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13 手法粗暴

陸景微微皺眉。其實,他對郁婷芳并無惡感。郁婷芳這樣的女人,可以說她是“壞女人”,但是不等于說她是“壞人”。每個人的生存方式不同。
  但是她順桿子爬的功夫太厲害。稍微客氣一點,她就能搞出很多亂七八糟的名堂。這就是他不愿意和郁婷芳多接觸的原因。
  “這樣的話,以后別說了。”陸景的語氣有些淡。他對郁婷芳沒那個想法。
  見陸景不悅,郁婷芳咯咯嬌笑,嬌滴滴的道:“和你開玩笑呢。景少,明天我請你吃飯好不好?陽黎新的事情我還沒謝你呢?”
  她半真半假的自薦枕席可不是犯花癡。陸景的實力她有很直觀的體會。陽黎新要霸占她的時候,何等囂張,最后還不是乖乖的賠禮道歉。
  這樣有實力又年輕的男人,可遇不可求。雖然她哀求陸景幫她時說要走回正道,也下定決心走回正道。但是陸景要是肯接納她,她絕不拒絕。一個漂亮的女人獨自在社會上生存是很困難的。
  陸景看了郁婷芳一眼,雙手閑適的插在衣兜里,拒絕道:“不用了。”
  郁婷芳嫵媚的一笑。靜靜的等著墻壁上的電影宣傳廣告。她不想惹起陸景的反感。忽而,臉色一變,大廳之中,有三個青年正盯著她看。目光猥瑣。
  郁婷芳心里大感郁悶。好在散場的影迷三三兩兩的走出放映廳。不時的隔斷那三人的視線。
  “走吧。”葉妍從里面出來,微笑著道。三人剛到售票大廳里,一名白白凈凈,衣著得體,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迎了上來,“婷芳,我不知道你在那個放映廳。等得我好辛苦啊。呵呵,這位是?”
  中年人看向陸景。眼光略帶著警惕。
  郁婷芳蹙眉道:“曾總,我說了咱們不合適。你不要天天來騷擾我。”心里著惱。這個曾博文天天來美容院里大獻殷勤,收買了不少服務員。連她的行蹤都能偶爾掌握住。她煩不勝煩。
  曾博文賠笑,毫不介意郁婷芳的臉色,伸出手對陸景道:“鄙人曾博文,香港寶奇化妝品公司的老板。哈,這是我的名片。小兄弟怎么稱呼,在那里高就?”
  說著話,眼神從葉妍臉上滑過。這女子容貌氣質比郁婷芳還要勝上一籌。
  陸景接過曾博文的名片。微笑著同他握手,“我天天混日子。今天是偶然和郁總碰到。你們談吧。”陸景沒興趣攙和郁婷芳的事情。
  曾博文臉色有些不愉快。顯然這青年不想說。混日子云云肯定是托辭。就說道:“小兄弟,我這人雖然身家幾千萬,但是好交朋友。不如,你們和我們一起喝杯下午茶吧,婷芳,你覺得怎么樣?”
  葉妍譏誚的看了曾博文一眼。陸景笑著拍了拍她的手腕。這種事有什么好生氣的。男人在漂亮女人面前賣弄是天性。就像孔雀開屏一樣。
  郁婷芳撲哧嬌笑著。身家幾千萬也在陸景面前賣弄,好多錢啊?真是好笑。
  曾博文看著那隨著郁婷芳嬌笑而搖動的高聳豐胸,心里火熱一片。
  “走,會會他們去。”大廳中,三名坐在的青年起身,為首一名青年說道。一人道:“劉公子,要不要緊?這里可是商業街。”
  另外一人不屑的道:“怕什么?葉老大就在這里干過一個漂亮的女白領。后來還不是私了,陪了二十萬而已。”
  劉公子回頭瞪了跟班一眼,低喝道:“這種事不要到處說。”
  “兩位美女,不知道我沒有榮幸和你們認識一下。”劉公子走過來,露出一個自認很優雅的笑容,“我叫劉居正,蘇江大學大三的學生。”
  這兩個女人比學校那些青澀的校花要有韻味得多,他劉公子心動了,自認要上來認識認識。
  陸景剛剛輕淡的推掉曾博文的邀約,正要離開。打量了一下劉居正,長得高大帥氣,但眼神輕浮。
  曾博文自認為四人中領頭,這個時候自然要挺身而出。輕蔑的道:“你還不夠資格,一邊呆著去。”
  “你麻痹,你怎么說話的。”劉居正的跟班——一名長發青年動手,伸手將曾博文一推,順手給了他一耳光。
  “啪!”曾博文被一耳光抽得愣住,捂著臉呆在當場。以他的身份,還真沒接觸到這樣一言不合就動手的人。再加上養尊處優慣了,身體退化,是以,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耳光。
  陸景拉著葉妍稍稍后退一步,掃了郁婷芳一眼,然后提醒曾博文,“曾先生,報警吧!”
  他倒不是打不過這三人。只是,以他現在的身份和小痞子打架實在掉份。當然,要是劉小山之流這樣挑釁,他絕不介意動手。
  “報警,哈哈。”長發青年張狂的大笑,仿佛聽到世界最可笑的事情。笑聲讓售票大廳周圍的人群離開散開,遠遠的圍觀著。
  劉居正陰著臉,一揮手,“行了。”然后對曾博文道:“我沒和你說話,你不要插話。你向我道個歉,這事就這么算了,當然,你的女伴,我想請她喝杯酒。美女,可以嗎?”最后一句話卻是對郁婷芳說的。
  曾博文一口老血差點沒吐出來。他挨打了還要道歉。
  郁婷芳干脆的拒絕道,“不行。”這種小屁孩她連應付的興趣都沒有。故作深沉。說完,眼睛看向陸景。
  你還不打電話,這小子都欺負到你頭上來了。
  長發青年不屑的冷哼道:“沒手機啊?我這兒有,來吧,報警!真tm搞笑。”說著,拿出一只景華手機放到陸景面前。
  陸景皺眉。還未說話,曾博文那邊拿出手機打起電話,“楊隊,來一趟新市街的聯和電影院。這里有幾個小痞子。好,好,你快點,放心,我馬上給你辦那件事。”
  說完,放下電話,怒氣沖沖的指著三人道:“你們給我等著。”
  “喲呵,你tm還拽上了。”長發青年順手又是一巴掌把曾博文的手拍下來,“我們這算客氣的,要尼瑪葉老大在這兒,找尼瑪拖進去快活了。草,你們幾個算個毛。”
  曾博文臭著臉。等一會,你們這幾個小王八蛋就知道厲害了。
  陸景心里一動,抬頭四處看了看,這里就叫聯和電影院。不知道和建業市聯和院線有什么關系。葉老大?琢磨了下,倒是不急著走。拿出手機給齊儒來發了一條短信。
  沒一會,齊儒來就回了短信:聯和電影院就是建業市聯和院線公司的產業。
  葉妍看到陸景嘴角揚起一絲微笑,輕聲問道:“這幾人的底盤清楚了?”
  陸景笑著搖頭,“沒有,是另外的事情。”
  劉居正這種人的底有什么好查的。他根本沒把劉居正放在眼里。他留下來靜待事情的發展是感覺長發青年口中的“葉老大”可能就是葉景堂。似乎,葉景堂在這里干過一樁壞事。
  五分鐘后,兩名民警酒氣熏天的趕過來。曾博文忙上前一步,“楊隊,就是這三個小流氓出口不遜。”
  楊隊是一名中年胖子,喝得紅光滿面,手一揮,“小劉,拷起來,帶回去所里問話。”
  “慢著。”劉居正臉色一沉,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說了幾句,然后把手機遞給楊隊,“市局黃處長的電話,你接一下。”
  “那個黃處長?”楊隊雖有不滿,但還是接過電話。“我是市局干部處黃徒澤,你是哪位?”
  楊隊酒意立刻消退,臉色堆滿了笑,報上職務,“黃處長,我看是一場誤會,我這就給他們做調解。”
  “調解什么?劉局長的兒子會有問題?你這個同志,政治覺悟不夠啊。”
  楊隊立馬就驚出一身冷汗。干部處是干什么的?專門管升遷的,黃處長這話有點重。另外,好像市公安局分管交通的副局長就行劉。
  楊隊立刻嚴肅的道:“是,黃處長,我一定嚴肅處理污蔑他人的行為。”
  “好吧,把電話給劉公子,我和他說幾句話。”黃處長的聲音又變得的溫和起來。
  楊隊摸了一把汗,把手機遞給劉居正,對小劉大聲道:“把他帶回所里。”
  曾博文看到楊隊指向自己,驚訝之極,繼而慌亂的質問道:“楊隊,你這是干什么?這是干什么?”
  他現在是顧不上,在郁婷芳眼中的形象了。
  陸景撥了一個號碼,微笑道:“楊隊,等等。我這兒有個電話需要你接下。”
  楊隊疑惑的看著陸景。眼光又落到葉妍身上。
  這妞真漂亮,身上有種說不出的味道,過目難忘。擁有這樣的美女,肯定不是普通人。楊隊再把視線轉回到陸景身上,伸手接了電話。
  “我是市局趙久柱。你們怎么干工作的?要保護投資商的安全。不管是涉及到誰,都要一查到底,絕不姑息。”
  “是,趙局長。我一定辦好。”楊隊兩腿發顫。趙局長是市局排名靠前的副局長。他遠遠的見過一面。
  把電話遞給陸景。楊隊心里大罵:尼瑪,神仙打架,勞資遭殃。狗日的曾博文,有這么硬的關系,找我來干什么?報個名字不就解決問題了。
  陸景淡淡的道:“楊隊,這幾個涉嫌當眾侮辱婦女,按治安條例要關幾天吧?”
  “一定,一定。”楊隊點頭,彎腰,目送陸景和兩個美女離開。
  那邊長發青年炸刺,被小劉收拾了幾下。劉居正陰著臉,“楊隊,你來真的?”
  楊隊就道:“劉公子,你別為難我這小人物。趙局長發話了。去所里坐坐吧。電話可以路上打。”
  劉居正臉上陰得快要滴水,冷哼一聲,微微點頭。
  楊隊又笑瞇瞇的對曾博文道:“曾總,跟我走一遭吧。”
  曾博文渾身打了一個冷顫。有一回,楊隊收拾一個商人時也是這副表情。那商人最后出了五萬才擺平事情。
  突然,他有些后悔今天來電影院,顯然,和郁婷芳那個女人在一起的青年不是普通人物。
  看走眼了。郁婷芳居然攀上了大人物。
  懊悔涌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