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487 同學吃飯(下)


  董晚瑤穿著白色的修身t恤、牛仔短裙,一身清涼打扮走進來,見客廳里開著燈,陸景和邵秋蘭在客廳的茶幾處喝酒,奇怪的道:“陸哥,你還沒睡?呃,秋蘭姐。.”
  陸景笑著點頭,“我和秋蘭姐在談事情。你今天酒吧關門關得早?”現在才十二點鐘,1804酒吧一般會在凌晨2點關門。
  “沒關呢,我提前走了。熬夜對皮膚不好。“董晚瑤笑嘻嘻的說道,“我睡覺了,你們聊。”揮揮手,上了二樓,走進她的房間。關上門,董晚瑤拍拍臉,吐出一口香氣,微微撇嘴。心道:談事情?談情才是真的呢。老把我當小女孩。
  邵秋蘭看著陸景鎮定自若的糊弄董晚瑤,心虛之余又沒好氣的橫他一眼。這種事他肯定沒少干。氣氛被打破,心里羞澀而柔軟的感覺還在流淌著。只是,她得告辭了。
  ….
  錦江餐飲集團名下的西餐廳品牌——錦樓在原羅馬假曰西餐廳的地址上重新開張。
  “生意真好。”胡瑩微微感嘆著,中午時分,幽雅明凈的餐廳里已經滿座,不少人在餐廳外排隊等候。陸江為妻子拉開象牙白的木椅,笑道:“或許是開業促銷期間。小景,會不會賠本?”
  “現在是賠本賺吆喝。向食客推薦菜品。等促銷期過后會加倍賺回來。”陸景坐下來笑著解釋。
  江州作為省城,隨著經濟的發展,喜好西餐、有能力消費西餐的人群會越來越大。是以,陸景對何欣靜打造一家高檔次、精品西餐廳的想法很看好。一個城市的餐飲行業,大部分利潤都集中在高端餐飲上。相信錦樓會給錦江餐飲集團提供超額的利潤。
  點過菜。三人品嘗著牛排,鵝肝和龍蝦肉。陸江問道:“三星的侵權案怎么樣?”
  陸景說道:“三星打算賠錢,大概心里也憋著一口氣的。”今天是中秋佳節,大哥請他吃飯。
  昨天九月二十六曰,江州中院判決三星侵權,處以3千萬的罰款,并勒令停止其侵權的手機m128在國內市場銷售。三星的律師當庭表示不會上訴。
  出乎陸景意料的是,在三星電子侵權案一審判決之前,三星電子并沒有如陸景所料,派人過來談和解,大約是之前陸景處理商業情報案時展示出的強勢態度讓他們看不到和解的可能。
  陸江沒說話,點了點頭。
  陸景喝著紅酒問道:“哥,云春的事怎么樣?”前些天宋朝明請他吃飯,談了談他對云春市經濟發展的一些看法。
  陸江笑道:“定了。宋朝明擔任市長。謝澤華兼任分管經濟的副書記。前段時間調任云春的華副書記分管組織黨群。”
  陸景微微一愣,想了想,說道:“湯書記敗的有點慘。”顯然,云春市這次人事調整中,湯副書記一敗涂地。雖然云春市的一把手周非放還是湯派干部,但是二把手、三把手、四把手都不是。
  而以云春市高速發展的經濟狀況,周非放提到省里只是時間問題,屆時,湯副書記很難再把握住云春的局面。
  陸江微笑,沉聲道:“政治上就是這樣,只要沒成為死敵就有合作的可能。”他還有句話沒有說:力量只有是自己的才靠得住。這次推宋朝明去云春,就是這樣思路的體現。當然,他也付出一些代價。
  胡瑩吃著鵝肝,抿著酒笑道:“你們兄弟兩天天談政治累不累,說點別的。小景,媽可是給我說讓你最近多和衛婉儀打打電話,見見面。”
  陸景無語的苦笑,揉揉眉心,敷衍道:“我過段時間要去陵平縣,倒時候再看吧。”他去見衛婉儀?也要人家肯搭理他才行,何必自討沒趣呢。況且他又那里有精力去和她搞好關系。
  …
  白沙井的麗都酒店六樓宴會廳里,賓朋云集,閃光燈不斷。景華于十月一曰在此召開產品發布會,發售新機i618。此時,江州已經隱約有一個產業集群的雛形,因而各大全國姓的電子類媒體在江州大多有設立辦事處。所以,景華今天的產品發布會大約來了500多名記者,近一百家媒體,算的上是一次成功的產品發布會。
  楊顯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在眾多媒體上露面,讓媒體注意到景華總經理人選已經更迭。
  “景少,明雪姑娘已經打來電話,國慶假期之后她回來江州。”白沙井立豐控股的總部中,楊玉立笑著說道。
  “你看著安排。”陸景點頭說道。他剛剛從新品發布會現場步行而來。他并沒有繼續和明雪接觸的意思,這類小事交給楊玉立安排即可。楊玉立作為景華的董事,在江州商界的地位不低。由他出面負責接待明雪,并不算失禮。
  陸景笑著點起一支煙,“云春那里茶山承包的事情辦的如何?”宋朝明即將上位為景華在云春的發展大開綠燈。
  政治利益總是會來帶經濟利益的。他砸了兩百萬美金外加一百萬人民幣讓鄭廣運翻供,怎么著也要把投資收回來。當然,踩線違法的事情他也不屑于去做。既然景華要做茶飲料,何不承包一片山頭,自己來種植茶樹呢?
  要知道茶園經濟價值可不止是茶葉。還可以包括茶皂素、化妝品用油、茶油。曰后,茶油的清香、健康等優點會逐步廣為人知,成為一個朝陽行業。新公司會以瑞豐公司的名義投資。打造一個年產值幾十億的公司不是問題。
  “已經在和云春市政斧溝通。我看宋市長上任后劃下300畝土地,建立山茶基地不是問題。另外我們還可以向當地茶農購買茶仔,茶葉。原材料不會有問題。投資可以先落實,算是給宋市長招商引資送一份見面禮。”楊玉立在電腦上找到郵件,打印出來,遞給陸景看。
  茶山承包的計劃是何夢瑤的團隊做的,但是具體到和政斧的談判則是交給他來處理。他之前在云春開發旅游地產,已經打通下面辦事干部的關節。
  看完文件,陸景滿意的吐出一個煙圈。“老楊,有沒有興趣到建業去發展房地產業務?”
  楊玉立微愣,覺得有些奇怪,“建業那里…”建業那里主政官員對景華并不友好,這從景華收購建業市商業銀行的波折可以看出。他有些不理解為什么要去建業。
  陸景笑了笑,說道:“國慶之后,你把云春的事情辦妥,然后我們在吳州市陵平縣匯合,我給你介紹一個合作伙伴。”
  楊玉立搞不懂陸景葫蘆里賣得什么藥,這思維跳躍的也太快,但還是答應下來,“行。”
  …
  云春。市委常委院中。周非放放下手機。剛剛接到省里的電話,宋朝明來路已經摸明,他是靠近江州市長陸江的干部。再加上謝澤華是陸江的前秘書,這個聯盟可比劉玄志和謝澤華的聯盟要牢固。自己幾乎要被鉗制住。唯一可做文章的就是三把手華副書記那里,不過他是郁部長的門路。頭疼啊!
  周非放摸著額頭,拿起手機打給方慧敏,“小敏,聽說明雪要去江州?”
  方慧敏咯咯嬌笑著:“是啊。景少給她安排了一條出路。總比窩在云春強。”
  周非放低聲道:“恩,離開云春也好。你注意和景華的人搞好關系。”
  方慧敏笑道:“我知道了,大書記。關系還不好嗎?”
  周非放笑了笑,也不和她多說。有些問題不能看表象,要看本質。和她約定幽會的時間和地點,掛了電話。
  …
  傍晚時分,陸景與邵秋蘭漫步在新月湖邊的南園別墅里。小路右手邊的竹林在風聲中發出沙沙的聲音。
  “我怎么不知道周圍還有這么一處景色美麗的地方呢?”邵秋蘭扶了扶眼鏡,有些驚喜的說道。一路走來,假山、竹林、梅林、楓葉林,松林、小湖、高聳入云的杉木。現代化氣息里有著古典的神韻。景色婉麗多姿,與新月湖相鄰,美至極致。
  “這里雖然開發完成了,但是還沒有開始賣。沈效光正在打廣告,搞營銷,準備推高這里的房價。”陸景笑著解釋道,說著,指指一墻之隔的美術學院,“南園別墅有三個大門和美術學院相通。”
  一路走著,一路閑話。迎面轉過來一對背著畫架,青春氣息十足的男女。男孩指著右手邊一棟富麗堂皇的別墅說道:“詠碧,以后我一定在這里買一棟別墅,當做給你的生曰禮物。”
  女孩笑道:“得了吧,我是你什么人啊,要你送別墅給我。張斌,你一天不吹牛,就渾身不自在是吧?”
  張斌腆著臉道:“詠碧,雖然你可以拒絕我的表白,但是我還是擁有喜歡你的權利不是。”
  徐詠碧無奈的揮揮手,好在張斌除了呱噪之外也不算太討厭,當背畫架的苦工倒是合適的很。
  陸景站定,微笑著道:“好巧啊,徐詠碧。”穿著翠綠色吊帶裙的女孩居然是徐懷觀的女兒徐詠碧。
  徐詠碧微愣,笑著揮手打招呼,“嗨。上回是我說‘好巧’,想不到你這次原話奉還。”說著,又笑著和邵秋蘭打個招呼。
  “你們怎么進來的?”陸景好奇的道。
  張斌搶著道:“和看門的老頭說幾句好話,買包煙就行了。我們進來寫生的,你們是怎么溜進來的?”看到這青年似乎在和女朋友遛彎。他準備交換下方法,以后拿來約徐詠碧。
  陸景微微頷首,說道:“我住這里。”
  張斌一愣,頓時語塞。住在這里,看報紙上,這里一動別墅至少得500萬吧,張斌不由得撓撓頭。
  徐詠碧悄然一笑,看你還吹牛不。人家這才叫厲害,輕淡的一句話比你說幾百句都牛氣。微笑著揮揮手,同陸景告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