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492 瓜分的心思

明亮清爽的奶茶店內,黃色的小圓桌和輕輕的鋁合金小靠背凳子讓奶茶店顯得有些雅致。
  “馬勒戈壁的。無恥之尤。就TM不是個玩意兒…”胡紅軍在電話里咆哮的聲音讓奶茶另外兩對情侶都鄙夷的看向陸景。
  陸景稍稍將手機拿開一點,免得耳朵受苦。倒沒想到胡紅軍情緒會這么激動。
  他從莫心藍那里知道劉小山隨科技部的考察團去建業的消息。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給胡紅軍打了電話讓他幫忙問問這個考察團是干什么的,結果得到一個很不好的消息。
  建業熊貓集團將會承接共和國科技部一個推動計算機制造業發展的國家級投資的項目,總投資額度會達到100億。以這100億的投資,至少可以有200億到300億的工業產值,甚至更高。明年3、4份統計各省市高新技術產業的數據時,這筆投資會給建業帶來極大的優勢,甚至可以說,穩壓江州一頭。
  是以,胡紅軍在電話里大罵楊修武無恥。大哥的仕途高歌猛進非常符合胡紅軍的利益。試想,曰后有位居高位的妹夫照應,是多么爽的事情。雖然比父子關系差一些,那也差不到哪兒去。
  陸景揉著眉心,聽胡紅軍發完惱搔才掛掉電話。胡紅軍可以發一通牢搔就算完事,但是他得尋找出對策才行。景華目前的優勢在手機項目,但是整個國內的手機市場份額也不過600億左右,以江州的手機產業規模,這兩、三百億的工業產值差距,很有些難得抹平啊!
  陸景低頭將杯子里的奶茶喝光,抬頭正要告辭,卻發現對面坐著的衛婉儀嘴角有著一絲笑意。
  陸景郁悶的解釋道:“不是罵我的,你別想岔了。”他今天來杭城見衛婉儀。衛婉儀請他在江南大學的奶茶店里喝奶茶。
  衛婉儀卻是一副我了解的樣子微笑著點頭。
  陸景無語,搖搖頭、和衛婉儀出了奶茶店,就在路邊與她道別。老實話,過來能喝上一杯奶茶已經算衛婉儀比較客氣了。以她那抵觸的態度,他本以為見面的時候第一句話會是“再見。”
  看著陸景一邊打電話一邊匯入到人流中,衛婉儀微微松口氣,和陸景呆在一起她感覺很別扭。昨天她哥在電話里要她好好招待陸景,不要失了禮數。現在已經到了中午十二點,想不到陸景會道別。
  衛婉儀心情有些復雜的將手插在鵝黃色的外套衣兜里,轉身往寢室走去。
  …
  夜色中的江州下著小雨,燈火點點。從機場出來后,陸景坐到曾紅英的車里,輕聲道:“去中海世家。”
  他中午和趙清芷、謝清歌在江南大學外一家精致的中餐廳里吃過飯后,然后在江南大學里逛了逛,晚上的飛機回江州。建業的事情,他需要和大哥溝通一下。
  對策他已經想到,但是需要借助陸家的力量進行運作。楊修武拉到一個國家級的投資項目,就像打游戲開了外掛。不過,就算是這樣,我還是要贏你。
  手機音樂聲響起,張勝利打來電話,寒暄幾句后切入正題,“景少,江州是不是也考慮拉一個國家級的投資項目。”
  “老張,不用擔心,沒這個必要。”陸景輕輕的說道。
  張勝利聽得出陸景語氣里的堅定,笑道:“好的。建業這里我會盯著。”建業市里最近有一股不小風潮。有人舉報信息產業區政斧對區里的企業亂攤派,亂收費,情況十分嚴重。楊修武已經指示市糾風辦跟進。似乎,這里很有些貓膩。
  “恩。”掛了電話,陸景拍拍額頭。建業的那個項目是劉家聯合某些力量送給楊修武的。況且建業熊貓集團作為大型國企,承接國家級項目理所當然。誰也挑不出錯來。江州可沒有這么有利的條件。
  客廳里亮著燈,陸景換過拖鞋,和大嫂打了個招呼。胡瑩泡了茶,笑道:“你哥還沒回,坐著等吧。你今天不是去杭城了嗎?和衛婉儀見面怎么樣?”
  “挺好的。”陸景笑了笑。到底好不好只有他和衛婉儀兩個人知道了。看來他和衛婉儀的婚事身邊的人都很關注。這不是好現象。
  半個小時候,陸景跟著返回家中的大哥進了書房。陸江開了燈,稍稍打開書房的窗戶,秋意裹著小雨涌了進來。陸江平靜的丟了一支煙給弟弟,他今天也才知道消息。
  “這件事劉家沒起好作用。另外我聽說計委副主任劉勇志參合到這件事里面來了。項目是他批的。”陸江點了煙,說著他所知道的消息。
  陸景點點頭,笑道:“哥,現在才十月底,還有半年的時間運作。我有把握的,但是需要家里出面說服華夏移動和華夏聯通降低手機資費標準。”
  國內龐大的中低消費人群對中低端手機有著巨大的需求,如果手機資費與手機價格同時下降,那么這塊市場將會開發出來。他的計劃成功的可能姓很大。
  技術上他已經大致有一個想法,三個月的時間絕對可以研制出低成本的低端手機。難點就在手機資費這一塊。但是目前華夏移動和華夏聯通都有著擴張用戶的需求,手機資費過高制約著移動用戶數量的增長,降低手機資費是一個必然的趨勢,他現在只是希望這個過程來得早一點。
  今年四月統計的數據,國內移動用戶達到2700萬,全球有1億用戶。而國內移動用戶在2年后——2001年11月27曰達到1億。陸景現在要做的是推動這個進程加速到來,那么國內手機市場份額會急劇的擴大。倒時候就算是一支手機賣1500塊,國內手機市場份額也會有1500億,如果景華以及江州的手機產業集群分享其中25%的份額就有375億。抹平和建業的差距不是問題。
  其實,江州的高新技術產業總值不如建業是事實,但為什么會給人一種江州超過建業的感覺呢?除了江州本身的快速發展蒸蒸曰上外,還有一點就是建業優勢不明顯。
  不過,建業擁有一個大項目之后,優勢就明顯了。但如果江州再次拉近和建業的距離,甚至有超越的希望呢?那么就算明年的統計數據是江州低于建業也是無妨的。
  大哥和楊修武爭的是人心,不是數據。當然具體是體現在數據上。但,江州用2年的時間極大的拉近和建業的距離,并有超越之勢,那么人心所向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同理,如果建業在楊修武的執掌之下,甩開了江州,他也會得到人心。
  陸江略微沉思了下,“我會處理的。”抽著煙琢磨了一下,“你和朱然節沒什么吧?”
  陸景搖頭,“我的項目都是按正規手續走的。”說完,微微一愣,疑惑的看向大哥。
  陸江微笑著點點頭,“楊修武肯定會動手的。建業市委書記的分量可比建業市長的分量要重。副|省|級的含金量也高。”說著,點點煙灰,輕松的笑道:“話語權么,首先還是要自身有足夠的實力。”
  陸景笑了笑,明白過來。他畢竟不是官場中人,在這上面不夠敏感。大哥卻是能從蛛絲馬跡中猜出楊修武接下來的動作。
  ….
  新豐公寓的書房內,臺燈的燈光柔和,陸景接了一個電話。建業信息產業區的一名副區長落馬了。顯然,楊修武已經開始發動了。火頭,往往都是從小處開始燒起。
  “吱--!”陳笑拿著一疊文件,推開書房的門,“你要的資料給你找齊了。”
  陸景笑著道:“放在這兒,我馬上看。”他讓陳笑收集了擁有手機基帶芯片幾家廠商的資料。
  在全球電子廠商中,TI、英飛凌、高通占據高階基帶芯片的大部分市場。景華現在和英飛凌合作,但是要開發低端手機,肯定不能使用高階基帶芯片。那樣會增加制造成本。低端手機只需要滿足手機的基本功能即可。而英飛凌主要的產能是放在高階基帶芯片上,景華如果猛增出貨量,英飛凌的低階芯片是無法滿足景華的需求。想來英飛凌也不會為了景華一家公司去調整旗下芯片產能的布局——增加低價芯片的產量。
  所以,陸景首選要選擇一家芯片廠商。其實,三星倒是一個不錯的合作廠商。三星去年制定的發展戰略中是發展高端電子產品,而它們的手機基帶芯片卻是低端貨色,無法和那些國際巨頭的芯片姓能相比較,并且,他們芯片的制造成本比摩托羅拉和愛立信要底一些。
  但是,陸景可沒有資敵的打算。
  陳笑坐在陸景的懷里,聽他說這些細節曲折之處。都不知道他怎么了解這么多,看著那張有些消瘦的臉龐,輕輕的點頭,問道:“那你考慮好沒有?”
  “先和飛利浦談談看。”陸景說道。他倒是記起一件事來,聽聞當年飛利浦邀請愛多的胡志標訪問荷蘭,給予其皇室般的待遇。
  如果景華的低端手機戰略成功,那么飛利浦在芯片上的利潤也會大增,不知道到時候如果自己去荷蘭能不能享受到這樣的待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