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501 瓜分前奏

世運大廈頂層陸景的辦公室內,陸景喝著咖啡,處理著郵件。陳蘇子給他發了封私人郵件,邀請他一起玩一款叫《街頭風暴》的網游。
  陸景微笑起來。回了一個“已閱”,點擊發送。陳蘇子大概從誰那里知道他現在在香港。等事情完結之后,倒是要請她吃頓飯。
  “叮咚--。”一封新的郵件送達。是楊信長例行匯報今天在股市上的收獲。看看手表,已經到了下午收盤的時間,陸景拿起手機給莫心藍打電話,溝通今天的情況。
  黃遠醫藥此時總市值價值大約5億美元。黃鴻奇個人持有31.4%的股份。莫心藍投入1億美元,這幾天在各級市場共收購19.8%的股份。瑞豐旗下的相關公司這幾天共收購了8%的股份。
  “莫心藍,你可別把黃容川給嚇著了。一天就增持了11.8%的股份。”
  黃容川是黃鴻奇的長子。按照遺囑,他將繼承黃鴻奇二分之一的財產,承擔起帶領黃遠集團前進的重任。
  莫心藍在電話里咯咯嬌笑道:“他那有那么容易嚇著?下面就看你的了。有我在前面頂著,黃家那里也不會注意到瑞豐公司的動作。”
  “行啊。”陸景笑著說道。幫助莫心藍收購黃遠醫藥是約定好的事情,最終會交換成等值的正英家電股份。他還需要投入大約5千萬美元收購大約10%的股份,確保接下來有足夠的談判籌碼。
  “陸景,明天沙田有場賽馬。你要不要來看?我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陸景心里微微一動,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說道:“我就不去了。咱們第二步動作也該開始了。”
  莫心藍大約是想給他介紹黃家的對頭。黃遠集團40億美元的資產,莫心藍手上估計能調集1.5億到2億美元。想要從黃遠集團手里占到便宜,有些難度。
  但是,他已經調集4.5億美元,再加上董坤城手上的3.5億美元,總計就有8億美元。以這個資金實力拿黃遠集團部分核心業務絕非不可能,所以完全不需要再和第三方合作。
  掛了電話,陸景拿起手機打給楊星長,通知他可以行動了。
  夕陽擦著高樓大廈落下,鱗次櫛比的大廈中點點燈火亮起。香港中文大學附近的miki西餐廳里。明亮優雅的臨窗座位處,陸景翻閱著報紙,面前一杯咖啡熱氣騰騰。
  “等了一會吧?下午有課。”丁靈抱著兩本書,穿著深灰色的外套,淺藍色的中腰修身牛仔褲輕快的走過來,甜美的笑道。
  “沒多久。”陸景笑著放下報紙,“餓不餓?”小妮子在香港呆了三年,穿衣打扮卻是越來越靚麗,性感的韻味越來越足。修身的牛仔褲將她豐滿的身材完美的修飾出來。豐厚的翹臀曲線尤其迷人。
  “還好。”丁靈微咬著嘴唇。甜蜜的看了陸景一眼,招手讓服務生拿菜單過來。點了餐,丁靈好奇的拿過陸景手邊的報紙,“最近有什么消息嗎?”
  “我在關注黃遠集團的消息。”桌子下。陸景輕輕的挨著她的小腿。瑞豐公司下午發布的消息,傍晚的報紙上還沒有。
  丁靈嬌羞的白了陸景一眼,嘴角勾勒出一絲可人的笑意。閱讀著報紙,“你不是說你在收購黃遠醫藥嗎?怎么上面寫的是莫氏集團旗下的投資公司。是莫心藍家的公司呢。”
  “呵。我是悄悄的收購。到時候和莫心藍做交易。”陸景笑著抿了一口咖啡,解釋道:“我的目標是黃遠系電子類業務的公司。”
  丁靈微咬著嘴唇。思考了一會,對陸景說道:“我想不太明白。只要黃家不賣掉他們所持有的股份,你們就算變成了第一大股東又如何?以黃家歷年執掌公司所積累的人脈,很容易獲得大部分股東的支持,從而輕易的掌控住公司。”
  陸景微微一愣,倒沒想到丁靈有這樣的見解,贊許的點頭,說道:“在黃鴻奇沒去世之前是這樣的,但是他去世之后情況就不同了。黃家兄弟未必齊心。”
  黃鴻奇一共有4個兒子,侄兒、表親不少。據說,他的遺囑中并沒有分家的意思,所以他那些子侄獲得的股份都是交叉的。只是多少的問題。
  雖說有遺囑,但是黃遠集團除了上市公司的資產還有諸多不動產,以及一些非核心的業務,沒有上市的企業,合資公司等等。這些東西在遺囑里有的做了說明,有的沒有做說明。黃氏子弟這些天就是圍繞這些東西吵翻了天。
  所以破綻很明顯。再加上人在人情就在,人死人情就淡。因此,黃家的對頭敢撲上來咬一口。
  “哦。”丁靈若有所思的點頭。顯然還是在思考怎么收購的問題。陸景就笑:“小靈,我最近差一個私人助理,你要不要過來幫我?全程參入這次收購你就能明白了。”
  “可我沒時間啊。最近課業很重。我選修了第三專業。”丁靈咬著嘴唇,猶豫著,“等你收購完成了,我再看資料吧。”
  “這么多?”陸景給嚇了一跳。在香港中文大學修三門專業,小妮子夠瘋狂的。這可是“學霸”級的表現。“行。你注意勞逸結合。別累著。”
  “放心吧,我會的。”丁靈嘴角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
  …….
  淺水灣,黃家的別墅里。夜色靜謐,黃利飛和眾多三代子弟等在別墅大廳里,黃家二代子弟在樓上開會討論最近針對黃家的風波。
  大廳里氣氛看似沉悶,實則很輕松。黃利飛看到有人在摸侍女的小手。突然,二樓傳來一陣爭吵聲。
  “老大,你別太過分,大不了一拍兩散。”卻是他二伯的聲音。昨天下午收盤之后,瑞豐公司上報證監會:瑞豐公司持有8%的黃遠電子股份。
  至此,黃家所有的核心業務都遭到惡意收購。醫藥、能源(電力)、基建、房地產、電子沒有一個例外。
  半個小時后,黃利飛跟著父親坐著父親的賓利房車離開。黃利飛打開酒柜,倒一杯酒遞給父親,見父親臉上還有氣憤的神色,問道:“爸,情況怎么樣?”
  “談不攏。老大太霸道。要我們聽他的,又不給我們在企業中的權力。什么事都得他說了算。我和你二伯、小叔都打算一拍兩散,誰樂意受他的氣。”黃容勝冷笑一聲,灌下一大口酒。
  黃利飛點點頭,笑道:“爸,分了也好,我們做事少些掣肘。房地產行業前景很大。”
  黃容勝滿意的拍拍兒子的肩膀,“放心,黃遠實業和黃遠酒店是我們父子的。你二伯就是扯淡,聽說他在江州針對那個陸景,現在被人家報復來了。”
  “是信業銀行投資部部長白昆在幫他查黃哲的死訊。”黃利飛說道。他隱約聽到這個消息。
  黃容勝擺擺手,“不管他。這幾天就會把股份進行交換。各管各的一攤。然后各自募集資金抵御惡意收購。別看媒體上報道的兇,咱們黃家的企業哪有那么容易收購。小飛,以后公司歸你負責。你負責賺錢,我負責花錢。哈哈。”
  黃利飛笑著點頭。這是意料中的事情。父親絕不會樂意打理公司。
  黃色的紗幔關閉著,寬闊的客廳中間放著幾張乳白色的沙發。空間顯得極為寬敞。黃容川坐在沙發上,心情煩躁的看著報紙。黃遠能源25%的股份已經落入到他人之手,他必須要迅速的籌集資金進行反收購。報紙上一片唱衰黃遠集團的聲音。
  “黃總,瑞豐公司的陸先生來了。”一名穿著白色套裙年輕貌美的女助理走進來提醒道。陸景就站在她身后。
  黃容川看到一個帶著眼鏡的青年,氣質溫文爾雅的站在助理身后,很快便調整了情緒,笑著站起來,伸手說道:“陸先生,你好。”
  陸景從容走過去,微笑著同他握手,“黃總,你好。”黃容川五十多歲,中等身材,臉容枯瘦,臉上倦容難掩。
  “請坐!”黃容川做個手勢,吩咐助理泡茶,然后對陸景說道:“我聽龍盛國際的董先生轉達了你的意思,因此想和你坐下來聊聊。”說著,苦笑道:“你也知道最近大報小報都盯著我,所以把會面地點放在這兒了。怠慢了一點。”
  陸景微微一笑。這次回面的地點是位于淺水灣的lk私人俱樂部。lk私人俱樂部成立1995年,是香港新興的私人俱樂部。會員多為商界精英。
  這間會客廳里鋪著名貴的駝色地毯,頭頂上有4個環形的巨燈,縱使是拉上窗簾,房間里光線也不顯得暗淡。這么一間奢華的會客廳,黃容川居然說“怠慢”。要么是富貴之氣已經深入他的骨髓,要么就是他極為重視自己的到來。
  陸景心思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轉了一圈。
  黃容川打量著陸景,這個青年他是聽說過的。能力很強,短短三年時間在國產手機行業里打下一片江山。并且最近在互聯網公司上大賺一筆,資本極為雄厚。
  “我手上有3%的黃遠電子股份,陸先生打算出價多少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