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480 知識產權

燕湖家園A棟602。陸景在客廳里處理著郵件:和三星電子的官司暫時還沒什么進展。何夢瑤那里打報告上來要求撤掉三名白云酒業的副總。分管人事部的章文君將報告轉到他這里來了。
  “同意。”陸景用力的點擊了一下鼠標,回復郵件。想了想,又回了一封郵件:“請立即執行,并通告全公司。撤職人員必須在三天之內完成工作交接。完成之后,請三人立即離開白云酒業。”
  陸景喝著冰過的咖啡,想著在云春的何夢瑤所面臨的困境。拿起手機準備給她打電話,按了幾個號碼又放了下來。還是讓她自己處理吧。這對她的成長有好處。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陸景順手接通。電話里是趙清芷那小丫頭。
  “二哥,我跟你一起去江州玩幾天啊。我室友謝清歌家在江州,回頭我們一起去學校里面。晚瑤也在江州呢。”
  陸景十分驚訝,問道:“你說謝清歌是你的室友。”他有種世界何其之小的感覺。
  “是啊,是啊。二哥,你什么時候走?”趙清芷在電話嘰嘰喳喳的說道。十分興奮。
  陸景看了看手表:今天二十三號。“我二十六號走吧。”今年中元節老頭子打算在家里祭祖。所以,他也不用跟著到處跑。
  “小芷,你爸沒跟你說什么嗎?”夏慶平婚宴結束后的第二天陸景去拜訪了趙教授,隱約的點了點胡世國的想法。
  “沒說什么啊。哦--,說了,我爸說以后胡二再也不會搔擾我了。”
  陸景聽得額頭冒汗,指不定哪天他在小丫頭的嘴里會變成陸二。也不知道她那兒學的詞。
  掛掉電話,處理完幾封郵件,陸景琢磨著如今楚北省的局勢。
  “陸景,進來幫我拿一下東西。”廚房里,方琴柔聲喊道。陸景走到廚房里。剪著短碎發,溫婉動人的方琴笑指著櫥柜上的一個盒子,“里面是高壓鍋,你幫我拿一下。我下午煲湯。”
  “行啊。”陸景笑著答應下來。伸手試了試高度,準備去餐廳里拿把椅子過來墊腳。
  “哎--,不用那么麻煩,用這個小凳子就好。我先拿個湯鍋。”方琴微微一笑,用手撫了撫額前的碎發,扶著一個橙色的四方小凳子,踩上去打開櫥柜,拿著湯鍋。
  “叮---!”方琴放在廚房灶臺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哎呀。”方琴想去拿手機,結果,腳下的凳子重心不穩,一下迎著陸景摔倒。
  “咣當--!”湯鍋砸到陸景的頭上,疼的他一愣,跟著方琴跌下來,將他帶到在地上。
  “嘭!”陸景本能反應抱住方琴,自己當了一回肉墊子。好在是屁股先著地。但是也摔得七暈八素。
  半響,兩人才回過神來。
  “噢-,對不起,陸景,我不小心…”方琴關心的去摸陸景淤青的額頭,“沒事吧?”
  “沒事。”陸景郁悶的說道。鼻子里聞到一股女人香,接著因為方琴趴在他身上,俯身去摸他的額頭,她t恤里面豐盈飽滿,肉色如羊脂玉的兩只大白兔完全暴露在他眼底。陸景立即感覺到一股火氣不受控制的從小腹里升起。
  “別看了。你也不知道疼啊。”方琴坐直身體,捂住衣服領口,妙目橫了陸景一眼。她今天沒帶乳罩,倒是便宜了陸景。
  陸景痛的一叫。那地方被方琴豐腴肥滑的臀部坐了一下,著實難受。方琴俏臉通紅,她是過來人,自然知道那硬硬的東西是什么。
  腦子里控制不住的想起許久前的春夢。大力起沉所帶起的水漬聲,還有小漓動情的音調,突然覺得四肢都沒了力氣,軟軟的倒在陸景的身上,偏偏那東西還烙在她屁股處,夏天穿的輕薄,都能感受到熱力。越發的軟的不能動。
  “咔嚓!”客廳里的大門聲音響起來。張漓回來了。
  “琴姐,你先起來。”雖然很香艷,但是陸景全身上下還疼著,哪里顧得上享受。況且又有人來了。
  “我沒力氣了。”方琴蚊子般的嗡了嗡。這情形怎么像她懶著不起來,偏偏是手腳真沒力氣啊。
  陸景雙手用力,翻個身。感覺到方琴豐滿的身子軟的像棉花一樣。也不好將她像掀被子一樣掀掉。七手八腳的正要爬起來。
  “啊--!”客廳里一聲驚呼。陸景就看到葉妍拖著小皮箱出現在客廳里。
  “嘭!”葉妍手上的小皮箱掉在客廳地上。她沒想到興沖沖地趕到京城來,卻看到這么一個場面。感覺心都碎掉了。勉強笑了笑,“你們在干嗎?”
  “拿東西摔了一跤。”陸景爬起來解釋。不過他知道葉妍八成不信。就他剛才那姿勢,怎么看都像在欺負方琴。
  “哦,我先回八樓。”葉妍轉身,拖起小皮箱離開。突然覺得自己很所謂,有什么可傷心的?可是,心里就是難受。難受的想哭。
  陸景揉了揉眉心。剛才他才是肉墊子啊!都沒地方說理去。
  方琴又羞又急,感覺陸景把她抱起來,急道:“你要干什么?”
  陸景哭笑不得的道:“琴姐,你不會想著就這樣躺在地板上啊。”說著,抱著方琴往她臥室走去。
  “葉妍怎么有你這兒的鑰匙?”
  “以前我和她兩個人住這兒的時候,給她配了一把。陸景,剛才真不是…,是真沒力氣.。其實你別碰我,我一會就能緩過來。”方琴語倫次的解釋著。
  陸景將方琴放到床上,“我知道,琴姐。”見方琴以為自己在寬慰她,就湊到她耳邊說道:“我知道有的女人有感覺之后,會軟得像棉花糖一樣。”
  方琴長出一口氣,明白自己不是故意賴著不起來就好。旋即,羞的滿臉通紅,這不是明白的告訴他,自己剛才對他有感覺了嗎?心里啐了陸景一口:小小年紀怎么知道這個。什么比喻詞。我是棉花糖嗎?
  陸景帶上房門出去,他渾身還痛著,在客廳里活動了一下,歪在沙發上。至于葉妍那里的誤會,改天再給她解釋吧!反正自己和琴姐清清白白。也不知道她來京城干什么?
  ……
  接下里幾曰,那場誤會仿佛就像沒發生一樣。陸景每天忙著見京城的朋友,忙著陪幾個女孩。二十六曰,陸景、關寧、趙清芷、曾紅英四人一起由京城飛往江州。
  他現在身邊的護衛工作,由周興動和曾紅英輪班。這樣他倆也輕松些。
  “哦---!”豐公寓里,趙清芷參觀著,驚嘆不已。這里裝修實在太奢華。她就算是不懂,也能從那些細節中看出不同尋常的東西來。比如客房臥室里的白色水晶臺燈,比如陸景臥室里巨大的豪華浴缸,還有等離子屏幕。比如客廳角落小酒吧里琳瑯滿目的酒水。
  “真是幸福死你了。”趙清芷挽著董晚瑤的手臂,笑嘻嘻的說道。董晚瑤笑吟吟的慫恿道:“清芷,陸哥那浴缸你去試試,看看好用不?”
  “小女孩怎么這么色呢?”趙清芷笑兮兮的伸手在董晚瑤的額頭上點了一下,“就不能想點純潔的主意。”聽得謝清歌莞爾。
  董晚瑤氣結,“那你還羨慕我,明知道不能用的。”
  陸景在臥室的書房里接聽著占偉濤電話。江州任市委書記已經確認:共和國財政部第三廳的廳長胡聯營。他將會在9月初正式走馬上任。
  放下電話,陸景坐在寬大的老板椅上,點起一支煙沉思著。胡聯營,前世的胡市長啊,提拔謝澤華的人物!前世里,師書記在打壓完趙省長后,調胡聯營入江州擔任副書記、常務副市長一職,生生的將當時還是分管經濟副市長的大哥壓了幾年。
  現在呢,師書記是把他調到江州擔任市委書記,壓制大哥。而大哥的職務是市長。宿命中的一戰。只是雙方的位置發生了變化。胡市長原來手中的大將,現在基本都在大哥手下。他還能壓大哥幾年嗎?
  陸景嘴角浮出一絲自信的笑容。想了想,陸景拿起電話打給胡紅軍。部委里面的人物,胡紅軍最熟悉不過了。
  剛放下電話,趙清芷急匆匆的跑進來說道:“二哥,,過來幫忙,歌兒暈倒了。”
  陸景吃了一驚,跟著趙清芷下樓,“怎么回事?”客廳之中,董晚瑤蹲在沙發邊將謝清歌平放在長沙發上。
  “陸哥,她接了一個電話就這樣了。應該受了什么刺激。”
  “你們試著掐下人中。”陸景接過董晚瑤遞過來的手機,翻了一下通訊錄,是一個座機號碼。
  “力氣不夠。沒反應。”董晚瑤額頭冒汗,冷靜的說道。
  “送醫院。”陸景當機立斷,將謝清歌打橫抱起,開車將她送到位于理工東路的江州市第三醫院。
  “病人情緒大起大落導致的,掛了點滴,過一會就會醒來。你們別再刺激她。”走到上,醫生吩咐道。
  “謝謝!”陸景誠懇的道謝。然后和趙清芷、董晚瑤一起去病房里看謝清歌。昏迷中的謝清歌穿著白色的病服顯得相當秀氣。
  陸景琢磨了一下,走到病房外給吳璇打了個電話。謝清歌和吳勝林青梅竹馬,讓他來照顧謝清歌最為合適。
  “二哥,歌兒醒了。她說她爸出事了。她媽剛被云春市里來的干部帶走。她媽走之前用家里的電話通知了她一聲。”趙清芷走到病房外對陸景說道。
  陸景心里大吃一驚,臉色微變。謝澤華出事?怎么可能?沉著的道:“小芷,你先進去照顧謝清歌,我已經通知她男朋友。我要去打幾個電話。”
  趙清芷奇怪的道:“她那有男朋友啊?我都沒聽她說過呢。”說完,趙清芷嘟起嘴。看著她孩子氣的表情,陸景莞爾一笑,指著病房說道:“去吧。”
  陸景走到走廊處,連續打了幾個電話出去。半個小時后,消息陸續的反饋回來。
  云春市礦泉水廠改制的過程中,謝澤華存在嚴重的貪污[***]行為。其妻子賬戶多出法接受的八十萬錢款。省紀|委調查組決定將其雙|規。謝澤華的妻子也被紀委的干部帶走問話,協助調查。
  陸景的腦子里不由得浮起師書記那張威嚴的臉。來得如此突然,此前云春根本就沒有任何不利于謝澤華的傳言。這說明省里的力量和云春的力量早有互動。
  云春要多事了。謝澤華必須要保。景華在云春有大量的投資,在云春的政治版圖中不能沒有自己人。
  并且,他相信謝澤華不會有經濟問題。真相又究竟是怎么樣的?。