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12 迷霧中的真相

昆成汽車總經理辦公室里,翟伯慎沉默的抽著煙。外面冬日明媚,但是他此刻的心情陰郁無比。市里建行、工行、農行突然翻臉,已經派人來審查昆成汽車貸款的用途。
  昆成汽車前后貸款都是以經營、研發等名義貸款。本來有市里的關系照應,貸款挪作他用根本就不算事。
  但是,國內的事就是這么操蛋。不較真,屁事都沒有;一較真,就是一根繩索也能勒緊你脖子讓你一口氣都喘不過來。
  翟伯慎站起來,把煙頭丟掉,長出一口氣,叫了秘書一起去會議室,該面對的還得面對。幾家銀行的調查組發現昆成汽車違背協議的行為,勢必會要求昆成汽車提前歸還總計5億元的貸款。問題是,他哪里去找5億元的資金呢?別看昆成勢頭良好,但是拿不出這筆錢。
  愁,愁,愁。進入會議室的翟伯慎胖臉都皺起了褶子。工行的盛行長大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哈哈笑道:“翟胖子,你頭皮都皺起來了。”
  翟伯慎現在也無瑕計較他言語里流露出的輕蔑。說起來,他和盛行長也算是熟人。這***不厚道啊,說翻臉就翻臉。
  “盛行長,我現在實在拿不出工行的那筆款子,能不能緩緩?”翟伯慎語氣誠懇的道。該爭取還得爭取。形勢比人強,不得不低頭。
  盛行長點點桌面,“翟胖子,不是我不給你面子。上面催得緊。小趙。”說著。看了一眼身邊專門負責昆成汽車的信貸員小趙。
  小趙從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催款通知書,微笑道:“翟總。麻煩你給我們打一份回執。”
  翟伯慎臉色陰郁的拿過回執。市里幾經變動,他的人脈關系七零八落,現在連一個小小的信貸員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翟總,姬總的電話。”秘書將震動起來的手機遞給翟伯慎。翟伯慎臉色疑惑,但,還是放下文件,接通了電話。
  景華投資那里他根本不抱有希望。這段時間,建業市里針對景華投資的人和事多了。甚至建業市商業銀行都受到波及。
  “姬經理。我是翟伯慎。”翟伯慎有氣無力的說道,但旋即語氣一變,“啊?什么?好的,好,謝謝!哈哈,我是高興傻了。好,我先應付那幫王八羔子。”
  掛了電話。翟伯慎意氣風發的對秘書道:“小王,把筆給我。“接過筆,刷刷的在催款通知書上簽上字。
  看到盛行長和小趙臉上不舒服的表情,翟伯慎揚眉吐氣的說道。“盛行長,昆成汽車會立即歸還工行的2億貸款。以后你不用來了。”
  他剛才說“王八羔子”就是故意罵給這兩人聽的。別以為他翟胖子好說話。你盛行長不厚道,那就不怪翟胖子我不給你留臉面。
  小趙郁悶的收了催款通知書。盛行長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笑容滿面翟伯慎。心知翟胖子這是抱到大腿了,不然絕不感這么囂張。
  看到兩人臉上精彩的表現,翟伯慎心里那個爽啊,對小王高聲道:“送客。”他卻是坐著沒起身。不鳥盛行長,他都懶的起身送他們出會議室。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不求你們,胖子我不伺候了。
  盛行長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老翟,你這是那兒找的資金?”昆成汽車絕對要算市工行的大客戶,而且昆成汽車發展勢頭良好,貸款絕對沒有收不回來的道理。這樣的優質客戶眼看著就要失去,他怎么能不痛心呢?
  這一刻,盛行長心里埋怨起上面那些瞎指揮的王八羔子。否則,他肯定不會來催款。
  翟伯慎臉上浮起一團和氣的笑容,然后道,“保密!”
  尼瑪!還保密?過幾天一查昆成汽車的戶頭,誰不知道?盛行長心里一口老血差點沒吐出來。他知道翟伯慎在涮他。
  “哼!”翟伯慎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冷哼一聲。姬紅俊剛才給他打電話,陸景決定從市商行調撥5億元的貸款給昆成汽車。幫助昆成汽車過了這道坎。
  或許,是因為陸景手里握著大筆的資金卻一直沒有批復昆成汽車重啟發動機研發的計劃,自己對他有些偏見吧!也沒把自己算作景華體系內的人。
  翟伯慎輕嘆一口氣。關鍵時候靠的住的老板是值得追隨的。想了想,翟伯慎撥了陸景的電話。
  …
  陸景正在齊儒來的紫竹別院和張勝利談話。近中午的陽光照在黃色的木椅上時分暖和。穿著卡其色毛絨外套的葉妍坐在他身邊,安安靜靜,偶爾品茶。一副古典淑女嬌柔嫻靜的模樣。
  見陸景放下電話,張勝利問道:“昆成汽車的事?”
  陸景微微點頭,“恩。饒左能這個人手法不怎么高明。”陸景語氣里有些不屑。
  張勝利笑呵呵的道:“他是管財政的。腦筋肯定先動到這方面。他是在找事。”要說饒左能不知道景華的實力那是不可能的。建業市大街隨處可見的景華手機廣告會提醒他。
  與其說他是報復,不如說他是在故意惡心陸景。是為了出口氣。葉景堂停職的消息,張勝利是知道的。
  齊儒來從外面走進來,“景少,張廳長,午餐準備好了。”
  “走吧,先吃飯。”陸景微笑著打個手勢。牽著葉妍的手往外走。
  席間,推杯換盞,氣氛很融洽。齊儒來知道,陸景肯把他和葉妍的關系暴露出來,是把自己當自己人看。其實,陸景和葉妍一起來赴宴,本身就說明了很多問題。
  和陸景喝了一杯酒,齊儒來說道:“景少,有個消息我不知道準不準確。姑且這么一說。建業聯和院線有兩成的暗股屬于饒左能的妻子柳丹倩。”
  “哦?”陸景慢慢的喝了一口酒。
  齊儒來嘿嘿一笑:“建業聯和院線的老板耿和嶸和我有點過節。他的事我打聽的比較清楚。”
  張勝利探詢的看向陸景,“景少。要不要我做點事?”
  陸景沉思了一下,搖搖頭,“不用。”
  吃過飯,陸景略坐了一會,和張勝利下盤圍棋,就與葉妍離開。車窗外,枯黃零落的山林間有些冬季的清冷感。湖水靜凝如鏡。
  葉妍輕輕的靠在陸景的肩膀上,美眸好奇的看著陸景。“你怎么不讓張廳長去查查饒左能?”
  陸景摟著葉妍,輕笑道:“這種手法太粗暴了。會給張勝利造成不好的影響。”
  饒左能是在省委省政府大佬那里掛了號的人物。家屬經商的事說大也大,不大也不大。那要看成書記和袁省長怎么想的。
  從他前幾天見袁省長的情況看,這種事情大概扳不倒饒左能。
  葉妍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心說:你那天故意摸我腿的時候手法就不粗暴了?
  陸景笑著捏了捏她的臉蛋,輕聲道:“要解決饒左能,關鍵是要從葉景堂那里入手。”他已經和朱然節聯系過。動用老朱在建業的關系查一查葉景堂。老朱雖然在建業的影響力急劇消退,一兩個體己人還是能找到的。否則,他在建業的市委書記做得也太失敗了。
  “哦。”葉妍臉上微微起了兩朵紅云,甜蜜的一笑,低頭靠在陸景身上。過了一會,伸手握住陸景的手。她現在和陸景的關系飛速發展著。彼此間親昵的動作已經變得很自然。她知道自己正在戀愛。這讓她每一天都變得生機勃勃。充滿意義。
  陸景嘴角揚起一絲笑意,摟的她更緊。這個典雅精致的美人兒柔媚起來真是讓人憐惜。
  車過湖云路,陸景腆著臉對眉頭已經快要皺起來的曾紅英道:“曾姐,在路邊停一下,我和葉妍下去逛逛街。”
  和葉妍沿著湖云路一路逛著。新市街的商業街里隨處可見千禧夜的促銷活動廣告。恍然間就到了世紀之交。九九年馬上就要過去了。
  陸景看到路邊有家電影院。和葉妍買了票進去。這個時候電影院線還沒有日后那般隨處可見。看電影的消費還不算是日常的支出。因為是周二,下午電影院里人并不多。
  坐到后排的正中。在黑暗的燈光里靠著。陸景小聲的道:“左前方,倒數第二排。”
  葉妍順著陸景的提示看過去,卻是看到一對男女正忘情的啃在一起,忍不住掐了陸景一把,“不行。”她不想在這里接吻。
  “什么不行啊?”陸景微笑道。
  看著陸景嘴角揶揄的笑容,葉妍頓時明白她會錯意了。氣得捶了陸景幾記粉拳。
  陸景無聲的哈哈一笑。
  “噢-,真是你們。”電影完結時,放映廳里燈光打開。中間一排座位上,一個穿著煙灰色薄呢大衣的女子說道。
  陸景細看去,才發現是蘭芳女子美容會|所的郁婷芳。她的頭發做成了披肩的大波,墨黑的波浪更加襯托出面部的粉白和櫻唇的紅潤。杏眼含春,俏臉掛笑,嫵媚動人。
  “郁總,怎么一個人在這兒看電影。”陸景微笑著和郁婷芳打著招呼。
  “你還叫我郁總啊。叫我小郁,或者婷芳都行。”郁婷芳羨慕的看了葉妍一眼。看她那樣子,應該是已經成功的靠上陸景。
  “不比你們呢。快到元旦了,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到電影院找找感覺。”
  陸景笑著打個手勢,也沒糾正郁婷芳的話。三人一起出了放映廳。在通道時,葉妍道:“陸景,稍等一會我。”說著,往洗手間而去。
  郁婷芳嫵媚的一笑,杏眼看向陸景,嬌媚的道:“景少,你差一個暖腳大丫鬟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