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499 契機

黃海朗廷酒店的總統套房內,陸景站在落地玻璃帷幕前,欣賞著外面的夜景。
  “叮咚--1門鈴聲響起。一身休閑打扮的唐軒源站在門外。陸景笑著將他讓了進來,“隨便坐。”今天他介紹唐軒源和大哥認識。大哥和唐軒源之間的談話他沒有參與。
  唐軒源坐到沙發上,笑道:“剛和陸市長才談完。陸市長見識超群,我很佩服。”
  陸景在小酒吧里拿了一罐喜力啤酒給唐軒源,坐到長沙發上,微笑道:“你夸得再好我哥也聽不到了。”
  唐軒源哈哈一笑。他倒不是拍馬屁,而是要把他的態度亮出來。拉開啤酒罐,和陸景碰了一下。對陸景,他是很感激的,聽陸市長說,是陸景推薦了他。
  陸景喝了一大口啤酒,冰爽的感覺有些刺喉。他無意為唐軒源鋪就一條官場大路。唐軒源日后能走到哪一步接下來就要看他自己了。“你對林清秋怎么看?”林清秋就是林小姑的名字。
  唐軒源心里尋思著陸景怎么提及林清秋,從茶幾果盤上拿了一粒開心果剝開下酒,沉思了一下,說道:“林市長在吳州工作了五年,從市政府副秘書長的位置躍升到市長助理的位置上。不過,她因為離異,身邊圍繞著很多流言蜚語。”
  “離異?”陸景有些奇怪。
  唐軒源點點頭,說道:“據說好像是因為她丈夫家里中道衰落,而林市長一心撲在工作上,長期分居兩地,夫妻感情不和,導致離婚。這也是她進一步上升的阻礙。”
  陸景明白過來,為什么林小姑會在看起來毫無難度的晉升上這么下功夫,原來是這個原因。要知道,在共和國的官場中,離異的干部仕途會走的很艱難。甚至很多干部因為在提拔之際因為離婚而失去提拔的機會。
  “前些天她請我喝了杯茶。她對你升任吳州市市長是贊同的。建業市最近會有一批干部交流到異地任職,你覺得她到建業去如何?”說著,又一笑,“當然,我也就是這么一說。”
  舒俊飛出現在建業并非偶然事件。楊修武最近和魏源走得很近。聽聞魏源在蘇江省里大力提倡推動干部異地交流。蘇江省委已經同意這一提議。
  唐軒源就笑。看樣子林清秋走了陸景的門道。他剛靠攏陸系的圈子,這件事他自然要辦的漂漂亮亮。
  …….
  “陸景,遲聲朝的事情是不是你搗鬼?”一大早陸景就被莫心藍的電話吵醒。到今天十四日,想來遲聲朝被紀委帶走的消息已經在建業傳開。
  “關我什么事?”陸景笑著否認。在酒店寬大的床上翻個身,拿起手表看時間:早上九點差兩分。
  “我昨天參加一個經濟沙龍。陽黎新昨晚可是說不少你的壞話。聽他的意思,這事是你拿了材料給市委朱書記。”電話里莫心藍不信。
  陸景下床拉開窗簾,無所謂的道,“我又不能控制他怎么想。”說著,頓了頓,笑道:“沒準過幾天他又會說我的好話呢。”
  莫心藍嬌笑道:“你還沒睡醒吧,我可是聽到你打哈欠的聲音。”
  “早上給我打電話就說這個?”陸景笑問道,沒給莫心藍解釋。如果陽家認為遲聲朝的事是他動的手腳,那么陽家肯定會把這件事當做一個警告。
  他并沒有損害過陽家的核心利益。陽家選擇與他為敵又沒什么好處呢?當他展示出足夠的實力之后,陽家定會選擇與他緩和關系。當然,陽家一些人心中會有一根刺。
  所以,過幾天陽黎新會說他的好話也不是不可能。
  莫心藍笑道:“當然不是,只是好奇的問問。我今天返回香港,你盡快過來。”
  “我知道。”陸景掛了電話,將手機丟到床上。看樣子莫心藍對瓜分黃家的盛宴很期待啊!
  下午從黃海返回建業后,陸景接到張勝利的電話,“遲聲朝扛不住壓力,交代了一些東西。已經移交給司法機關。”
  “呵呵,我知道了。”閑聊幾句后,陸景放下手機,在客廳里拿了一杯咖啡邊喝邊沉思著。張勝利自然不會告訴他遲聲朝交代了什么東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遲聲朝的仕途已經完結。這就夠了。
  遲聲朝和建業地方上的力量糾葛太深,楊修武是不可能信任他的。朱然節大概也是看到這一點,臨走之前出口氣。楊修武呢?怕是打得借刀殺人的算盤。
  至于許云策如何從郁婷芳那里拿到材料,又如何和朱然節搭上線就不是他所能知道的。
  不過,從帶隊的是皺永勝來看,朱然節似乎倒向了袁省長的陣營。而袁省長似乎和許家有些不愉快的事情。這其中的微妙之處真是耐人尋味。
  …
  十一月十六日
  下午,楊修武到省政府里參加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和建設的會議。會后,接到省委書記成誼川秘書江云佑的電話。司機將他送到蘇江賓館1號樓。這里是蘇江省委省政府接待賓客專用。
  五樓501套房的客廳里,楊修武見到了成誼川。成誼川正接過秘書江云佑遞來熱毛巾,擦著臉,溫和的笑道:“坐吧。剛見了一撥日本的客人。”
  楊修武微笑著坐下來。
  成誼川將毛巾遞給江云佑,拿起茶幾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說道:“朱然節同志的任命這周會下來。他推薦你接任建業市委書記。你談談你的看法。”
  楊修武心里一動,看來事情定了。朱然節在多方的推動之下,成功擠走戀棧不去的劉副書記。斟酌了一下,說了說對建業經濟發展、干部隊伍建設,人才選拔幾個方面的看法。
  成誼川滿意的點點頭,“高新產業區的工作很有成績。發力發展計算機制造業這個想法不錯。”說著,又道:“干部異地交流是符合zhong央精神的。要理解省委的決定。月盈則虧。”
  “我擁護省委的決定。”楊修武表態。心里有些暖暖的。成書記最后一句話是長輩教導晚輩的語氣。這說明成書記對他是認可的。爭取到成書記的支持,他在派系內的地位會進一步上升。
  “恩。這一次建業、蘇城、吳州、錢州,你們四個城市先動動。”
  楊修武點頭。心里有些驚訝:吳州、錢州也要動一動?看來這次干部異地交流沒那么簡單。
  接著又聽到成書記說道:“你妻子還在京城工作?”
  楊修武笑著解釋道:“她習慣了京城的生活。不習慣建業的氣候和飲食。隔一段時間往我這兒跑一跑。”
  “呵呵。還是要逐步適應嘛!”成書記大有深意的說了一句。
  談了約半個小時,楊修武坐到車里。看著大街上已經穿著厚厚毛衣的行人,仔細的琢磨著成書記的話。再想想那天財政部副部長汪墨智給他打的電話。突然有些回過味來。陸江和他的交易經過派系內部的協調已經達成了。
  手機鈴聲響起,楊修武笑了笑,接通電話。
  “修武吧,我李成宜,晚上一起喝一杯?”
  “行啊!李省長你定地方。”楊修武愉快的答應下來。他知道李成宜現在擔心什么。李成宜作為建業的前任市長,遲聲朝可是他任職時的市政府秘書長。其中恐怕有些糾葛。據說遲聲朝交代了一些東西。不過,朱然節既然要走了,是不會深挖的。
  …
  凱撒翡麗的包廂里,燈光旋轉著,幾名漂亮的陪酒妹清歌曼唱,活躍著氣氛。楊四兒喝的有些高,拉著陸景的手絮絮叨叨:“景少,你牛逼。遲聲朝都被你搞下去。痛快。咱們喝一杯。”
  陸景無奈的舉杯喝了一口。事情傳來傳去總是變味。他也不能見個人就糾正一下。楊四兒今天心情有些郁結,據說唐云放走動關系,又把給黃海海關的貨物給弄走了。
  小飛尷尬的陪著酒,“景少,四少喝醉了就這德性,您海涵。”
  陸景笑著擺擺手。喝到下午五點多,楊四兒就酩酊大醉。陸景結了帳,返回南山別墅。明天就要去香港。
  在浴室里泡了個澡,去掉身上的酒味和香水味,陸景歪在沙發上,打開電腦看看郵件。
  手機音樂響起來,又是一個陌生電話。陸景疑惑的接起來。里面一個女子的甜軟的聲音:“景少,我是郁婷芳。謝謝你啊!”
  陸景揉揉眉心,反問:“謝我什么?”要是換做其他人,這種順水人情他多半就應承下來,但是郁婷芳這個女人,他并不想多接觸。
  “今天陽黎新找我道歉了。市工行那里也不再催我的貸款。陽黎新讓我轉告你一聲,他不會再騷擾我了。”
  陸景哭笑不得,這都什么跟什么?貌似許云策和朱然節勾搭上,在許多人眼里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們更愿意相信是他動了手腳。再貌似,他只是提了個消息給許云策,在有些人眼里,卻是他看上了郁婷芳。
  “景少,我晚上請你吃飯。你一定要給我一個感謝你的機會。”
  “改天吧。”陸景婉拒。
  “哦。那我改天再給你打電話。”郁婷芳乖巧的掛了電話。
  陸景微微皺眉。郁婷芳留了個話頭,他怎么會沒察覺呢。
  葉妍穿著白色的高領毛衣從門外走進來,略帶關心的問道:“遇到難題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