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48 欺負人

“你”蘇威臉有點發青,陸景目中無人的姿態讓他現在就想把手中的可樂瓶子砸過去。唐悅站了起來,盯著蘇威的眼睛道:“怎么,你想動手?”雖然蘇威是紈绔圈子中的一流公子哥,但是他要是讓陸景在他面前被人欺負而沒有表示,那還混個屁啊。
  譚志剛不怒反笑,笑的很沉著,“陸少不要生氣,如果再喝三杯酒就能讓陸少消氣,這是完全值得的。”說著,拿起茅臺酒的瓶子,給自己到了一杯,一口悶下。面不改色。倒第二杯時,手上有點發抖,再次喝下時,他變感覺胃里已經翻江倒海。一口菜都沒吃,連喝了一斤六兩白酒,饒是他在飯局中久經考驗也快要撐不住了。
  蘇威放下可樂瓶子,坐下來,點起一支煙,皺眉道:“陸景,你差不多就可以了吧?”
  陸景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按你的邏輯他們欺負關寧的時候就應該,我欺負他們的時候就很過分?這道理說不通吧?”說著,眼神從譚志剛和豬毛譚臉上掃過,沒有絲毫饒過他們的意思。
  如果有人得罪你,你不去懲罰他,他不會感激你,只會認為你好欺負。
  陸景可不愿意再看到別人欺負關寧。
  譚志剛勉強撐著,對蘇威的解圍很是感激,“多謝蘇公子,我還是喝完最后一杯吧。”他又拿起酒瓶倒了一杯酒,人站得搖搖晃晃。豬毛譚拿起酒杯,“爸,我替你喝。”搶著一口灌了下去。酒量不行的豬毛譚頓時滿臉變得通紅,胸前沾了酒水,酒氣從鼻子里往外冒。
  關寧皺眉掩住了鼻子,包廂里滿是酒氣。陸景微微笑道:“欺負你們真是沒什么意思。唐悅,你幫我監督一下,我和關寧去外面等你。”
  唐悅欣然笑道:“沒問題,我保證他們一定會喝完剩下的三杯。”
  外面的日頭有點烈,玻璃門將藍錦酒店內外隔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一頭酷熱難耐,一頭清涼舒爽。坐在清涼嘈雜的大廳里面,陸景側坐在候座的沙發上,欣賞著關寧的美麗。她肌膚白皙,秀直的鼻梁,粉潤的嘴唇,組成一張完美的臉蛋。
  關寧有些吃不過陸景的目光,問道:“陸景,什么時候有時間去我家里吃飯。我爸給我提了好幾回。”
  “呃,我想想。”陸景腦子過著自己要做的事。今晚和占哥兒約了喝酒,明天回家看羅女士和老頭子,晚上去見大哥,“后天吧,后天應該有時間。你中午休息嗎?等唐悅一會,我們換個地方吃飯。”
  關寧點頭,微笑道,“一般會回宿舍休息半個小時。行啊,反正都被你叫出來了,你總得負責我的午飯。”
  “呵呵,那是!”陸景笑道,說著,拿出電話來撥通了王燦的號碼,說了幾句就收了線。
  這時,唐悅叼著煙,笑嘻嘻的從包廂里出來,“都喝完了。譚志剛正在里面吐得厲害。小譚已經醉倒在沙發上了。”
  他做事很講究,陸景只提了一句關海山,前前后后的經過,他都打聽明白。今天見到關寧本人之后,更是明白陸景為什么要封那三間店,要是他有這么個漂亮的女朋友被欺負了,不砸斷那父子兩只手才有鬼。
  陸景笑道:“走吧,巧得很,老余和王燦也把包間定在這里了。616,我們過去吧。”
  余志成見到關寧跟在陸景身后進來時,有些結巴,“關,關寧,你怎么來了?”說完大為懊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頭,眼睛瞟了一眼陸景。
  陸景沖王燦和余建軍點點頭,對余志成笑道:“我請關寧吃飯,你爸買單。”余建軍笑著站起來道:“歡迎之極啊。”看了一眼清純美麗的關寧,心說好出色的女孩。
  等到現在,幾人也有些餓了,好在飯菜很快就送了上來,幾人邊吃邊聊。
  余建軍道:“超市一樓,二樓的設計已經完成,正在裝修。按照陸少的計劃,等第二層裝修完成后就可以考慮開業了。設計師正在設計第三層的布局。”
  陸景道:“市建委批準建幾層?”王燦喝著啤酒道:“五層。”
  “有些虧了啊,最好是能建個幾十層,下面用來做購物的,上面用來做商業公寓。”
  唐悅吃著菜道:“那地方地處鬧市,晚上吵得很,建房子能賣得出去嗎?”
  “當然能,不建房子賣,建成酒店也可以。供貨的商家聯系得怎么樣?”陸景問道
  “已經談得差不多了,有些貨物已經放在倉庫里面了,其余的等超市開張前,我在安排人去拖。”余建軍說道。
  九六年物資沒有前些年那么匱乏,什么東西都要靠條子,靠關系才能搞到。市面上還是有不少貨物能買得到的。
  超市與百貨商場有什么區別?第一,超市可以由消費者自己選購,自由度很高。不用像百貨商場那樣要售貨員拿給你。況且售貨員的臉色有時候是要看心情的。第二,超市的物品要比百貨商場齊全,購物環境好,消費者的體驗會比擠在狹窄的柜臺邊上選物品要好。
  以服務觀念為核心的超市模式最終會擊敗百貨商場這種傳統的售貨模式。
  “行,明天開始招聘人手,人員培訓的事,我來負責。另外,我本來是打算投入二十萬用來做超市的前期運營,現在資金吃緊,我的股份就降為15%吧,剩下的這15%看看怎么處理。是你們三個拿出來增加自己所占的持股比例,還是我再去找一個投資人。”
  王燦笑道:“別看我,我沒錢。”余建軍心里嘿嘿的一笑,幸好他當初也沒指望陸景能拿出真金白銀呢,現在呢,果然黃了。
  唐悅點起一支煙,不放心的問陸景,“真能掙錢?”陸景肯定的點頭,“當然。”唐悅自嘲的笑道:“你也知道,我的錢來得快,去得也快。我好好想一想,最遲今天晚上給老余電話。不過,我最多湊齊十萬塊。”
  余建軍抽著煙,淡定的笑道:“陸少要覺得必要的話,資金我可以追加十萬。”
  “行,到時候看。這兩天就定下來。”陸景聽出了余建軍的疑慮,暗自搖了搖頭,他也沒有想到景和電子的資金會如此緊張,他原本還想著在京城市招聘幾名技術人員,把手機硬件和軟件一些技術難度不大的方面先做起來。
  怪不得那些做大做強的企業里面有些老板是能融資的強人,反倒是管理企業的能力不必那么出眾。
  在這一刻,陸景突然想起了四中日后的幾位能人。這幾位里面,商業上成就最高的不是受過良好教育,有著深厚背景的董冰,反倒是一個叫做陳超的同學。他做到了摩根大通中國區首席投資顧問的位置。仕途上有一位叫著徐步云的同學,一位平民子弟,平時在學校里面不顯山不漏水,在陸景出事的時候,他已經在某副省級城市成功登頂,成為學院派最耀眼的新星,派系接班人的有力爭奪者。
  是要找個時間和他們接觸一下了。
  吃過飯后,幾人出了包間往外走,還沒到樓梯口,正好一間包間門打開,十幾個人魚貫而出向樓梯口走去,擋在了他們前面。幾人不得不停了下來,免得插到他們的隊伍中去。隊伍尾的一個短鼻子的圓臉胖子看到了余建軍,人五人六的吆喝道:“哎呀,老余,真是你,哈哈,太好了,來,給你介紹一下謝少。”說著,他拉著余建軍走到前面和一個瘦瘦高高的青年打招呼。
  陸景問余志成,“那胖子是誰?”
  余志成皺眉道:“賣煙酒的,和我爸是沒有撕破臉的對頭。”
  余建軍笑呵呵的和那群人打招呼,前面攔得有點久了,唐悅叼著煙,不耐煩的喊道:“謝晉文,你裝完了沒有,裝完了讓開別擋著路。”
  正滿臉含笑的青年聽到喊聲,臉色一僵,回過身向后看去,看到唐悅正吊兒郎當的斜眼看著他。青年又回復笑容,熟絡的笑道:“唐大少,嗨,你不早說,我馬上讓開。”說著他打了一個手勢。他這群人都分別站成一排,把路給讓開了。
  那帶著余建軍在人群里寒暄的胖子頓時就覺得血壓有點高,呆立在當場,有個熟人將他拉到走道邊上。胖子額頭冒著虛汗,偷偷看了一眼余建軍,那副矮胖身材,滿臉笑容的模樣在他眼里就有些高深莫測的感覺。突然間,他有些明白為什么余建軍能拿下永極夜總會那塊地,而他不能。
  唐悅走過謝晉文面前時,遞了支煙給他,“有空一起喝酒。”謝晉文爽朗的笑道:“行,唐大少請喝酒我一定到場。”
  等到了酒店外面,陸景遞了一支煙給唐悅,笑道:“今天沾你的光,讓咱們今天享受了一半國家領導人的待遇。”
  唐悅道:“又笑我了不是,他們要知道你是誰,不得早讓開路。”陸景搖頭,拍了拍唐悅的肩膀,正色道:“不是那么說,他們那里知道我是誰?像你這樣混日子是一種能力,我不如你。我要是進公子哥的圈子,沒幾天就會被人坑。”
  紈绔子弟不是那么好當的,說話的分寸,場面的調節,社會上各種行事的手段都需要了解。吃喝玩樂要樣樣精通。公子哥們的圈子,里面生態很復雜。不是說你進去,大家都要圍著你轉,有背景沒有能力,只會被人當槍使。陸景說他會被人坑,絕非假話。
  唐悅有些愉快的笑了起來,他看得出來陸景說的是真心話,道:“謝晉文是謝家的嫡孫,衛家大少圈子里的人物,我們見過幾次面。”
  王燦笑道:“唐悅,等你成為京城四大公子,帶咱們去大唐雨景壓場子。”大唐雨景俱樂部是京城里面所有公子哥和名媛們聚會的場所,里面都是一些頂級人物。
  唐悅哈哈笑道,“那一天還遠著呢,其實成為那些頭面人物也沒什么好,天天被人盯著。小弟出事要出頭,還要注意不能給家里帶來麻煩。像我這樣挺好的。混日子的最佳狀態。”唐悅點了煙,語氣里有些感慨。
  關寧眼睛眨了眨,聽他們幾個說話,好像說的是另外一個世界。
  等了一會,余建軍從酒店里面出來,笑呵呵給唐悅敬煙,“唐少,你不厚道呀,害我不淺。剛才那幫人都想用眼神吃了我,以為我故意過去寒磣他們。”
  不過看他滿面春風的樣子,那里一點責怪唐悅的意思?余志成覺得自己老頭太虛偽,他明顯是得了面子的表現。
  唐悅嘿嘿笑道:“那下次等你裝完孫子,我再出聲。”余建軍陪笑起來,心里想著自己做超市這筆投資真是太劃算。剛才李胖子的表情就很精彩,幾年的老對手了,今天算是徹底的壓他一頭,令人心情舒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