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500 各種誤解

陸景擺擺手,打個手勢請她坐下,“你說你的事。”葉妍現在見他八成會想個理由。否則,沒有話題,兩人坐在一起會相當尷尬。
  “我過來問一聲,明天去香港,你收拾好東西沒有?”
  陸景開玩笑道:“沒收拾好你還能幫我收拾啊?”說著,又道:“明天早上九點的飛機。你到時候和我一起走。”
  葉妍鼓氣勇氣道:“你要是愿意我就幫你收拾。”
  陸景忙擺手。他還真能把葉妍當丫鬟使喚不成?靠在沙發上揉揉眉心。思索這接下來的香港行程。這幾天國內的財經媒體也報道了黃遠集團的創始人、董事長黃鴻奇去世的消息。
  實際上,他已經給楊星長打過電話。收購黃遠醫藥、黃遠電子股票的動作已經在進行。他去香港只是方便臨時決斷。另外,則是和丁靈見面。有段日子沒見小妮子了。昨晚給她打電話時,她在電話里興奮至極。
  “我把你按摩下頭吧。”葉妍坐到陸景身邊的沙發上,隔了一個身位。一股清香撲鼻而來。
  見她低頭一副嬌柔可憐的模樣,陸景想了想,說道:“葉妍,咱們聊聊吧。”
  “聊什么?”葉妍抬頭,忽而有些心慌。
  陸景笑道:“其實你根本就不是溫柔如水的性格。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的情形吧?你甚至想要第一名英語的控股權。被我給堵回去了。”
  葉妍記起3年前和陸景見面的情形,羞赫的一笑,“我那會還在恒躍集團任職。性子不強勢點,下面人不服你。”
  陸景就笑。“你也強勢不到哪兒去。那是被你的追求者寵出來的驕傲。你在我面前按你本來的樣子就好。最多也就被我笑幾句花瓶,是不是?”
  葉妍有些氣惱。將腳從拖鞋里拿出來,踢了踢陸景的小腿,“你就會笑話我這個。我的優點你都看不到啊?”她現在有些在意陸景對她的看法。
  陸景哈哈一笑,感覺和葉妍相處輕松許多,盤腿坐到沙發上,“看得到。不過我很少夸人的。”
  “你騙誰呢?”葉妍嬌媚的橫了陸景一眼,“就不信你平時不哄你那些女朋友啊!”說著,側著身子認真的看著陸景,眼睫毛眨了眨。“說真的,我們認識這么久,你對我有沒有動心過?”
  “咳-咳-!”陸景猛烈的咳嗽起來。葉妍恢復那副風情萬種、成熟自信的少婦模樣,他還真有點摸不準她的思路,“這個話題是不是有點曖昧?”
  “比在燕湖家園你占我便宜的時候還曖昧?”葉妍不依不饒的問了一句。
  陸景舉手投降,“得,算你狠。”見葉妍一副笑吟吟,吃定他的模樣,陸景嘴角揚起一絲微笑。“我今天喝了不少酒。你知道我這人意志力很差的。一不小心說了真話怕你受不了啊。”
  葉妍覺得這話不對味,臉上的笑容逐漸淡去。陸景一字一頓的道:“真-沒-有。”這是一句實話,到目前為止,他只是欣賞葉妍的美麗。沒有和她發展超越友誼關系的想法。
  葉妍頓時有種抓狂的感覺,再也忍不住了,拿著沙發抱枕砸向陸景。跟著撲過去掐他,嚷道:“氣死我了。你怎么這么可恨啊。”一個自信的美麗女人最討厭的就是她沒有吸引力。
  “呀--!”葉妍忽的一聲尖叫。腰間一股大力傳來。卻是被陸景反過來壓在沙發上。
  看著夢里那張出現過無數次的臉如此的接近,葉妍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該慌亂。還是該應該有別的情緒,她大腦有些短路。
  陸景呼吸有些不均勻。葉妍只穿了件白色高領毛衣。而他泡完澡出來還穿著睡袍,那嬌軀柔軟,彈力十足的觸感十分清晰,更別說胸口壓著她豐翹的**。
  感覺小腹處似乎有一個強而有力的物件在復蘇一般,葉妍回過神來,臉頰羞得緋紅。這是寡居之后,第一次和男性有這么親密的接觸。
  “別以為我是只挨打不還手的人啊!”陸景艱難的起身,放開葉妍。他差點忍不住就想動一下。
  葉妍感覺到陸景的大手從她緊身褲包裹的大腿上滑過,身體被電過了一樣。有某種感覺在身體里蘇醒。
  陸景猛得歪在沙發另一邊,揉了揉眉心。還是忍不住占她便宜了。喝酒之后自制力果然不行啊!
  葉妍坐起來,攏了攏散亂的頭發,看著陸景那里凸起一塊,心里有些難言的情緒。她知道剛才那不是柔情的撫摸,而是**裸的欲、望。
  穿好拖鞋葉妍離開,走了兩步,又回頭見陸景有些羞愧的坐在沙發上,心里一軟,“喂。”
  陸景看過來。葉妍嫣然一笑,眸光流波柔媚,這一刻綻放出來的風情仿佛幽暗夜色里的鮮顏花朵,勾勾手指頭,“我們扯平了。明天記得喊我一起走。”
  陸景看得一呆,又見她轉身的時披肩長發一甩,然后若綢緞般流瀉到肩頭,輕快的離開。過了一會,陸景心里忍不住苦笑。面對這樣動人的笑靨,他心跳速率確實比平常快了。
  ……
  飛機到香港已經是中午時分。出了香港國際機場,大街小巷上隨處可見黃遠集團董事長黃鴻奇去世的消息。這幾天,這件事是香港媒體的焦點。
  陸景沒有選擇住影灣園,而是選擇住在離香港中文大學不遠的香港沙田凱怡酒店。丁靈學習任務繁重,陸景不想看到她坐車浪費時間,就住得離她近一些,方便兩人見面。
  天空中下著小雨。寬闊地街道,兩旁直插云霄的摩天大樓。陸景站在瑞豐公司的總部世運大廈10樓的休息室里看著窗外的景色。
  這是他來到香港的第二天。雨中暗淡的光芒從落地窗透過來。似乎帶著秋雨的氣息。香港此時還如同江州秋天般的溫度。
  外面大廈都亮起了燈。陸景把外套掛在衣服架上,坐到沙發上調開電視,找到一家直播黃鴻奇的葬禮電視臺。黃鴻奇的葬禮在今天十八日的上午十點舉行。
  肅穆的來賓不斷的把花放到墓碑前。鏡頭在葉妍身上略停頓之后才閃過。穿著黑色小西裝的葉妍表情嚴肅。容光清冷幽雅。
  陸景嘴角輕笑,欠身去拿響起來的手機。據葉妍說。黃家這幾天為分割財產炒翻了天。那些人難道沒意識到最近有人在暗中收購黃遠系公司的股票么?
  手機上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陸景疑惑的接起來。里面是一個柔和的男子聲音,“陸先生嗎?你好。我是錢州市委副書記陽勝潮的秘書小劉。”
  “劉秘書,你好。”陸景拿著遙控器將電視靜音。
  “呵呵,是這樣的,陽書記想和你通話,請稍等。”小劉說了一聲,過了一會,電話傳來一個渾厚的中年男子聲音:“陸先生,我是陽勝潮。”說著,停頓了一會。留給陸景思考的時間,然后道:“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冒昧的打這個電話啊!陽黎新是我的侄兒。他以前有些地方做的不對,還希望你多多包涵。”
  “陽書記太客氣了。”陸景微笑著說道。把電視機遙控器丟在沙發上。陽家的頭面人物終于出面釋放和解的信號了。
  “呵呵,我明天到建業出差,陸先生有時間的話,我請你吃飯?”
  陸景微征,解釋道:“我現在在香港。過段時間吧。”
  “那過段時間我到建業,我們再好好聊聊?”
  陸景就笑道:“好的。我等陽書記的電話。”陽勝潮釋放出和解信號。他自然不會拒絕。
  “怎么躲到這里來?”許久不見的董坤城笑容滿面的推開門走進來。
  陸景笑著指指無聲的電視,“看看直播。”
  董坤城坐到沙發上接過陸景遞來的煙,笑道:“你小子…”說著,微嘆道:“創業難。守業更難啊!”
  陸景點頭,點了煙,吸了一口。“董叔叔覺得這次收購有幾分把握?”董坤城應他的邀請過來分一杯羹。他的計劃也離不開董坤城的支持。
  “這種利空消息,一般幾個交易日就會過去。如果沒有持續的利空發生。黃遠系公司的股票最多是盤整狀態。所以,你啊。低買高賣小賺一筆就行。”
  陸景笑著搖頭,“有大資金在打壓黃遠系公司的股價,我不是主力軍。不過喝口湯不過癮,還是要咬塊肉下來才行。”莫心藍給他打過電話,據她的消息,已經有大資金開始異動,是黃遠集團的對頭。
  董坤城微笑道:“呵呵,那我就等著驚喜了。”
  十一月二十三日,黃家財產還未分割完成之際,《香港經濟日報》刊登消息:有約5家基金開始收購黃遠能源、黃遠基建的股份。筆者認為黃家內部股份糾纏還未解決之時,這兩家公司就有可能易主。
  這則消息就仿佛是水潭里投了一塊巨石。一時間,香港媒體都在報道這次增持事件。很顯然,即便黃遠系公司的股價因為黃鴻奇去世股價均下挫有10%以上,但是黃遠集團的盈利能力并未下降。依舊獲得資本的青睞。
  控制權爭奪這種鉤心斗角的八卦不知道可以衍生出多少恩怨情仇的故事。何況還事關香港的豪門——黃家。香港媒體猶如打了雞血一般在關注黃遠系公司的股票。
  十一月二十五日,有媒體曝出黃遠醫藥的控制權有可能易手。莫氏集團旗下的投資公司上報證監會:他們持有黃遠醫藥8%的股份,他們還將繼續增持。
  風聲驟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