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1 十分鐘搞定的投資

陸江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有些擔憂的問道:“是不是小譚發現爸的身體有變差的跡象?”陸景搖頭,“暫時沒有,但是老頭子那樣的工作強度,我還是很擔心,你知道老頭子工作起來不要命的。哥,我們要勸一勸爸。江南系又不是只有他一個人。郭爺爺和舒爺爺都在位置上嘛。下面還有宋叔叔,何伯伯,楊書記,盧書記,齊委員。”
  “他那個層面怎么可能說退就退,又不是兒戲。”大哥吸了幾口煙,問道:“你的公司怎么樣?我聽占哥兒說,你又在和人搗鼓一個超市?”
  “公司差不多進入正軌了吧,昨天財務給我的郵件里面說,預計六月份的盈利會有二十多萬吧。超市是和同學的一個父親在合作,還有王燦和唐悅,以及馮逸風。”
  “馮逸風?魯東馮副省長的兒子?”
  陸景點頭,“恩,聽王燦說才從法國留學回來的。”大哥就點頭不再提這個話頭,“一個月二十萬的盈利,做的不錯。爸知道肯定會高興得想要喝酒。”
  陸景道:“具體盈利還沒有到賬,沒有和老頭子說。”
  大哥點頭,“這是對的,只有實打實的成績才能報功嘛。和人合作搞超市,不要占人家便宜,要大度,咱們家不缺錢,不能為小利把咋們家的名聲給敗壞了。”
  陸景點頭,“我知道,我是技術入股拿15%。王燦和唐悅他們是幫忙疏通關系,所以各拿了8%的股份。馮逸風是拿真金白銀換股份。”
  大哥就笑,虛點了點陸景,“你還技術入股?是不是又寫了個什么計劃書,忽悠人家出錢。”
  陸景笑著拿起咖啡色茶幾上的白瓷茶杯喝了一口碧螺春,“也不算忽悠,我親自坐鎮指揮,保管第一個月就盈利。”
  “恩,要是項目做死了,該賠給人家的錢一定要賠,不能打馬虎眼,當然要是做成功了,你是不是該請我吃飯吶?”
  陸景笑著抽出一支煙點燃,“沒問題。我贊助你和嫂子去維也納西餐廳吃法國大餐。我就不去當燈泡了。”
  大哥微笑道:“你說這個,我想起來了,唐悅前段時間說你為了一個女孩折騰了一個商人一通。你打算什么時候帶她來見我。我給你把把關。前兩天媽又念叨著給你介紹衛家大丫頭。其實要我說呢,衛家那丫頭容貌品性都是上佳。”
  陸景就撓頭,今天中午吃飯,羅女士還念叨這個事,被陸景極其堅決的堵了回去。
  “哥,都什么年代了,還搞包辦婚姻吶,這是開歷史倒車。”
  “呵呵,看來你不是對人家女孩子不滿意,是對介紹手法不滿意啊。”大哥愉快的笑起來,過了一會,他站起來打開窗戶,讓屋子里的煙味透了出去,用很肯定的語氣說道:“你放心吧,我的婚姻可以是政治婚姻,你的不用。”
  陸景見大哥神色一暗,知道大哥想起了他的傷心往事,勸道:“哥,這年頭婚姻就是張廢紙,對誰好還不是你自己說了算啊。”
  “你呀,小小年紀思想不對頭。”大哥笑道,“還有,說話太直白。”
  陸景靠在沙發上仰頭翻個白眼,“你是我哥,我干嘛說話不直白呀。我又不搞政治。難不成你回頭就把我賣給大嫂啊。”
  大哥笑了笑,擺擺手,表示不談這個話題。他和妻子是有感情的,只是有些人,有些事放不下。
  “哥,你的位置是不是也要動一下。最低保障制度已經有了結論,你也可以放心的離開了。”
  “恩,還要再過一段時間。蘇江省和楚北省都有位置,再等等看。”
  陸景的心臟狂跳了一下,吞了口唾沫,不知道怎么開口。他是希望大哥能去楚北省江州市,那里有他十五年的生活經驗,有他熟悉的朋友,敵人,大事件。憑借他的先知先覺完全可以助大哥在短時間內青云直上。
  大哥看了陸景一眼,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笑道:“楚北省多方博弈,師書記老而彌堅,一個頂倆。蘇江省風平浪靜,是江南系和秦系的根據地。你說說你的想法。”
  陸景笑著搖頭,“我一開口,你肯定要說我,‘你當組織部是我們家開的嗎?’,是不是?不過呢,無限風光在險峰啊!”
  大哥被逗的哈哈大笑,不再說這個問題。
  兄弟兩抽著煙,在書房里天南地北的神侃,說著小時候的往事,說著那些爸、媽的趣事,說讀書時的舊事。
  等大嫂胡瑩來開門時,聞著書房里的煙味直皺眉頭,眉毛蹙在一起可以夾死一只螃蟹,“你們兄弟倆吶,這是干嘛,被煙熏啊。太不健康,真虧你們受得了。”說著,她把門打得大開,又把已經關上的窗戶推開,將兩人趕到了客廳里面。
  陸景坐了一會,就告辭了,臨走時說道:“哥,老頭子的事,你考慮一下我的意見。”
  大哥點點頭,“我知道了。”把陸景送到了院門口,拍了拍他的手臂,笑道:“你長大了。回去路上小心一些。”
  夜里月色的清輝之下,陸景看著大哥清秀的臉龐上掛著溫和的笑容,眼睛神光內斂,整個人如一顆挺拔的蒼柏,英姿勃發。他突然覺得當年周公瑾的風采也不過如此。
  大哥的路終于偏離了歷史的軌道,即將翻開新的一篇,未來有著無限種美好的可能。他心神激蕩,頓時有種今夕是何年的感觸,心中逸興遄飛,學著古人般拱手,轉身飄然離去,口中高唱著,“憶往昔崢嶸歲月稠。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唱到這里,前世那些年的歲月如同電影的畫面掠過他的腦海,陸景聲音變的傷感,淚水抑制不住的從眼睛里奪眶而出。回憶往昔種種,令他淚流滿面。
  陸江聽著逐漸遠去悲傷感懷的歌聲,“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曾記否,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
  他鄭重的回了一禮,突然有些明白幼弟內心深處對他的期望。主席這首詞上半闕的最后一句是“問蒼茫大地,誰住沉浮?”
  ….
  王燦的表哥馮逸風投資十五萬人民幣,唐悅投資五萬,將陸景讓出來的15%的股份分掉。這樣一來,超市的股權結構變成余建軍占54%,陸景占15%,唐悅的股份增加至11.75%,馮逸風占11.25%,王燦占8%。
  陸景分別給大伙通報了一聲這個情況。馮逸風希望能一起吃個飯和合作伙伴見個面,陸景想了想就定在28號晚上。他自己則是坐鎮怡家超市,開始超市開業前的準備工作。
  余建軍負責統籌處理全局,處理些水電,裝修,稅務,工商,前期廣告投放等相關的業務。余華偉主要負責與廠商談價格事宜。陸景看了他們前段時間的談的成果,又給開了一份更加詳細的貨物單子。超市在一開始肯定是要主營日用百貨,零食等,并不是一開始就大肆的鋪開攤子,那樣的結果是各種商品都有一點,但是沒有不夠好,不夠全,起不到效果。
  采購這一塊的業務,貨比三家才能找到真正物美價廉的商品,細心,認真負責就可以。
  余華偉是余建軍本家的侄兒,二十二歲,長得有些瘦,初中畢業就在社會上摸爬滾打,說話很得體,方方面面的社會門道都一定的了解。
  他負責采購,陸景也沒什么不放心的。
  陸景的任務是招聘員工,負責員工培訓,流程的制定。
  上午第一個前來面試的求職者走進辦公室時,陸景正在和余志成聊著學校的小道消息,“兩位小哥,我是過來求職的。”
  穿著灰白色寬松運動服的一個光頭壯漢,用一種溫柔的語氣說話,陸景在瞬間就起了雞皮疙瘩,有種老虎在學貓叫的感覺。
  辦公室放了兩張桌子,一張桌子上放著電話用來接受應聘者的電話問詢,一張是寬大的暗紅色實木大書桌,空蕩蕩的,只有一個煙灰缸,陸景靠在一把木椅子上一邊抽煙,一邊和半個屁股坐在辦公桌上的余志成聊天。
  余志成見來求職者,從辦公桌的椅子上站起來,說道:“不說了,開始干活。”說著,他坐到了放電話的辦公桌邊坐下。他今天的任務就是充當一個合格的接線員。
  陸景對光頭壯漢笑了笑,滅了煙,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站起來,伸出手自我介紹道:“你好,我叫陸景,是今天的面試官。請問你帶簡歷了嗎?”
  壯漢握住陸景的手搖了搖,“你好,你好。我沒有簡歷。”說完,他臉上浮出不好意思的神色。
  陸景感到有些奇怪,哪有面試不帶簡歷的,雖然他沒有在報紙的招聘廣告上強調,但這是常識啊。
  “呃,請坐,那么簡單的自我介紹一下,說說你的經歷和你自己的特長。”陸景從辦公桌的抽屜里拿黑色中性筆在A4的白紙上,眼睛平視著對方。
  “我叫高大壯,九四年從部隊轉業回來,之前在工地上扛活,我們老板欠大家的工錢跑路了。我在報紙上看到你們超市要招人的消息,我來看看你們要不要人?
  我是特種兵,能吃苦,體力活都能干。”
  “特種兵?怪不得進門時有種看老虎的感覺。”陸景眉毛揚了一下,打量著高大壯,他的身上已經完全看不出軍人的精氣神,有得只是生活的風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