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496 暗潮起伏

陸景笑了笑,“我和遲秘書長無冤無仇,你有他的材料又怎么樣?”說著,在煙灰缸里點了點煙灰,“下車吧。”
  “景少。”郁婷芳抓住陸景的手,哀求道:“我知道我是個壞女人,你看不起我。我不辯解。景少,能給我一次走回正路的機會嗎?”
  陸景微愣,側頭去看已經哭花了臉的郁婷芳。她約莫三十出頭,穿著薄薄地長擺紅羊絨衫,腿上穿著白色絲襪,是一個相當漂亮的女人。
  看著她期待的眼神,陸景搖了搖頭,指了指車門,淡淡的道:“下車吧。”
  郁婷芳訝然,失魂落魄的下車。
  “曾姐,回南山別墅。”陸景說道。漂亮的女人從一開始受到的各種誘惑就比普通的女孩多。走回正路?習慣了用身體換取奢華的生活,再走正路可是很難的。
  南山的山體輪廓隱約可見時,陸景拿起手機給許云策打了個電話,“蘭芳女子美容會_所的郁婷芳你認識吧?和她談談。”說完,不等許云策回話就掛了電話。郁婷芳能不能把握機會就看她自己了。
  回到別墅里,陸景打開筆記本電腦,處理了一會事情,拿一支煙去浴室里泡澡。晚上葉文俊要請他吃飯。
  泡過澡,陸景在臥室里睡了幾個小時,睡眼惺忪的穿著白色的睡衣起來。突然,他看到葉妍穿著黃色的羊毛衫、黑色的緊身褲,手彎處搭著白色的風衣,俏生生的站在臥室外的走道上。
  “咦,你什么時候回的?”陸景詫異的打著招呼。葉妍有他別墅的備用鑰匙。鐘點工過來打掃衛生都是她開的門。只是屋子里突然多了個美女,感覺有些怪怪的。
  她站了好一會了。陸景別墅的中央空調開著,室內溫暖如春,脫了外面的風衣也沒覺得冷。羞怯的說道:“剛回。看到你屋子里有燈,過來看下。”低頭時,卻是看到陸景睡褲上頂起一個大包,頓時羞得滿臉通紅,轉身就走,心里暗自啐了陸景一口,“睡覺都不想好事。”
  看著葉妍拖著一只LV的黑色小皮箱快步離開,陸景愕然。低頭看看耀武揚威的小兄弟將睡褲頂起的帳篷,才猛然反應過來。
  陸景低嘆一聲,揉揉額頭。貌似,他耍流氓了。可是,這是睡足的自然反應好不好?
  …
  傍晚,陸景坐車來到葉文俊的家中吃飯,飯桌上還有簡智元、龐觀之、徐懷觀。
  葉文俊請了廚師,菜肴流水般的送上來。席間,幾人隨意的聊著。葉文俊見陸景不急不躁的聊天,琢磨了一下,說道:“陸景,市商行同意益陽科技的貸款另有別情,請你聽聽智元解釋。”
  簡智元要開口說話。陸景笑著擺擺手,“過去的事不說了,向前看,好吧?”
  簡智元郁悶的把到嘴邊的話咽回去。陸景客客氣氣一句話堵得他無話可說。
  葉文俊沒料到陸景不給他面子,不過如今景華資本雄厚,他雖然在市商行發行新股的事情上托了一把,但是陸景完全有資格不搭理他。
  飯后,葉文俊一行人將陸景送到庭院門口,陸景笑道:“葉先生太客氣了。不送,不送。”說著,對徐懷觀道:“老徐,我們一起走。”
  徐懷觀笑著坐到陸景的車里,陸景丟了一支煙給徐懷觀,自顧的吸起來。徐懷觀聞了聞香煙,笑道:“簡智元今天要睡不好覺咯。”
  陸景笑著搖頭,吐出一口煙,“自以為是。老徐,這件事辦的不錯。”市商行貸款給益陽科技的事就是徐懷觀通知他的。益陽科技從事的是計算機制造業,這是給建業加分的舉動,市商行豈能貸款給這樣的企業?
  徐懷觀笑了笑,沒說話。簡智元還沒搞明白如今市商行早換了話事人。能決定市商行35億資產用途的話事人是他身邊的這位年輕人。
  …
  從景華辦事處出來,天陰得厲害,冷風刺骨。陸景拉開車門坐到車里。姬紅俊坐到副駕駛座上,“又要降溫了。建業怎么比江州還冷。”
  “你要去春城就知道什么叫做冬天了。”陸景笑道:“今天這個座談會都有那些人參加?”
  “都是建業市里的工商界人士。不過,建業是省會城市,所以在建業有生意的企業一般都會派人參加。”
  “那可能會碰到很多老朋友啊!”陸景呵呵一笑。
  建業市皇冠酒店距離建業市商業銀行總部不遠。此前,市商行召開股東大會時,大部分股東都是住在這里。
  十二樓的會議室里,紅地毯鋪地,漂亮的女服務員穿著紅色的旗袍,舉止優雅的為到會的客人服務。
  會議還沒開始,與會者都在三三兩兩的聊天。陸景剛進呈四方形的會場,楊四兒和小飛就迎了過來,笑著同他握手,“我剛才還在到處找你,沒看到你過來。”說著,笑哈哈的道:“有個好消息聽不聽?”
  “什么消息?”陸景微微頷首。他前天才和楊四兒一起喝過酒。兩天之內能有什么好消息?
  “東海貿易公司你知道吧?有一批走私貨在黃海海關被查處了。東海貿易公司的唐云放在黃海到處求爺爺告奶奶。”楊四兒幸災樂禍的說道。他現在也在做進口車和零配件生意。和東海貿易公司是競爭對手,兩家公司在黃海的市場上狠狠的較量過幾次,他吃了不少虧。
  陸景眼神微微一凝。旋即,微笑道:“是個好消息。”
  座談會很快開始。陸景的位置被安排在第三排。也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的安排:他左邊是陽黎新,右邊是許云策。看到兩人刀子般的眼神,陸景笑了笑,泰然處之。
  “陸景,市商行的事情,你做的太過分了一點吧,我們陽家好像也是市商行的股東吧?”會議結束后,陽黎新拉開椅子,站起來質問陸景。
  他的聲音有些大,準備去隔壁宴會廳參加酒會的諸多商界名流中不少人都暫時停下來,看著這里的情況。
  許云策抱著膀子看好戲,陸景前些天給了他一個消息,可以小小的報復陽黎新一把,但是這并不能減弱他對陸景的恨意。許云策側頭小聲對身邊一位女子笑道:“林小姐,你猜陸景會怎么回答?”
  林小姐是個身段苗條,嫵媚多姿的女子,聞言微笑道:“大概會說說他這么做的原因。”
  陸景微微皺眉,打量著陽黎新。陽黎新臉膛寬闊,一臉冷酷的表情,大概他平時也是這副酷酷的模樣。
  “我做事情需要考慮你的感受嗎?”陸景反問。
  陽黎新語塞。這話真TM的囂張。
  陸景沒什么興趣和陽黎新斗口,淡淡的說道:“覺得市商行的股東當得憋屈,可以把股份賣掉。”說完,不再理會陽黎新,與姬紅俊、楊四兒匯合隨著人流一起步入宴會廳。
  林小姐預測錯誤,臉上有些赫然。許云策呵呵一笑,“過江猛龍啊!”林小姐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宴會廳里中,陸景幾人拿了酒,隨意的站在側面拱形的窗戶處閑聊著。遲聲朝走過來說道:“陸景,楊市長要見你。”
  楊四兒攔住了要走的陸景,“我陪你去。”
  陸景笑著拍拍楊四兒的肩膀,“不用。”楊子歡身上有著這樣那樣的毛病,有時候會辦一些不著調的事情,但是對朋友還是很不錯的。
  陸景跟著遲聲朝穿過宴會廳,進入側面的一個小房間里。楊修武背著雙手穿在窗戶前看著窗**沉著的天空。
  “坐吧。”楊修武轉過身,打個手勢,“聲朝,沖杯咖啡給陸景。”說著,對陸景道:“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吧。”
  陸景沉著的點頭,“是的。”顯然,楊修武已經研究過他的資料,知道他的愛好。
  楊修武笑了笑,用他清朗的聲音說道:“請你過來,是想和你聊聊。”陸景不置可否的坐到沙發上。他不知道楊修武找他的目的是什么?
  遲聲朝送了茶和咖啡進來,然后帶上門出去。把空間留給兩人。
  楊修武喝著茶,輕聲問道:“你覺得電腦行業發展的前景怎么樣?”
  陸景琢磨了一下,說道:“個人電腦普及會是一種趨勢。”楊修武這個層次人物的觀點是不會因為他幾句話而改變的。他不如實話實說。
  楊修武喝著茶,笑著接了一句,“和手機是一樣的,對吧?”
  陸景點點頭,看著楊修武臉上的微笑,忽而明白過來。楊修武給建業制定的突破口在計算機制造業上面。
  “明白了?”楊修武贊賞的看了陸景一眼。不愧是世家子弟,點一個話頭就能明白。
  陸景喝著咖啡,沉聲道:“我對景華有信心。”
  楊修武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手輕微的拍了一下沙發的扶手,笑道:“有信心是好事。我們拭目以待吧!”說著,頓了頓:“朱書記過段時間就會調到省里,建業市高新區的工黨委書記谷計恒同志會進入建業市委常委會。”
  陸景明白,楊修武這是告訴他,建業的高新技術產業會在他的掌控之下繼續壓制住江州。或許,楊修武的目的是打擊自己的信心,勸服自己不要與他對抗。也或許,楊修武只是陳述一個事實,想要借自己的口,和大哥對話。
  陸景放下咖啡杯,站起來,不卑不亢的說道:“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楊市長,改天再聊。”
  楊修武微微點頭,喝著茶,看著陸景離開。
  陸景拉開房間門的一瞬間卻是偷著樂。楊修武越是自信,他越開心。
  手機和電腦到底是誰先普及呢?他現在提前搞出低價手機,推動手機普及的進程,答案顯而易見。楊修武,你人生的滑鐵盧之役就從你最自信的這一刻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