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507 意外與慶功宴

在裝飾得絢麗、到處是影片宣傳廣告的售票處買了票。附帶贈送大杯可樂和爆米花。電影院貴賓廳天藍色的情侶包廂里,葉妍愉快的著抿了一口可樂。
  陸景坐到椅子上,調了調椅子靠背的角度,微微斜靠著,“這么高興?”
  葉妍輕笑著點頭。看她展露小女孩般歡快的笑顏,陸景就笑:“我怎么感覺我應該有點負罪感才算是正確反應。”
  葉妍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盡說風涼話。是我死乞白賴的纏著你行了吧?小男人的大男子主義心態。”
  陸景笑著搖頭。也沒她說的那么夸張。他心里也有和葉妍親近的想法,只不過沒想著和她到最后一步。男人和女人哪有純粹的友誼。那種話只能騙騙18歲的小女孩。
  “葉妍,那天游艇俱樂部聚會的游輪是誰的?”
  “楊爵士的。楊爵士是游艇俱樂部的理事。”葉妍扭頭看著陸景,“你有興趣玩游輪?”
  “沒有,隨口問一聲。”陸景把爆米花放到側面的桌臺上。這件包廂不大,裝修色彩是鮮艷明快的天藍色,讓人心情愉快。
  “要不我們倆也買一條游艇玩玩。藍天大海,悠閑的曰光浴,喝著下午茶,想想就讓人陶醉。”
  看她一臉神往的表情,陸景促狹的笑道:“看過那部美國電影沒?突然竄出一條大鯊魚,喀吧一下,有人變成兩截了。”
  “你氣死我了。”葉妍腦子里過了一遍那個恐怖場景,恨恨的在陸景肩膀上捶了兩下。“為什么我總有想咬你一口的感覺。現在才知道是你太可恨了。從見到你第一次起,就是這種感覺。”
  陸景哈哈一笑,突然手機震動起來,對葉妍打個手勢,接起了電話,“小姑。”
  陸蘇在電話里嘆著氣說道:“你這孩子,讓我說什么好。唐彤的事兒我知道了。”
  陸景笑道:“小姑,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表姐去黃海,我總不能讓她去跑招聘會啊。”
  “你啊-,轉移話題。”陸蘇笑起來,“行了,你都這么說,我還能說什么。有時間來看看小姑。”
  陸景笑著答應下來,再問候幾句,才掛了電話。其實,以郁揚的家世,和唐彤結婚的話,不說門當戶對,也差不太多。這是小姑沒有強烈反對的原因。
  至于政治立場那玩意兒,就像他說服唐悅的一樣,總是會變的。要不是大哥正好在楚北,郁部長的政治立場根本就不在小姑要考慮的范圍內。那是郁部長要考慮的——是否和陸家的圈子走近。
  放下電話,陸景才發現不知道何時葉妍已經靠在他肩頭。一雙大而媚的眼睛正依戀的看著他。
  陸景心里有些柔軟的情緒涌起來,伸手摟著她,讓她靠得更舒服些。他并不拒絕成為這么一個絕色美人兒的依靠。“我表姐的事。看電影吧。”兩人本就是途進場,這會電影已經放過了大半。
  “恩。”葉妍看向前方的電影大屏幕。男主和女主正在車內激烈的親吻著,手更是伸進女人的裙子里。嬌吟聲陣陣,正有更一步的趨勢。葉妍忍不住臉有些發熱。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沒想到剛好是這么個鏡頭。輕輕的放開葉妍,“沒別的意思。我們還是聊天吧。”
  葉妍腿卷縮到寬大的椅子上,側靠在椅背上看著陸景,鼻子里“恩”了一聲,輕聲道:“你說我聽著。”
  陸景瞥了一眼大屏幕,笑道:“據說男人分兩種。好色的男人和極度好色的男人。你覺得我算那種?”
  葉妍撩了陸景一眼,嘴角含笑的道:“第二種。”
  陸景笑著喝可樂,“知道我是第二種,你還這樣?”說著,指了指她的姿勢。葉妍側躺著,雙腿并在一起,黑色鉛筆褲將她修長的大腿曲線勾勒的盡善盡美。雙腿并攏得沒有一絲間隙,很是誘人。米色的外套將她大腿盡頭的三角地帶給遮住。
  葉妍羞的臉緋紅,渾身不自在,將外套往下拉了拉,嗔道:“你故意的是不是?”
  外套就那么長,再拉也有限。陸景微笑著大口吸可樂,看了眼電影大屏幕,站起來,伸手道:“走吧,看下去也什么意思。”
  葉妍羞惱的橫了陸景一眼,還是扶著他的手起來。陸景坐車送葉妍回了影灣園,略坐了一會,才返回凱怡酒店。
  ……
  上午陽光明媚。陸景在辦公室里處理著郵件。張漓打來的電話說唐彤調去黃海環球雅思的事。然后閑聊了一個多小時。放下電話,陸景看看時間已經是上午十一點,撥了陳蘇子的電話。
  陳蘇子屬于瑞豐公司的法律部門,也在世運大廈里辦公。等到了十二點下班時間,陸景到11樓找陳蘇子。
  在辦公室外的走道上等了一會。陳蘇子和兩名女同事有說有笑的推開磨砂玻璃門走出來。
  許久不見的陳蘇子還是美麗的如同妖精一樣。臉上涂抹著淡妝,五官精致,容貌妖嬈,黑色的西服穿在她身上除了應有的嚴肅、莊重之外,還展示著她姣好的身材。一雙美麗的長腿尤為引人注目。偏偏她還穿著高跟鞋。稍矮一點的男人估計都沒和她搭訕的勇氣。
  “bye-bye!”陳蘇子和同事們揮著手道別,然后對陸景笑哈哈的道:“好久不見,想好請我在那兒吃飯沒?”
  陸景打個手勢,笑道:“馬飛給我推薦了環一家餐廳。”
  陳蘇子得意的一笑,“算你識相。來香港這么久都不來找我玩。”說著,和陸景一起走樓梯下樓,“我給你推薦的游戲你玩了沒有?”
  “我哪有功夫玩那個。改天閑下來再玩吧。”陸景笑道。陳蘇子和他說話很隨意,這點很討喜。
  坐車到環的餐廳里,要了一間臨街的雅座,白色的木椅,水晶方桌上鋪著鵝黃的餐布,雕蘭花玻璃鋼將一個個雅座隔開,顯得異常優雅別致。
  “劉一平去美國搞音樂站,你怎么沒去?”吃著菜,陸景問道。付費音樂站——FlyScri主站設在美國加州。劉一平在香港籌備了一段時間之后就去了美國,當時抽調大批的人員隨行。
  “不想去。”陳蘇子無所謂的聳聳肩,“我還想留點工作之外的生活時間呢。”舉杯和陸景輕碰了一下,說道:“陸景,雨綺的事你知道不?”
  “什么事?”陸景問道。他有差不多半年的時間沒見到宋雨綺了。陳蘇子道:“前些天蔣耀軍找雨綺表白,她拒絕了。她準備調到香港來。她還沒和你說?”
  陸景微愣,搖搖頭,“我很久沒和她聯系了。”時代在線說起來其實是游離于景華體系之外的。它的財務、會計、法律部門、人員招聘等等都是讀力的。宋雨綺想要進入景華體系,確實需要再和他說一聲才行。
  “那我和你說了啊。”陳蘇子笑瞇瞇的說道。雨綺那傻妞還喜歡陸景這小子呢。一段沒有結局的感情。
  陸景點了點頭,“恩,我記下了。”
  突然,電話響起來。陸景看到是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接通之后,里面傳來一個溫潤的聲音,“陸景,我是林清秋。”
  “林市長,你好。”陸景笑著道。林小姑已經調任建業市市長助理。唐軒源同調任建業市市長的柳建林談了談。林小姑是作為柳書記的嫡系交流到建業的。
  雖然同為市長助理,但是林小姑級別卻是提了一格,由副廳變為正廳。相信她現在已經成為林家的重點培養對象。魯東林家不過是個地方派系,一個正|廳|級干部在林家之內絕對有話語權,也會得到相應的支持。
  “市里決定讓《TOP電子》停刊整頓一段時間。宣傳部剛和我通過氣。我覺得應該和你說一聲。”
  陸景詫異的道:“什么原因?”
  “《TOP電子》炮轟了計委劉勇志副主任前段時間關于電子行業國企和民營企業關系的講話。”林清秋說道。有些話不用說的太透。相信陸景是明白的。
  陸景皺眉。這件事他知道。劉勇志前些天在建業參觀了聯信的手機生產基地。他在會上有個講話:民營企業要給國企做補充,電子行業還是要國企充分發揮帶頭作用…
  雖然有信產部管理電子企業,但是計委號稱小國務院,在電子行業上有一定的發言權。劉勇志作為計委副主任,就是分管這一塊。
  他這個態度對景華來說是不利的。因為景華現在就是事實上的國產手機龍頭企業。《TOP電子》那兒應該是出于激憤才發了批駁的章。
  “我知道了。”
  “恩。陸景,到建業了,來我這兒喝茶。”林清秋邀請道。她本以為在吳州能小進一步就不錯了,哪知道居然被陸景運作到了建業,而且級別還提升了。說起來,她欠了陸景相當大的一個人情。僅僅是靠她為唐軒源上市長出的力氣是不夠填補這個人情的。
  “好的。”陸景笑著答應下來。
  見陸景沉思著,陳蘇子眨眨眼睛,“有事?”
  陸景點點頭。如果僅僅是《TOP電子》停刊整頓到沒什么,就怕建業有人借機興風作浪。楊修武肯定不會動景華的產業,但是難保底下的人不做手腳。朱然節上調到省里之后,對建業的影響力急劇下降。
  和陳蘇子吃過飯后,回到酒店里,陸景連續打了幾個電話。他決定前往建業走一趟。是時候和袁省長正式接觸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