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509 風向標

葉妍對他傾心相許,這名男子卻這樣一幅惡心的樣子湊過來,陸景哪里能忍受,當即發作。
  “你TM怎么說話的?知道葉哥是誰嗎?”幾個跟班立刻炸毛。葉哥卻是一揮手,制止了跟班,仔細的打量陸景。他喝了酒,興致有點高不假,但是記憶力還是不錯的。
  “嘿嘿,小子,我們又見面了。在建業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帳我們是不是該算算了?”
  在第一人民醫院打架的事情葬送了他姐夫仕途一個重要的機會。他被他姐夫罵得狗血淋頭,三個月不許上門。他如何能不記住這個鳥人。當時就是這鳥人的保鏢動手的。
  聽到中年男子的話,陸景也記得他是誰了。被周興動打了一頓的那個派出所所長。具體名字記不得了,好像是蘇江省財政廳一個副廳長的親戚。
  陸景冷眼看了他一眼,沒理他,對徐懷觀道:“老徐,你處理。”
  徐懷觀點頭,站起來,隔斷了葉哥的視線,“葉先生,是吧,我們去外面談談。我是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董事徐懷觀。”
  葉哥鼻孔里冷哼一聲,“市商行好了不起啊?你們的麻煩還在后頭,知道嗎?”說著,對跟班道:“去叫幾個人過來。”說著,對陸景囂張的道:“小子,你今天要沒帶保鏢就死定了。”說完,朝門外走,他要先去處理那個韓國妞。
  徐懷觀被來就是黑臉,這會臉黑得更厲害。葉哥把他當做空氣,讓他在陸景面前丟臉。當即,走到外面,打起電話。做為一家地區性商業銀行的董事兼副行長,他在建業有著自己的關系網。
  大廳吃飯的食客見沖突沒有起來,又都各自吃著飯。
  陸景看著葉哥的背影,心里卻是一動,他好像知道點什么。得找人查查他。突然,感覺手掌里多了一個嫩滑如玉的手掌。
  陸景扭頭去看葉妍,見她大而媚的眼睛里有著異樣的情思在流淌著,茶色的瞳眸仿佛流轉著輕盈的碧波,帶著幽遠的古典韻味。
  陸景知道她又想起生病被自己照顧的事情,沖她輕輕的點了點頭。葉妍輕笑,用力握住陸景的手,她確信陸景讀懂了她的意思。
  于副行長低頭吃著飯。他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今天這位葉助理眼睛里的情思。不過,現在貿然離開太突兀,也只能盡量減少存在感,盡量當一個度數小點的電燈泡。
  “陸先生,葉小姐,謝謝!”三個韓國女孩又重新走了進來,為首的李慧喬用中文向陸景道謝。
  陸景微笑道:“不客氣。你們沒通知大使館?”
  其中一個圓臉文秀的女孩用略顯生硬的中文道:“沒有,通知大使館會驚動學校。我們怕麻煩。我們是建業醫科大學大三的學生。我叫裴孝利,她叫樸佳人,很高興認識你。”
  陸景笑著同她握手。看得出來,三個女孩中,這位才是拿主意的。
  裴孝利見陸景沒有交換聯系方式的意思,微笑著揮揮手,“不打擾你們了,再見!”
  “再見。”陸景點頭。從這三位醫科大的學生能脫身來看,徐懷觀的關系顯然壓住了那位派出所所長。徐懷觀知道壞了那位葉哥的好事,辦事能力不錯。
  吃過飯,一行人出門,曾紅英搶先一步。陸景笑了笑。徐懷觀等在門外,“景少,那人叫葉景堂,橋口路派出所所長,是省財政廳副廳長饒左能的妹夫。我找了幾個熟人,沒辦法動他。”
  “辛苦了。”陸景微笑著遞了一支煙給徐懷觀,表示理解。徐懷觀的關系能壓住葉景堂,但是要動葉景堂就得和饒左能較量。徐懷觀的關系未必就愿意得罪省財政廳的實權副廳長。
  “吱--!”一輛墨綠色的警用吉普車停在路邊。車窗落下,葉景堂探出頭,不屑的笑道:“市商行的,你有關系又怎么樣?能把勞資怎么樣?哈哈。”說著,沖陸景喝道:“小子,你TM以后給我小心點,別給勞資碰上。”
  說完,鳴響警笛,開足馬力狂飆而去。街邊的路人都側目看著,不明所以。
  陸景眼神一凝。坐到車里,琢磨了一下,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電話傳來一個不敢相信的聲音,“景少?”
  “呵呵,宋市長,我是陸景。”陸景笑呵呵的道。電話那頭是建業市的副市長,宋里朋。曾經是信息產業戰略指導小組的副組長。政治立場比較中立的一名實權副市長。建業市信息產業區就是歸他分管。姬紅俊和他關系不錯。
  宋里朋爽朗的笑道:“我差點都以為看錯號碼了。好久沒見你了,前段時間聽姬總說你在香港忙。”
  “恩,剛回建業。宋市長,我剛在濱江酒店吃飯出來,橋口路派出所所長葉景堂開著警車威脅我,要我以后走路注意,別碰上他。”
  “什么,有這種事?”宋里朋笑聲漸漸的淡去,沉聲道:“陸先生,我在這里表個態,凡是破壞建業市招商引資環境的人都會受到處理。”
  陸景就笑道:“那謝謝宋市長了。”宋里朋是從建業一步步升上來的干部,他肯定知道葉景堂背后的關系。
  葉妍輕輕的靠在陸景肩頭,見陸景掛了電話,問道:“解決那個囂張的混蛋了?”她就坐在陸景身邊,聽得一清二楚,好像有個副市長要動葉景堂。建業市的副市長可比蘇江省財政廳的副廳長高一級。
  陸景笑著伸手捏捏葉妍的臉蛋,“估計也就是停職。還沒把他這只蒼蠅拍死。”葉景堂這個人行事張狂,有點危險,停職只是第一步,還是把他送進去比較保險。
  葉妍愣愣的看著陸景,結結巴巴的道:“你-你-摸-我。”
  陸景哈哈一笑,拿著手機撥號。在葉妍的事情上他有些優柔寡斷了。剛才葉景堂貪婪的眼光讓他心里涌起一股強烈的不舒服感。既然心里在乎這些東西,想要保護她,也不能接受她轉投到其他男人懷抱這樣的事,那他還猶豫什么?
  陸景撥通張勝利的號碼,愉快的道:“老張,盤盤饒左能的底。我懷疑市商行的事情有他的影子。”
  “饒左能?好的,我馬上去辦。”張勝利說道,“景少,據說時方傳媒的董事長連省初和建業市市長柳建林有些關系。”
  “柳建林?我知道了。”陸景心里有些疑惑。腦子里琢磨著。白色的阿斯頓馬丁在十字路口和車隊分開,往南山別墅而去。
  葉妍看著陸景沉思的樣子,不知道他剛才發什么神經,心里有些難言的情緒,想了想,慢慢的靠在陸景的肩頭。
  中途,陸景接到衛二叔的電話,“陸景,袁省長明天晚上有空,我帶你去見他。”
  “好的,二叔。”陸景沉聲道。他在倒建業的第一天就給衛二叔打過電話。袁省長這幾天在京城開會。明天上午才回。
  書房外夜色逐漸濃密起來。陸景的書房里開著燈,燈光將他的書桌照得通明。他正在思考著建業的人和事。
  突然,葉妍推開門道:“喂,你晚上吃什么?我剛給物業那里的餐廳打了電話。十五分鐘就能送過來。”
  陸景中端了思考,抬頭看著葉妍,她換了一身粉色的毛衣,黑色的彈力褲,勾勒出修長雙腿的性感曲線,微笑道:“你隨便幫我點一份吧,我要思考一些東西。”
  葉妍心跳陡然的加速,她知道陸景在車上的動作不是發神經,而是他心里確實對她打開了一扇門。
  “魚香肉絲吧。”葉妍輕聲說了一句,帶上門離開。
  …….
  和袁省長的見面并不是在省委別墅里,而是在清云湖湖畔的云翠園別墅區。
  車后排,衛二叔默默的抽煙。當初在陵平縣那兒的擔憂發生了。景華果然遇到的困難。不過,情況還沒有到最困難的時候。他還不適合說話。只需要把陸景引薦給袁樸春就行。實際上他這也表明了他的一個態度。
  陸景抽著煙,卻是想著今天張勝利給他打的電話。蘇江省日報集團一名副社長和饒左能關系密切。市商行的事情果然是饒左能在搗鬼。但是,饒左能會不會也只是一名試探的棋子呢?
  等在別墅門口的是袁省長的女婿蔣敘元。一名三十多歲的中年人,穿著灰色棉衣,氣質穩重。
  “衛叔,陸景。”蔣敘元招呼了一聲,引著兩人到別墅的客廳里。
  袁省長笑呵呵的站起來,“國棟,前些天我在京城,聽說你在黃海,倒是錯過了。今天咱們好好喝一點。”
  衛二叔笑道:“行啊,有段時間沒聊聊了。”
  袁省長笑著點頭,對陸景道:“白酒能喝一點吧?”
  陸景微笑著點頭,“能。”
  “那我們先喝酒。”袁省長一揮手,“敘元,把蒸籠里的菜拿出來。”
  三葷三素,以涼菜為主。三人就坐在餐廳的小桌上小酌。陸景默默的聽著衛二叔和袁省長閑聊。氣氛一直很融洽,陸景卻是感覺到一股淡淡的疏離感。
  袁省長拿起酒杯,示意陸景喝一杯,然后微笑道:“陸景,說說你的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