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488 人選和利益

南園別墅三月份完工。本來計劃在6月份開始銷售,但是鑒于江州景華科技園突然涌進來諸多企業的良好勢頭,沈效光決定捂盤惜售,轉而運作新豐公寓的銷售。
  大量企業的涌入意味著會有大批工薪階層誕生。這部分人都是商品房的潛在購買者。截止到十月七日,新豐公寓已經全部賣光。
  位于南陽街的新豐公寓,與景華科技園隔湖相望,本身又相鄰于商業氛圍逐步成熟的南陽街,再加上周圍各所大學的人文氛圍,以至于新豐公寓每平米賣出了4000元的高價。以九九年江州的物價水平,月平均工資不過2000元左右的水平,每平米4000元足以稱得上高價。
  沈效光現在正在運作南園別墅的銷售。南園別墅占地40畝,分為三個檔次的別墅。高檔別墅5棟,每棟別墅的面積約800平米;中檔別墅10棟,每棟別墅的面積約500平米,低檔的聯排別墅有20棟。
  沈效光給陸景在南園別墅這里留了一套高檔別墅。位于別墅區的西南角,靠近南陽街方向。
  別墅的窗口處,邵秋蘭微笑著道:“陸景,你剛才在那個男生面前得瑟干嗎?”
  陸景攤開手笑道:“我說的是實話,難道和一個陌生人說話還需要因為在乎他的感受而說假話嗎?那人生也太累了一點呢。”照顧朋友的感受、心情這是為友之道,但是如果連陌生人的情緒都要照顧,那也太裝逼了。
  “哦?”邵秋蘭笑著點點頭。這里的裝修風格和新豐公寓完全不一樣。新豐公寓的裝修風格是西式的典雅。迎面而來的就是一股奢華之氣。這里也是西式的風格,但色調偏向于浪漫明快。又帶點幽靜清雅的氣息。
  廚房的水壺聲響起來,陸景去廚房沖了兩杯咖啡拿出來。邵秋蘭接過陸景遞來的咖啡。問道:“你要去建業?”
  “明天去。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陸景輕輕的擁著邵秋蘭,“我現在正好差個秘書。”
  邵秋蘭嬌柔的笑道:“請我當秘書都這么理直氣壯啊?”
  “你想哪兒去了。”陸景笑道:“景華總部組建,大部分事務都放在那里處理,但是我個人卻還是有很多事要處理,我需要有人幫我安排行程。這樣生活才不至于變得亂七八糟。”
  按照官場的劃分方式,陳笑相當于是他的秘書長,他現在還差一個專職秘書。
  邵秋蘭臉上有點紅,她確實想岔了。不過,她嘴里可不會承認。說道:“你去建業干什么?”
  “我去建業看看建業的電子制造業基地搞的怎么樣,以此為依據來決定景華接下來的戰略。”陸景看著她突然流露出的嬌羞模樣,在她嘴角啄了一口。柔柔的觸感,咖啡香甜的味道從唇上傳過來。
  雖然有各種報告發過來,但是眼見為實。江州和建業的競爭事關重大,涉及到大哥的仕途。他需要去親眼看看。
  “哦。”咖啡喝完的時候,邵秋蘭答應陸景畢業后進入景華總部工作,還是擔任她上次實習的角色:負責景華體系公司中層干部的人事考評工作。
  兩人在南園別墅里自己動手做了頓晚飯。剛才兩人開車過來時已經買好了食材。山菇炒蛋、蒜泥黃羊肉,清炒小白菜。三個小菜。吃著卻有種很溫馨的感覺。
  陸景在廚房里凝視著正在洗碗的邵秋蘭。黃色的修身t恤、黑色的緊身彈力褲,酥胸高聳,美臀挺翹,姣好的身材展露無遺。而披在肩頭有些微卷的秀發讓她清爽的打扮中多了一絲時尚麗人的感覺。渾身上下透著成熟、精致、性感的味道。讓人久久的沉醉而不能自拔。
  黃海。新華酒店十一樓的小酒吧。陸景在章文君、景華黃海分公司的負責人陪同下和鄧仲與見面。章文君在景華內部負責人力資源部。
  鄧仲與個子很高,寬寬的臉膛,劍眉星目。是香港人,在家電行業工作多年的職業經理人。
  香港的家電業受制于香港的人口、土地面積等因素。很難有大的發展。大部分企業都在加速向國內和東南亞轉移。鄧仲與所在電器公司在向東南亞發展。他卻是認為內地的市場前景要好過東南亞。
  與決策層的矛盾浮出水面后,鄧仲與被獵頭公司相中。推薦加入蘇蘭電器有限公司。陸景今天從江州直飛黃海,就是先和他聊聊。蘇蘭電器需要一個審時度勢,大局觀強的領導者。
  “鄧先生覺得景華的條件如何?”一個半小時候的愉快談話后,陸景笑著問道。
  “只要景少不覺得我才疏學淺,我愿意到蘇蘭電器工作。”鄧仲與笑道。能有機會單獨負責一家資金雄厚的家電企業,他不會推辭。
  “那就定了。我還有事情要去建業,文君,你給鄧先生介紹細節的東西。”陸景吩咐道。
  握手告辭后,陸景也沒要章文君幾人相送,帶著周興動坐車前往機場,轉飛建業。飛機的頭等艙里,恰好看到莫心藍穿著卡其色的風衣,優雅拎著白色手袋帶著助手走進來。
  “這么巧!”莫心藍驚訝的站到座位里,讓開走廊讓后面的旅客通過,笑盈盈的說道。
  “莫小姐也去建業?”陸景微笑著打了個招呼。前些天他還和莫雅靜在江州一起喝過咖啡。如今越信電子也在江州設立了分公司。
  “我去建業處理天藍商場的業務。”莫心藍笑道,“你怎么在黃海?”
  “我來黃海處理點事情。”陸景笑著打個手勢,“你出行怎么坐經濟艙,也不怕人說你摳門?”他看到莫心藍的助手已經去往飛機后面的經濟艙。
  “和你怎么比呢!”莫心藍嬌笑著道。前些時候。it周刊已經預計今年景華的總資產規模會達到105億,在加上時代在線股票的禁售期馬上就要到了。不知不覺中。陸景的資產已經超過了她,超過了莫家。有時候。她正想敲開陸景的腦袋看看,探尋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到建業再聊。”眼看著飛機要起飛,莫心藍笑著揮揮手,往經濟艙走去。
  建業南山別墅華燈初上,南山在夜色中聳立。陸景剛到建業就接到葉妍的電話,說要在家里請他吃飯。有人請吃飯,陸景自然不會去酒店對付幾口。只是,八月份的時候在京城她還冷臉相對,怎么突然又熱情起來?
  餐桌上擺放著松鼠桂魚、菊花腦蛋湯、清燉雞脯、金陵三草。四道精美的菜肴。看得出來著實費了一番功夫。當然,肯定不是葉妍的手藝。她沒這水平。
  “感覺像鴻門宴一樣的。”陸景笑著坐下,“有事先說,免得我食不下咽。”
  葉妍穿著白色的優雅荷葉邊皺褶秋款打底衫,額前劉海齊整,完美的凸現了她身上的古典神韻。
  “沒事找你,就是請你吃頓飯。”葉妍心里有些歉意,語氣顯得柔柔的。方琴拍了張合影,陸景額頭的淤青清晰可見。那天在京城真是誤會他和方琴了。
  陸景卻是感覺有些怪怪的。葉妍的性格根本就不是那種溫柔類型。她刻意這么溫柔的說話。陸景心里就感覺有些涼氣。好在他確實也沒什么把柄在葉妍手上,立馬心神也就定下來,不去管她。
  吃著菜,陸景笑道:“過了兩天時代在線禁售期就到了。到時候把股票都清空。這事你自己能辦好吧?”
  現在正是互聯網科技浪潮火熱的時候,時代在線的股價這幾天在88美元上下浮動,相比于發行價足足翻了2倍多。陸景個人持有400萬股。套現的話能獲取3.52億美元。再加上信安基金持有的480萬股,陸景和景華總計能獲取7.74億美元。葉妍持有時代在線1000萬股。總計能套取8.8億美元的現金。
  “當然能。”葉妍瞪了陸景一眼,心里那點歉意立刻被這句話弄的消失。陸景心里估計又在說她是花瓶。瞧不起人呢!
  陸景看到葉妍恢復正常。感覺舒服多了,和她隨意的閑聊著。
  開闊的地面上豎立著大片的廠房。一輛毫不起眼的白色面包車上,陸景默默的觀察著建業高新產業區的現狀。
  雖說建業和江州競爭的是高新技術產業的龍頭地位。而高新技術產業并不僅僅只是包括電子與通訊設備制造業,還包括航空航天制造業、計算機與辦公設備制造業、醫藥品制造業。但是目前江州的電子產業蓬勃發展,大有壓倒其他幾個行業的勢頭。并且,目前手機行業的市場份額急劇的擴充,屬于新興行業。是以,建業這里也在電子行業上下功夫。
  “下去走走。”陸景讓司機停車。姬紅俊、呂浩進、范之炳陪著陸景在建業市高新產業區內走著。
  “你們覺得怎么樣?”看著熱火朝天的建筑基地,以及繁忙的工廠。大道之上不時的有大型客運汽車駛過。時而帶起一陣灰塵。
  姬紅俊琢磨了一下,說道:“比江州差一些。制造業的利潤和產值在整個手機產業鏈上本來就比不過設計廠商,以及上游的元器件供應商。”
  呂浩進和范之炳都點頭認可這個觀點。陸景說道:“還是不容小覷!”道理是這么個道理,但是那要看數據統計的時候怎么算。不同算法算出來可不一樣。
  比如:建業可以將代工廠的產值按照整機的產值來計算。但實際上代工廠只是最后產業鏈上工序的最后一步而已,代工廠的利潤大部分只有5%,甚至更低。
  一輛路虎從路邊一家工廠駛出,突然停在了陸景身邊。車窗放下,露出許云策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