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503 游輪(上)

“陸景,你也在。”白昆很自然的打著招呼,嘴角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據說莫心藍和陸景關系并不好,現在看來情況并非如此,他隱約能感覺到莫心藍對他突然過來有一絲排斥。
  陸景看著白昆裝模作樣,好笑的點點頭。白昆最近在信業銀行好似混得風生水起。這次黃遠系公司股價變動中,隱約也有信業銀行的影子。
  白昆期待的看著莫心藍,邀請道:“心藍,我在上面安排了一個牌局,一起去玩玩。”
  莫心藍眉頭舒展開,笑道:“行啊。”說著,對陸景道:“要不要一起去玩一會?”
  “行。”陸景想了想,答應下來。他沒有嚇莫心藍的興趣。既然已經到游輪上了,找點小樂子打發時間也行。
  白昆臉上卻是閃過一絲不愉的神色。
  上了二樓剛轉角,一身俏麗黑色小禮服的琳娜迎面走過來,“噢,陸先生,我正要去一樓找你。黃總有事情想和你談。”說著,又和白昆、莫心藍打了個招呼。
  陸景有些疑惑。黃容川要找自己談事情,絕對不會在這里。從上次和黃容川接觸來看,他是個極為講排場的人。約定見面絕不會這么唐突。點了點頭,對莫心藍和白昆道:“你們玩吧。”說著,跟著琳娜離開。
  白昆看著琳娜鼓鼓的臀部蕩溢起誘惑的曲線,對莫心藍曖昧的一笑,“陸景倒是好艷福啊。”他試過琳娜這個女人的味兒,風騷的很。只怕是假借談事情之名。和陸景鬼混。
  莫心藍有些厭惡的皺眉,“走吧。”當先向212包間里走去。
  204房間里裝修的古香古色。龍鳳窗帷地毯,龍頭宮燈高照。堂內雕梁畫柱。屏風錦繡山河。看到站在窗戶邊的黃利飛,陸景有些錯愕。原來此黃總非彼黃總。
  黃利飛揮手讓琳娜出去,苦笑道:“見到我不用這個表情吧?我們雖然說不上是朋友,但也沒什么解不開的深仇大恨。我有事情和你談。”
  陸景坐到黑色的方塊沙發上,微笑道:“只是奇怪你怎么和你大伯的女助理攪到一塊。”黃利飛既然刻意的不提那些不愉快的往事,他也沒必要去提起欺負黃利飛的事情。
  “陸景,你和我大伯就黃遠電子股份達成協議的消息是你散播出去的吧?”黃利飛坐下來說道,“不要把我想的太蠢。琳娜就是因為這件事不再受到我大伯的信任。”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等著黃利飛的下文。
  黃利飛沉吟了一下。說道:“我聽說你和龍盛國際的董坤城很熟,能不能介紹我和他認識,我想和他談談。他已經收購了黃遠實業12%的股份,繼續收購下去對大家都沒什么好處。”
  他知道陸景正在惡意收購黃遠電子。黃遠電子今天股價已經上漲了18%。想要在市場上增持要付出較大的代價。瑞豐公司就算握有29%的股權也只是第二大股東。第一大股東依舊是他二伯——他已經擁有33%的股份。
  但是,相比于叔伯們的融資能力,人脈關系,他在籌集資金的能力無疑要差得多。所以他希望能和已經成為第二大股東的董坤城達成諒解。
  陸景拍了拍沙發扶手,笑道:“你好像手上也沒什么籌碼了吧?能談出什么東西。”
  黃利飛一愣,沒想到陸景說話這么直接。沉聲道:“你真這樣覺得?要知道黃遠酒店的業務并沒有上市,如果我把這部分業務放棄掉,至少能籌集3億美元。”
  “那就談談吧。”陸景笑道,“我明天介紹你們認識。”心里卻是愉快的笑起來。龍盛國際在內地房地產市場的業務本身就比黃遠實業發展的好。收購黃遠實業干什么?黃利飛入局了。
  黃利飛點點頭,“事情談成了我再向你道謝吧。”
  陸景笑著擺擺手,起身離去。黃利飛低聲道:“陸景。白昆正在調查黃哲的死因,好像有些進展了。”
  陸景轉身。無所謂的聳聳肩,“關我什么事。”說著。出了房間。
  從游輪上離開,陸景返回凱怡酒店。窗戶處,陸景給唐悅打了個電話,“白昆那里,把他動一動。”
  “怎么,他在香港惹到你了。”電話里唐悅大笑。他正在新西蘭度假。知道陸景最近在香港。
  “他現在變得有些危險了。早點除掉為好。”陸景淡淡的道。黃哲死有余辜。不過,郁揚那兒手腳未必干凈。黃利飛既然敢把這個消息拿出來說,恐怕也是有些把握的。
  “放心吧,一周之內幫你辦好。”唐悅應承下來。
  掛了電話,陸景泡在浴缸里,愜意的瞇著眼睛。黃家的事情到現在差不多到尾聲了。莫心藍、董坤城都有收獲,那么他也要抓緊時間了。
  手機音樂突然響起來。陸景接起來,里面傳來莫心藍的聲音,“陸景,你怎么那么早就離開游輪了。晚點有一個聚餐,那時候會有個短暫的交流,很多生意都是那時候談成的。”
  陸景就笑:“好像你的夜生活挺豐富多彩的。梭哈玩的怎么樣?”
  “2個小時贏了8千美元。”莫心藍笑著道。聽得出來陸景似乎并沒有打算整治她的意思,心情立馬變的不錯。最近確實有理由心情不錯。拿下通信運營商這個業務,莫氏集團又能多一塊核心業務。
  “幫我和你爸約個時間吧。我覺得我們可以談談了。”
  “什么?”莫心藍腦子沒反應過來。
  “我覺得你們可以和劉家分道揚鑣了。”陸景沉聲說道。
  莫心藍沉默著,好一會才說道:“我會和我爸說的。你等我電話。”
  叮當叮當的老式電車從馬路上勻速而過。藍天白云之下,路邊樹林遮掩下的紅墻顯得靜謐而神秘。
  陸景剛剛拜訪完林忠學,從他的辦公室離開。拉開停在路邊白色的寶馬車門,陸景坐到后排里,“曾姐,去愉景花園。”莫心藍已經和他聯系過。莫培英答應和他見面。
  愉景花園是香港的高級公寓。現代裝飾的大氣樓房位于熱鬧的商鋪之上。28樓布局雅致的客廳里陸景見到了莫培英。
  莫培英近六十歲,鬢角花白,五官英俊。莫心藍、莫少鋒這對姐弟俊男靚女的容貌側面也印證了這一點。
  “其實,我們早就應該見一面了。”莫培英招呼陸景坐下,慢慢的說道。
  陸景微笑著接過莫心藍遞來的咖啡,手指頭輕碰到她的手指都沒留意到,他在思索著如何回答。說服一個久經商場的老狐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現在正合適吧。再早,我也沒資格坐在這里。”
  莫培英微微一笑,喝著茶,“過度謙虛就是驕傲啊。景華如今的資產規模早就超過200億了吧。再加上你在時代在線的收獲,差不多有7億多美元。你有資格和我對話。
  我聽心藍說了你的意思。你的判斷是什么?劉老還在實權職位上。劉家的影響力并沒有消退。”
  陸景輕輕的抿了一口咖啡,“莫先生真這樣覺得?劉家二代子弟全軍覆沒,三代子弟只有一個劉小山還有希望。其余旁支根本沒有有影響力的人物冒頭。”
  莫培英笑了笑,“現在通信設備行業正處在嚴冬期。通信運營商的日子也不好過。這是心藍能拿下plu電訊的關鍵。我們目前缺乏資金度過寒冬。我可以把莫氏集團手中正英家電的股份全部轉讓給你。”
  陸景喝著咖啡。莫培英還是不想過度得罪劉家。看樣子要求莫培英把正英醫藥搬到江州的提議是行不通的。而把正英家電全部轉給自己是莫培英示好的動作。這到是個意外之喜。
  想了想,笑道:“莫先生的顧慮我明白。正英家電的股份我會收購的。”
  談話結束后,莫心藍送了陸景離開。回到家中,莫心藍坐到父親身邊,問道:“爸,為什么要拒絕陸景的提議。”
  “誰說我要拒絕?”莫培英微笑著撫摸莫心藍的長發,“陸景說的沒錯,是時候和劉家分道揚鑣了。只不過,我不希望莫家和陸家走得太近。誰又知道陸家是否會覆滅呢。”
  莫心藍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莫培英笑道:“你這次收購黃遠醫藥的想法很不錯。正英醫藥可以獲得一次較大的飛躍。不過,還需要和黃容川談談。我出面談吧,合作共贏的道理相信他是明白的。哦,陸景這次收購黃遠電子會成功嗎?”
  莫心藍搖搖頭,“可能會有些麻煩。黃容山手里握有不少資金。”
  莫培英略微有些奇怪,“那他可是有些失策了。現在黃遠系公司的股價都在上漲。黃鴻奇去世的消息對公司股價已經沒什么影響了。聽說,他和黃容山有些恩怨?”
  “跟他應該沒什么關系。我當時打電話問過他。”莫心藍肯定的說道。腦子里卻是想起今天早上刊出的新聞,信業銀行投資部部長白昆因為涉嫌老鼠倉,被警方逮捕。
  據說他好像查到了一點什么。或許,黃哲的死因會是一個迷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