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508 停刊整頓

飛機抵達建業時,夕陽西沉。機場接機大廳外隨處可見穿著厚棉衣的旅客。景華辦事處派來的司機將一行三人送到南山別墅里。
  陸景在浴室里泡著澡,姬紅俊打來電話,“景少,晚飯安排好了。在希爾頓酒店五樓的包廂。”
  “好。”陸景掛了電話,澆了熱水拍拍臉。在見袁省長之前,他需要先和張勝利見面,了解建業市的一些情況。
  建業市里一直都有一股力量在暗中阻止景華的擴張。姬紅俊向他匯報過多次。《top電子》停刊整頓就像是一個風向標,建業市里針對景華的事件就逐漸多起來。
  昨天,景華投資注資建業市屬一家生產番茄醬的企業被建業市國資委叫停。據說,這家企業會被建業市內的一名生產水泥的商人接手。
  今天上飛機之前市商行的徐懷觀向他匯報,市商行投資信息產業區的一家企業1億的貸款到期卻因為該企業陷入債務糾紛無法收回。極有可能變成壞賬。
  短短的幾天時間里,似乎有一股暗流襲向景華在建業的業務。陸景揉了揉眉心,決定轉道建業還真是沒錯。今天是十二月十九日,希望元旦之前能返回江州。九九年末可是世紀之交的千禧夜。
  換了衣服,陸景喊上曾紅英,坐車前往市區的希爾頓酒店。看著車窗外的車流,陸景點著煙沉思。經過一輪干部交流之后,建業市的形勢又變得撲朔迷離。仿佛籠罩著一層迷霧。但可以肯定的是,針對景華的力量和楊修武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希爾頓酒店五樓的包廂里。張勝利笑著同陸景握手,他到了有一會兒了。“景少,建業市的氣溫比香港低多了。”
  陸景笑了笑。遞了一支煙給張勝利,看來張勝利也關注到景華的困境,“總有應對辦法的。”說著,通知服務員上菜。兩人邊吃邊聊。
  張勝利介紹著他知道的情況,“《top》電子停刊整頓是建業市新任的宣傳部部長趙辛香的意見。她是楊修武一手提拔的干部。我看主要原因是劉副主任施加了壓力。”
  劉副主任?劉勇志和楊修武最近一唱一和,很是合拍啊。陸景吸了口煙,緩緩的說道:“停刊不是大事。關鍵是信號給的太明顯。一些人蠢蠢欲動。市商行貸款給澎天文化傳播公司的一個億卷入債務糾紛,可能無法收回。”
  澎天文化傳播公司就是位于信息產業區的那家企業。總資產規模約2個億左右,主要從事印刷和出版業務。
  張勝利手上煙灰抖了一下。吃驚的道:“怎么回事?這胃口也太大了。”現在貪腐1000萬就夠得上大案標準。一個億是什么概念?
  陸景夾著菜咀嚼著,“時方傳媒這家公司你了解嗎?”
  張勝利皺眉思索了一下,“有點印象,好像是信息產業區的龍頭企業吧?”
  陸景點點頭。信息產業一般劃分為四個行業:出版業、電影和錄音業、廣播電視和通信行業、信息服務和數據處理服務行業。
  建業市信息產業區是省級經濟開發區,級別是正處。信息產業區的企業主要從事互聯網服務企業和文化傳媒企業。
  時方傳媒涉足印刷、出版、新聞、廣播、電視幾個領域,是信息產業區的龍頭企業。時方傳媒由蘇江省日報集團、建業市廣播電視大學、海天實業、濱江文化幾家公司出資組建的股份制公司,最大的股東是濱江文化有限公司。
  “澎天文化原來的控股股東時方傳媒與現在的控股股東蘇江省日報集團起了糾紛,均不愿意承擔歸還市商行貸款的責任。”
  張勝利微微一驚,“蘇江省日報集團?”這似乎涉及到省里的人物了。
  陸景肯定的道:“不錯。蘇江省日報集團是時方傳媒的股東。這兩家公司關系良好。這件事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設好的局。建業市里的風向有變化被人嗅出了味道。你幫我打聽下時方傳媒背后的關系。敢賴我一個億。恐怕很有些能量。”
  《top電子》停刊整頓一時半會肯定難以復刊。他也沒想著運作這件事。這本雜志的命運對景華而言無傷大雅。但是,市商行一個億的貸款卻是要解決的。
  《top電子》停刊只是意味著上面有人對景華不滿。而時方傳媒賴賬成功,則會表明景華無力守護在建業的投資。那么,如此美味的“大餐”到時候肯定會引來眾多“大鱷”。
  “好的。”張勝利沉聲答應下來。這件事恐怕是真的有內情。
  ……
  建業市信息產業區位于秦江區寧臺鎮。市級公路重修之后。從秦江區至寧臺鎮只需要三十分鐘。信息產業區今年才設立,除了規劃好的幾條街道,遠處枯黃的田野盡顯冬季蕭瑟的氣息。
  陸景坐在車后排。眉頭深鎖。上午建業市商業銀行的團隊和時方傳媒在其寧臺鎮總部進行了第二次談判。雙方沒有談攏。
  這次涉足的澎天文化糾紛中:時方傳媒在以借款的方式挪用了澎天文化8千萬資金。現在的控股澎天文化的蘇江省日報集團認為,應該首先由時方傳媒歸還澎天文化的貸款。
  而時方傳媒認為約定歸還借款時間未到。理應由蘇江省日報集團先行承擔市商行的貸款。
  更復雜的是,時方傳媒只是轉讓了70%的股份給蘇江省日報集團。它同時還持有澎天文化30%的股份。
  “這件事很難解決?”葉妍看到陸景的眉頭又皺起來,輕聲問道。
  “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關鍵是要對癥下藥。”陸景說道。如果這是一個局,肯定是幕后較量才會有效果。他讓葉妍跟著過來,是想讓她在入主匯海大酒店之前學習一二。
  突然一只柔膩嬌嫩的小手放到手掌中。陸景扭頭,葉妍嘴角正露出一絲明媚動人的笑容,美眸鼓勵的看著他。陸景微笑道:“安慰我啊?”
  那天在香港的電影院里摟過葉妍之后,兩人間一些親昵的小動作似乎變得很自然。
  葉妍看著陸景烏黑明亮的眼睛,輕柔的道:“恩。會有解決辦法的!”
  陸景笑了笑,“謝謝!”
  葉妍嘴角的笑容蕩漾開,宛若梔子花開。看著她明媚的笑容,陸景的心情也好起來。
  四輛車組成的車隊進入秦江區,在濱江酒店門口停下來。正是吃飯的時間點,包廂里已經全部訂出。濱江酒店的蟹粉獅子頭在建業相當有名氣。
  “那就在大廳里吧。”陸景對隨行的徐懷觀說道。
  “行。”徐懷觀笑著點頭,吩咐下去。徐懷觀和另外一名經手放貸的于副行長和陸景坐了一桌,其余八人另坐了一桌。
  點過菜后,于副行長一臉慚愧的說道:“景少,這件事我要負主要責任。”
  陸景笑著擺擺手,“不能那么說。誰能料到這樣的情況呢?澎天文化的業績報表我看過,很不錯。澎天文化并非沒有償還貸款的能力。再說它每多拖欠我們一天的時間,是要算利息的。我們也不虧。重點是要讓澎天文化還貸款。”
  徐懷觀和于副行長心里就松了口氣。這樣的事情,慣例是要追究放貸人的責任。
  菜送上來后,四人邊吃著菜,邊聊著時方傳媒的事情。突然,二樓上傳來一個響亮的男子笑聲:“哈哈,想不到在這兒碰到你了,小娘皮我看你這次還有什么借口。跟勞資走吧,保證你今天爽歪歪。”
  “你們要干什么?”隨即又是女子的尖叫聲,二樓之上一陣碟盤的落地聲,雖然看不見,但也知道定是一片狼藉。
  陸景搖搖頭,低頭吃飯。
  “瑪德,報警。勞資這套西服上萬塊。你tm的居然敢潑我一身。”
  有人笑道:“葉哥,你待會射她一臉不就賺回來了。”
  “哈哈。”幾人張狂的笑起來。
  五分鐘后,兩名胖胖的民警紅光滿臉的進來,往樓上而去。過了一會,一行人下樓。大廳的食客都好奇的看過去。
  三個女孩和四個男子跟著兩名民警走下來。三個女孩神色沮喪,不斷的用母語交流著。四個男子臉上都帶著淫邪的笑容,為首一人是一個中等身材的男子,眼睛正在一名穿著杏色大衣的女孩身上游走。那名女孩容貌絕麗,中等身高,身材比例極好。
  葉妍對陸景道:“陸景,是上次我生病的那個韓國護士。”
  陸景微笑道:“我認出來了。我對美女的記憶一向深刻。”
  葉妍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你不幫她們一把?看樣子她們去派出所調解肯定要吃虧的。”
  陸景就笑:“那是你想的。”說著,指著那幾個韓國女孩道:“知道她們剛才在說什么嗎?她們打算通知韓國的大使館。這種涉外的事情,警方處理會很慎重的。”
  “你聽得懂韓語?”葉妍好奇的看著陸景。
  陸景笑著喝湯,“我要不要謙虛的說,能聽得懂一點點。”
  葉妍風情萬種的展顏一笑。正要走過去的那名男子看到葉妍美麗的笑容,忍不住喉嚨吞了口口水,湊過來,滿嘴酒氣的道:“美女,我好像在那里見過你。”
  陸景皺眉,冷聲道:“滾!”(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