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517 建業市的經濟格局

“嘭-!嘭-!嘭-1
  漫天的煙花照亮漆黑的夜空。陸景從書房里打完電話出來,擁著關寧在新豐公寓陽臺門口看著玻璃門外的煙花。
  新月湖畔的天空中正由煙花不斷的組合成不同的字:“祝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最后是一個“寧”字,連續呈現了三次。
  關寧抿嘴微笑,抬頭用秋水般的眸子看著陸景,“你總是出乎我的意料。”
  陸景笑著抱緊關寧,“你沒覺得我這方式太老土就好。”
  “傻瓜。重點是誰給我放的煙花啊!我開心著呢。”關寧嫵媚的一笑,將頭靠在陸景的胸膛。屋子里開著空調,他就穿了件羊毛衫,可以聽到他的心跳、呼吸。這種感覺真好!
  陸景溫柔的撫摸著關寧若綢緞般光滑的長發。今年一整年都在到處跑。和她帶著一起的日子有些短了。
  時間悄然的流走。突然,手機音樂聲打斷了屋內靜謐的氣氛。
  “接電話吧。”關寧柔婉的一笑,拉上陽臺處的窗簾。陸景握著她的手,一起下樓到客廳里。他的手機放在客廳的茶幾上。
  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號碼,接通后,奇怪的道:“小芷?”
  電話里傳來小丫頭趙清芷歡快的笑聲,“哦——!二哥,怎么這么久啊,我打了兩遍。噢——!”里面驚呼一聲,接著就聽到謝清歌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哥,剛才有人在樓下給清芷擺了一個玫瑰花組成的心形圖案。還給她唱情歌。她高興傻了。咯咯!哎呀。”
  “才沒有呢。我把開水瓶都丟下去了。”電話里又傳來趙清芷的聲音。
  陸景莞爾一笑,幾乎能想象出她嘟嘴的可愛模樣。摟著關寧,用嘴型無聲的說道:“是小芷。”關寧笑著點點頭。
  “二哥,那人可煩了。我沒理他。….”電話里小丫頭嘰嘰喳喳的說著生活里開心的,不開心的事。不時的能聽到謝清歌在旁邊笑著揭穿她。電話那頭熱鬧之極。
  陸景微笑著聽著。趙清芷已經是大二的學生,性子還是那般單純。
  掛了電話,接過關寧遞來的咖啡,陸景笑著搖頭,“今天是周五,學校里的男生都快要暴動了。小芷她們寢室的電話一直占線。”
  關寧坐到他身邊,抿嘴笑道:“今晚可是世紀之夜。”看到陸景將咖啡杯子遞過來,關寧微微抿了一口,“你喝吧,我喝了咖啡晚上睡不著。”
  陸景壞笑道:“我沒想讓你今晚睡覺啊。”
  “色狼。”關寧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她怎么會聽不出這話里的意思。旋即,又想起一件事來,掩嘴笑道:“我上次聽小芷對晚瑤說:‘我二哥是大色狼,你晚上睡覺要關好門哦——!’”
  陸景剛把咖啡放到茶幾上,聽到這話頓時一臉的黑線。這小丫頭。需要這樣說我嗎?
  關寧輕笑起來,妙目流轉。她脫了外面的白色羽絨服,里面是一件修身的粉色毛衣,愈發顯得胸高腰細,千嬌百媚,十分迷人。
  陸景摸了摸鼻子,轉了一個話題,“你明年就畢業了,打算進省藝術團,還是繼續學習?”
  “我不想進省歌劇團。跑來跑去占了太多時間。我不喜歡將生活安排得太緊湊。”關寧靠在陸景的肩膀上,問道:“有沒有覺得我特別懶?”
  “沒有。”陸景笑著將手搭在她的大腿上。關寧不是那種特別有目標的女孩。她性子里有隨遇而安的閑適因子。所以,她對物質不會特別的在乎。
  如果,不遇到自己,不遭遇厄運,她這輩子大概會找一份屬于她的愛情,安安靜靜的過完一輩子。
  關寧伸手握住了陸景的手腕,這家伙的手摸得她難受,柔聲道:“我畢業后留在江州工作好不好?”
  看著她秋水般的美眸,陸景在她臉蛋上啄了一口,能明白她的想法,“恩。我有事情要你幫忙。”
  “我?”關寧有些驚訝。她沒覺得她有能力幫助陸景。
  陸景點頭,認真的說道:“我打算在江州由景華出資建立私立學校,解決回國的技術人才和高管子女就學的問題。你擔任學校董事會董事,負責財務審核。你要是喜歡的話,也可以嘗試著教教書。”
  歸國的人才,大多都不會認可國內的應試教育體系。當年中蕊國際就是為它的工程師建立私立小學,解決技術人才的后顧之憂。
  低端手機的事情完成后,景華啟動基帶芯片研究的項目大致會有個頭緒,回安排一部分華人科學家來江州做研究。另外,晶圓廠的事情需要開始籌備。兩到三年之內,他就會啟動這個項目。解決高端人才的后顧之憂非常有必要。
  籌備私立幼兒園、小學差不多也要一兩年的時間。日后還會陸續成立初中、高中。
  關寧美目驚喜的看著陸景,“真的嗎?”財務審核正好和她的專業相關。
  “我騙你干嗎?”陸景笑著將她抱到懷里來,“你寒暑假的時候也可以去旅游什么的。和你以前的計劃也不沖突。我在江州的話,我們天天可以住在一起。”
  關于關寧畢業后去那兒的問題他想了很久。見她同意這個方案,心里有些興奮。
  關寧嫣然一笑,伸出潔白修長的手指頂在陸景的下巴上,將他湊過來的臉點開,嬌羞的道:“我才沒想和你住一起呢。”
  陸景聽得哈哈一笑,抱著她去臥室里的浴室,“這就由不得你了。乖乖聽話吧,關小寧同學。”
  ……
  建業。車流不息的寬闊街道,兩旁高樓林立,冬日打扮的男女匆匆而過。
  一名中年干部背著手站在白武酒店的6號房內寬大的落地窗前,臉上有沉思的神色,似乎有無法決斷的事情。
  “吱——!”秘書推開門,輕聲道:“姚市長,打聽清楚了。”
  姚元煥轉過身來,沉聲道:“什么情況?”
  秘書恭敬的道:“林市長最近在忙著收集旅游業的資料。好像,前些天,柳市長見過景華的陸景一面后,林市長就開始著手做這些工作。”
  姚元煥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這幾天柳建林沒有再去信息產業區調研,而是在忙著調研市里其他的情況。從他最近開會的講話來看,以前頻繁被提到的互聯網產業已經從他嘴里消息。似乎,他對信息產業區有的興趣已經消退。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姚元煥說道。等秘書出去后,姚元煥拿出電話撥了一個號碼:“老丁,和時方傳媒的官司可以停止了。”
  電話里一個男音笑道:“行啊。老明找了我幾次。我老壓著也不是個事。情況有變化?”
  “恩。柳建林對信息產業區的興趣在消退,我沒必要和他死頂。”
  “好的,你決定就好。”
  姚元煥掛了電話,嘴角浮出一絲淡淡的微笑。省日報集團和時方傳媒的官司是他運作的。時方傳媒資金周轉不靈就想打市財政的主意,真是豈有此理。不要大市長換了,就可以為所欲為。
  現在柳建林不提信息產業區的問題,市里的資金也不會向信息產業區傾斜。此時結束這個官司,正和時宜。時方傳媒的問題需要他們自己解決。生死自己努力吧!
  和柳建林這個回合的較量中,他無疑是取得了勝利。
  …
  和煦的陽光灑在經冬未黃的冬青叢上,新景園路邊花壇里俱是青綠色。陸景笑著扭頭問身側的邵秋蘭:“秋蘭姐,你元旦這幾天回杭城有事?”
  邵秋蘭穿著黃色的毛領呢子外套,咖啡色長褲、黑色長筒靴。俏麗動人。聞言微笑道:“沒事。就是回家看看。我聽蘇子說你準備調宋雨綺去香港。”
  “是的。”陸景點點頭。陳蘇子給他提過宋雨綺的事情,他自然會幫宋雨綺。大凡男人,對愛慕自己的美麗女子,舉手之勞的事情肯定會幫忙。
  “秋蘭姐,你明年畢業后需要先去香港培訓半年再返回江州景華總部工作。”陸景將手伸到邵秋蘭的外套口袋里,握住那嬌嫩的手掌。
  邵秋蘭微笑著挽住陸景的手臂,“行。可別變卦,我還擔心畢業后無法勝任工作呢。”說著,又笑道:“蘇子肯定希望我去香港。”
  周中上班時間,新景園里寂靜無比。陸景輕輕的將邵秋蘭擁在懷里,在她紅唇上輕吻一記,“問題是我不希望啊。半年時間有點長。”
  統一的培訓計劃是景華人力資源部安排的,他也不能專門為這事去打招呼。畢竟是為了方便邵秋蘭日后能早日進入工作狀態。
  邵秋蘭嬌柔的一笑,輕聲道:“那你來香港看我就是了。”
  “恩。”陸景點頭,輕柔的撫摸著她豐翹的俏臀,正要再吻著她芬芳柔嫩的嘴唇時,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
  陸景輕咦一聲,接了電話。
  “景少,葉景堂復職了。”電話里傳來建業市副市長宋里朋的低沉聲音。
  陸景皺起眉頭,沉聲道:“怎么回事?”趙久柱正在調查葉景堂,他怎么會突然復職了呢?看來建業市里有一股力量正在保他。
  “聽說是姚市長那里打的招呼。”宋里朋說出自己得到的消息。剛剛和柳市長扳手腕獲勝的姚元煥現在在建業市里的聲音很響。他只需稍稍暗示,甚至不需要暗示,只要和相關部門的領導提一聲葉景堂的名字,葉景堂就能復職。
  掛掉電話后,陸景輕輕的揉了揉眉心。他得做點事。饒左能必須拿下來。葉景堂這個危險分子也要送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