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514 接電話

新市街的商業街上人來人往,十分熱鬧和繁華。一點都不見冬日清冷的氣息。曾紅英將白色的阿斯頓馬丁停在路邊。葉妍拉開車門坐到車里,她知道郁婷芳有事情和陸景說。
  陸景站在車邊。不遠處的高樓大廈上一個靚麗女郎的內衣廣告牌十分惹眼。
  “看來你這個追求者能力不怎么樣?”陸景從衣兜里拿出煙盒,掂出一個煙,笑道。
  郁婷芳挽了挽額頭的碎發,自嘲的道:“追求者?曾博文在香港有老婆孩子,他追我當他的情人。我沒同意。”
  陸景詫異的看了郁婷芳一眼,贊許的點點頭,說道:“我沒想到。”
  郁婷芳撲哧一笑。也不知道陸景是說他沒想到自己不是那樣的人,還是說沒想到曾博文是個衣冠禽獸呢。
  陸景微笑起來,心情有些好,說道:“是不是經常會遇到這樣莫名其妙的人?”。
  郁婷芳扶著車尾,斜倚著,抬頭看陸景,“你覺得呢?”她這個姿勢愈發的凸顯她飽滿豐挺的雙峰。有著熟透的少婦味道。
  “顯而易見。”陸景笑著點了煙,“這樣吧,我讓小飛沒事去你那兒轉轉。有困難和他聯系。”
  小飛大名王二飛,是第四軍軍區后勤部副部長的二兒子。他是楊四兒的玩伴,以他的人際關系照應郁婷芳一家美容店綽綽有余。
  郁婷芳臉色一變,就想拒絕。她不愿意被男人當做貨物轉來轉去。哪怕是幫助過她的陸景也不行。
  陸景無奈的搖頭,說道:“你想哪兒去了?我讓人你幫你。需要你給報酬嗎?”
  真是太小看他陸二少辦事的氣度了。讓王二飛辦事,用的是他陸二少的面子。要知道。僅楊四兒的汽車貿易公司這一項,去年就有3千萬的利潤。王二飛在里面是有股份的。試問。讓王二飛照看下一家美容院,是很大的事嗎?
  “哦。”郁婷芳低聲嗡了一句。俏臉微紅,知道自己想差了。
  陸景笑著抽口煙,揮手道別:“就這樣吧。好好生活。再見!”
  “景少,等一等。”郁婷芳急忙喊道。
  “什么事?”陸景轉身,手放在車門上。
  “你是不是對小汪有興趣?那小妮子也惦記著你呢。”郁婷芳小聲道。
  “你呀,腦子里就轉男女間那點事嗎?好好的琢磨怎么擴大經營的事吧。”陸景老實不客氣的“教訓”郁婷芳。委實,以他的實際心里年齡,兩輩子加起來。郁婷芳在他面前真只能算是小女孩。
  郁婷芳哭笑不得。怎么就被一個小男人給訓了,但心里卻沒有抵觸的情緒。看著白色的阿斯頓馬丁逐漸消失在街道盡頭。郁婷芳忍不住對著遠去的車背影揮手。嘴角浮出一絲開心的笑容。
  再見!景少!
  與陸景的相遇,就像是一場美麗的邂逅。他這個人真是一個很不錯的朋友。再見,即是再也不見。她知道陸景不會再來她的美容院了。但,不是還有小飛這條“線”么?就當他還沒離去吧。
  郁婷芳抬頭看著下午的太陽,很暖和,很舒服,一種久違的,生機勃勃的感覺。
  車內。葉妍靠在陸景的肩膀上,輕笑道:“我以為她會給你獻吻呢。”一個男人的權勢很容易讓女人動心的。
  陸景滅了手中的香煙,笑道:“哪有那么夸張。我就是幫她個小忙而已。你們女人真是禍水啊,看場電影都能招來麻煩。我看那個曾總夠嗆。”
  葉妍微笑。“關我們什么事啊。長的美麗又不是我們的錯。是你們男人腦子里的念頭太齷蹉了。”
  陸景哈哈一笑,握住葉妍的手,“我打個電話。”
  建業市公安局副局長趙久柱就是朱然節介紹他認識的。趙久柱是朱然節線上的干部。
  陸景剛才給趙久柱打電話。固然是要解圍,更重要的是。他需要楊隊把那個長發青年帶回派出所去。
  “趙局長,呵呵。我是陸景。剛才人多嘴雜不好說。那個長發青年可能知道葉景堂的一些事。”
  電話里,趙久柱沉默了一會,然后呵呵笑道:“景少,這可能是一個重要的線索。我會查下去的。”
  陸景微微一笑,掛了電話。他明白趙久柱的顧慮。葉景堂的事勢必會牽扯到饒左能,但是,趙久柱要是有心更進一步,那就要好好做做文章才是。
  回到南山別墅。陸景意外的接到衛東陽的電話:“陸景,我明天和唐市長到建業見柳建林市長。晚上叫楊四兒一起出來吃飯。”
  “行啊。我聯系楊四兒。”陸景痛快的答應下來。
  衛東陽嘆道:“還不知道事情能談得怎么樣?我打算推動建業和陵平縣之間修一條高速公路。陵平縣內的路段好說,關鍵是這條高速公路,建業沒什么利益。柳市長未必肯答應。好了,不說了,明天晚上見。”
  掛了電話,書房里,陸景點了一支煙,慢慢吸起來。這件事,未嘗不是一個和柳建林建立良好關系的機會。
  陵平縣到建業全長92公里。其中大部分路段是在建業市的范圍內。如果只是從去陵平縣旅游線路來看,這條路對建業毫無用處。
  但是換一個角度,從建業和陵平縣兩地的旅游資源綜合起來看呢?高速修通之后,將兩地的交通時間壓縮至1個小時以內。那么陵平縣會成為建業的一個衛星城市一樣。
  那么,誰得益更大,一目了然。關鍵是要說動建業市大力開發旅游業。山清水秀,又有眾多人文古跡的建業旅游資源無疑是很豐富的。
  更關鍵的是,建業市修路的錢誰來出呢?
  陸景微微一笑,腦子里浮起林清秋秀麗嫵媚的俏臉。
  下午四點。建業市市長辦公室內外。秘書小范整理著手中的文件,一會市長要用。昨天吳州市市長唐軒源和吳州市市委副書記、陵平縣縣委書記衛東陽來拜訪過。他們想要說服柳市長修一條從建業到陵平縣的高速公路。
  他現在手中整理的就是這條高速公路的相關資料。建業到陵平縣全長92公里。其中有約56公里在建業市內。目前,修一條高速公路造價大約在3000萬每公里左右。也就是說需要近16億資金。
  就算省交通廳予以立項,這條線路想要修成,資金缺口依舊很大。
  “范秘書,市長在嗎?”一個淡雅的聲音打斷小范的沉思。
  小范抬頭,臉上立刻浮起熱情的笑容,“林市長。市長正等著你呢。”
  對這位緋聞纏身的美艷女市長,小范并不認可她的工作能力。但是,他表現的很親近。因為,他們都是一同從吳州市調過來的。屬于柳市長的嫡系人馬,同一陣營。
  并且在官場之上有句名言:千萬不要得罪漂亮的女人,特別是年輕又漂亮女人。因為人家不知道什么時候就上去了。
  所以,小范沒有絲毫怠慢林市長的意思。站起身,引領林清秋進入市長辦公室。
  “坐吧。小范,上茶!”柳建林笑呵呵的道。小范上了香茗,悄悄退出去。
  柳建林坐到待客區的沙發上,微笑道:“信息產業區的情況摸清楚沒有?”
  “恩。”林清秋將文件翻開,開始匯報。柳建林聽了一會。擺擺手,“數據這東西,要多假就可以有多假,你說說你自己的看法?”
  林清秋談了談自己的看法。然后斟酌了一下,說道:“市長,我有個朋友。他是時代在線的投資人,他覺得互聯網雖然是大趨勢。也會深刻的影響人們的生活,但是國內、國外目前在互聯網的投資都存在著泡沫。而這個泡沫在不久的將來有可能會破滅。”
  “哦?”柳建林皺眉。時代在線目前是國內第一大中文門戶網站。并且作為第一家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互聯網企業,在互聯網的影響力很大。而它的投資人居然會有這樣的看法,這就由不得他不重視了。
  林清秋要表達的意思很明顯,就是他如果以信息產業區作為在建業經濟工作的突破口,有可能吃癟。
  柳建林沉思了一下,“我打算見見你這位朋友。”
  林清秋笑道:“市長你可能聽說過。他叫陸景。”
  “原來是他。”柳建林笑著抽了口煙。他到建業來,自然知道這個名字。建業市商業銀行的實際掌控者。頑固的不支持建業市高新技術產業的企業。景華系在建業可沒少被打壓。
  “你和小范溝通下,安排個時間我和他見面。”
  “好的。”林清秋在本子上記了下來。她現在履行的職責,就是協助柳市長處理各種他關心的事務。自己人嘛,用的放心。
  柳建林點點煙灰,問道:“吳州的唐市長和衛書記昨天來我這里,想要在建業和陵平縣修一條高速公路。你在吳州也呆不短的時間,你怎么看?”
  林清秋笑道:“市長是問我錢從哪兒來吧?”
  柳建林就笑,“反應很快嘛。說說看。”
  林清秋微笑道:“這條路應該爭取在省交通廳立項,這一點可以交由吳州市的同志們去跑。畢竟是他們的主意。我們市內的公路段,應該需要銀行貸款。”
  柳建林略有些失望,這些他都是知道的。林清秋沒有談出什么新意。若是建業市的銀行他能指揮的動,何須發愁?他肯定不會拿建業市的財政去修一條對建業市無關緊要的路。
  林清秋敏銳的捕捉到柳市長眼中的一絲失望情緒,心里不由得嘆口氣,陸景料得很準。繼續道:“我聽說,前段時間市商行一口氣貸款5億給昆成汽車公司用于償還市里三家銀行的貸款。”
  柳建林眼睛一亮,哈哈大笑,“看來我更需要見見你的朋友了。盡量把見面時間安排在這兩天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