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482 奔走營救

房間里,聽周子陽介紹完情況,陸景沉聲問道:“你是說戚副書記是周非放的人?”
  “是的。”周子陽很肯定的說道。
  陸景點著煙沉思。這個消息讓他有些驚訝,但戚副書記是周非放用來平衡市政府那邊的棋子,這個可以理解。
  只是,要說周非放利用云春市礦泉水廠的事情打擊謝澤華,這就有點說不通。周非放已經控制住云春市的政局,他何必要多此一舉的打擊謝澤華呢?
  陸景問道:“戚副書記對劉玄志的關系如何?”
  “水火不容。”
  陸景繼續問道:“他和謝市長的關系呢?”
  “戚書記和謝市長在工作中分歧很大。”
  陸景點點頭。應該有極大的可能是戚副書記擅自搞出的動作。但是這件事伸進來的手不少。甚至劉玄志也可能攪合進來了。他未必就喜歡謝澤華這么一個年富力強的副手。
  又詳細的問了一遍云春市礦泉水廠的事情,以及劉元衛和他手下經理鄭廣運的情況。
  兩個小時之后,陸景離開度假酒店。
  …
  清晨的陽光從窗戶里透進來,陸景從健身房里出來,舒服的泡了一個澡,然后打電話給酒店,讓他們把早餐送到房間里來。
  正吃著精致可口的南瓜餅、喝著清香怡人的茉莉花茶,胡文洸推門進來,“景少,約好了。今天晚上在天堂見面。”
  陸景笑著點點頭,指著食盒中的點心說道:“要不要坐下來陪我吃點?”
  胡文洸笑道:“現在都十點哪里還吃的下。云春的湯圓做早點可是一絕,景少有空可以嘗嘗。”
  “改天吧。”陸景笑道。前世里他來過云春,知道云春的芝麻小湯圓香甜可口,早上來一碗,愜意至極。
  昨天晚上他從度假酒店返回白云賓館后和黃致遠結合周子陽提供的消息商量了一晚上,決定以劉元衛作為突破口。
  “景少來住店都不通知我一聲呢。”方慧敏穿著一條天藍色的長裙走進來,以略帶嗔怨的口氣說道。“要不是胡總過來,我都不知道你來了。”
  胡文洸笑道:“方總,敢情我就不能來你這兒住店,只能是匯報工作啊?”
  方慧敏風情萬種的嬌笑道:“哪有上午十點來住店的。胡總蒙我呢。”
  陸景微笑著打個手勢,“坐吧。你們坐會,等我把早餐吃完再說。”自從昨晚知道戚副書記是周非放的人,陸景心里對方慧敏充滿了警惕。很顯然。今天胡文洸來見他的消息會傳到周非放耳朵里去。
  胡文洸匯報了一會旅游的事情,告辭離開。陸景問方慧敏:“方總找我什么事?”
  “聯絡下感情不成嗎?”方慧敏咯咯嬌笑著,天藍色的長裙柔軟地面料貼在她豐腴地身上。曲線玲瓏性感。領口稍低。露出白皙、深不見底地乳溝。
  陸景微微一笑,沒有接她的話茬。
  “陸景,你蠻沉穩的。”方慧敏贊揚道:“謝澤華的妻子和女兒就住在隔壁吧,你不是來云春解決他的事情嗎?”
  陸景微征。沒料到她會主動和自己說起這件事。難道還真冤枉了周非放不成?
  方慧敏神秘的一笑,“我有個侄女想見見你。下午四點在一樓下午茶區見面。”
  陸景微微皺眉,“方小姐還是說明白點好。我下午還有事情。”
  “好吧。“方慧敏無奈的道:“明雪想見你。她有法子幫你解決謝澤華的事情。”
  陸景笑著打量了方慧敏幾眼,輕聲道:“周書記知道嗎?”
  方慧敏愕然,“告訴他干嘛?”看到陸景臉上高深莫測的笑容,方慧敏突然感覺她好像泄露了某種很重要的信息。
  …….
  和明雪的見面約在了晚上。陸景下午去白云酒業視察。與何夢瑤一起吃過晚飯后,陸景返回白云賓館。
  白云賓館的酒吧位于主樓的十二樓。站在酒吧落地窗戶前可以鳥瞰沉浸在夜色的云春市區。市區內燈火點點。
  “景少是在俯視眾生嗎?”明雪站到陸景陸景身邊。輕聲說道。
  陸景扭頭,看到明雪穿著淺色短袖襯衫,一條牛仔褲,身材性感。纖細動人的腰肢,給緊身t恤一圍,透出驚人的彈性,水洗白的牛仔褲恰如其分的將她修長的雙腳展現出來。臉上沒有化妝,卻更加顯得明艷照人。
  看著這大異于她身份的打扮。陸景微微一愣,旋即笑道:“我那夠資格俯視眾生。這句話送給那些看透世情的老頭子最合適。”
  “景少謙虛了。”明雪微笑著抿著紅酒,“你看,大家都在酒吧內交談,只有你長時間的關注著窗外的景色。我到過香港,我相信云春的夜景絕不能和那些繁華的大都市相比。你能告訴我,什么東西讓你這么著迷嗎?”
  “其實。我走神了。”陸景微笑著舉起酒杯示意明雪喝酒,“明雪姑娘和方總是姑侄?”
  “我姓方。我們一個村子出來的。方總對我很照顧。這座城市里除了五爺,就數她對我最好了。”明雪略微有些惆悵,但很快就收斂的情緒。“跟我來吧。我有事情和你說。”
  陸景跟著明雪到十二樓的一間套房里。明雪打開燈,邀請陸景坐到客廳的長沙發上,開門見山的說道:“謝市長是被人蓄意陷害的。劉元衛手下經理鄭廣運和云春市公|安局副局長高明涵有勾結。”
  頓了頓,見陸景似乎毫無反應,明雪只好自顧的繼續說道:“五爺手下有馬仔看到事發之前他們在天堂連續見過三次面。云春市礦泉水廠之所以只賣出了一百萬是因為礦泉水廠的機器陳舊不堪,折舊的價值只有那么多。并且,負債經營的礦泉水廠今年銷量很差,上半年銷售額只有5萬的銷售是去年廠子的業績。”
  “那又如何?”陸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我相信你的話,省調查組會相信嗎?”
  明雪黑白分明的美眸看著陸景,詫異的說道:“你知道真相后難道不能做點什么?謝市長來云春之后,云春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是個好官。”
  陸景啞然失笑。明雪的解釋欲蓋彌彰。以為現代社會是武俠小說嗎?現在官場上的態勢就是“劣幣驅逐良幣”。好官難做。明雪真要打抱不平的話。這類事多著呢。
  他根本就不信謝澤華在云春當了幾年副市長就有人因為感恩主動出來為他打抱不平。只能解釋為明雪另有所圖。
  明雪眨眨眼睛,奇怪的說道:“你笑什么?以景華在云春的影響力,知道事情的真相難道還不能為謝市長翻案嗎?”
  “這句話是五爺說的?”陸景拿出一顆煙,微笑著點上,略帶諷刺的反問。
  明雪一愣,不知道她在哪個地方露餡了。
  陸景笑了笑,淡淡的問道:“在我來云春之前。你為什么不通過方慧敏找周非放反應情況?別跟我說你今天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別跟我說,你不知道方慧敏和周非放的關系。”
  調查組剛剛開始調查的時,沒有形成定論,正在尋找真相。那時候反應情況比現在效果要好得多。
  明雪語塞。她被陸景逼得無話可說。除非她說真話。
  陸景站起來走到窗戶邊,打開窗戶,夜里的微風吹進來。“你們對政治一知半解也敢攙和進這件事。真是佩服你們的膽量。當人民民主專政是說著玩的嗎?”
  明雪口中的五爺一聽就知道是道上的人物。
  明雪被陸景一句“人民民主專政”嚇了一跳,以為他要翻臉,不由得有些局促,但她不甘心就這么離開。
  陸景回頭,看到她此時全然沒有之前的名妓風采,卸下矯揉造作的面具之后,倒有些真實感。笑道:“問你一個問題。你今年多大?”
  明雪下意識的道:“二十歲。”
  “小丫頭。”陸景呵呵一笑。
  明雪郁悶的白了陸景一眼,“你又比我大多少,今年不才21歲嗎?”說著,心里一橫,想起五爺的話:實在不行就實話實說,他那種風流多情的人物決計不會為難你這樣的美女。
  “景少,我五爺身體不行了,他讓我過來把這件事的真相告訴你。賣一個人情給你,讓你以后照顧我一下。”
  “真是異想天開。”陸景覺得好笑,走過來把煙頭丟在茶幾上的煙灰缸里。
  明雪被這句話給打擊的不想再說話,沉默好一會,問道:“你有把握解決謝澤華的事情?”
  陸景笑著點點頭,“有類人是有價格的。”
  ……
  云春市區內,天堂ktv的一個包廂里。胡文洸微笑著拿出一張支票放到劉元衛面前。“這是100萬。我希望有人能說真話。”
  劉元衛眼神凝了一下,不為所動。包廂里就只有他們兩人。
  胡文洸笑了笑,從襯衣口袋里再拿出一張支票,壓在前一張支票上。慢慢的道:“這是200萬美金。這是講真話的獎勵。”
  劉元衛拿起一罐啤酒,拉開喝了一口,平復他的情緒。他心動了。他全部的身家也不過幾千萬元。
  胡文洸笑著翻翻襯衣的口袋,拍拍手說道:“沒了。劉總,我想起一句名言:我帶著橄欖枝與劍而來,選擇在于你。”
  劉元衛干笑道:“胡總,我小學沒畢業。聽不太懂你這名言啊。不過,你這談生意的風格,我喜歡。是不是先讓我驗一驗支票。”
  胡文洸點點頭。
  劉元衛打了個電話,有助手進來拿了支票出去。十五分鐘后,走進來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劉元衛笑哈哈的站起來,向胡文洸伸出手,“胡總,合作愉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