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494 進展和新想法

“你好像瘦了。”廚房里,黃紫琪伸手撫摸著陸景的臉頰。陸景輕輕的擁著她,笑道:“有嗎?”
  “你不是偶爾在這里和秋蘭姐做飯嗎?怎么還瘦了,是不是最近的事情挺多。我給廖信華打過電話,他已經連續十幾天沒回寢室休息,忙得差點失戀了。”
  陸景聽得一笑,“研發部那邊在攻堅,我總要表示和大家同甘共苦的意愿。”他這段時間睡眠有些少。
  黃紫琪沒再說話,而是緊緊的抱著陸景,頭伏在他的胸口,盡訴她的思念之情。陸景低頭吻著她鵝蛋臉兒,一手輕柔的撫摸她的牛仔褲美臀。紫琪是當之無愧的牛仔褲女王范兒。牛仔褲穿在她身上總有著難言的魅惑。
  陸景稍稍用力了些,吻著她香甜嬌嫩的紅唇,,舌尖輕碰,再交纏著,吸允著,無與倫比的美妙感覺。這是兩人第二次接吻。
  “關寧不在江州?”接吻的縫隙間,黃紫琪俏臉微紅的問道。
  “在。我晚上都去陪她自習的。”陸景輕聲說道。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從他心里升起。和他命運糾纏在一起的女人已經夠多了,還要繼續混亂下去嗎?細思著和自己發送關系的四個女人之間的的情感,絕沒有喜新厭舊的感覺。即使這幾天陪著黃紫琪、邵秋蘭,晚上又陪著關寧,心里卻沒有辜負她們的想法,與她們在一起是真心實意的,一種澄澈透明,相交相知的感覺,十分美妙。也沒覺得心里容不下小漓、小靈、笑笑。黃紫琪或許也有這樣的感覺,才問及關寧的行蹤。這到底是什么樣的一種情感呢?
  黃紫琪燦然一笑,輕輕的勾住陸景的脖子。陸景低頭再次和她柔情蜜意的吻起來。迷醉的吻著,黃紫琪感覺陸景的手解開了她的牛仔褲紐扣,伸到褲子里貼著她的內褲撫摸著臀肉。心里羞澀至極,她還沒和陸景這樣親密接觸過,稍稍的用力將陸景推開。
  陸景知道唐突佳人了,在黃紫琪臉蛋上親了一口,幫她扣好扣子。黃紫琪看他專注而溫柔的樣子,突然覺得來江州工作也不是那么難以接受的事情。
  …
  陸景帶著曾紅英一起飛抵建業,住到南山別墅里。聽小漓說葉妍去香港參加了夏奈爾的時裝發布會去了。活躍在名媛圈子中,又身家不菲的她經常接到各種奢侈品品牌的邀請。
  建業的秋意比江州更盛,無論是街道上穿著冬衣的行人還是南山上蒼茫的景色,都讓冬天的氣息觸手可及。
  同巷漁村的包廂里,朱然節笑道:“第一次見面,也是咱們三人在這里吃飯,轉眼已經一年多了。”笑容里卻是多了些蕭索的意味。
  這話不好接,三人默默的干了一杯。
  朱然節道:“信息產業區發展的很不錯,就是級別低了點。這件事我決策失誤了。”
  衛東陽低嘆一聲,“朱書記這事我有責任。”其實,當時就算不同意楊修武推席長通出任市委秘書長也是很困難的——唐軒源當時已經離心不能重用,朱書記手上沒有合適的人選。不如,拿出來換點好處,但是這時候沒法和朱書記說這個。
  陸景心里嘆了一口氣,信息產業區才發展了半年的時間,朱然節就覺得決策失誤,這太武斷了。事實上受到時代在線今年4月份上市的激勵,國內互聯網事業蓬勃發展,到今年年底肯定會有一批互聯網企業需求在納斯達克上市。記憶中2000年網絡科技浪潮破滅之前有一股奔赴納斯達克上市的熱潮。屆時,只要建業這里有一家互聯網企業上市成功,朱然節身上的政績薄上就會添加輝煌的一筆,可惜的是他現在的位置搖搖欲墜,撐不到那時候。
  斟酌了一下用詞,陸景說道:“朱書記,你覺得推動高新區谷計桓入常怎么樣?”
  朱然節拿酒杯的手在空中停了一下,不悅的看了陸景一眼,心說:“你真傻還是假傻,這個時候推動谷計桓入常?”
  陸景笑了笑,也不解釋。飯桌上氣氛有點沉悶。飯后陸景離開,朱然節請衛東陽喝茶。要度過眼前的難關,他需要借助衛東陽的力量。
  茶室里,衛東陽沉吟了一下,建議道:“朱書記,有沒有考慮升到省里去?”
  “升到省里?”朱然節又是一愣,怎么今天這兩個年輕人說話盡不著調?以前覺得他們都是一時才俊。
  衛東陽喝著茶,說道:“楊修武可能掌握了凱撒翡麗的某些證據。”
  朱然節笑了笑,沒說話,只是慢慢的喝著茶。
  衛東陽覺得朱然節的養氣功夫算是到家了。不過,這茶燙得很,朱然節裝得有些過了,看他喝茶的速度,他不怕燙么?
  …
  “哎喲,疼,老劉,快給我找點華素片來。”回到家里后,朱然節在臥室里再也忍不住了。
  “你干什么了?”劉嬸責怪道。
  “喝茶燙的。”朱然節叫苦不迭。衛東陽那個消息差點沒把他給炸死。回家的路上他有些回過味來,嘴里頓時覺得難受得要死。
  “啥?”劉嬸驚訝不已。出客廳里讓小保姆找了藥,拿進來給丈夫。
  朱然節一夜無眠,一方面是嘴里不舒服,另一方面是他在思索這局勢。退一步,海闊天空啊!但是,他一路搏殺登上建業市一把手的位置付出了多少努力,而今卻是要被楊修武逼得主動退讓,這份屈辱著實難受。
  突然的,他又想起陸景的提議,再聯想到江州和建業的形勢,又琢磨出一些不同的東西,眼睛越來越亮。
  第二天一早,朱然節坐車到市委大院上班。車內,朱然節淡淡的吩咐道:“小伍,你和陸景聯系下,看他這兩天什么時候有空,我請他吃飯。”
  “好的,朱書記。”
  一條筆直的市級公路從秦江區直通位于寧臺鎮的建業市信息產業區。使得兩地之間的交通時間縮短為三十分鐘。
  秦江區內拐上這條市級公路的十字路口,一家叫做濱江酒店的餐廳里,時隔兩天陸景再次見到了朱然節。還是那副笑瞇瞇的笑容,不過卻多些氣定神閑的感覺。
  “上次和你吃飯沒有吃好啊,再和你聊聊。這家酒店的蟹粉獅子頭相當有名氣。”朱然節拿筷子笑著虛點點,介紹道。
  陸景就笑,和朱然節喝著五糧液。酒過三巡,朱然節才慢慢的開口,“陸景,江州最近有點沉寂啊!”
  陸景笑道:“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哈哈,那我就拭目以待。”朱然節笑著,繼而又道:“能不能給我透個底。”這才是他找陸景吃飯的原因。否則,僅憑一個猜測,他就算到省里,心里還是會很郁悶。
  “景華在研發新手機。”陸景含糊其辭的說道。朱然節問他,他不能不說,但是卻不能說透。
  朱然節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又笑道:“你對信息產業區的企業怎么看,有沒有入得了你的眼的企業,我知道你在商業上很有天賦,是個奇才。”
  陸景嚇了一跳。老朱給他帶高帽干什么?須知老朱是高級干部,口里的話很有分量,他要是在省級的層面這么講,沒多久自己的名字絕對會傳遍整個蘇江省。
  琢磨了一下,陸景道:“景華投資的那兩家雜志還不錯。”
  朱然節笑著虛點陸景,“再說別的企業。”
  陸景心說:我說的就是實話啊。景華投資創辦的雜志一本是醫學雜志,一本是電子技術雜志。發展的都還不錯。只要是收錄的文章很真實,杜絕作假的論文。
  陸景想了想:“朱書記,互聯網這個行業大有可為,不過現在可能存在一定的泡沫,什么時候破滅就難說,但是破滅之后活下來的企業肯定會有所作為。”
  朱然節看了看陸景,明白他要表達的意思,不置可否的“恩”了一聲。
  …
  楊修武拿著茶杯走進朱然節的辦公室。他剛接到朱然節的電話,有點事情要和他溝通一下。
  “哦,市長來了。”朱然節笑瞇瞇的招呼楊修武落座。遞了一支煙給楊修武,朱然節坐到沙發上,微笑著道:“咱們搭班子差不多也有兩年了,你的能力我是很認可的。”
  楊修武不動聲色,心里卻是一曬:老朱你都要下去了,還跟我打官腔。
  朱然節點起煙,猛吸幾口,煙霧繚繞,“建業的高新產業區搞得紅紅火火,我看谷計恒同志可以進入市常委會,現在以經濟為重,要給經濟發達地區的同志更多的話語權。”
  楊修武微愣,推動谷計恒入常?老朱還真是敢想。不過,這也符合他的心思,就道:“恩,我贊同這個看法。”心想:看來要對老朱緩一手,至少要等他把這件事給辦妥了再說。
  朱然節就是一笑,淡淡的道:“我最近身體有些不舒服。”接著話鋒一轉,“聽說省里的劉副書記要退了?”
  楊修武突然明白朱然節的意思,沉聲說道:“是有這么回事。”如果有可能,他也沒必要踩著朱然節上位。既然老朱萌生退意,他倒不介意推一把。
  朱然節笑了笑,站起同楊修武握手,“我覺得信息產業區還是大有可為,不過級別低了點。”
  楊修武微微皺眉,旋即又舒展開,和朱然節握手,告辭離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