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489 去建業考察

“陸景,好久不見。”許云策皮笑肉不笑,瞇著眼睛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陽,說道:“從這兒再往前兩百米是陽家的電腦生產基地。”說完,按上車窗離開。
  呂浩進不滿的道:“這人怎么這樣說話?”他和陸景關系親厚,見這青年說話不怎么尊重陸景,心里相當不爽。
  陸景擺擺手,點了一支煙,琢磨了下。許云策這句話信息量相當豐富。陽家投資計算機制造業,顯然是要助楊修武一臂之力。或許,楊修武認為僅僅靠一個代工基地還無法在高新技術產業的數據統計占優。
  許云策看來對陽家在建業市商業銀行的事情上捅了他一刀的事情相當記恨。否則也不會專門停車來說這個消息。
  “走,我們看看去。”坐到車里,陸景對范之炳道:“認真的查一查這個消息。”
  范之炳慚愧的點頭:“我會的。”這個消息他沒有打探到是他的失職。雖然現代公司層層控股,如果有意掩蓋,真實的控制權根本就不知道在那家公司手中,但這是客觀原因。建業所有關于高新技術產業的動作他都應該要重視。
  …
  建業的秋天比江州更早。十月中城市里就已經是秋意陣陣。建業財經大學內的主干道路邊,陸景坐在石凳上抽著煙。手里拿著一份范之炳提交來的資料。
  陽家投資的電腦制造公司叫做益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注冊資本5000萬,主要為國際電腦巨頭戴爾公司進行代工。在落成典禮上陽黎新曾經宣布要打造一家年產值百億的加工企業。
  其實,電子行業的產品,做代工是窺視技術的不二法門。比如,三星曾經給蘋果做過代工。臺灣的幾家有名的電子廠商起家之初也是給歐美廠商代工。
  陸景可不會小看這家企業。景華得繼續發力才行。感覺石凳上有些涼,陸景站起來拍了拍從樹上落到衣服上金黃的銀杏葉子。
  迎面走來四個青c混靚麗的女大學生。其中一個穿著咖啡格外套的女孩看到陸景頭頂銀杏葉子,手上夾著煙頭,煙霧裊裊,胳膊處還夾著厚厚的文件,一副學究派頭,偏偏又如此的年輕,頓時覺得這畫面好有喜感。忍不住掩嘴嬌笑,“那兒來的土老帽呢!”
  陸景聽得愕然,他身上這身訂做的康納利休閑裝加起來價值二十萬,居然有人說他土老帽。陸景心說:難道最近我有些面目可憎?
  “燕子,別笑了。”中間一個高挑白皙的美麗女孩說道。
  陸景沖幾個女孩點點頭,友善的笑了笑。他卻是再也找不到大學里的那種感覺了。否則,他的第一反應應該是吹個流氓口哨才對。
  突然,葉妍打來電話,“陸景,判決下來了。周漢先的幾項罪名成立,共判處15年有期徒刑。我把推薦信交給于琴寒了。她想見見你。”
  “見我干嗎?你幫我接受下謝意就行了。”陸景笑著掛了電話。今天于琴寒的案子在建業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葉妍之前和于琴寒家里有聯絡。她今天也去參與旁聽。葉妍給于琴寒捐贈了十五萬元(其中陸景占了8萬元),幫助于琴寒治病。于琴寒的精神病更多的是心病,看到周漢先伏法,她的病也好的七七八八。
  陸景委托葉妍轉交給于琴寒一封南方某國企培訓班的推薦信。錢,有時候并不是幫助一個人最佳方法,給予她工作的機會比單純給予她錢財要好。
  看到陸景在打電話。高挑白皙的美麗女孩站立住想等他打完電話。幾個好友倒是有些奇怪。燕子小聲笑道:“夏婕,看上人家了。恩,勉強可以歸在小帥哥之列。只是,長相也不是那么帥啊,配你還有些不夠哦。”
  夏婕笑著在她背上拍了下,對好友們道:“你們先走啊,我認識他,打個招呼。”
  “哦,原來想吃獨食啊!”幾個女孩嘻嘻哈哈,卻是一起陪著夏婕等在路邊。
  陸景掛了電話,心里默默的祝福于琴寒,希望她以后的人生旅途順利。燕子喊道:“喂,小帥土冒,我們家夏婕要和你說話呢。”
  幾個女孩哄笑起來。路邊一個男生騎著自行車看到這里“風景”差點撞到銀杏樹上。
  陸景笑著看過去,一個穿著白色蕾絲打底衫,水磨藍牛仔褲的高挑美麗女孩猶豫著走過來,伸出手說道:“景少,你好。我叫夏婕。”
  “你好。你認識我?”陸景有些疑惑,輕輕的握了握她嬌軟的小手就放開,然后打量著夏婕:鵝蛋小臉雪白清媚,唇紅齒白,亮如點漆的眼眸子,大而長的丹鳳眼,眼睫毛長得能挑起來。氣質獨特,風情迷人。不過他卻是不記得在那里見過這個女孩。
  夏婕心里微澀,人家那里記得她是誰。不得已的小聲道:“我是貝貝。”
  陸景終于有些印象。那晚聽到于琴寒的事情心緒不佳,找楊四兒在凱撒翡麗喝酒,當時就是這個貝貝陪著他。模樣清純,大腿修長、雪白。與此時的形象大相徑庭。
  “有印象了。我現在沒在那里工作了。”夏婕輕快的一笑,嘴唇微抿,“你來財大干什么,要不要我給當向導?我在這里上了三年的大學,很熟的。”
  陸景笑著搖頭,指著緩緩駛過來的白色阿斯頓馬丁,“改天吧。我還有事。”說著,揮揮手,坐到車里,心情不錯的離開。
  燕子看得一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走過去拍拍有些失落的夏婕說道:“還看啊,人都走了。我的天,還是你眼光好啊。誰知道坐在路邊的小年輕居然是個馬丁男。”
  說的幾個好友又哄笑起來,相互打趣著回宿舍。偶遇就像風遇到秋葉般,在不經意之間。夏婕卻知道那個青年所處的世界是何等精彩,她看到過,遇到過,卻無法把握住。
  …
  魏源背負著雙手看著酒店外的梧桐落葉被秋風掃走。此情此景,突然間他卻是想起楊修武和陸江的暗斗。面對江州蒸蒸日上的情況,楊修武有些壓不住了。不是說建業不如江州,而是江州的上升勢頭十分明顯。這種情況很容易給人以錯覺:楊修武不如陸江。
  事實上呢?魏源在心里打了個問號。他已經是蘇江省委常委。蘇城雖然不是副|省|級城市,但是歷來市委書記都是高配。在40歲的時候成為實權副|省|級干部。他自問能力和年紀的優勢都是十分明顯的,但是在派系接班人的第一輪較量中,似乎他已經出局了。沒什么人關注他。這樣也好,政治上的事情從來都是不為最先,不恥最后。
  “書記,建業楊市長來了。”秘書小汪推開門說道。
  楊修武調整心態,笑著走出臥室,到客廳和楊修武見面。
  …
  十月十四日,時代在線股票禁售期已經過。時代在線的股東紛紛發表減持公告。時代在線的股票應聲下跌至82美元。但,幾天之后又緩慢的回升至86美元。
  在紫齊儒來的竹別院和張勝利見過面后,陸景返回南山別墅。這幾天他忙著會客。其中許家的許宗復,更是透過中間人傳話,解釋了一番金山市的事情:那是許家內部明州商業銀行那一系所為,和他無關,希望能和陸景見面。
  陸景婉拒了許宗復的邀請。至于這個解釋他有沒有相信,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臉色不太好?”吃飯的時候,葉妍關心的問道。
  陸景微愣,然后笑道:“葉妍,你最近不太對勁啊。噓寒問暖搞得我很不適應。”于琴寒的案子過后,葉妍又恢復溫柔的狀態,搞得他都有點后悔決定幫她賣股票。時代在線的股票減持操作,由信安基金的團隊統一操作。減持計劃早就報給了美國證券監察部門。
  葉妍氣的瞪了陸景一眼,“對你好點不行啊?8億多美元呢。”她給了一個可以說服陸景,也可以說服自己的解釋。
  “得,你就當小財迷吧。”陸景笑著放下碗筷,說道:“我剛才還在想我最近魅力是不是變大了。我明天去陵平縣。現在給你說一聲。”
  “哦。”葉妍手里的筷子落到桌子上。克制著心里想問他怎么這么快就要離開建業的沖動。
  陸景只當她走神了,微笑著點點頭,返回自己的別墅。
  張勝利今天給他帶來一個消息:已經高升至省里的原建業市組織部部長王田虎落馬了。背后可能有朱然節的影子。但是,前天他和朱然節見面的時候,朱然節一點口風都沒露,只是談著信息產業區中互聯網公司和媒體公司的事情。景華投資也創辦了兩家雜志,算是給朱然節捧場。
  陸景意識到建業的政局有可能要出現大的變化。朱然節拿王田虎開刀,精告那些背叛他的干部這可以理解,但是楊修武會沒有動作?這顯然不可能。否則,那些轉投他的干部豈不是要人人自危。新一輪的斗爭馬上就要來了。以那天唐軒源所透露的信息來看,朱然節不會是楊修武的對手。
  看來,這次去陵平縣一定要和衛東陽談妥才行。否則,景華在建業的投資會非常危險。(未完待續。)
  >>第490章建業風起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前后翻頁,上下(↑↓)上下滾用,回車鍵:返回目錄
  如果您喜歡,請,方便以后閱讀
  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
  請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