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498 遲秘書長有人找你

林小姑住在清云湖湖畔云翠園的別墅里。陸景跟著林婉如穿過別墅前如茵的草地走到青瓦白墻的別墅里。
  等在客廳中的林小姑是一名風情迷人的少婦,盤著發髻,穿著黑色的毛呢連衣裙,領口是白色的襯衣領,顯得端莊又不失俏麗。
  “喝碧螺春還是龍井。”分賓主坐下后,林小姑微笑著問道。
  陸景就笑:“龍井吧。”
  林小姑微笑著讓保姆去泡茶,“貿然請陸先生前來有些冒昧。請見諒。”
  陸景笑道:“林市長太客氣了。”市長助理在官場中的稱呼是市長。如果喊助理那就是故意的。其實,企業和官場一樣,很多總經理助理,下面的員工還是喊xx總,絕不會喊xx助理。
  林小姑見茶水端上來,站起來說道:“我廚房里還做了一點玫瑰盤香餅,請你們嘗嘗。”
  看著小姑的背影,林婉如對陸景巧笑嫣然的道:“我小姑手藝挺好的,就是近年來她不大擺弄這些。沒想到我今天沾光了。”
  陸景微微一笑,靜靜的品著茶。林婉如這是在幫她小姑刷好感度。看來接下來要談的事情八成要自己幫忙。而不是談合作。
  盤香餅是常見的蘇式糕點。林小姑拿了兩個小碟出來,一碟四個小餅,花紋精美,金黃油亮,玫瑰花的清香飄散著。
  “來,嘗嘗。”林小姑微笑著招呼,矜持而不失熱情。
  林婉如拿紙巾包了2個,嬌笑道:“小姑。你們自己談,我不耐煩聽你們那些事情。我去樓上上網。”說著。頭也不回的上樓去了。她小姑大了她六歲,兩人相處的很親密。像姐妹一樣。
  林小姑笑嗔道:“這孩子…,陸先生,你別見怪。”
  陸景笑著搖搖頭,“沒事。”伸手拿起盤香餅,嘗了嘗,贊道:“松軟細綿,清香余味。建業的糕點我還沒吃過比這更好的。”
  林小姑淺笑著稱謝,“謝謝。”微微抿了一口茶,笑道:“陸先生,最近有傳聞說建業的朱書記要去省里?”
  陸景點點頭。倒是有些詫異。林小姑的級別離建業這兒還遠著吧?
  林小姑大方的說道:“我倒是想來建業,可惜沒合適的位置。”說著,又道:“我這幾天在省里跑項目,聽說吳州的柳書記有可能來建業。這樣的話,吳州市那里可能會有些變動。副市長的位置可能會有空缺。我聽說陸先生和唐書記、衛書記關系良好…”
  “恩。”陸景點頭承認。這種事不難查。他沒關注誰接任建業市長的消息,朱然節還沒有上調他就開始打探消息不太合適。想不到在林小姑這兒聽到一個傳聞。看她迫切的樣子,十有**是真的。
  林小姑嘴角泛起一絲笑意,知道事情有門。將額前的發絲撩到晶瑩剔透的耳后,姿態嫵媚撩人。“我出身魯東林家,想必陸先生是知道的。希望陸先生能幫我說句話。算我欠陸先生一個人情。”
  陸景喝著茶想了想,問道:“吳州市人事變動的話,唐軒源有多大的可能升到市長的位置上。”
  林小姑詫異的看著陸景。“這怎么可能?唐書記資歷是夠,問題是他才到吳州不久。擔任市政府一把手,恐怕難以服眾。”
  見陸景高深莫測的笑著。林小姑忽而想:要是唐副書記當選市長,那么她提拔為副市長不是順理成章?腦子里靈光一閃。旋即又有些泄氣,“就算我支持。最多也就2成的把握。”她在吳州任職經年,并非毫無根基。
  “你支持就行。”陸景笑著站起來,“謝謝你的款待。改天我請你吃飯。”
  林小姑一頭霧水的送了陸景離開,然后坐回到客廳沙發上。好一會反應過來,陸景的意思是自己支持唐軒源上市長,而他支持自己上副市長。這怎么可能,這不是婉拒么?但是看陸景當時的神情又不像。
  林小姑峨眉蹙起。
  陸景一路沉思著回到南山別墅中。吳州的局勢似乎因為建業而牽動。推林小姑上副市長難度不大,關鍵是他要怎么樣才能獲得最大的利益?其實,林小姑一個人情能有多重還值得商榷,早早用掉才是正途。
  手機音樂鈴聲打斷了陸景的沉思。“陸景吧,我湯開復,哈哈,婉如剛給我說她見過你。”
  陸景靠在沙發上,笑說道:“湯哥,你把嫂子藏得好嚴實啊!”
  “嗨,這不是在和你解釋嗎?我和婉如是在黃海認識的。訂婚儀式在我老家舉行。所以你們都不知道。”
  陸景就笑著祝福了幾句,又閑聊了一會,才掛掉電話。看來要重新評估湯副書記的實力。林家的政治力量大多在魯東省,其頭面人物和魯東蘇書記走得很近。湯副書記又是靠近那個圈子的呢?
  另外,從林小姑的反應來來看,她似乎并沒有得到家族資源的傾斜。
  良久,陸景的眉頭舒展看,他有一個思路。看看時間,不知不覺到了晚上八點多,頓時肚子也感覺到餓起來。
  泡了一碗泡面端到茶幾上。正準備給大哥打個電話時,葉妍穿著橘色修身中長款雙排扣的大衣推開玻璃門走進客廳,抱怨道:“好熱,你怎么把空調開得這么大?”
  陸景無奈的道:“我自己家里,怎么舒服怎么弄啊!找我有事?”
  葉妍螓首微微點著,坐到陸景側面的沙發上,“黃鴻奇去世了,黃家邀請我去祭拜。我不太想去。你去不去?”
  “我去干嘛?不過我最近要去一趟香港。你要去的話,可以和我一起走。怎么,你還怕黃家的人占你便宜啊?”陸景笑道。黃鴻奇去世。吞食黃家資產的時候到了。相信莫心藍很快會給他電話,邀請他去香港。別看莫心藍驟然聽到黃鴻奇去世的消息似乎還有些悲傷的情緒。但是有如此良機收購黃家的資產,她斷然是不可能收手的。
  “不是。只是祭拜的身份有點怪。我沒把黃鴻奇當朋友呢。”葉妍解釋道。她不想陸景誤會她。
  陸景哈哈一笑,覺得她這副小意解釋的樣子還挺可愛的,拿起泡面,喝了口湯,說道:“你在香港名流圈子中也算得上一號人物吧?祭拜一下黃鴻奇有什么。”
  葉妍瞪了陸景一眼,不滿的踢了踢茶幾,“聽你這諷刺口氣,是罵我還是夸我啊?”
  陸景吃著泡面,含糊不清的道:“算夸你吧!”
  葉妍白了他一眼。前些天發現陸景的糗事讓那晚傾吐心聲被他發現所帶來的羞澀感慢慢消退。雖然在他面前還有不太自然。但不怎么覺得難堪和尷尬。“陸景,最近匯豐銀行的理財經理老是給我打電話,向我推薦他們的理財產品。你覺得行不行?”
  “別理銀行。銀行哪里有那好心幫你賺錢。就算賺了也是他拿大頭。你要有興趣,我找人幫你打理資金。那客戶經理再騷擾你,你就換一家銀行存錢。像你這種大客戶流失,肯定會有銀行高層出面,你到時投訴那個經理出口惡氣。哦,你的資金不會都存在了匯豐銀行吧?”陸景突然想起來,問道。
  葉妍茫然的點頭。“是啊,我一直是匯豐銀行的客戶。從讀書時開始。”
  陸景拍拍頭,“人家都說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你倒好。反其道而行之。你也不怕哪天匯豐銀行凍結你的賬戶啊?”
  “匯豐銀行無緣無故的凍結我賬戶干什么?”葉妍奇怪的說道。
  陸景語塞。他是危機意識作祟。前世里,大哥出事后,他的賬戶都給查封。要是多開幾個國外銀行的賬戶。想查封都沒可能。一時間,又想起以前的事來。
  葉妍見陸景愣愣的模樣。撲哧一笑,“傻樣!”
  陸景給她嫵媚的樣子給勾的心里一熱。連忙撇開頭。吃完泡面,擦擦嘴,說道:“投資的事情,改天我再給你想想吧。我去打個電話。”
  說著,站起來去書房打電話。
  葉妍看著陸景挺拔的背影,明艷的一笑。她知道陸景其實不討厭她。
  書房里,陸景把湯開復訂婚的事情說了一遍,“哥,湯副書記那里…”
  陸江沉吟了一下,平靜的道:“我知道了。”
  陸景想了想說道:“哥,能不能和楊修武做筆交易?你不是說他妻弟要爭皖東一個市里副書記的位置,我這里打算推一個人上吳州市市長的位置…”
  “你倒是做的好買賣!拿市委副書記換市長的位置。”陸江在電話里打趣道:“不過,可以試著和楊修武談談。”說著,頓了頓,“我后天要去黃海,你帶唐軒源來和我見一面。”
  掛了電話。陸景微微一笑,楊修武先提出對話的要求,那么他吃點虧也正常。他日后能不能找回場子就另說了。林小姑那里等大哥這邊確定之后,再運作。陸景腦子里的計劃越發的清晰起來。
  回到客廳里,陸景發現葉妍還在,心里覺得有些奇怪。葉妍指著茶幾上的黑色保溫杯,“給你泡了杯茶。剩下的開水還在廚房。我走了。”說著,站起身來,手里拿著剛剛太熱脫下來的橘色外套,往外走。
  陸景一愣。好似,她只是專門等他出來說一句話再走。看著黑白相間的修身毛衣緊緊的裹著葉妍窈窕的身軀,身上峰巒起伏跌宕有致,端得是嬌俏性感,明媚動人。
  “葉妍!”
  葉妍期待的轉過身,輕聲道:“什么事?”
  “算了,沒事。哦,把外套穿著吧。外面溫度比室內低。”陸景揮揮手,似乎想把她纏繞上來的柔情給揮走。
  葉妍嫣然一笑,穿好外套,揮揮手,優雅的踩著步子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