”
  無疑,陸景是一流的說客。他心動了。如果,陸景是柳市長開始應對姚市長挑戰的說客,說不定真有六七成的把握統一市政府班子成員的“認識”。
  陸景卻是微微一笑,“景華的利益未必永遠和柳市長一致。”
  這是大實話,但是直白了一點。
  不過,宋里朋卻是神情振奮。當云里霧里的話變成直白的語言時,往往就表明被認可。不然,誰耐煩和你說這個?
  陸景這是打算支持他。這和支持柳市長從而拉攏他的意思差別就大了。
  “棲口區的梅書記應該會支持這個計劃。”
  棲口區的梅棠鳴不是楊修武線上的干部,如果有機會倒向柳市長,他八成會同意。
  官場上就是這樣。不是說,你不是我線上的干部,我就能馬上拿下你。只要配合上級的指示,工作不出簍子,位置往往就是穩的。縣區的一把手,在這點上面特別明顯。
  聽到這話,陸景微笑起來。顯然,宋里朋決定了。其實,他游說宋里朋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立場中立,很多時候往往就是沒有根基表現。說話不硬氣嘛!宋里朋就是這樣一位干部。提拔他的老領導在三年前就已經退下去。
  宋里朋倒向柳市長,無疑讓柳市長和姚元煥的爭斗中多了幾分勝算。當然,這還不足以讓趙久柱甘冒政治風險,主動捅出葉景堂的事情。
  他還得在天平上再加一顆籌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