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481 云春角力

暴雨突然而至。黃豆大的雨滴霹靂巴拉的砸在車前的玻璃上。陸景按開雨刷,從火車站返回師大。邵秋蘭今天從杭城坐火車返回江州。
  “你額頭上的淤青怎么回事?”副駕駛座上的邵秋蘭問道。
  “還沒消嗎?幫琴姐拿湯鍋時被砸了。”陸景微笑著解釋了幾句。從理工東路拐到師南路上。
  “你夠倒霉的。”邵秋蘭笑盈盈的推著鼻梁上的眼鏡,仔細的看了陸景一會,從他臉上沒發現端倪。她以為陸景又和人打架了。
  “方老師最近怎么樣?”
  “每天開車去晚佳大廈上上課,然后忙著養生、美容。不忙,但也充實。”陸景隨口說道。
  陸景冒雨下來在師大校門口登記后,開著黑色的奧迪將邵秋蘭送到她宿舍樓下。他那輛銀灰色的奔馳在江州太惹眼,最近換了一輛黑色的奧迪A4代步。
  幫邵秋蘭將行李從后備箱取出來拿到宿舍門口。有幾個下樓的師大研究生詫異的看了一眼門口的車,有看看邵秋蘭,然后小聲議論著遠去。
  邵秋蘭提起行李箱,說道:“我上去了,晚上請你吃飯。”。
  陸景有些遺憾的道:“晚上有安排。我馬上要去云春。可能要在那兒呆一段時間。”
  “哦--!你總是那么忙呢。那你回來之后聯系我。”邵秋蘭惆悵的看了陸景一眼,揮揮手和陸景道別。
  “我會的。”陸景坐車里,邵秋蘭眼神的變化他都看在眼里。心里也有些不舍,放下車窗,對正在目送他的邵秋蘭做了一個電話聯系的手勢,看到她嘴角蕩漾起明艷的弧度,才駕車離去。
  ……
  和大哥一起在何家菜館吃過晚飯后,陸景開車送大哥回中海世家。大嫂在京城還沒回江州。沖了一壺熱茶,兩人坐在沙發邊。
  陸景點著煙,說道:“我覺得謝澤華靠的住。我有不得不保他的理由。”
  陸江吸著煙,打個手勢示意陸景繼續。
  “我和黃致遠明天去云春。見機行事。哥,周非放到底算那邊的?”
  陸江說道:“他是湯書記提起來的干部。”說著,想了想,“萬事小心,不要把自己陷進去了。省里邊的事情我會和趙省長溝通。”
  陸景點頭。以銀行卡上多出八十萬的錢款這種小事根本就不可能奈何得了謝澤華那個級別的干部。否則,大家把錢往對頭賬戶上一打,再實名舉報,豈不是一拉一個準?
  事情根本不會那么簡單。關鍵還在云春市礦泉水廠改制的事情上。并且省里有張網,云春市也張網。他去云春就是要撕開這張網,但是首先必須要大哥首肯、配和行動才能讓謝澤華掙脫出來。
  大哥肯定也想保謝澤華。只是對方的動作太迅速,大哥還沒來得及協調,謝澤華就被紀委辦案人員帶走。
  理工東路的三醫院停車場里積滿了水,陸景打著雨傘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到臺階上,皮鞋襪子早就濕透。夜色中三醫院的幾棟大樓豎立在風雨中,燈光通明。現在不過晚上九點,正是探訪病人的時間。
  “哼。”上樓梯時,碰到吳勝林快步下樓。吳勝林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氣沖沖的走了。陸景莫名其妙的揉揉臉。
  “太氣人了。會不會安慰人呢。歌兒,你別理他。”陸景剛推開門,就聽到趙清芷正在憤憤不平的和謝清歌說話。趙清芷住在新豐公寓,每天都會過來看謝清歌,陪她說話。
  “怎么了?”陸景把帶來的零食、水果拿出來。坐到病房的椅子上。謝清歌的病房是dúlì病房。當然,三醫院的條件要差一些,和小賓館的單人間差不多。
  趙清芷狠狠的撕開德芙巧克力的袋子,猛的咬一口,氣呼呼的道:“就那個吳勝林,他晚上跑過來和歌兒說了一大堆無所謂的話。氣死我了,二哥,我真想抽他兩耳光。”
  躺在病床上的謝清歌扭過頭,臉上猶有兩行淚痕,輕聲說道:“別說了,清芷。我難受。”
  陸景覺得有些奇怪,吳勝林和謝清歌關系不是很好嗎?早知道這樣他還不如通知謝家的親戚過來照顧謝清歌。不過他沒興趣探究這種情感糾紛,說道:“小芷,謝清歌,我明天要去云春。過來和你們說一聲。”
  謝清歌說道:“陸…陸景,我也想去。”
  趙清芷嚷道:“二哥,我也要去。”
  “你們兩個去干什么?”陸景沒好氣的道:“都老老實實呆在江州,到時間了,自己去江南大學上學。”
  謝清歌掙扎著坐起來,慘然笑道:“我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情,那里還有心思上學。清芷,你幫向系里請個假。”
  趙清芷咬著嘴唇,不樂意的道:“你身體這么虛弱,我去云春照顧你呢。”
  陸景笑了笑,沒想到小丫頭挺講義氣的。想了想,說道:“行吧,我找人幫你們請假。一起去云春。”他沒功夫照顧小女孩,讓趙清芷跟著也好。
  …….
  云春在八月底已經有些入秋的景象。陸景一行人選擇居住在白云賓館。一連幾天,陸景連續的拜訪了周非放和劉玄志等人。效果不大。
  這幾天唯一的收獲就是在周非放和省調查組溝通過后,謝澤華的妻子劉霞飛被放了出來。她本來是被云春市紀委帶走,要求協助調查。
  白云賓館的總統套房內,陸景把手中的材料丟在茶幾上,“黃老師,你怎么看?”
  云春市礦泉水廠是一家一年兩三百萬產值的小廠。九十年代中期礦泉水大熱的時候,由云春市的罐頭廠轉型而來。因為背靠著白云山,有著優質的山泉水,勉強還能維持運營。
  謝澤華就任常務副市長之后,擔任云春市國有企業改革發展小組的副組長。一直在不遺余力的推動中小型國有企業改制。
  目前接手云春市礦泉水廠的是云春市內有名的經濟能人,劉元衛。他手下的一名經理在調查過程中承認向謝澤華行賄二十萬,來換取以一百萬的低價收購云春市礦泉水廠。至于另外六十萬的來源說不清楚,正在調查中。一切看起來合情合理。
  “越是合理就越顯得這是一個陰謀。”黃致遠抽著煙,瞇著眼睛思考著,“我看,還是要從為什么劉元衛的公司能以100萬低價購得云春市礦泉水廠開始調查。”
  陸景搖了搖頭,“商業上壓低價格收購的理由很多,查起來太費時間,我們到云春來不是查明真相的。我們要做的是把老謝拉出來。我看,有人用了官場之外的力量。”
  兩人商量著。突然,傳來敲門聲。陸景打開房門,門外站著容顏憔悴的劉霞飛母女。兩人眼睛還紅紅的,顯然剛才在房間里痛哭過。
  “陸先生,老黃,老謝的事情就拜托你們了。”劉霞飛說著,就要跪下來。陸景連忙攔住,“阿姨,謝市長的事情,我們肯定盡力,這兩天你們在這兒好好休息。我保證謝市長沒事。”
  問訊而來的趙清芷也幫忙勸說,好不容易說服母女倆回隔壁房間里。陸景和黃致遠對視了一眼,要加快進度啊!
  ……
  “將軍!”中午時分,云春市區一家酒店的包廂里,老高和戚副書記下著象棋。
  老高笑道:“書記,我認輸,你這棋路太高明。”
  戚副書記笑呵呵的道:“老高,走下去你未必輸。”
  老高敬了一支煙給戚副書記,“實力不行,強撐著也沒用啊。”說著,笑道:“聽說謝澤華來了援兵,景華那位公子這幾天在打探消息,要不要注意下他?”
  戚副書記點了煙,搖搖頭,“不用管。現在誰敢和謝澤華的案子沾邊?景華發展出來的那些關系是不頂用的。謝澤華進去后他根本摸不透市里的格局。做不了什么事。謝澤華的秘書周子陽在干什么?”
  老高不屑的道:“那小子不頂用,他請假回江州避風頭了。”
  “軟骨頭!”戚副書記冷笑,“劉玄志是個滑頭,沒想到他從這件事里脫身了。”
  “那要不要…”老高做了一個狠狠下切的手勢。
  戚副書記緩緩的搖頭,拍了拍老高的肩膀,“老高,狡兔死,走狗烹。要以史為鑒啊。”
  …
  繁星點點,皎月當空,清爽的微風掠過人面,舒服至極。白云山腳下的落云商業街往南去,是一大片度假酒店和度假別墅。五星級的白云賓館價格實在不是普通游客能消費的起,大部分旅客都住在落云商業街南邊的度假酒店中。
  陸景帶著趙清芷目無目的閑逛著,一路從落云商業街走到一家酒店里。
  “二哥,你要干嘛?”看到陸景只開了一間房,趙清芷臉上飛起紅霞。
  “人小鬼大。”陸景笑著道,“我對小女孩沒興趣。”
  “我十九歲了。”趙清芷不滿的嘟起嘴。她相信陸景不會欺負她,只是覺得怪怪的。
  陸景打開酒店的房門,拉上窗簾,又檢查了一遍,對趙清芷低聲說道:“小芷,你在房間里休息一會。不要開窗戶也不要開窗簾。我有事情。一會我打電話叫你一起回去。”
  “哦。”趙清芷乖巧的答應下來,聽到陸景帶上門離開。無聊的坐到沙發上發呆。
  某個黑暗處,一輛普通的面包車內,一人羨慕道:“真是好艷福啊。逛個街都能去開房。肯定是嫌白云賓館人多眼雜啊!那妞真TM漂亮。”
  有人嘿嘿笑道:“狗熊,你TM流口水了。人家那身份地位,你羨慕有毛用。好好盯著,回去好給高局交代。”
  “光盯著有什么意思,我打賭,兩人半個小時就會出來。”
  “哈哈。”有人低聲笑起來。
  “滾尼瑪的蛋。你二十歲的時候就這辦事時間?…”
  幾人在面包車內議論紛紛之時,陸景推開了隔壁房間的門。周興動和原本應該出現在江州的周子陽正等在房間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