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502 合縱連橫

“謝謝!”陸景看到女助理送來茶水,客氣的說了一句。然后對黃容川說道:“4千萬美元。”黃遠電子在今天收盤之后市值約10億美元。他在這個基礎上加了1千萬美元。
  據莫心藍的消息,黃遠電子大部分股份都歸黃鴻奇的二兒子黃容山所有。大約有25%的股份。
  黃容川滿意的點頭。如果,能高價賣出股份,他何必與弟弟們交換股份呢。籌集來的資金足以在股市上買到足夠多黃遠能源、黃遠基建的股份。
  那天強烈反對自己聚合黃家資源的就有黃容山,自己小小的擺他一道,給他一個教訓。也算是給幾個弟弟一點警告。
  “好,陸先生果然是爽快人。”
  陸景清淡的微笑喝茶。這一千萬美元是他打開黃家兄弟間隙的敲門磚。今天達成協議,明天黃容山就會知道他大哥把他賣了。接下來的連鎖反應真是讓人期待。
  突然,眼角的余光看到黃容川的女助理妙目流盼的看著自己。微微一笑,“黃總,我對京城的匯海大酒店很有興趣,不知道黃總有沒有興趣出售。”
  黃容川大有深意的看了陸景一眼。他確信陸景今天做足了功課。根據父親的遺囑:他所掌握的資產主要集中在醫藥、能源、基建三塊。而電訊門店、電子、運營商則是歸二弟黃容山所得。酒店、地產業務是三弟黃容勝所得。四弟分了一部分固定資產和一些合資公司。
  “容我考慮考慮。”他內心卻是已經下定決心,要把匯海大酒店的所有權拿到。內部的交換是等價交換。而他賣給陸景則可以溢價出售。這其中可有不少利益。
  說著,黃容川問道:“陸先生對我二弟有些意見?”陸景惡意收購黃遠電子。于情于理他都要問一聲。
  “不是。我打算擴展景華在東南亞銷售。黃遠電子在東南亞的銷售渠道是我所需要的。”陸景微笑著解釋了一句。肚子里卻是暗笑:看樣子黃氏兄弟間矛盾不小。黃容川要真是關心黃遠電子,在見面之初就該提這個話頭。現在提,有些欲蓋彌彰了。
  黃容川“哦”了一聲,算是接受陸景的解釋。和陸景笑著聊著股票、財經新聞。聊了半個小時,陸景告辭。黃容川送到門口,他的助理送陸景離開。
  從安靜的貴賓通道里走向電梯口,領先半步的女助理忽的停下來,輕聲道:“陸先生。我叫linna。我晚上有時間,可以請我喝杯酒嗎?”
  聽著這樣明顯的暗示,陸景暗嘆道:果然比國內開放得多。扶了扶眼鏡,打量著琳娜。中等身材,職業套裙將她的曲線勾勒的淋漓盡致,乳翹臀肥,有些小性感。
  “我晚上沒時間。”陸景婉拒。他沒興趣和黃容川的助理勾搭。
  琳娜嫵媚的笑著。貼近陸景,用高聳的胸部輕碰著他的手臂,“明晚呢?我這幾天都有空。”
  陸景笑了笑,稍稍的退開,“問題是我這幾天都會很忙。琳娜小姐,你很漂亮。不過你的魅力要找對合適的人欣賞。我不太合適。”
  琳娜俏皮的吐了吐舌頭。繼續送陸景下樓。被如此有風度的拒絕,她心里都難以生氣。
  這個男人看似客氣,風度翩翩,內心里只怕也驕傲的很!要知道,以她的身材和容貌在酒吧里可是無往而不利的。
  …
  和黃容川見面之后。第二天瑞豐公司就暗中購得黃遠電子3%的股份。這個看似秘密的消息并沒有瞞過黃家其他人。黃家一片嘩然。陸景不知道黃家子侄們在家里是怎么溝通的。想必很精彩吧。
  收購繼續進行著,瑞豐公司總計獲取到29%的黃遠電子股份。黃遠電子第一大股東悄然易主。股市上黃遠系公司的股票價值緩步上升。
  三天之后。陸景接到莫心藍的消息,她以2500萬美元的價格在黃容山手中購得黃遠醫藥5%的股份。同時以8千萬美元的價格購得黃容山手中的PLu電訊——香港的一家通信運營商公司。
  陸景這才知道莫心藍的目的。除了黃遠醫藥之外,還瞄準了通信運營商領域。不過,這也是他施加給黃容山足夠的壓力,才迫使黃容山放棄其他業務,籌集資金增持黃遠電子的股份。
  “陸景,晚上有個游艇俱樂部的酒會。過來放松一下吧。”電話里莫心藍誠摯的邀請道。
  陸景就笑:“怎么,內疚了還是心虛了。”莫心藍這一手可是讓黃容山手上又多了一筆資金。
  莫心藍沉默了一會,說道:“說實話我現在有點興奮。小小的占了你一會上風。沒生氣吧?”
  “那你想我生氣還是不生氣呢?晚上見吧。”陸景嘴角揚起一絲弧度。上風?莫小姐,你太小看我了。
  夜晚,璀璨的維多利亞港灣中,一首豪華的游輪停靠著。游輪一樓的大廳里香港中樂團的演奏樂隊正在演奏《藍色多瑙河》。
  賓客人人是華貴的晚禮服,迎賓小姐穿著雍容地旗袍,露出雪白的長腿,空氣中都仿佛蕩溢著奢華。
  陸景挽著葉妍的手臂入場。他對這種漫無目的交際沒什么興趣,拿著一杯紅酒在氣派的玻璃窗處看著蔚藍的海水,安靜的聽著音樂。《藍色多瑙河》曲調優美動聽,節奏明快,格調華麗、高雅。舞池之中不少男女在翩翩起舞。
  “葉小姐,可以邀請你挑一支舞嗎?”一名男士過來邀請葉妍。葉妍先看了陸景一眼,然后拒絕。連續拒絕了五六個人后,再也沒有人上來邀請。主要是葉妍每次拒絕之前都會看一眼陸景,似乎在征詢陸景的意思,這么明顯的親昵動作實在讓人失去邀請她跳舞的勇氣。
  陸景就笑:“帶個擋箭牌參加酒會是不是輕松許多?”
  葉妍輕微的點頭,嫵媚的笑道:“可惜的是,你不會經常來。”這些天,她沒有陪陸景住在凱怡酒店,而是獨自住在影灣園里。
  陸景笑著喝酒,“聽你這么說,我想起一個段子。”
  “哦?”葉妍饒有興致的看著陸景。
  “某天,有個男子無意摸了一個女子大腿一把。女子還沒說話,男子說:‘你穿那么厚干嗎?’”。
  葉妍掩嘴嬌笑,嗔怨的著看了陸景一眼,“干嘛?說我貪心不足啊。知道你不喜歡參加宴會呢。”說著,又輕聲道:“我那天穿得真的很厚嗎?”
  “咳-!”陸景一口酒差點沒嗆住。好一會平復過來,看著葉妍調笑的眼神,老臉微紅。葉妍八成以為他是在說那天摸她的感覺。但他真沒有調戲她的意思,只是順口扯個段子而已。
  葉妍看著他迷人的臉龐,心里忽而想:陸景要是真的再摸她的大腿,她會拒絕嗎?一時間想的有些癡了。
  “看到一個相熟的姐妹了,我去打個招呼。”葉妍輕聲道。說著漫步離開。
  莫心藍在全場游走了一圈,和相熟的游艇俱樂部會員打著招呼。見陸景一個人靜靜的站在窗戶邊,走過來說道:“要不要我陪你跳一支舞。”
  陸景越是平靜,她越是有些不安。興奮是興奮,但是興奮之后還有些后怕。她在陸景身上吃得苦頭太多。
  不過這次,不能提前和陸景說。必須要他給黃容山足夠的壓力,她才可以借助和黃容山良好的關系談妥PLu電訊的交易。
  陸景微笑著擺手,抿了一口紅酒說道:“我跳得不是太好。獻丑不如藏拙。”
  “樓上有牌局,你要不要上去玩一把梭哈。一晚上下來輸贏大約也就二十幾萬美元。”莫心藍眨眨睫毛,換了一個提議。
  陸景看著莫心藍長睫毛下烏黑深邃的眸子里似乎有著某種不安,忍不住嘴角揚起一絲微笑。莫心藍大概以為他憋著壞水要整治她呢。
  實則,他是在想另外的事情。他上游輪之前接到電話,劉衛逸被中央巡視組點名通報。劉衛逸的仕途完了。終身大概也就在副省這個級別上面晃。
  他正在思考莫家現在脫離劉家能否為劉家營造出一種大廈將傾的頹勢。
  “啊,心藍,你在這里,我到處找你呢。”白昆穿著得體藍色西服走過來。儀表不凡。
  莫心藍微微蹙眉。白昆和陸景的關系不好。她現在可沒心情調節兩人的關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