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506 收官(二)

吃過午飯,三個人就隨意的在中環逛著。香港的街頭有著異國的情調。十二月中的陽光并不太刺眼,暖和的午后,街頭依然有些愛美的女子打扮的較為清涼,不失為一道靚麗的風景。
  “李逸落的事情我解決了。她父親欠了白昆200萬港幣。已經清償完畢。前些天,她說想見見你。”唐悅看著藍天白云,以渾不在意的語調說著。
  “見我干什么?”陸景笑了笑。白昆所謂的棋子在唐悅的監視下無所遁形。李逸落前段時間除了一張專輯,市場反應不錯,并且她還擔任了云春的旅游大使。眼看著就要將她培養出來,陸景自然不會將她放棄。
  占哥兒好奇的道:“怎么又是一個從來沒有聽過的名字?”說著,曖昧的捶了捶陸景的肩膀。
  陸景無奈的笑道:“和我沒關系。不信你問唐悅。”
  唐悅笑說道:“那可說不準。我聽說有些人喜歡養成。”說著,和占哥兒一起大笑起來。
  “靠。”陸景笑罵。
  突然,唐悅的笑聲戛然而止。陸景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差點沒驚呆。唐彤和郁揚牽著手在逛街。兩人顯然也是嚇到了,手里的冰激凌丟在地上。
  “唐彤,你今天必須給我說清楚。”唐悅暴怒,快步走上前,拉住妹妹的手。楚北那里正在進行你死我活的較量。師書記調派系大將胡聯營入主江州,和江哥擺明車馬的較量。而郁揚的父親郁行知是師書記的心腹愛將。江哥承載著家族未來的希望,而他妹妹正在和敵對陣營人物的兒子談戀愛。這讓他如何不怒?
  “放松點。”占哥兒上前勸道。
  陸景揉揉眉心。他在香港快一個月,都沒發現表姐唐彤談戀愛了。前些天還和她一起吃過飯的。
  行道上有些行人看過來。陸景打個手勢說道:“找個地方談談吧。”他也一頭霧水。
  就近有一家酒吧,五人進去要了酒,坐在卡座里,面面相對。氣氛有點悶。占哥兒散了一圈煙。陸景點著煙,咳嗽一聲,問道:“你們什么時候開始的?”
  郁揚道:“半年前。我來香港擴展業務和唐彤認識的。”
  唐彤抓住郁揚的手,“陸景,我認認真真的談次戀愛,你們別干預行嗎?”她知道陸景的話比她哥還管用。
  陸景指著郁揚笑道:“我擔心的是你能不能管得住他。”平心而論,唐彤算不上美女。而郁揚則是標準的帥哥。這樣的組合,有點不太讓人放心。
  說著,陸景問唐悅,“你怎么看?”
  唐悅這會情緒也平靜下來,抽口煙,說道:“我不贊同。”
  “占哥兒,你覺得呢?”陸景看向占哥兒。占哥兒喝著酒笑道:“試試看唄。”他的婚姻是自由戀愛,所以他比較傾向于唐彤的自己選擇。
  陸景琢磨了下,問郁揚:“你在黃海做什么生意?”
  “汽車玻璃。”郁揚說道。他有一年多沒和陸景見面,再次見面,發現曾經的友情淡了許多。或許,這也和他爸此時的政治立場有關。
  “陸景,我和唐彤的感情,我希望我們自己處理。”
  陸景笑著點頭,“唐彤,那你去黃海吧。環球雅思在黃海有分校,我打個招呼,你過去做些行政上的工作。”
  “啊?”唐彤吃驚的張大嘴巴,她沒想到陸景居然同意。
  唐悅十分不解的看向陸景。陸景解釋道:“師書記也不會一直呆在楚北。感情的事情,強壓是沒效果的,只能經歷后才能明白。”這個任期滿后,師書記在楚北呆了2個任期,按照規定,他需要調離。更何況,他的年齡要到線了。
  陸景心里隱約覺察到如果唐彤和郁揚最終結合并非是壞事。當然,對唐彤的婚事,他沒什么影響力。
  “合不合適,處處看吧。”占哥兒笑道。對陸景這個決定他是贊同的。唐悅想了想,對妹妹道:“你的事,我會和爸媽說一聲的。”
  陸景拍拍手,笑道:“那行,你們聊吧。”說著,和占哥兒一起離開酒吧。情緒都緩和下來,自然要把空間留給唐悅和唐彤兩人。這種事情,兄妹之間肯定還要溝通。
  陸景和占哥兒找了一家甜品店等唐悅。占哥兒道:“你把唐彤調到黃海,小姑知道了可能要說你。”
  陸景低聲道:“郁揚在香港會有些問題。”他隱約明白郁揚出現在香港的原因,應該是和白昆發現了一些東西有關。
  占哥兒微微皺眉。點了點頭,“要不要我幫你說話。”有些事情不明白比明白好。
  “算了,最多被小姑罵一頓。”陸景笑了笑。
  ……
  晚上和莫心藍、葉妍在半島酒店吃飯時,接到了郁揚的電話,“陸景,謝謝!”
  陸景點點頭,“事情辦妥了?”
  “辦完了。”
  “呵呵,改天我們在江州再喝一杯吧。”陸景笑道:“你和唐彤的事,郁部長那兒你要早點說一聲。免得到時候很被動。”他不希望別人利用自己表姐的事情做文章。這件事他要點點郁揚。郁揚和唐彤在黃海處朋友的事情傳回江州難免要被人借機生事。唐云放、湯開復兩人在黃海可都是有生意的。
  “你還真是大忙人啊,請我和葉妍吃飯都要接電話。”見陸景坐下來,莫心藍笑著調侃道。
  陸景笑著拿起高腳玻璃杯抿了一口酒,“電話來了,不得不接。”今天,正英家電的股權變更剛剛完成。瑞豐公司正式成為正英家電的第一大股東。
  “陸景,你手里還有不少資金吧?有沒有興趣投到通信運營商業務上去?”
  “你到是不怕劉家打壓你們?”陸景有些詫異的問道。
  莫心藍嘴角揚起一個諷刺的弧度,“管他們干什么?今天下午五點多,我爸接到那邊的電話。那邊告誡我們了幾句。問題是,莫氏集團小胳膊小腿,能和景華對抗嗎?”
  陸景敏銳的意識到莫培英暗中已經做好和劉家決裂的準備,只從莫心藍的表現就能看得出來。
  莫心藍說完,看到陸景嘴角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清淡笑意,突然反應過來,她說漏嘴了。
  陸景笑道:“我現在是不是可以得意的大笑兩聲。”
  葉妍吃著菜,覺得好笑,說道:“你也不怕別人那怪異的眼光看你啊。”
  陸景就看了莫心藍一眼。莫心藍臉色微紅,好在臨窗的位置燈光不算特別亮也看不出來。葉妍聽不出陸景話里的意思,她卻是明白的。她話里一絲臣服之意被陸景察覺到了。而陸景是在故意歪曲這個理解,借故占她的便宜。
  莫心藍嬌俏的橫了陸景一眼,繼續剛才的話題,“你要想掩飾資金的渠道,劉家也查不出來。有沒有興趣?”
  陸景笑著搖頭,“通信運營商業務我沒興趣。”一些國家對紅色資本的審核是相當嚴厲的,以他的身份參股PLU電訊只會降低PLU電訊的含金量。
  “我那筆資金要擁在蘇蘭電器上面。”
  莫心藍心里一動,“你是打算將蘇蘭電器和正英家電合并?”說著,嘆道:“好想法,早知道我應該勸我爸不要把正英家電的股票全部轉入給你。”
  陸景就笑:“你現在去市場收購還來得及啊。”
  莫心藍點點頭,“我認真的。”她剛才已經露了底,在陸景面前索性也大大方方的承認:事實上莫家已經不用顧忌劉家的感受。
  “行吧,合作愉快!”陸景舉杯,
  莫心藍微笑著舉杯“合作愉快!”
  喝了口酒,陸景道:“你有沒有興趣出售大唐雨景?”
  莫心藍微愣,“你不是資金要擁在蘇蘭電器上面嗎?”
  陸景指著葉妍笑道:“幫葉妍做投資。拿下匯海大酒店之后,我需要改造匯海大酒店。它太老式了,并且14層樓太矮。我想把大唐雨景的部分土地劃進來,開發出一個別墅區,并在匯海大酒店里面。”
  衣食住行。這幾個行業都是最基礎的行業。酒店行業只要有一套成熟的運作模式,只存在賺得多和少的問題。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甚至是避風的良港,是比較好的保值途徑。
  莫心藍盤算了一下,“我投資大唐雨景的時候花費了5千萬美元。你要的話,我9千萬美元轉給你。”說著又嘆道:“還真有些舍不得呢。”
  陸景笑道:“往事可待成追憶。等幾個月資金到賬了我們再談具體的事情。我不會對大唐雨景做大的改動。”說著,又道:“我后天的飛機回江州。今天這頓飯算是慶功宴,也算是餞別宴。”
  “還真沒發現你蠻講究的。”莫心藍笑著舉杯,“cheers!”
  “cheers!”三只酒杯輕碰。
  吃過晚飯出來,莫心藍另外有約,坐車離去。陸景和葉妍沿著彌敦道散步。兩側維多利亞港璀璨的夜景讓人回味無窮。
  “陸景,謝謝啊!”葉妍心里有些離別的惆悵感。她剛知道陸景的行程——后天回江州。
  陸景笑道:“我以為我們之間已經不用說謝謝這個詞了。”說著,站立在夜色中,伸手輕輕的挑起葉妍圓潤的下頷,“你真覺得一個男人會不要求回報的去幫一個女人?”
  葉妍聽著他略顯輕佻的話語,心里那些莫名的情緒竟淡了許多,嬌嗔著打掉陸景的手,“大街上調戲我啊!”轉頭看到一家影院,邀請道:“陪我看場電影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