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0 看夠沒有

陸景出了門,看到黃紫琪坐在一個靠背轉椅子上,高聳的胸部將裸粉的襯衣撐出一道美妙的弧線。她一邊喝水,一邊把椅子轉著圈,觀察整個三樓的情況。“黃紫琪,設計還要多久能完成?”
  黃紫琪用筆頂著飽滿光潔如玉的額頭,沉思了一會,“明天我能完成稿圖,施工的話,你們看著辦唄,一般情況下七天就能完成。”
  陸景點點頭,七天時間足夠招聘一批人手,并培訓一次。培訓這事要和占哥兒打個招呼,他的電器專賣店已經開張,在員工的素質培養上,應該有點心得了吧。
  看著黃紫琪魅力十足的玉容,陸景笑道:“把你手機號留給我吧!”
  黃紫琪眼睛眨了眨,嘴角露出一絲古怪的微笑,“陸同學,你要我手機號干嗎?想追我呀?”
  陸景厚著臉皮道,“我琢磨著以后還有很多室內設計的地方要請你設計,有個電話聯系方便一些。”
  黃紫琪笑著點頭,從椅子上跳起來,“好吧,看在人民幣的份上,給你個接近姐姐的機會。”說著,她回過身去拿旁邊椅子上放著的咖啡色的手袋,微微彎腰在手袋里翻了一下,拿出了一支白色的愛立信手機。
  陸景看著那結實渾圓的臀部微微翹起,非常性感,情不自禁的摸摸鼻子。心想,“要是流鼻血就糗大了。這具十八歲的身體可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
  “好看嗎?”陸景下意識的點頭,旋即反應過來,黃紫琪正略帶鄙夷的笑看著他,“小小年紀就這么色。你手機號碼多少?”
  陸景說了自己的號碼,黃紫琪撥通了電話,“喏,把號碼記好呢,吃飯什么的就不要找姐姐了,室內裝修設計可以找姐姐。”
  “行,大把的人民幣向你招手呢。”陸景笑了笑,從電梯下到一樓,徑直離去。
  辦公室里,余建軍喝了口茶水,見陸景離開,才笑著對余志成道:“陸少這個人是個可以合作的對象。到了他們這個層次,看得不是能力,底下有的是做事的人,看的是做事情夠不夠大氣。”
  余志成憨厚的笑了笑:“爸,那你真的打算再投十萬?”
  “再看吧,要是沒有人接手那15%的股份,只有咱們接了。”
  …..
  慶賀劉衛家被貶謫,陸景和占哥兒兩個人喝了兩箱啤酒,喝得有點微醺直至半夜十二點,陸景才回到四中,迷迷糊糊的睡著。
  第二天一早,手機鈴聲將陸景驚醒,“陸景,我表哥想見見你,中午有時間吧?”
  陸景腦子還有些發蒙,“同學,你表哥一大堆我哪里都認識,是哪位啊?”
  “二舅家的表哥,馮逸風,他昨晚才到京城,請我們幾個表兄喝酒,聽我說在搗鼓超市的事,他有點興趣投資,想和你聊聊。你不是正好差錢嗎?”
  陸景揉了下自己的太陽穴,“十點鐘在薇薇奶茶見吧,我中午要回家吃飯。”昨晚唐悅打電話給他說愿意投五萬塊。資金大約還差十五萬。
  “靠,十點?馮逸風能不能從床上爬起來還兩說呢,他昨晚說要感受下京城人民的熱情,天知道鬼混到幾點了。”
  “你打電話問一聲吧,不行就改天。我中午和我媽說好了要回家吃飯。”
  “行吧。受不了你,都十八歲了,回家吃飯又不是大事。”王燦無力的吐糟。說著掛了電話。
  陸景望著天花板,心說:“誰說回家吃飯不是大事,對我而言,這比掙錢的事大。”
  前世里,父親和母親相繼去世,每每只能對著相框里的照片寄托哀思,這讓他如何能不珍惜與父母吃飯的機會。要不是父母都希望自己能夠獨立生活,他還真的想搬回去和父母住在一起。
  想起在江南水鄉里度過的兒時時光,那絕對是自己這輩子最值得珍藏的回憶之一。那段時光在腦子里永遠不會褪色。父親含笑的看自己長大,母親把自己像小花貓一樣的臉用清水擦干凈,小橋流水,青石板街面上悠長又帶著韻味的叫賣聲,籬笆墻和黃狗,咕嚕咕嚕的斑鳩從稻田里飛起,與大哥一起堆雪人,燒了鄰居家的草垛。
  陸景從床上跳了起來,恨不得馬上回家。洗漱過后,拿出手機給家里打了個電話,羅女士在電話里笑著:“你早點回來啊,給你做了好吃的。”
  “媽,什么好吃的啊。我約了人十點談事情,我爭取十分鐘談完,然后就打車回來。”
  “呵呵,做事要穩重一點,十分鐘能談好?”
  陸景拍著胸口道,“當然能。”
  和羅女士說著自己的近況,在江州做的事情,笑著閑聊了許久,直到羅女士說,“哎呀,湯差點壞了,不和你這小鬼瞎聊了。”陸景才掛了電話。心里想著這段時間要多回家陪陪爸媽才是。
  …
  馮逸風大約一米七五的樣子,穿著藍色襯衣,白色休閑褲,一派成功人士的打扮。陸景和他還是第一次見面。
  馮逸風打量了陸景一會,感覺他有種與年紀不符的老成氣質,頂著兩個黑眼圈笑道:“昨晚玩的有點晚,今天形象不好,有點失禮了。”
  陸景給王燦和他分別遞了一支煙,點燃香煙,笑著擺手,“我昨天也喝酒到很晚,馮哥對我搗鼓的這個超市有興趣?”
  馮逸風很認真的點點頭,彈了彈煙灰,“我在法國呆了幾年,王燦說的那些觀點啊和法國的大超市家樂福運營模式非常像,聽他說,這都是你的主意,所以我打算和你聊一聊。”頓了頓,他又說道:“歷史總是有著驚人的相似,國外商業上的一些模式很有借鑒意義。我覺得你這個點子選得非常不錯,很有錢途。”
  陸景笑了笑,搖了搖香芋味的椰果奶茶,吸了一口,才說道:“長話短說吧,我一會要回家。坦率的講,我認為國外超市那一套可以完全的復制到國內來,當然這是指的服務模式,采購和運輸模式需要因地制宜。但目前在京城而言,環境是差不多的。
  做好超市的關鍵,第一,人員的服務,第二,價格的優勢,第三,貨物的質量,第四,店面的地段,第五,成本的控制。
  至于這五點我能不能做好?一下子肯定不可能都做好,要在實踐中慢慢摸索,我現在能保證的是什么呢?”陸景屈起自己的指頭,“店面的地段,這是可以看得到的,人員的服務,我可以保證沒有問題。價格優勢我能保證,貨物的質量,我只能說盡最大的努力,成本方面需要實際過程中去看,那是后面職業經理人的事,我現在不管。”
  說完,陸景就看著馮逸風,“愿不愿意投,投多少,就看馮哥自己的判斷。”
  馮逸風點著煙,呵呵的笑著,等一支煙抽完,他手指在桌子上重重的點了一下,笑道:“我決定投三十萬,這是我全部的積蓄,以后吃肉還是喝粥就看你了。”
  陸景微微一笑,“按理說有投資我不應該拒絕,但是留出來的份額只有大約十五萬的空缺。先給我十五萬的資金吧。現在超市還沒有開張,銷售數據還沒有出來。等有盈利了,超市肯定還要擴大規模,到時候追加投資,股權上我們幾個人再協調。”
  馮逸風點了點桌子,站起來,伸出手:“好,你這個處理方法不錯。預祝咱們合作愉快。”
  陸景握住馮逸風的手,自信的道:“合作愉快。”
  王燦看著陸景和馮逸風談話簡潔明了,邏輯清晰,處事滴水不漏,幾分鐘就談好幾十萬的投資,一時間感覺自己的好友最近變化真的很大,難道是以前他的才能沒有顯露出來?
  …..
  大哥的書房內煙霧繚繞,陸景坐在沙發上輕輕的喝著水,聽大哥說話,“最低保障制度我已經做了結論,不適宜推廣,需要繼續在石橋鎮試驗下去,積累經驗,解決出現的各種各樣的問題。小景,你說做點事就這么難?”
  這種鎮一級試點性質的制度改革,由別人做出結論和由自己做出結論,完全是兩個相反的政治結局。前世里最低保障司得出“不宜推廣”的結論,讓大哥政治生涯黯淡,仕途崎嶇坎坷。而現在大哥自己下了“不宜推廣”的結論,卻是把這個事情做了一個了結,從里面抽身出來,頓時就有著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的感覺。這個制度改革大哥雖然沒有成功,但是對他的仕途而言已經難以造成大的危險。
  個中細節微妙之處,非局中人難以體會。
  大哥靠在沙發里,郁悶的抽著煙,他心里還是想著做點事,將手里的香煙在茶幾的煙灰缸上點了點,“爸,媽身體都還好吧?”
  陸景今天午飯和晚飯都是在家里吃的,從家里出來,就來了大哥這里,“都還好,爸工作上最近不順心,和劉老頭慪氣。”大哥笑了笑說道:“正常。這次把部委里面一個靠近他的副部長拿了下去,他不上火才奇怪。”
  陸景這才意識到劉衛家的調整不是單方面,還涉及到一系列的人事變化,果然是于無聲處聽驚雷,這里面必然蘊含著一系列的斗爭和妥協。占哥兒的消息渠道還是有些霧里看花的感覺。
  “哥,爸的身體我看還是要調養,不能天天動肝火,我建議老頭子退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