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484 翻案和正名

南云酒店的一間房間里,謝澤華一家三口抱頭痛哭。陸景和黃致遠悄悄的退出。他們是作為家屬送劉霞飛母女過來。南云酒店就是此前省調查組的駐地。
  “二哥,我也想哭。”剛才了酒店,走在云chun已顯秋色的大街上,趙清芷紅著眼睛對陸景說道。
  陸景微笑著摸摸她及腰的長發,“你哭什么。走吧,我們吃飯去。這里一時半會也沒我們什么事。”
  “哦。”趙清芷乖巧的點頭,旋即,又捂著臉道:“二哥,你占我便宜。”
  陸景語的翻個白眼。摸你頭發也算占你便宜啊!
  下午回到房間里,陸景接到衛東陽的電話,“婉儀幫你辦妥了。呵呵,陸景,以后這種小事你直接給婉儀打電話。我忙到今天才起來通知你。”
  “衛哥辦事我放心。”陸景笑呵呵的道。心說:直接給衛婉儀打電話也她肯接電話才有鬼。今天已經是九月十五ri。江南大學早已經開學。陸景前些時候打電話給衛東陽,讓他找同在江南大學讀書的衛婉儀幫趙清芷和謝清歌請假。
  “你小子。”衛東陽在電話里奈的笑道:“有時間來我這里玩。”
  “行。我過段時間要去建業,正好去陵平縣玩幾天。”陸景答應下來。聊了幾句,放下電話。陸景琢磨了一下,給衛婉儀發了一條短息表示感謝。
  “你謝我哥吧!”衛婉儀很回了短信。
  陸景揉揉眉心。幸好沒給她打電話,不然肯定要吃個冷臉。雖然他十有**會和衛婉儀結婚,但對她,卻是沒有一點感情。并且兩人的關系很有些冷淡。真是標準的政治婚姻。
  “景少,大恩不言謝!你救了我謝澤華的命。我干了,你隨意。”晚間十分,白云賓館的一間包廂內,謝澤華站起來向陸景敬酒,一口氣連干三杯。
  陸景干了杯中的酒,笑道:“你這說法也太夸張了。出來就是好事。”
  謝澤華三杯酒下肚,臉紅脖子粗的說道:“政治生命也是命。”說著,又給黃致遠敬酒。
  黃致遠瞇著眼睛笑道:“老謝,出來除掉一身晦氣,ri后節節高升。”
  “借你吉言。”謝澤華笑著道。他是聰明之極的人物,此次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席間敬著酒,謝清歌換了三錢的白酒小杯要敬陸景,陸景擺手道,“用果汁就行。”謝清歌執意不肯,“我要用白酒。”
  謝澤華勸道:“景少,就讓歌兒敬你吧。她昏倒還是你送到醫院的,多虧你照顧。吳勝林太tm的不像話了。”
  席間幾人都愕然。一向溫文爾雅的謝澤華爆了粗口,可見他對吳勝林的表現相當不滿。
  看到謝清歌清秀的臉蛋上浮起紅暈。陸景笑著搖搖頭,干了杯中的酒。
  第二天下午,陸景、黃致遠、謝澤華才有機會坐到一塊商量接下來的局勢。
  “我后天就回江州。老謝,我建議你最好還是留在云chun。”
  謝澤華點頭。雖說周書記給他放了一個月的長假,但市里面正面臨著一系列的博弈,他返回江州休養肯定不行。
  黃致遠開口說道:“老謝,你要小心周非放。”
  謝澤華微征,然后默默的點頭。經歷這樣的大變,他要是還不成熟點,那就太白癡了。
  陸景抽著煙沒有多說。黃致遠不留情面的和謝澤華說他在政治上的幼稚行為:到云chun一兩年還沒有拉起自己的隊伍。
  “要不是這次戚森林使用了官場之外的力量,景少就算是砸錢下去也沒用。老謝,你這xing格得改改了,手下沒有一幫人,能做得了什么事?”
  謝澤華慚愧的抽著煙,低聲嘆道:“事實勝于雄辯!我出事之后云chun竟然沒有一個人為我奔走。唉!”
  ….
  奔馳車從白云賓館出來。車外夜色四合,落云商業街依舊是繁華一片。車內,陸景問胡文洸,“祁復生是什么樣的一個人?”他下午在賓館里收到請柬:祁復生請他吃飯。
  胡文洸說道:“祁復生是開酒吧、ktv起家的。云chun市內的大痞子。這幾年努力漂白。不過天堂ktv的現狀,相信景少也看得出來,很有問題。”
  旅游行業現在云chun的支柱產業,他在云chun運作旅游公司,對云chun市最大的一塊蛋糕有一定的話語權。是以在云chun一年多,各色各樣的人都有接觸。
  陸景抽著煙點頭,“宴好宴。”
  祁復生請客的地方在云chun市內金都酒店的包廂里。明雪穿著白色的襯衣、藍色短裙忙前忙后。腰肢處給藍色短裙束得細細的,大腿圓潤修長,耳墜隨著她的走動而搖晃著,當真是迷人的女郎。
  祁復生長相并不兇惡,相反還有些書卷氣。說話客客氣氣,不卑不亢。他自我介紹原來是中學的老師。席間刻意說著討喜的話,氣氛十分融洽。
  陸景喝了口茅臺酒,淡然的笑道:“祁總有話就說吧!我洗耳恭聽。”
  “不敢,不敢。”祁復生連聲說道,沉吟了一會,指著桌邊的明雪說道:“景少,我說話直,你別見怪。明雪父母雙亡,也沒兄弟姐妹。以她的艷名,她能在云chun混下去,靠我是照不住的。主要是靠她五爺,還有白云酒店的方總。她五爺身體不好,說不定這一兩年就會駕鶴西去。方總那里也難顧得周全。
  我的意思是送她跳出云chun這座小城,留在這里只會毀了她。所以我想請景少照拂她一二。”
  說著,又道:“她這孩子比較實在,在我這兒賺的陪酒錢,全部捐給希望工程了。”
  陸景轉著酒杯,頗有些玩味的看了明雪一眼。他并不愿意和涉黑的人沾邊。
  祁復生咬咬牙,低聲道:“我有一些劉市長的東西。”這本來是他留著保命的東西。云chun最近的局勢他很清楚,劉市長現在風雨飄搖,不如他來做最后一擊,順便博取好處。
  陸景笑著點點頭,問明雪,“你想做什么工作?去國有企業當工人怎么樣?”
  胡文洸聽得心里發笑。把好好的云chun第一美女送到工廠里去當工人。這也太暴殄天物了。這樣的事大概也就景少做得出來。
  明雪心里暗道這家伙可恨,臉上帶著甜笑,“我聽景少安排。”
  陸景哈哈一笑,“江州市高級職業技術學校差一名老師,待遇不錯,或許明雪姑娘能勝任。”職高是景華資助的學校,安排一名老師的工作輕而易舉。至于祁復生和明雪什么關系,為什么肯用劉玄志的材料來換取明雪的前途,這些他不管。祁復生要是指望讓他做保護傘那就打錯了算盤。不過,看祁復生jing明的樣子,大概能在云chun混得不錯。
  祁復生大喜,明雪去職高當老師算是一條正經的出路,比她做陪酒女的前途要好。
  陸景早上鍛煉完身體,帶著小丫頭趙清芷去市區里吃云chun的湯圓。中午在白云賓館的西餐廳內請大家吃西餐。
  白云賓館的西餐廳很雅致,座位的間隙擺放著綠色植物。使得富麗堂皇中多了一些生機。
  中午吃西餐的人大多要地是經濟餐,畢竟如果是真正享受西餐。從開胃菜吃下來,是很消耗時間的,晚上時間充足,才能優雅地享受。
  六個人,坐了長桌。趙清芷接過穿背帶褲、打蝴蝶結的侍應生送來的冰激凌,清聲說道:“謝謝!”
  陸景笑著問正在吃香芋冰激凌的趙清芷,“好吃嗎?”
  “恩。”趙清芷點頭,然后可憐兮兮看著陸景,“二哥,我回杭城會不會變得很胖呢?我今天早上照鏡子感覺我下巴變圓了。”
  陸景聽得一笑,“愛美的小丫頭。”
  趙清芷使勁的白了陸景一眼,然后和身邊的謝清歌歡的說著話。
  劉霞飛留在云chun照顧謝澤華,黃致遠也留下來,靜待消息。他會還需要去白云酒業拜訪陳老師。陳老師已經接受白云酒業的聘請。
  謝清歌和陸景、趙清芷一起啟程返回江州。車到師大教師宿舍樓下。謝清歌回師大的家中收拾行李。她家中遭到搜查,有些凌亂。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后,跟著趙清芷一起去豐公寓休息。
  “滴--!”正在書房里回復郵件的陸景看了一下手機。胡文洸發來短信:今天有人實名舉報了劉玄志和云chun教育局一名副局長有不正當男女關系。還在云chun市內買了房,經濟問題嚴重。
  陸景微微一笑。祁復生動作夠!要是平常這種東西很難奈何的了劉玄志,但是劉玄志最近的ri子不好過。省里正在醞釀調整云chun的班子。這個材料捅出來,劉玄志看來要懸了。
  “陸景!”洗過澡的謝清歌穿著牛仔褲t恤的清純學生打扮,俏生生的站在門口。看到陸景的微笑,她膽子稍大了一些。
  “有事情?”陸景推開電腦,打個手勢,邀請她坐下。
  “沒…,我可不可以像清芷一樣喊你二哥啊?”謝清歌紅著臉,磕磕絆絆的說完。從云chun回來的路上,她就一直想著這件事。在云chun擔驚受怕的ri子,她親眼看著陸景將她父母解救出來。心里感激至極。她很想親近他,就像清芷那樣喊他一聲“二哥”。
  陸景看著她期待的目光,笑了笑,“行啊。”說著,促狹道:“要不先喊聲來聽聽?”
  謝清歌羞澀的低頭。她想起以前為吳勝林的事還罵陸景來著。怪不好意思的。
  看她耳朵根都跟胭脂染似的,修長纖細的脖頸都是粉紅的。陸景沒再捉弄她,笑道:“以后再喊吧。幫我沖杯咖啡來。”
  謝清歌出去沖了一杯咖啡進來,心里滿是興奮,放到陸景的書桌上時,看到陸景聚jing會神的看著郵件,側臉的輪廓明俊迷人,輕喊道:“二哥,我放這兒了。”
  “恩。”陸景笑著點點頭,明秀清麗的少女這樣嬌柔婉轉的輕喊著,聽著著實是種享受。看著謝清歌步履輕的離開,陸景搖頭一笑。誰說做好事沒回報呢。
  “咚--!”有郵件來了。陸景抿著咖啡,看向電腦的屏幕。何夢瑤正在用郵件和他討論全資收購云chun礦泉水廠,打造茶飲料品牌的想法。這會給景華帶來一個的高利潤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