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486 同學吃飯(上)

陸景笑道:“宋主任說笑了,我正好吃完打算離開。”說著,目光從幾個中年人臉上掃過,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都是市局的一把手。為首的是江州市計委主任宋朝明。
  路福豐冷笑一聲,譏諷道:“班主任吧!”
  “別亂說話。”馬委立低喝一聲,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對其中的一名中年人露出討好的笑容,“季局長,我是招商處二科的小馬。”
  商業局季局長是名胖子,笑呵呵的點點頭。他哪里知道小馬是哪位。馬委立頓時感覺骨頭都輕了二兩,季局長那么高不可攀的人物居然對他馬委立笑了。這是個好兆頭。
  季局長探詢的看向陸景。陸景沒吱聲。季局長立刻就明白,小馬能和陸景坐到一個桌子上吃飯只是巧合。陸景不介紹就說明和小馬沒關系。唉,這個小馬工作能力很差勁啊!現在江州不知道多少干部想和陸景吃飯而不得呢。
  宋朝明笑著和陸景握手,說道:“改天我們坐坐。”
  陸景知道宋朝明是大哥的心腹,琢磨了一下,笑道:“行。”
  宋朝明愉快的離開。略等了一會,陸景和邵秋蘭也告辭。路福豐感覺腦子里一片漿糊一般。連續來了兩撥人,那個毫不起眼的小陸貌似是個大人物。這個發現讓他要吐血。
  馬委立不滿的看了路福豐一眼,他以前覺得自己這個高中同學當上經理后很有些機靈勁,現在看來卻是上不得臺面。
  “買單。”馬委立喊來服務員。過了一會兒服務員說道:“先生,你們這桌已經買過單了。”
  馬委立一愣。所有所思的點點頭。離開麗華酒店,在路邊等出租車時。馬委立對安雅月說道:“小月,邵秋蘭下次請你吃飯時。你一定要帶上我。”
  安雅月嬌笑道:“行啊。”忽而,心里有些酸酸的。兩人之間的地位改變,卻是因為她一個大學同學的朋友是大人物。
  …….
  星光燦爛,清輝灑落在路邊灌木叢里。曾紅英開著車載陸景和邵秋蘭坐車返回新豐公寓。
  車后排,邵秋蘭輕微的嘆一口氣,“也只有大學時代的友誼最純真了。現在吃個飯都帶著目的。”說著,笑道:“你干嘛要自我介紹是無業游民。聽到馬委立要你以捷達為目標,我都快笑死。”
  “那不然我怎么介紹?”陸景笑道:“我現在可不就是無業游民?每天東敲敲、西敲敲。”
  邵秋蘭笑著白了他一眼,“得瑟。吃飽沒有。要不要在這兒買點東西吃?”邵秋蘭指著師南路邊的小店。師南路上靠近南陽街就逐漸熱鬧起來。
  陸景笑著搖頭。兩人在車內坐的有些近,大腿緊挨著。薄薄的休閑褲和裙子都無法阻隔彼此身體的觸感。看著邵秋蘭裸露在裙外的小腿,纖細修長,迷人至極。陸景突然想:大概就這么坐一兩個小時都是極好的。
  車到新豐公寓樓下。陸景按了電梯,做了個邀請的手勢請邵秋蘭進來。邵秋蘭莞爾,輕快走進電梯里,“關寧這幾天不在?”
  “她隨省歌劇團去京城表演了。她在校藝術團表現出色,被省歌劇團的人給相中。”陸景笑道。這其中他有沒有出力,只有他自己知道。
  打開門。開了客廳的燈。換過拖鞋,陸景把眼鏡丟在小酒吧的吧臺上,問坐著客廳沙發上的邵秋蘭,“秋蘭姐。喝咖啡還是紅酒?”
  “紅酒吧!我晚上喝咖啡睡不著。”
  陸景倒了兩杯紅酒,拿到茶幾處,“我表妹和她同學昨天已經回杭城上學去了。董晚瑤今天應該不過來。”
  說完,撓撓頭。怎么感覺話里暗示意味十足。邵秋蘭也感覺怪怪的,怎么感覺像偷情一樣。
  兩人視線在空中交匯。對視一眼,然后都笑起來。笑過后,兩人各拿著一杯紅酒對坐著。
  其實,陸景請邵秋蘭到新豐公寓喝酒,因為他知道今天這里沒人。邵秋蘭肯來,也是因為她知道陸景肯定會帶她去一個兩人能單獨呆著的環境。
  似乎,兩人的這點心思現在都暴露在彼此的眼中。眼中情思連連,不經意的目光觸碰后,心底仿佛有一種觸電的感覺,然后又各自錯開目光。
  邵秋蘭不敢走出那一步,是因為她知道陸景的事兒亂七八糟。她加入進去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陸景不敢走出那一步,是因為他怕邵秋蘭會拒絕,然后離開他身邊。
  一杯紅酒喝完。陸景放下酒杯,輕聲道:“秋蘭姐,我們跳舞吧!”
  邵秋蘭俏臉微紅,上回跳舞最后可是擁抱在一起了。不同的是那次她有些醉,現在卻是清醒著。猶豫了幾秒,邵秋蘭輕輕的點頭,將手放在陸景的手中。
  客廳里沒有音樂,陸景將邵秋蘭擁入懷中,手有些用力。邵秋蘭環抱著陸景的腰,將頭輕輕的靠在他的胸口。突然,從金山市離開后一直累積的思念從心里釋放出來。或許,陸景這么不加掩飾的動作同樣也表明著他的情思。
  陸景低頭,用臉蹭著邵秋蘭滑膩的臉蛋。在云春偶爾從心底深處翻起來的相思再次彌漫在心間。肌膚貼著的美妙感覺讓他心里突然有些明悟:幸福不是過去,也不是未來,而是現在的擁有。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靜謐得仿佛凝固了。陸景摘掉了邵秋蘭鼻梁上的眼鏡,“多少度?”
  “左眼200,右眼250.”邵秋蘭聲音柔軟的說道。她有點明白陸景接下來要做什么,但是,不知道是該緊張還是該期待。
  帶著吳地軟語的甜糯口音,讓陸景不由的想起高二時聽她講課時的感覺。前世的,這一世的,疊加起來讓他迷醉,現在擁抱著的真實感覺卻又讓他時時的清醒著,凝視著邵秋蘭琉璃般晶瑩的眼眸,陸景忍不住說道:“秋蘭姐,我們接吻吧!”
  邵秋蘭眸子有些嬌嗔的神色:你怎么可以說出來。但,她的眼簾最終慢慢的閉上,俏臉微微抬起。迷人的睫毛輕微的顫抖著,顯示著她內心的緊張和不安。
  邵秋蘭心想:讓他吻一下也沒有什么。他要是吻一下還不滿足怎么辦?他會摸自己地胸部嗎?他會摸自己地臀部嗎?這家伙賊眼兮兮最喜歡看自己那兩處。
  這么想著心里羞怯不安。身體里仿佛抑著一團難以明狀的火在胸腹間流竄。
  怎么這么久?邵秋蘭等了一會,憑著女性的直覺就能感覺到陸景正在凝視著她。讓人心思凌亂的灼熱鼻息漸近,簡直就是要讓人意亂情迷。怎么可以有這種期待的心情呢?只是一瞬間,等待被吻的緊張,甜蜜的期待在心里千轉百回。
  陸景輕柔的觸碰著那兩片如同鮮花般嬌嫩的紅唇,舌尖輕撩著,偶爾伸到她緊咬的牙根上。難以言喻的美妙感在腦子里,在心中回蕩著。一手不由自主的撫摸上那完美的俏臀,隔著白裙輕柔的撫摸,仿佛情人的呢喃。
  邵秋蘭感覺心間的痕跡在臀部被撫摸的時候渲泄而去,身體的火陡然變成一團閃電在亂竄,是那種無法言喻的奇妙之感。緊咬的牙根慢慢的松開,舌尖纏繞,觸碰,繼而被吸允帶來的如火般激烈感,只覺得一陣陣的眩暈感沖擊著腦袋。
  陸景吮吸著她微香滑嫩的舌尖,柔軟溫潤的觸感從她嬌艷紅潤的嘴唇傳來。天地間的一切都消失,兩人盡情的親吻纏綿著。
  良久,陸景歇口氣,動情的吻著邵秋蘭的額頭,臉蛋,眼睛,嘴唇。邵秋蘭被動而熱烈的回應著。
  突然,鑰匙插在門鎖中的聲音驚醒了兩人。陸景溫柔的吻了吻邵秋蘭嫣紅如脂的嘴唇,放開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