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495 再赴建業

湖山路81號,楊修武的家中。書房里,楊修武與好友霍見陽對酌。酒是茅臺,一盤花生米,一盤青椒拌干絲。
  “川南的案子你是怎么想的?”霍見陽舉杯,二錢小杯的青花瓷杯在空中相碰。一聲清脆的響聲在初冬深夜里很清晰的傳開。他在川南工作。
  楊修武面色平靜的喝著酒,俄而,輕吐幾個字,“不聞不問,靜觀其變。”
  今年九月中央開始推行巡視制度。由中紀委、中組部成立巡視工作辦公室,組建五個巡視組,每個巡視組十名成員左右,在各省開展巡視工作。
  川南出現了一樁高校招生受賄案。分管教育的副省長劉衛逸有可能被卷入其中。聽說是這輪中央巡視組在工作中發現的問題。
  霍見陽微微一笑,輕輕的點頭。
  楊修武想了想,說道:“國家級的項目落在建業是各方努力的成果。不能變成劉家的交換籌碼。”劉衛逸在建州敗北,其惡劣的影響還沒有消失,要是再次被點名通報,那他的政治生涯基本來說就結束了。
  看來,豫北系的力量也并未完全的掌握川南省。這次聯動中,除了陸家的力量若隱若現,賀系的力量也在推波助瀾。聽聞陸江的大舅子胡紅軍在辦公室里破口大罵自己,他出了不少力吧!
  霍見陽有些明白楊修武的心思。g621國家級項目落戶建業必須是建業熊貓各項指標都達到要求的原因,是多方推動的結果。如果是交換來的項目,日后必然被詬病。
  “你和計委的劉勇志談的如何?”
  楊修武愉快的一笑。又和好友碰了一杯,“劉勇志認為手機行業最好還是由國有企業領頭。這樣比較合適。通信安全是個大問題。國家在這個領域要擁有一定的發言權。”
  霍見陽笑著點頭,“真知灼見。”說著。吃著花生米,說道:“我聽說華夏移動和華夏聯通已經打算在元旦推出低價資費套餐。”
  看著好友探詢的目光,楊修武笑著喝了一杯酒,說道:“普及手機是一種趨勢,普及家用電腦也是另外一種趨勢。”
  霍見陽就搖頭。他不希望楊修武繼續和陸江糾纏下去。
  見好友搖頭,楊修武笑了笑,沒吱聲,舉杯再碰了一杯。其實,老朱提議谷計恒入常也沒安好心。老朱上調之后。有個市委常委坐鎮高新技術產業區,新市長恐怕很難插手高新技術產業區的事情。也就是說,成敗,都是他楊修武負責到底。
  不過,老朱還是天真了一些。誰規定高新技術產業就一定要在手機領域和江州競爭呢?
  省里一些人的心思他很清楚,所以這次市長的位置他是不會爭的,相反,建業市的一些干部要做好交流出去的準備。
  周一,楊修武結束在京城的公干返回建業。在辦公室里剛批了幾份文件。市政府秘書長遲聲朝手里拿著記事本推開門進來。
  遲聲朝匯報了幾項工作之后,說道:“市長,周四晚上市里打算在建業皇冠酒店里舉辦和工商界人士的經濟座談會。您看要不要參加?”
  “哦?”楊修武放下鋼筆,笑道:“行啊。我去和大家談談。”這或許是他最后一次以建業市長的身份出席類似的經濟會議了。
  遲聲朝笑著記了下來,拿著筆記本準備出去。楊修武突然的說道:“景華的陸景最近在建業吧?給他發張請柬。不要老躲在幕后。”
  “好的。”遲聲朝忙答應下來。回到自己辦公室里,卻是琢磨開了:楊市長最后一句話什么意思?他知道市商行拒絕貸款給益陽科技的事了?
  遲聲朝嘴角不由的浮起一絲笑意。想了想。拿起電話打個陽黎新。
  十一月八日,建業昆成汽車公司廠區內的大禮堂里彩旗招展。鮮花簇擁。已經扭虧為盈的昆成汽車第一萬輛小轎車下線。昆成汽車召開全廠職工大會慶祝這一歷史時刻的到來。大會上,董事長兼總經理翟伯慎宣布今年年后會給所有職工股權激勵。大禮堂里的掌聲一浪高過一浪。
  會后。陸景在昆成汽車管理層的陪同下在寬敞明亮的職工食堂里吃過飯,坐車離開昆成汽車的廠區。
  看著車窗外倒退的景物,陸景抽了支煙,琢磨著上周在川南發生的事情。川南有人向中央巡視組舉報川南財經大學校長收受賄賂,違規錄取多名大學生。
  實則,現在高校擴招,花錢進大學的事太普通。也不知道川南的事情怎么就被抖出來。
  劉衛逸作為分管教育的副省長,難辭其咎。他的仕途大概要終結了。陸景接到大哥的電話才知道這件事,隱約覺察到這是陸家政治力量的一次反擊。
  “景少,景華辦事處那里接到市政府的請柬,邀請你周四去建業皇冠酒店參加建業市經濟工作座談會。”坐在后面車中的姬紅俊打來電話打斷了陸景的沉思。
  “我知道了”陸景說道。。景華辦事處和景華投資公司都是在一處辦公。姬紅俊作為景華投資的總經理,也是景華辦事處的負責人。
  “紅俊,你先走。我去剪個頭發。”陸景看到路邊的蘭芳女子美容會|所,突然想起來該剪個頭發了。
  “行。”姬紅俊看到陸景的車停在路邊,笑著掛了電話吩咐司機開車回景華辦事處。翟伯慎還指望他在陸景面前念叨幾句重啟汽車發動機研發項目,看樣子是沒機會了。
  陸景剛剛走進蘭芳女子美容會|所,一個穿著粉白色職業套裙的女經理忙迎了上來,“先生,我們這里是女子會|所,恕不接待男士。”
  陸景有些撓頭,他本來想找小汪幫他剪頭發,小姑娘上次剪得挺好。倒是忘了這茬。
  “張經理…”一名服務員上來和張經理耳語了幾句。張經理臉上換了甜美的笑容,“景少,對不起啊,我上次沒在這兒。沒能目睹你的風采…”
  陸景微笑著打斷她的話,“我來剪頭發的,小汪在嗎?”
  “在,在的。”張經理甜甜笑著將陸景請到一樓大廳里。陸景笑看到小汪在角落里欣喜的揮手。
  “剪個短發。”陸景走過去坐到椅子上。
  “好的。”小汪清秀的笑著,拿著剪刀麻利的忙活開。一樓大廳里幾名服務員小聲交談著,偶爾欽慕的看向正在角落里剪頭發的男青年。那天的事情在美容院內可算是傳開了。
  “郁總!”正躺著洗頭發的陸景聽到小汪輕呼一聲,睜開眼睛,看到美容院的老板郁婷芳正站在旁邊。
  “景少來我這小店也不和我說一聲呢。”郁婷芳故意嬌嗔著說道。
  陸景閉上眼睛,示意小汪繼續,說道:“剪頭發而已,不需要勞師動眾吧?”
  郁婷芳訕訕的閉嘴,意識到她平常的手法在這個青年身上可能不太適用。就在今天上午,她親眼見識到這個青年的能量。
  上午陽黎新約她去他辦公室談事情,威逼利誘,毛手毛腳之際,突然接了一個電話氣得把手機給摔了。她也趁機離開,逃過一劫。中午,她才打聽到是怎么回事。建業市商業銀行內部本來已經批準貸款2千萬給陽黎新的益陽科技公司,但是陸景一個電話叫停了這件事。
  郁婷芳想了想,離開了一會才回來。陸景剪完頭發,付了錢正要離開時,郁婷芳走過來道:“景少,我有點事情想和你談談。”
  “什么事?”陸景微笑道。
  “去我辦公室談行不行?”郁婷芳環視了一眼美容院大廳,示意這里人太多。
  陸景看了郁婷芳這個美艷的少婦一眼,他知道郁婷芳和王田虎很有些關系,心里對她還是有些提防,“去我車上談吧。”
  郁婷芳無奈的跟著陸景出了美容院,坐到白色的阿斯頓馬丁中。“好冷。”郁婷芳抱著肩膀發抖。
  陸景讓曾紅英打開車內的空調,然后靜待郁婷芳開口。
  郁婷芳看了一眼駕駛座上的女子,咬咬牙,說道:“景少,請你幫幫我,陽黎新要我當他的情人。”
  陸景無奈的點起一支煙,他只是一時興起過來剪個頭發而已,怎么碰到這種破事。
  郁婷芳低著頭,繼續道:“我這家美容院原來靠老王的關系在工行貸了500萬,馬上就要到期,我一時湊不起這些錢,陽黎新和市工行的行長關系良好,他威脅我要把美容院拿走。老王現在進去了,我無依無靠,下半生就指望這家美容院吃飯。嗚嗚--。”
  說著,雙手捂著臉低聲哭泣起來。
  陸景皺眉,他不太相信郁婷芳的話。不過,她話里也沒有明顯的破綻。別看美容院老板接觸的都是些貴婦名媛,似乎,是很高級的圈子,但是提及借錢這種事,恐怕是無人肯應承的。
  “你想我怎么幫你?”陸景問道。
  郁婷芳摸著眼淚抽泣道:“景少,陽黎新那里你能不能幫我打個招呼?”
  陸景啞然失笑。這個女人還真看得起他,這種事打個招呼陽黎新會聽他的嗎?異想天開。
  郁婷芳低聲道:“我有市政府秘書長遲聲朝的材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