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11 老奸巨猾

姬紅俊被安排在大廳坐下,陸景則是跟著一名青年穿過大廳,步入側面的小廳。青年是陽勝潮的一個侄兒,今天的生日宴會是陽勝潮一個侄女的十周歲生日,并非陽勝潮的女兒。
  布局雅致的小廳里坐了2桌人,環境明顯比大廳要好許多,都是打扮時尚的年輕男女。陸景看到林婉如、許云策都在。看樣子在坐的都是陽、林、許三家的小輩。
  “呀,陸景,你什么時候回建業的?”穿著玫瑰花短款大衣的林婉如笑著和陸景打了個招呼。
  “沒多久。”陸景微笑著道。
  林婉如嬌媚的笑道:“要不坐我這桌吧,他們幾個聊天很無趣,給我講講你收購正英家電的事情。”
  一人陰陽怪氣的說道:“如姐,這誰啊?夠不夠資格和我們坐一桌。”
  許云策嘴角浮出一絲冷笑,肚子里暗罵:“草包!”景華最近在建業受到打壓,但是景華在建業難道沒有一點根基嗎?至少他就知道宋副市長和景華的關系就不錯。
  陽家青年皺眉,掃了那人一眼,對陸景道:“陸先生請!”陸景笑著沖林婉如點點頭,跟著陽家青年往里面走去。
  聽得林婉如不悅的訓斥那人:“子輝,你怎么說話的呢。我說話的時候有你插嘴的份嗎?”陸景聽得嘴角揚起來。湯開復這位未婚妻絕非表明上看起來那么簡單。
  小廳里面是隔斷的花廳。坐著七八個人,陽勝潮坐在首位,市委宣傳部部長趙辛香、副市長宋里朋、林小姑赫然在座。
  陽勝潮笑著招呼陸景坐下,給在座的幾人介紹陸景。都是建業市、蘇江省的實權人物。
  宴會開始后,花廳里的菜肴流水般的送上來。席間喝著酒,陽勝潮和陸景聊了幾句,對趙辛香笑道:“辛香部長,信息產業區停刊整頓的那家電子雜志什么時候能開門?”
  陸景一愣,倒沒想到陽勝潮會幫他說話。其實,他對《top電子》是否復刊并不在意。那家雜志本來就是為朱然節的政績而創。朱然節現在對信息產業區完全丟開手,自己自然也沒必要多花心思。至于,其風向標的意義在蘇江省日報集團歸還貸款后就極大的削弱。
  趙辛香四十多歲,保養的很得體,淺藍色女式西裝淡雅素凈,微笑道:“陽書記的意見我得重視呢。”說著,對陸景道:“陸先生能保證以后類似的事情不再發生吧?”
  趙辛香質問而輕慢的語氣讓陸景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只是,陽勝潮釋放出的善意,他需要表示接受。當即,輕輕的點點頭。
  陽勝潮滿意的笑了笑,轉了一個話題,活躍氣氛。林清秋不動聲色的品茶,陸景看樣子有些不滿。
  宴會結束,陸景和陽勝潮道別。剛出門廳,等在外面的林清秋憑欄而立,淡雅的微笑道:“陸先生有空的話,去我那兒喝杯茶?”
  “行啊。”陸景笑著答應下來。與她并肩繞過回廊,向電梯口走去。和上次見到林清秋相比,她此刻黑色大衣的裝扮多了些穩重成熟,少了家居時的俏麗嫵媚。陸景心里暗嘆:女人走仕途不易,漂亮的女人走仕途更不易。稍微正式一點的場合都不敢打扮。
  姬紅俊遠遠的看到陸景跟著一個成熟漂亮的少婦一起離開,心里低嘆一聲:真是羨慕不來啊。
  電梯從樓上下來,里面已經有幾個人。陸景和林清秋一起走進電梯。其中一人仔細的打量著陸景。陸景覺得很詫異。那人約莫四十來歲,方臉大耳,很威嚴的樣子。似乎喝了酒,臉上有些紅彤彤的。
  出了電梯,陸景正要離開,中年男子開口道:“你就是陸景吧?”
  陸景詫異的轉身,“是的。你是…”
  中年男子冷笑道:“我是饒左能。陸景,你很不錯啊!”
  陸景嘴角揚起一絲冷然的微笑:“真是好巧,沒想到在這兒碰到饒副廳長。饒副廳長有什么指教?”
  其他幾人看到兩人起了糾紛,迅速的離開。一個秘書模樣的人停了下來。林清秋等在原地,靜靜的觀察著。
  饒左能諷笑道:“我哪兒敢指教你。現在很多人叫我‘亂彈琴廳長’。奉勸你一句,做人低調一點。山不轉水轉,說不定哪天就攤上事了。”說著,深深的看了陸景一眼,轉身離去。
  聽著饒左能“來日方長”的威脅,陸景輕蔑的一笑。和饒左能早就撕破了臉,接下來只是各出手段罷了。
  饒左能冷著臉坐到車里,吩咐了司機一句,想了想,撥了一個電話,“楊書記,我打算再動動景華。”
  楊修武在電話里笑道:“你還沒被袁省長罵怕啊?”
  饒左能嘿然一笑:“挨罵了當然怕。所以要你的支持。”
  楊修武就笑,“我可沒法支持你啊。這件事你看著辦吧。”說著,掛掉電話。有人樂意找景華的麻煩,他也沒必要阻止。
  饒左能臉色稍緩的放下電話。他明白楊修武的意思,默認就是支持。至于袁省長那兒,就看你陸景的人情能用幾次。
  …
  車到清云湖湖畔的云翠園。林清秋招呼陸景坐下,泡了茶,放到茶幾上,冬日午后的陽光讓別墅客廳有些冷清的明亮感。
  “你和饒廳長有間隙?”林清秋捧著茶杯,輕聲問道。
  “我和他有很深的過節。”陸景淡然的說道。
  林清秋微微一笑,輕點著頭,“我倒是為你擔心的很。得罪財政廳實權副廳長的滋味可不好受。”
  陸景笑道:“是相當難受。”林清秋這話聽得舒服,但是要當真就幼稚了。“林市長,陽書記今天幫我說服趙部長讓《TOP電子》復刊是什么意思?”
  林清秋訝然的看著陸景,“不是你要求的。”
  陸景搖搖頭。自衛東陽、唐軒源離開建業之后,他很難獲取到建業市官場上的一手信息。宋里朋那里的信息有沒有私貨,他是不敢確信的。
  林清秋低頭琢磨著。陸景似乎急需一個夠份量的眼線來了解建業市的詳情,這是一個極大的機會。要知道將唐軒源運作成吳州市長,這展示出來的能量和手法非同一般。相比之下,將她從吳州調到建業,似乎不值得一提。她這個正廳的含金量可比唐軒源差遠了。
  官場之中從來都是背靠大樹好乘涼。當即,下定決心,輕聲道:“陽書記是在向你示好,具體原因就不是我能猜度的。市里政局未定。柳市長最近和常務副市長姚元煥在角力。”
  “常務副市長姚元煥?”陸景自語一聲,腦子飛速的轉起來。在國內,一把手和二把手鮮有關系和睦的。具體到zhèngfǔ口,就是市長和常務副市長的權力沖突。
  “聽說時方傳媒的董事長連省初和柳市長認識?”
  林清秋點頭,她作為柳市長帶到建業的心腹,知道一些事情,“連先生和柳市長是舊識。”說著,又道:“陸景,我覺得這次時方傳媒和蘇江省日報集團的糾紛有內幕。”
  陸景詫異的看向林清秋,“哦?”
  “柳市長入主建業以來,去高新產業區和信心產業區都調研過。高新產業區的谷計恒是市委常委,這一塊柳市長也插不進去手,反倒是信心產業區大有可為。
  國內互聯網行業受到時代在線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激勵,發展的很快。據說信心產業區也一兩家互聯網企業拿到了風投,雖然還不符合上市的要求,但總歸是個希望。我看柳市長有意大力發展信息產業區,作為他在建業施政的突破口。
  姚市長不贊同市里的資金向信息產業區傾斜。據說,姚市長和省日報集團很有些關系。”
  陸景臉上動容。按照林清秋的分析,市商行極有可能只是被殃及的池魚。饒左能是順水推舟的拿捏市商行。抑或是,饒左能和姚元煥本就是一體?
  姚元煥本人,陸景并沒見過,但是作為楊修武任職市長時的常務副市長,用屁股都能想到他是誰的人。
  …
  景華投資的辦公室里,陸景笑著掛掉王燦的電話。他和衛婉儀要訂婚的消息已經傳開。王燦那小子剛才幸災樂禍:人家衛美女都沒意見,你裝啥純潔?
  他知道好友是在用這種方式安慰他。其實,平安夜和關寧聊了一通宵之后,他至少已經能淡然的面對這件事。畢竟是兩世為人,這點心里承受能力還是有的。
  葉妍推開門,看到陸景躺在寬大的辦公椅里,把腳翹在辦公桌上抽煙,四腳朝天的模樣極為滑稽,手里拿著的熱咖啡,都笑得差點灑出來,“陸景,你怎么這個樣子?不要形象了。”
  葉妍穿著黑色的通勤修身長款羊毛大衣,大衣領口是毛茸茸高領絨毛狀。冷艷之余又顯得大氣。盤著的高雅發髻,耳垂上帶著耀眼的耳墜,正在亂顫著。深咖啡色鉛筆褲,勾勒出她修長性感的雙腿,圓潤筆直,令人興起撫摸的沖動。
  陸景笑道:“這樣舒服。破壞了我在你心中完美的形象啊?”放下腳,去拿葉妍放到桌子上的咖啡。
  見陸景的眼睛老看自己的腿,葉妍嫵媚的橫了他一眼,“你在我心中的形象還用破壞嗎?早就差到極點了。想好中午在那兒請我吃飯沒?”
  陸景就笑著搖頭。這個小女人完全是一副戀愛的狀態來當給自己助理,尤其不合格。只是看到她明媚歡快的笑容,卻是能緩解工作的壓力和疲勞。
  正要說話,姬紅俊急匆匆的進來,“景少,剛接到翟伯慎的電話,市里的建行、工行、農行三家銀行聯合要求審查昆成汽車之前的貸款用途,要求昆成汽車提前歸還總計5億元的貸款。”
  陸景的眉頭慢慢的蹙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