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497 過江猛龍

“陸景,等一下,我有幾句話要說。”遲聲朝等在門外喊住了要離開的陸景。有些話,楊市長不方便說,他卻是要幫助楊市長說出來。
  “遲秘書長請講。”陸景疑huo的站立住,輕淡的回應了一句。遲聲朝這個人,身上有一種冷靜的疏離感。或者說是對自己有淡淡的敵意吧。
  遲聲朝嚴肅的說道:“景華在建業發展,要遵守建業的法律法規,要重視市政府發出的政策行文件。建業市商業銀行不是一家企業的銀行,而是建業的城市商業銀行。”
  陸景微微皺眉。遲聲朝這是在說這幾天市商行連續拒絕幾家電腦零售商的貸款申請有違建業市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文件的精神。
  “建業市商業銀行是一家股份制城市商業銀行,我對它的發展有通盤考慮。遲秘書長要是對市商行的業務有興趣,可以到市商行里掛一個董事的職務。屆時,我們可以坐下來聊聊市商行的遠景規劃。”
  聽著陸景看似解釋,實則是態度強硬的話語,遲聲朝臉色冷峻的點點頭。要讓陸景低頭,必須要讓他感受到壓力。
  “景華投資創辦的《醫學博覽》上周有一篇論文作假的報道不符合市委宣傳部關于弘揚建業正面形象的文件精神。我會和市委宣傳部溝通,建議《醫學博覽》停刊整頓。”
  遲聲朝看樣子是早盯上了景華。《醫學博覽》不是景華的核心業務,遲聲朝這是在警告自己。陸景點點頭,“我知道了。”說著,嘴角一揚,指了指遲聲朝身后,“遲秘書長,有人找你。”
  遲聲朝扭頭,看到兩名穿著藏青色西服干部模樣的男子走過來。心里有些奇怪:有人找我,你笑什么?你現在脫身,難道我一會就不找你了?
  遲聲朝對為首的中年男子客氣的道:“兩位是?”
  “你是遲聲朝秘書長吧?我是省紀委紀檢監察局的皺永勝。”皺永勝拿出工作證,“請你等一下。我們有個問題需要同你初步核實一下。”
  皺永勝打個手勢,隨行的小牛立即斜跨一步,封住遲聲朝移動的路線,虎視眈眈的看著他。
  皺永勝收回工作證,沖陸景點點頭,推開門進去找楊修武。
  遲聲朝心里泛起驚濤巨*,這是怎么回事?
  陸景看到遲聲朝臉色有些不好看,微微一笑。他知道遲聲朝完了。許云策和朱然節的聯動起到了效果。沖小牛點點頭,徑直離開。皺永勝是張勝利手下的干將。皺永勝向他敬過酒。
  遲聲朝看到陸景臉上清淡的笑容,似乎還隱藏著種種諷刺的意味,頓時腦子一嗡,心里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預感。
  皺永勝從屋子里出來,冷淡的打個手勢,“遲聲朝同志,跟我們走吧。”
  遲聲朝揉了揉臉,只從皺永勝稱呼上的改變就知道楊市長并沒有力保他。他就算為楊市長辦事,但終究沒有進入楊市長的圈子。他努力的去看空dàngdàng的走道。陸景早就不知道到那里去了。他剛才還在威脅陸景,現在卻是身陷囹圄。
  五味雜陳的感覺從心里升起來。“唉!”遲聲朝低頭嘆了口氣,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十歲。
  陸景隨意的在十二樓找了一間休息室給大哥打電話,給大哥說了說楊修武見他的事情。
  陸江笑道:“小景,楊修武也是有些傲氣的嘛。你三番五次的liáo撥他,他總要給你點顏色看看。他升任市委書記之后,繼續保持對建業市高新技術產業的控制力也是情理之中,這不也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陸景嘿嘿一笑。他給朱然節提的建議,大哥自然是知道的。“哥,楊修武見我是什么原因?”
  “皖東有個市委副書記的位置,他妻弟想爭一爭。他今天和你見面,大概想和我們這邊協調一下。”
  陸景笑著點點頭。雖然楊修武只字未提,但和自己見面就是釋放一種對話的信號。
  “再看吧。”陸江笑了笑,掛了電話。
  陸景想了想,這種謀求全局的布局不是他需要思考的東西,索xing也不再想。眼下他的事情還是要推動江州的電子產業總值超過建業。
  拉開門準備去宴會現場,一股香風撲了進來,陸景本能的后退。“嘭!”來人迅速的關上門。陸景這才看清居然是莫心藍。
  “是你啊!”,莫心藍也看清楚是陸景,長舒一口氣,拍拍xiong口,低聲道:“別說話!”
  陸景好笑的看著她俏麗紅暈的臉蛋,耳邊的鬢角有些散亂,指了指她的頭發。
  莫心藍卻是白了陸景一眼。她剛才拍xiong口只是下意識的動作,陸景這小子居然目不轉睛,大大方方的看著。
  好一會,莫心藍聽了聽門外的聲音,才挽了挽鬢角,嗔怪道:“你眼睛收斂點。”
  陸景笑道:“你這么個大美人站在這兒,我不看你看誰?怎么回事?”說是這么說,卻走到休息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莫心藍反鎖了門,才走過來說道:“舒俊飛在糾纏我。”
  陸景拿出香煙,奇怪的道:“以你的手段應付舒俊飛不是小菜一碟。”莫心藍曾經是京城第一美女,這種場面上的交際那不是駕輕就熟嗎?
  莫心藍坐到軟椅上,氣惱的道:“還不是因為你。我現在知道你們這些紈绔都是些吃人不吐骨頭的人,哪里還有周旋的心思。他是xxx的孫子吧?”
  陸景笑著點點頭,心里倒是有種覺得她已經“從良”的荒謬感,甩甩頭,把這個無厘頭的想法丟開,開玩笑道:“舒俊飛怎么和我比,你盡管打發他就行。他還能把你怎么樣?你不是被我嚇破了膽子吧。”
  莫心藍美目圓睜,橫了陸景一眼。她還真是被陸景嚇著了。從丟掉新虹百貨開始,莫家就一路走霉運,近年來緩和了和陸景的關系后才逐漸好轉。除非必要,她現在沒有得罪或者討好公子哥的心思了。這些人說翻臉就翻臉,所謂經營人脈對她來說就是大笑話。
  陸景啞然失笑,顯然,莫心藍的心事被他說中了。
  莫心藍正要說話,突然,手機音樂聲響起來。陸景看著她手中的貼著越信電子logo的山寨版景華i609,微微一笑。他現在對莫家的產業已經有相當程度的滲透。
  莫心藍放下電話,沉默了一會,低聲道:“黃鴻奇去世了。”黃鴻奇在京城時對她還算照顧,雖然沒安什么好心。此前,她也和陸景討論過瓜分黃家資產的事情,但是現在聽到黃鴻奇去世的消息,心里還是有些悲傷的情緒。
  陸景點點頭。他和黃鴻奇都沒說過話。黃鴻奇這個名字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個符號一樣,所以也沒什么悲傷的情緒,“你自己在這兒坐一會吧。”
  陸景離開房間,重新回到酒會大廳。楊四兒早就不知去向,而姬紅俊正在和一個身段苗條,穿著米白粉色外套的女子聊天。
  “景少,這位是千雪服裝的林婉如小姐。”姬紅俊介紹道。陸景微笑著同她握手,心里微微一動。
  林婉如微笑道:“陸先生反駁陽黎新的話真是痛快。許少說你是過江猛龍倒沒說錯。”
  “許少是許云策吧?”陸景呵呵一笑,許云策這話可沒安什么好心。試問,滿大廳的建業商人聽到“過江猛龍”這個稱號,心里會怎么想?過江龍是要搶地盤的。
  “是啊!”林婉如用尾指秀氣的挽了挽頭發,笑道:“你和我腦子里原來印象可不太一樣。”
  “那是什么樣?”陸景招手,在服務生的托盤里拿了一杯香檳。
  林婉如偏頭,嫵媚的笑道:“溫和有禮、氣度不凡,青年才俊。”
  陸景笑著抿了一口酒,“都是褒義詞啊!我很久沒聽到贊美的詞了。”
  林婉如掩嘴jiāo笑,伸出手說道:“重新認識一下,我是湯開復的未婚妻。現在到可以在印象里給你加上‘風趣’這一條了。”
  我x。陸景一口酒差點嗆住。這個消息太驚人。居然是湯開復的未婚妻。林婉如是林家的人吧?湯開復隱藏得夠深啊!此前的資料中顯示,湯開復是未婚。想不到卻是已經訂婚了。
  “那我得叫嫂子了。”陸景握了握林婉如的手。
  林婉如jiāo笑道:“還是叫我林婉如吧。這個消息你要保密哦。”說著,還眨眨眼睛。她知道類似陸景這樣年紀輕輕便成功的男子,定然不會喜歡初識的人平白壓了一頭。所以,當做朋友交往就行。
  陸景笑著點頭。姬紅俊看著兩人似乎很快就扯上的淵源,心說這也太神奇了吧。
  “是這樣的,我小姑想見見你。你現在有時間嗎?”林婉如邀請道。
  “行。”陸景答應下來。林婉如等在這兒顯然就是為了這件事。只是這位林小姑是誰?
  “呵呵,跟我來。”林婉如笑著當先走出去。
  林婉如的座駕是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十分耀眼。林婉如打著方向盤從酒店門口緩緩駛出,一邊介紹著情況,“我小姑是吳州市的市長助理,這次到建業來跑項目。呵呵,具體的事,讓她和你談咯。我現在保密。”
  陸景笑著點點頭,從后視鏡中看到曾紅英開車跟了過來。市長助理,一般都是市政府黨組成員,是為了給需要提拔的干部一個過渡或等待安排實職的機會。吳州市屬于地級市,林小姑的級別該是副廳。雖然女干部升職要容易些,但林小姑的能力應該是不錯的。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