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15 高速公路

庭院燈光青蒙。高過屋頂一截的樹梢,淺淡的呈現在清晨的空中。一夜風雨,客房窗前的銀杏樹的葉子在冬季來臨時就落荊
  “你怎么過來了?”葉妍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輕柔的問道。
  陸景在窗戶處轉過身,嘴角揚起一個弧度,“我來偷香竊玉。”
  昨晚和衛東陽、楊四兒喝酒喝得有些興奮。回來后和葉妍在客廳里聊天到半夜。夜里忽然下起雨來。他就留葉妍在這邊休息。貌似,互道晚安時還吻了她香膩彈滑的臉蛋。
  葉妍嫵媚的撩了陸景一眼。無端的風情與她滿頭青絲、潮紅初醒的鵝蛋臉兒,構筑出一副絕美的美人初醒圖。
  她在陸景進來時就醒了。陸景嘴上說偷香竊玉,其實只是凝視了她一會兒就在窗戶處安靜的站立著。
  夜雨已停,天還輕籠薄薄的泛青色的晨靄。景物比她還要吸引人嗎?葉妍忍不住張開眼睛輕聲和陸景說話。心里一片安寧,沒覺得他突然闖入進來有什么不妥,也沒覺得他站在房間里沉思是多么的突兀。
  或許是因為他早就闖進她心里了。她只是計較:你怎么不多看我一會呢。
  陸景笑著坐到葉妍的床邊,撫摸著她的俏臉。他能感覺到葉妍那風情迷人的一眼中所包含的嬌嗔薄怨。
  “昨晚睡的怎么?”
  “挺好的。”葉妍柔聲道,伸手握住陸景的手,“有點涼,冷不冷?”
  陸景笑道:“我回答‘冷’的話,你能讓我進被子里面去啊?”
  葉妍燦然一笑。沒回答。但眼眸里炙熱的情意卻是顯示著:如果陸景要進來,她未必會攔著。
  互相凝視著,陸景低頭噙住她的紅唇,細細的吻著。甜軟濕潤的感覺。吸允著她主動吐出的小香舌,將手伸到被子中隔著綢緞睡衣握住那飽滿豐挺的軟玉。輕柔的擠壓撫摸著,感受著那對大白兔的盈實、彈翹。
  “唔--!”葉妍嬌吟,感覺胸口的山峰被陸景握住、撫摸。酥酥麻麻的感覺,心跳得如同打鼓一般。羞澀之余,心里有一股愉悅的渴望在流淌著。
  忽而,感覺陸景停了下來。葉妍疑惑的睜開眼睛看陸景。
  陸景看著葉妍那雙媚的要滴水的眼眸,微笑著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口,“我上午要想點事。”
  衛東陽昨天也向柳建林建議建業可以搞旅游業,還可以和陵平縣的旅游結合起來。但是柳建林興趣不大。柳建林的興趣還在信息產業區上。所以,他需要保持頭腦清明,好好的謀劃這件事。
  “恩。”葉妍柔媚的應了一聲,伸手握住陸景的手。身體里沉寂許久的感覺復蘇得猛烈,但她沒好意思讓他繼續。
  車打著前燈,驅散夜色,緩緩的行駛在馬路上。陸景剛從機場接了陳笑,正準備返回南山別墅。放在儀表盤上的手機響起來。
  陸景接了手機,里面傳來林清秋淡雅的聲音,“陸景吧。我是林清秋。”
  陸景微笑,“林市長,你好。”他今天上午給林清秋打了電話。這時候接到她的電話,想必已經有了結果。
  衛東陽和唐軒源向柳建林提議共同修建高速公路有兩個難點需要克服。
  第一,柳建林的興趣在信息產業區上面,必須要說服他改變此前的工作思路,將發展旅游業納入到他執政建業時的城市規劃中去。這是建業市修建高速公路的動機。
  第二,要解決修路的錢款問題。建業的銀行未必肯聽柳建林的招呼,而動用建業的財政修路,柳建林又難以說動建業市的十幾名常委。
  這兩個問題,陸景都已經想好對策,只要林清秋轉達給柳建林一些信息,肯定能得到一個和柳建林接觸的機會。
  電話里,林清秋微笑道:“你說的很準。柳市長確實在為貸款的事情發愁。柳市長打算見見你,你最近這兩天有時間嗎?”
  “有時間。”陸景微微一笑。以建業市的經濟總量而言,旅游業所產生的那點經濟數據,難以被柳建林看入眼。這一點和云唇完全不同。
  但是,不管怎么說,發展旅游業會是建業市經濟的一個增長點。柳建林作為市長,這點眼光還是有的。所以,柳建林需要解決問題的辦法。
  林清秋就道:“那明天下午三點來白武酒店1002房間。”
  白武酒店是建業市委市zhèngfu定點招待單位。
  “好的。”陸景掛了電話,嘴角浮出一絲笑意。第一步已經走成功。
  只要和柳建林建立良好的私人關系,就等于在建業市這張權力大網上撕開了一個大大的口子。屆時,景華系的公司在建業的處境可以大大的改善。
  陳笑笑道:“什么事這么高興?”她到黃海參加一個數字技術論壇,將章文君丟在黃海,她悄悄的來了建業。
  “建業市市長柳建林要見我。”陸景開車著拐入南山別墅。
  陳笑奇怪的看著陸景:“這里有什么說道嗎?”以景華現在的經濟實力,見建業市長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嗎?
  陸景停穩車,伸手捏了捏她嬌俏的臉蛋,“如果能達成合作協議,可以大幅改觀目前景華投資、建業市商業銀行、昆成汽車的處境。”
  陳笑點點頭。她對政治并不精通。但對陸景的判斷,她一向是信服的。
  推開白武酒店巨大的玻璃旋轉門,陸景跟著林清秋乘電梯抵達十樓。1002房間是一間豪華的套房。內飾風格和硬件配置充滿時代前衛氣息,精細簡約的風格,淡雅純真的材料,讓整個套間既時尚又高貴。
  配套的小會議室里,陸景第一次見到柳建林。五十來歲,身體健壯,面色紅潤,精力充沛,說話的聲音很力度。
  “陸先生,請坐。我聽說你對目前互聯網行業的發展有不同的看法,所以約你來聊聊。”等秘書上茶之后,柳建林迅速進入正題。
  對互聯網前景的判斷關系到他在建業的工作局面能否迅速打開,不得不慎重。
  陸景從容的笑道:“也不算不同的意見,事實上很多經濟學家都覺察到互聯網投資過剩的問題。互聯網公司到目前而言并沒有實質的盈利,而支持投資者信心的只是預期。
  問題是這個預期可以持續多久?一旦這個預期被改變,資產價格過高的互聯網企業就會面臨困境。目前火熱的互聯網科技浪潮也會退潮。”
  在陸景記憶中,作為互聯網科技浪潮第一波的代表性網站——新浪網在99年底累計虧損3870萬美元。
  柳建林沉吟,拿起茶杯喝著茶。陸景作為活躍在行業第一線的人物,對互聯網行業的把握無疑比那些坐在辦公室里搞研究的學者要靠譜得多。
  他有些猶豫了。
  陸景不急,靜悄悄的喝茶。改變一個人的觀點,不是說服他,而是要引導他思考,得出你想要的結論。
  十分鐘后,柳建林問道:“市商行最近資本很充足?”
  對柳建林的跳躍性思維,陸景絲毫不覺得奇怪,平靜的道:“是的。”建業市商業銀行發行新股募集來的資金,大部分走盛泰電器的渠道進入景華的資金體系。
  但是在時代在線的股票逐步賣出后,資金已經回流。貸款十個億給建業市zhèngfu不是問題。
  不過,柳建林不提高速公路的話頭,他也不能提。這場談話是柳建林主導,如果他提出話題,就顯得不知進退。這些細節陸景一向很注意。
  柳建林滿意的點點頭。陪著談話的林清秋微笑著道:“市里打算修一條到陵平縣的高速公路。陸先生和衛書記是好友,應該知道這個消息吧?”
  林清秋幫柳建林說話是一種下屬的說話藝術。領導不好說的話,下屬要主動說。但是要說的有水平。主動要錢那成何體統?這個時候就要陸景主動來提。
  陸景笑了笑,說道:“市商行可以提供8億的商業貸款來支持建業市修建這條高速公路。”
  他自然不會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牌都打出。
  林清秋看向柳建林,等待他示下。
  柳建林微笑,“看來傳言有誤啊,市商行對市里的工作很支持嘛。”說著微微一頓。他表了態,就等著陸景提條件。
  陸景早就想好答案,不慌不忙的道:“高速公路修通之后,建業市的旅游人數肯定會大增。鐘霞區的北牧山景色極佳。我想在那里拿一塊地,開發商業地產。”
  這是楊玉立的老本行。開發北牧山周圍的商業地產,將會讓立豐地產一躍成為區域性的地產公司。
  他又不是慈善家,市商行出資肯定要撈足好處。
  柳建林琢磨了一下,問道:“你覺得建業市的旅游業會有大發展?”既然信息產業區有風險,他自然想找個穩妥的破局點。而陸景愿意投入巨資來賭建業市的旅游有大發展,他當然要問問。
  “建業山清水秀,人文古跡眾多,有著豐富的旅游資源。要是和陵平縣的旅游資源捆綁起來宣傳,效果肯定大于1+1。”
  說著,陸景又是一笑:“不過這只是一個方面。我認為建業未來幾年在電子、石化、鋼鐵、金融、科教文化、汽車、物流幾個行業上均會有很大的發展潛力。”
  眼見時機成熟,陸景踏出游說第一步。改變景華的處境,可不是僅僅只有和柳建林建立良好的私人關系這一條大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