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490 建業風起

“噠噠--”的步履聲由遠而近,打斷了陸景的沉思。陸景抬頭,看到葉妍換了白色高領針織衫,青色鉛筆褲,氣質清艷的走進來。
  “有事?”陸景懶洋洋的歪在沙發上,揮揮手算是打過招呼了。
  “過來問問你去陵平縣干什么?”葉妍裝作很自然的坐下。
  “衛東陽在陵平縣當縣太爺,我家里讓我去那里和他妹妹見面。”陸景坐直身體,輕描淡寫的說道。這是他去陵平縣要做的事情之一。羅女士前幾天給他打了電話,大概是大嫂提了一句吧。
  葉妍低頭,輕聲道:“他妹妹就是你未婚妻?”
  陸景點頭,然后又搖頭。還沒訂婚,還算不上。意興索然的敲了敲桌面上的筆記本電腦。他剛給陳笑發了郵件:推動景華在硅谷的分公司——EVF公司著手組建手機芯片團隊,開始研發手機基帶芯片技術。
  景華將時代在線的股票分批套現后會獲取約4.13.億美元,這筆資金將會用于研發手機基帶芯片。陸景個人所持有的股票也會套現,價值3.44億美元,如果有必要這筆資金他會注入到手機基帶芯片的研發中。
  掌握數字手機這項最核心的技術后,景華完全有能力單獨締造一個手機產業集群。超越建業將會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猶豫了一會,葉妍說道:“我學了一套按摩的手法,我幫你按按頭好不好?能解乏的。”
  陸景看著國色天香的葉妍,揉揉眉心,他有些明白她的心思了。這樣也能解釋她在京城那幾天為什么沒給他好臉色。
  葉妍使勁的咬咬嘴唇,勇氣正在迅速的消退,站起來說道:“我熬了粥,先回去了。”
  陸景無奈的一笑,“你該說你燒了開水呢。老是用一個借口,我會發現的。”說著,問道:“我怎么坐會比較方便你按摩?”
  看她幾乎哀求的神情,陸景倒想起李菲菲以前對他那些決然而冰冷的舉動,心里一軟,同意她的要求。
  葉妍被陸景說的俏臉帶紅,繼而反應過來,陸景這是答應了,就說道:“你趴在沙發上就行。”
  “行吧。”陸景把沙發的抱枕拿過來,趴在沙發上,微微閉上眼睛。沒一會,一股清香飄過來,接著一雙纖手按在他頭上,耳邊聽到葉妍柔聲道:“放松啊!”
  身上的不適感慢慢消失。頭上的穴位被或重或輕的擠壓著,陸景感覺葉妍手法倒也不差,疲倦慢慢涌上來。沒多久就睡著了。
  迷糊間突然聽到有人斷斷續續的在低聲說話。“…權勢也罷、財富也罷,我又不會屈服于這些東西。我愛錢,只是沒想過用身體去換,更不會用心去換。只是你為什么要照顧我呀…,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點的人,就是命中注定的人。我生病了,你剛好在建業…
  哦,我自作多情了呢。你幫我就像幫于琴寒一樣,是出于心里的憐憫對不對。是因為我們是朋友,對不對?可是,我寧可不要這些憐憫。我想要你平等的對我。我要你像對小漓那樣對我。
  別總是用高姿態去看別人的人生呀,小男人…,你又經歷了多少事情?別看你笑的燦爛,其實你心里壓力很大,對不對?皺眉都皺得讓人心疼。
  財富、權勢不會總是能讓女人死心塌地的,倒是你的溫柔、體貼,還有不經意表露出的愛心才會讓你的花心得逞,才會將女人的心牽絆住。唉,…”
  葉妍眼角滑下一顆淚珠,這些話也就敢在他睡著的時候說。平常說這個,恐怕剛開個頭,就被他冷嘲熱諷了一番。聽著他平穩的呼吸聲,忍不住低頭在他臉頰上溫柔的一吻。臉頰羞得緋紅。
  陸景一驚,突然便睜開眼睛,入目處,卻是雪白晶瑩的粉頸。葉妍嘴唇慢慢的離開陸景的臉頰,然后看到了陸景睜開的雙眼。
  “啊!”葉妍驚呼一聲,身子猛的向后退開,仿佛看到了鬼一樣。接著,她撞到茶幾上,筆記本電腦、煙盒、火機、手機、錢包、煙灰缸、茶杯稀里嘩啦的掉到地上。
  葉妍猛的跳起來,慌慌張張的往外跑,跑不兩步就跌了一跤,拖鞋沒穿好被扳倒了。“噢-!”她吃痛的叫了一聲,爬起來,光著腳踩著冰涼的地上,飛快的跑了。
  陸景坐起來,默然半響。真是一頭亂麻。
  …
  陵平縣地處吳州西南角。在建業市與錢州市之間。風景秀麗,山水相依。陵平溫泉聞名全國。
  唐軒源已經調任吳州市委副書記,陸景和他通過電話。是以,陸景沒有往吳州轉道,而是走國道徑直經寧臺鎮往陵平縣而去。
  陵平縣城區中的喜來緣酒店房間里,陸景和已經到達陵平縣的楊玉立匯合,“這里怎么樣?”
  楊玉立敬了煙給陸景,坐到沙發上,笑著拍拍沙發的扶手,“挺好的,大受啟發。這里的旅游設施完善,起步較早,云春有很多可以學習的地方。這家酒店就是三星級酒店。”
  陸景笑著點點頭,走到窗口處看著窗外秀麗的街景,“就是交通不發達啊。我坐了一個多小時的車才到。”
  晚飯時分,陸景就見到了衛東陽。剛一見面,衛東陽就抱歉的道:“婉儀說她臨時有事,沒法過來。”
  衛東陽下到陵平縣大半年,整個人的氣度有很大的改變,聽到這話,陸景就笑,“衛哥總不會以為我過來是討美女歡心的吧?”
  “你小子。”衛東陽哈哈大笑,知道陸景看穿妹妹的托辭。“我二叔明天到。到時候我介紹你們認識。走,先給你接風洗塵。”
  晚飯是在陵平溫泉的度假酒店里吃的特色菜。泡了一會溫泉后,衛東陽和陸景在雅室里聊天。
  “建業又要動蕩了。”陸景微嘆,見衛東陽不解,說了一遍建業的形勢,然后道:“我聽說朱書記和凱撒翡麗的關系不淺。”
  “什么?”衛東陽吃驚的低呼,大為失態。凱撒翡麗是什么地方,他怎么可能不清楚。他還有凱撒翡麗的貴賓卡。陸景這個消息太過于驚人,如果這個消息被楊修武知道,朱書記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
  陸景等衛東陽稍稍消化了這個消息,沉聲說道:“我需要有人保證景華在建業投資的安全。”
  衛東陽沉思著,過一會,問道:“你打算和我二叔合伙做什么生意?”陸景是打算打衛家的牌。
  “房地產開發。”陸景輕吐幾個字。
  衛東陽想了想,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送陸景回了酒店,衛東陽回家撥通了衛二叔的電話。
  …
  陵平縣的南渡山上可以俯視陽水湖的秀美景色。山頂一家茶館中,陸景、楊玉立與衛東陽、衛二叔閑聊著。
  “建業市鐘霞區新城發展潛力很大,我看好那里的通海鎮地塊。”楊玉立拿著一張小型的建業市地圖,拿著筆在地圖上勾勒一圈。
  通海鎮位于新城和老城之間,距離新城的學校、郵局、醫院都有些遠。衛東陽不太明白怎么楊玉立看好這里。
  衛二叔笑了笑,他根本沒有研究建業市的房地產形勢,這個時候自然不會發表看法。
  楊玉立看了看幾人的表情,自信的說道:“鐘霞區舊城和新城隔得實際上并不遠。毗陵舊城的通海鎮則會由于兩座城區的發展而被逐漸的填滿。所以這里的土地未來升值潛力很大…”
  下山之后,衛二叔坐到衛東陽的車里,“東陽,你這個縣委書記當得不錯啊。看得出來你在陵平縣已經初步掌握了話語權。”
  衛東陽搖頭一笑,他身上還兼著吳州市委副書記的職位,相當于是高配,縣里的大小地頭蛇怎么反抗?更何況,他二叔給陵平縣帶來大量投資。蛋糕越做越大,其中一些小矛盾自然也就被掩蓋了。
  “二叔,晚上住我那里?”
  衛二叔笑道:“算了,我住陽水胡酒店吧。我自己建了四星級賓館都不住,旅客更不住了。你怎么看陸景這個要求?”
  衛東陽開車送二叔去陽水湖酒店。想了十幾分鐘,才說道:“景華現在在建業的投資可能有危險。涉及到核心利益,我們的名號未必好使。建業和江州的競爭,江州那里就是景華在抗大旗,逼急了話楊修武下起手來恐怕不會有什么顧慮。”
  衛二叔呵呵一笑,他知道侄兒的意思是,肥肉要吃下去,但是陸景的生意也要照顧。
  “必要的時候,我會出面和袁省長求個情。我這張臉總會有點分量。”
  衛東陽點點頭,然后微笑道:“二叔不去杭城看婉瑩嗎?說不定可以和陸景一起去。”
  衛二叔擺擺手,笑道:“那丫頭,知道我來你這里,也跟著婉儀胡鬧,不肯過來。我不管她了,明天去黃海。”
  …
  與此同時,喜來緣酒店里面,陸景贊賞的拍拍楊玉立的肩膀,“老楊,今天講的不錯。”合作首先要人看到利益。楊玉立對通海鎮的規劃和定位,相當精準,抓住了地產運作的節點,他看得出來衛二叔對楊玉立所描繪的前景動心了。
  楊玉立正打算謙虛幾句,突然陸景的手機響起來。就笑了笑,離開房間。陸景接通電話,里面傳來莫心藍焦急而又略帶興奮的聲音,“陸景,你在不在建業,我有急事要和你見面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