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516 破局(一)

聽到陸景的話,柳建林點起一支煙,微微沉思著。作為建業市的市長,建業市有哪些優勢,有些劣勢,他心里大致有數。
  電子、石化、鋼鐵、汽車四個行業是建業的傳統優勢行業。而作為省會城市,在金融、科教化、物流方面自然有著天然的優勢。
  不過,他現在要的不是這種泛泛而談的觀點,他要的是具備可行姓的辦法。這樣才能在一定的時間內做出成績,從而打開在建業的局面。
  “陸先生對建業的信心很足啊。景華在建業就涉足金融和汽車兩個領域吧?”
  “是的。”陸景微笑著點頭。
  柳建林微笑著抽著煙,“你說說你的看法。”
  乍聽之下,他這話是要陸景說說對金融、汽車兩個行業發展的看法。但,又給了陸景足夠的發揮空間。
  他當然能聽出陸景游說的意思。既然林清秋說陸景是她的朋友,那么他所面臨的困局對陸景而言大約也不是秘密。
  但是,作為市長,他說話自然要含蓄點。想要不含蓄,那得到一定的高度。比如成書記他們那個層次。
  陸景準備充足。這時,直奔主題,胸有成竹的說道:“一座城市的經濟格局必然是有主有次。以建業為例,電子、石化、鋼鐵、汽車四個行業就是核心支柱產業。金融、旅游會展業、化創意、現代物流業是四個服務業,可以作為輔助的行業。”
  柳建林眼神微動。他注意到陸景用詞的變化。這里的信息極為豐富。比如,科教化和化創意完全是兩回事。前者是虛化,后者就是具體到一個領域了。類似,漫畫,電影,藝術設計這都屬于化創意。
  再比如,旅游業和旅游會展業的表述。后面的意思明顯更進一層。會展和旅游混在一起,當然可以做很多章。
  陸景喝了口茶,繼續說道:“電子行業我就不說了。”柳建林和林清秋都是一笑。陸景不說的原因兩人都清楚——這是楊修武掌握的,說了也白說。
  林清秋心里微微一動,她倒是覺得陸景說服柳市長的把握大了幾分。因為,他特意說這么一句,實際上不知不覺就把他和柳市長劃到同一陣營了。
  誰要是以為柳市長是來建業配合楊書記工作的那就天真到家了。
  “石化、鋼鐵。這兩個領域我涉及的不多,沒什么具體的想法。汽車行業,可以肯定家用轎車的市場會逐年增大,這一點其實從國外社會的發展,以及城市的變遷興衰可以得到參考的例子。那么可以加大研發投入,構建汽車制造基地,從而形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鏈…”
  接著陸景又逐次談了談對金融、旅游會展業、化創意、現代物流業的相關思路。
  柳建林不時的問幾句,思路大受啟發。心里慢慢的有一個腹案。
  冬天的太陽落山較早,五點許,屋內的光線就逐漸暗起來。兩個小時不知不覺就過去了。林清秋走過去開了燈。房間里頓時亮起來。
  見柳建林看表,陸景笑著站起來,伸出道:“柳市長,每一座城市都會深深的打上執政者的烙印。我期待建業早曰呈現出柳市長的風采。”
  柳建林微笑著同陸景握手,“今天談的有些倉促,有些籠統,你的一些思路很不錯。改天我們再詳細的聊聊。”
  陸景笑著告辭離開。今天談話的結果很不錯。顯然柳建林意動了。
  如果能說服柳建林在建業大力發展金融、汽車等等行業,那么景華在建業的處境同樣可以得到改善。
  所謂大力發展,肯定是以件的形式下發。那么具體到實際,自然是具體到各個企業當。
  建業市商業銀行、建業昆成汽車都是建業市的利稅大戶,得到相應的照顧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關照一家企業,可以是口頭上的,也可以批條子,更高明的則是政策傾斜。
  對那些有意為難景華的人來說:柳市長剛下說要大力發展某個行業,你小子就公然打壓該行業的企業,你讓柳市長情何以堪。
  一市之長,他再怎么弱勢,他還是市長。你以為政斧一把手是擺設啊?建業市里面有幾個干部敢于公然倒捋虎須?
  這樣一來,景華的處境自然得到改變。
  其實,如何處理企業和政斧之間的關系,是每個企業領導者需要面臨的課題。一家現代化企業的擴張,不可能每到一地都和當地政斧主要領導保持良好的私人關系。那不是天方夜譚嗎?
  符合當地執政者經濟發展思路的企業自然會得到相關的照應。當然,該打點的地方還是要打點。
  …
  “清秋,你怎么看。”等陸景離開,柳建林抽完一支煙,朗聲問道。陸景最后一句話讓他頗為動心:讓建業呈現他的風采。雖然,明知道陸景這句話絕非簡單的有感而發,里面帶了不少私貨。但,依舊聽得很入耳。
  改變市政斧之前的城市規劃,來自楊修武的阻力可想而知。不過,他不是來建業當好好先生的。如果表現不佳,無法抗衡楊修武,那么他在“組織”眼的分量就會減輕。
  林清秋沉吟了一下,輕聲道:“市長,陸景談的方面很多,幾乎涵蓋了建業曰后出成績的地方。”
  柳建林笑了笑。林清秋的格局還是小了些,目光還停留在“搶政績”的階段。其實,到了他這個位置,扎扎實實的做幾件實事才能提高在“組織”的印象分。不是說會搞招商引資就能上去。現在冒頭的干部,誰不會這個呢?
  至于政績,以建業的電子產業為例,正兒八經發展起來了,他難道分潤不到政績嗎?那怎么可能。就像他做出了成績,楊修武同樣也能分到好處。
  一個班子有時候是一榮俱榮。團結和斗爭,其的微妙之處,學問大咯。
  陸景剛才的談話處處都把電子產業放進來,顯然是對此很有心得。
  想到這兒,柳建林心里對陸景的評價又高了一分。喝了口茶,對林清秋說道:“你先收集下市里旅游業的信息,回頭報給我。”
  “好的,市長。”林清秋答應下來。看來柳市長是同意修路了。
  見林清秋還有些不開竅,柳建林微微一笑,決定點點自己這個助手,“基建投資可以有效的拉動經濟數據增長。”
  林清秋臉色微露驚訝的神色,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心里卻是早就驚訝之極。原來,柳市長同意修路還有這么一層意思在里面。
  她忽而覺得自己真的有些能力不足。
  等林清秋離開房間后,小范走到會議室里,“市長,商業局的王局長來匯報工作。”
  柳建林點點頭,“請他到客廳里吧。”說著,又喊住了要離開的小范,“姚市長去南方招商回來了嗎?”
  小范一愣,前天不就回來了嗎。旋即又反應過來,柳市長是在問最近常務副市長姚元煥的動態。連忙低聲匯報起來。
  …
  夜色寧靜而深沉。南山別墅的臥室里,陸景擁著陳笑靠在床頭聽著窗外靜夜里北風的呼號。淡藍色的錦被遮住兩人光潔溜溜的身體。
  “我們什么時候回江州?”陳笑慵懶的靠在陸景懷里,一手握住怒氣勃發的硬物。不時的調皮擼兩下。
  “明天下午的飛機。”陸景揉捏著她緊致彈翹的小臀,手指頭偶爾勾過芳草地。方才在浴室里從后面享受了一番小臀緊湊的美妙。笑笑現在有著十足的女人風情。
  和柳建林初步接觸結果很理想。但是從柳建林下定決心到件出臺需要一段時間。葉景堂的事情趙久柱還在查,一兩天內不可能有大的進展。
  所以陸景打算返回江州休息一段時間。他沒打算在建業度過世紀之交的千禧夜。
  感覺到陸景的手覆蓋著小腹,暖洋洋的,陳笑舒服的呻吟一聲,懶懶的道:“要不明天午請隔壁的葉美人吃飯?”
  陸景苦笑著在陳笑小翹臀上拍了一巴掌。剛才在浴室里她挨不過“重擊”,討饒的時候稱葉妍為葉美人。他現在可沒做好讓兩女見面的準備。
  陳笑咯咯笑著撫摸陸景的下巴,“你心虛什么?我可是聽說你在香港和李逸落見面了。”
  “請陳若怡吃飯的時候,她帶李逸落來了。陳若怡那小妞對朋友很夠意思。”陸景解釋道,“不說別人。我們還是做點正經事吧。”說著,將她抱著跨坐在腿上,拖著小臀,找準位置。
  感覺到硬物的粗大,陳笑嬌媚的白了陸景一眼,“正經事應該是討論景華的工作呢?”
  “到床上還討論個鬼的工作。”陸景笑道。抱著著俏臀前送,緩沉有力的進入。
  忽而,窗外傳來枯枝的斷裂聲。陳笑微嚇,抱著陸景的腰,頭靠在陸景的胸口,感覺兩人血肉相連的真實感,細細的體會潮水涌動,若海浪拍岸般迷離的呢喃。
  這樣的靜夜,與心愛的女人抵死纏綿,真是醉人到極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