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493 對策

江州在十一月已經進入深秋,清晨時分薄霧籠罩著整座城市。廖信華睜開眼睛,看著辦公室里熟悉的景物,一咕嚕爬起來,又是新的一天。
  廖信華去衛生間洗了把臉,回來看看桌子上的日歷,上午的安排寫著10點-12點,見準女友習蘭慧。
  最近研發部下了新任務,要基于飛利浦的手機基帶芯片開發出一整套可用的技術方案。產品開發周期只給了3個月。時間相當緊。所有的研發人員最近都在加班加點。索性是之前有在西門子(英飛凌)芯片上開發的經驗,復制起來難度要小得多。
  上午十點,廖信華打車前往南陽街,準時在甜品店里見到了俏麗的習蘭慧。他和習蘭慧是在一次讀書會上邂逅的。習蘭慧現在就讀于江州財大,為人有些傲氣,但可愛起來又極為可人。
  “廖信華,最近十天你就出現在我面前一次,這算什么事啊?還說要追我呢。”甜品店內,習蘭慧大為不滿的說著。她的好友高小菊掩嘴嬌笑。
  廖信華無奈的道:“小慧,我最近是真忙。公司里有項目下來了。”
  習蘭慧撅嘴道:“不就是個小公司嗎?有什么項目忙的。我看你是天天就想著工作呢。”
  廖信華解釋道:“不是小公司。我所在的景華公司工作。”他之前只是給習蘭慧說在景華科技園一家IT公司工作,沒有具體說那一家。
  “不是吧!你蒙我們呢。”習蘭慧和高小菊對視一眼,不怎么信。景華今年10月份的專場招聘會她們也參加了。篩選的極為嚴格。據說景華的待遇至少要高出科技園其他公司三分之一。一旦拿到景華的股票更是身家倍增。
  廖信華攤開手說道:“我們認識這么久,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習蘭慧眼睛珠子轉起來,手指放到嘴角邊,打量著廖信華,接著撲哧一笑,“還真有幾分景華研發人員的樣子呢。”
  高小菊就笑著點頭。
  廖信華奇怪的道:“怎么說?”
  習蘭慧嬌笑道:“人家說景華的研發人員的特質是:錢多、話少、呆頭鵝。小菊你覺得廖信華像不像?我們認識都這么久他還沒請我看過電影呢。”
  廖信華一愣,明白過來習蘭慧是回嗔作喜,撓撓頭,笑起來。正要答應習蘭慧的請求,旋即又想起今天的計劃,說道:“我下午還有事情,不能陪你看電影。”
  “哼。”習蘭慧不滿橫了廖信華一眼,嬌嗔道:“那你以后把工作當你女朋友好了。”說著,和好友一起出了甜品店。
  廖信華苦笑。怎么說的好好的,又翻臉了呢。女人心,海底針,比程序代碼還難得搞定。腦子里一動,前幾天給黃紫琪打電話時,她說她這幾天要來江州。到時候向她請教一下。
  他卻是沒體會到習蘭慧言語中的暗示。
  …
  從景華園的研發大廈出來后,陸景坐車前往白沙井。湯開復請他在何家菜館吃午飯。
  “最近在忙什么?”湯開復穿著休閑裝,顯得卓爾不群,微笑著和陸景握手。建業熊貓公布G621國家級項目落戶后江州這里顯得太平靜了。
  “瞎忙唄。”陸景笑道。他最近在忙著低價手機的事情。不過,這倒沒必要和湯開復說。
  湯開復就笑,“你都說在瞎忙,我們就慚愧了。我吧本來打算回江州發展的。場地都考察好了,不過我家老頭讓我不要回來。”
  陸景眼神微微一凝。湯開復看樣子是知道江州和建業別苗頭的事情。因為湯開復的黃海創意聯合集團主要涉足生物醫藥技術、醫療器械制造。回江州發展,那是給江州在高新技術產業加分。
  “我倒是歡迎湯總回來江州投資。”
  湯開復笑道:“什么湯總,我比你大,叫我一聲湯哥你不吃虧吧?”
  陸景笑著改了稱呼。湯開復請他吃飯,是釋放善意,他沒必要拒絕。湯副書記的算盤也是打得極好啊。讓湯開復和自己的關系親密起來,是一步進可攻、退可守的好棋。
  閑聊一會,酒菜迅速的送了上來。湯開復和陸景喝了幾杯后,說道:“歐主席的事你知道吧?”
  “知道。”陸景笑著點頭。趙省長以萬麗餐廳的案子為契機,將歐主席在楚北的影響力清掃一空。
  湯開復轉著酒杯,咂咂嘴說道:“我前幾天在楚北國際大酒店看到胡聯營和歐主席、唐云放一起吃飯。”
  “哦?”陸景心里一動。好似,最近一些事情中唐云放的影子逐漸多起來。
  江州前段時間在推動環城公路的改造。胡書記很是拿下了幾個蛀蟲,逐步打開了在江州的局面。須知要當強勢市長,必定要省委的支持,而就楚北省目前的形勢來說,省委里支持大哥當強勢市長的力量不多。所以,胡書記打開局面可以預見,但這么短的時間內打開局面,就頗能顯現此人的能力。政治強人就是政治強人啊!
  湯開復只是把話頭點到為止,沒有和陸景細說,而是轉了話題,“我最近搞一個多晶硅的項目,很有前途,有沒有興趣進來產一股。”
  陸景笑著搖頭,“我現在對材料技術興趣不大。”多晶硅最終的應用是光伏產業,現在還遠遠未到介入光伏產業的時機。
  吃過飯,陸景婉拒了湯開復邀請他去打高爾夫的提議。他下午有事。黃紫琪這幾天來江州旅游,他需要陪著她。
  …
  秋雨纏綿,窗外梧桐樹上滴著雨滴,在下午的時候很容易讓人想起一些落寞的事情來。陸景在廚房里抽著煙,腳卻是打著輕快的調子。開水剛剛燒好,正好沖咖啡。
  手機音樂聲響起。陸景接了電話,是張勝利的電話,“景少,建業市市委宣傳部部長換人了。副部長趙辛香代理宣傳部部長。”
  陸景微微沉吟著,“朱然節要頂不住了。蘇江省的幾個大佬倒是有意思的很,打算看著楊修武把建業變成他的堡壘么?”
  張勝利琢磨了一下,說道:“又可能是捧殺。”
  陸景笑著點點頭。搞一言堂也是要水平的。就楊修武這樣搞“清一色”的做法,還是老派干部的作風。如果是放在一般干部身上,打了這個標簽很難走入高層。試想:一個喜歡搞“清一色”的人怎么能得到其他派系的支持而上位呢?蘇江省里一些人恐怕也是在有意引導。斗爭的方式有很多種,不一定非得是當面頂牛。
  和張勝利閑聊了幾句,陸景掛了電話,沖好咖啡,端到臥室里。主臥室里寬敞氣派的法式風格大床上,黃紫琪和邵秋蘭趴在床上走跳棋。黃紫琪穿著寶藍色的牛仔褲,邵秋蘭穿著青色的彈力褲。一樣豐滿翹挺的美臀盡致的展現在他眼前,完美的曲線誘惑到了極致,仿佛有只小貓在陸景心里抓著。更讓人噴血的是,黃紫琪思考的時候,穿著雪白繡花襪的小腳會翹起來無意識的敲著她自己的美臀。臀肉陷下去再彈起來,那美臀的彈性似乎能用肉眼看得見,有著別樣的魅惑。
  陸景心里暗道一聲:兩只妖精。
  邵秋蘭抬頭,卻是看到陸景有個吞口水的猥瑣動作,嬌嗔的白了陸景一眼,“怎么泡杯咖啡都要半個小時?我和紫琪都快渴死了。”
  “接了個電話。”陸景用托盤拿著咖啡過來,“喝咖啡又不解渴。”
  黃紫琪回過頭,纖細的蠻腰與完美的俏臀逞一個夸張的扭曲曲線,真叫人懷疑她的腰肢會不會扭斷,嬌嗔道:“看什么啊?”她知道陸景不是什么老實孩子,剛才肯定在亂瞄。
  三個人坐起來在床邊喝著咖啡。談著美食、購物、美容的話題。陸景坐在邵秋蘭身邊聽著。突然,手機又響起來,陸景抱歉的笑了笑,出去接電話。
  衛東陽在電話里道:“陸景,建業的局勢不太好。最近風向不太對,朱書記那里…”
  陸景思索著,問道:“衛哥,你覺得朱書記主動要求上調到省里的可能性有多大?”
  “主動上調?”衛東陽覺得有些奇怪,繼而有一絲恍然,“說說你的想法。”
  “我們見面說吧。我明天去建業。”
  “好,我后天回去建業才加省里的一個會議。”衛東陽答應下來。
  陸景收了線,倚在客廳木椅背上,從玻璃窗看著窗外的花園里濕漉漉的竹林。前天大哥那里傳來好消息,華夏聯通那里基本談的不錯,他們愿意大幅度降低資費。再加上,景華正在研制基于飛利浦芯片的手機進度十分那么順利。他現在卻是不愿意看到楊修武“脫鉤”——楊修武跳到建業市市委書記的位置上,到時候建業比不過江州,他的責任可要小許多。
  “想什么?”黃紫琪嬌俏的站在陸景身邊。
  “想一些煩人,但是必須想的事情。”陸景把咖啡杯放到桌子上,然后看了臥室門口一眼。
  黃紫琪笑著把空杯亮給陸景看,“秋蘭姐還在里面喝咖啡呢。”
  陸景會心一笑,“我們去廚房里再沖一杯咖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